父子

    眼看着福全常宁的两路大军已经出发,康熙也将不启程,胤禛还没有得到他可以一同上战场的旨意,心里不免焦急。这些子,他也把自己折磨的不成样子,又是消瘦又是泛黑,德妃也劝了几次,但还是一直坚持着。不过坚持总是有效果的,臂力提升了不少。

    胤礽也是觉察到胤禛这样做有什么问题,可劝了根本没有作用,他万万没有想到,胤禛做这些都是为了能上战场,直到他被康熙宣召,才从康熙的嘴里听到了这件事。

    “胤礽啊,朕决定明启程,这次去会带上胤禛,这事就不对外公布了。”康熙亲征,有些事还是要交代作为太子的胤礽。

    胤礽的脑袋瞬间空白了一瞬,这皇父的意思是带禛儿上战场?这怎么可以,禛儿他年纪还小,就算要去,也应该他去才是。

    “皇父,儿臣……”胤礽本想说,他愿替胤禛去,他原以为是因为之前胤禛所说的话,所以皇父便打算待胤禛亲历战场,可花没出口,便被康熙打断了。

    “胤礽,是太子,朕不,这宫里的事还要来做主。”等胤礽再锻炼几年,他不宫里的时候,就可以放手让胤礽履监国之职了。

    “是,儿臣定不负皇父所望。”皇父决定的事,他无力改变,但他还是得想想办法才是。

    胤礽仔仔细细的听着康熙所交代的事,虽然并不能真正做多少主,但是也是康熙对他的信任。只是要带胤禛上战场之事,他还是会想办法阻止。

    “好了,这次朕带上胤禛之事不可张扬,所以朕待会便会下旨,胤禛足于阿哥所,没有朕的旨意不得外出,任何不得探视。”

    胤礽顿了一下,问道:“那因何缘由呢?”皇父所想的是很周全,可突然足,宫里还是会有产生疑虑。

    “这个朕自会安排,好了,这就跪安吧。”康熙对胤礽的刨根究底并没有不快,反而对胤礽的关心兄弟很是满意。

    “那皇父一切小心,儿臣愿皇父凯旋。”说完便忧心忡忡的退了出去。

    胤礽的担忧,康熙看眼里,心下更是满意,眼里满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期许。康熙料想到,胤礽便会去找胤禛,吩咐梁九功,待胤礽从胤禛那出来,便下旨,四阿哥胤禛冲撞太子,足于阿哥所,任何不得探视。康熙看出了胤礽的宽宏仁厚,尤其是兄弟们,但此举,也是个警示,尽管这不是为了针对胤禛。康熙眼里,胤礽对胤禛是如此之照顾,对待其他兄弟,自然也是照顾有加。

    急匆匆的冲到阿哥所,正碰到胤禛还院子里卖力的打拳,胤礽一把抓住胤禛的手,问道:“禛儿,是不是一早就知道了?”还一直瞒着他,这么大的事,为何不告诉他。

    “什么一早就知道了?”胤禛还一头雾水,拿开胤礽抓着他的手,耐着子问道:“二哥,别急,能不能把前因后果先说清楚了?”胤禛正心里烦躁,已经控制着自己说话的语气了。

    “那说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是为了什么?”胤礽心疼的想要去摸胤禛消瘦下去的脸颊,没想到胤禛躲开了。

    “都知道了。”胤禛肯定的说道,想是皇父告诉二哥的吧,但那又怎么样,至今为止,皇父也没有表态。

    “不许去,那是去的地方么?”尽管是皇父带着,可他无论如何不能放心,只有他眼皮底下看着,他才能真正放心。

    胤禛正要反驳,想到了什么,急忙抓住胤礽问道:“等等,二哥,说不许去,意思是?”皇父已经答应了?

    胤礽很不愿的点了点头,还是苦口婆心的劝道:“禛儿,尽管已经准备好吃苦了,但战场不适合,还是别去了,只要装病,皇父定不会让再去的。”

    胤禛还沉浸能够上战场的喜悦中,根本没有听进去胤礽的话,想着他早就吩咐苏培盛收拾好的行装,还有哪些不用带,轻装简行的。

    “想什么呢,说的话听到了没?”胤礽心里焦急,这明便要出发了,如果能不去,那是最好的。

    “二哥,知道的。”他做的决定,绝对不会改变。

    胤礽无力的叹了口气,是啊,禛儿他一向如此,从小到大,都很有主意,想要做的事,就一定会做到,不会放弃,他再怎么劝,也是徒劳。“那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么?”又是长途跋涉,他定又会坐不住,到时候又有谁能帮他按摩呢。

    “二哥,谢谢。”二哥,知道总是为着想,可所能回报的只能是敬重,们永远都是兄弟。

    胤礽苦笑,什么时候才不用听到这句谢谢的话,“会给皇父的请安折子里给带信的,记得一定要给回信。”

    “知道了。”胤禛笑道,这二哥还真够啰嗦的,被唠叨的感觉不赖,可他却不能有任何不同的回应,就怕他会多想,会误会。

    “笑什么,还笑!”胤礽下意识的想伸手摸摸胤禛的头,就像以前一样,但伸出去的手却中途收了回来,紧紧的捏住,收袖筒里,似是玩笑着说道:“那让二哥再好好看看,这要多天不见,说不定二哥就记不清们禛儿的摸样了。”记不清,那怎么可能呢,只会心里越来越深,越来越难以释怀。

    胤禛也只好玩笑着说道:“看二哥说的,要是记不清了,那等回来再多看看就好了。”那层窗户纸没有真正的捅破,两都暂时选择了不去面对。

    胤礽直直的看着胤禛,眼里满是心疼,满是不舍,似是要把胤禛的眉眼深深的刻他的脑袋里。见胤禛似有些不自,便轻咳了一声,逃避似的说道:“看时间也不早了,今天好好休息,休息好明出发有精神点。”

    明天?好他已经提前准备好了,不至于手足不错。胤禛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二哥也要保重。”说着往前一步,主动拥抱了胤礽一下,但很快便分开了。

    胤禛的体温似乎还余留他的上,等胤礽想要回抱的时候,已经离开了。这样已经难得了,还想怎么样,胤礽自嘲般的想。

    胤礽再没有停留,他怕待的越久,越不舍,便头也不回的加快脚步的离开了。胤礽一走,不久后,胤禛便接到了足的旨意。听到胤禛被足的消息,宫里议论纷纷,各种猜想层出不穷,只有胤禛淡定的吩咐苏培盛准备好,等待着来自乾清宫的。

    傍晚时分,胤禛便等到了,梁九功带着康熙派出的一个暗卫,悄无声息的出现阿哥所,胤禛的书房门口。

    “四阿哥,皇上口谕,请四阿哥今晚过去,明一早同皇上一同出发。”转头看向旁边的暗卫说道:“这是格来,负责保护四阿哥安全。”

    “好,已经准备好了,这就走吧。”胤禛从苏培盛手里接过仅有的那一个包袱,示意来可以走了。

    梁九功见此,心里诧异了一下,但又一想,既然能向提出同皇上一同出征,早做准备也是常理之中。这样想着,不免不着痕迹的多看了胤禛两眼。

    康熙二十九年七月十四,康熙帝启程,开始了他第一次的亲征葛尔丹,胤禛与康熙共乘御辇,也悄无声息的离开紫城,开始了他的征战之行。队伍疾行两,与十六出了北古口。

    出了北古口,天气变化显著,昼夜温差极大。胤禛跟康熙边,亲历了一番他的皇父康熙是如何辛苦的,行军途中不停的翻开邸报,驻扎下来,又时时翻看地图,研究部署。想起他当年,尽管他已经自诩是个勤奋之,不敢有一懈怠。但终究他还是不善军事,不能像皇父一样,纵横战场。

    尽管康熙的皇帐包裹的严实,但深夜风大,呼啸的风声不停的肆虐着静谧的军营,越发的显得肃穆,气氛紧张。

    这几胤禛始终陪康熙边安静的待着,全神贯注的注意着康熙的动向,见康熙上披着的披风掉了,急忙上前去披好。康熙这才注意到,胤禛竟还,便吩咐道:“不早了,早点去睡。”

    “不用了,阿玛,胤禛还不困,这陪着。”这时候,这营帐里的,只是一对普通的父子。

    康熙会心一笑,“行了,去睡吧,朕让跟着来可不是看不听话的。”这几有胤禛这孩子陪着,倒也舒心很多。

    “这晚上风大,容易着凉,阿玛,看,刚披风掉了也不知道。”这言下之意,便是康熙不去休息,那他也要旁边看着才行。

    “好了,朕去休息,这孩子,还变着法的管着朕了。”这夜里的确是有些凉,想着对梁九功吩咐道:“传令下去,每准备姜汤服用,注意防寒。”

    胤禛也笑了,不好意思的笑,这样的父子温,似乎很久远了,虽然皇父心里永远都是二哥是最重要的,但他心里,无论如何,他都是他永远仰慕戴的阿玛。六岁登基,除鳌拜,平三藩,收复台湾,那样不是居功至伟,名垂青史,后世对他的评价更是对他的证明,胤禛心中满是激动之,他的皇父康熙永远都是他们新觉罗氏的骄傲!

    “皇上,这四阿哥真是心细,提醒奴才已经给皇上炖了姜汤御寒。”正说着,炖好的姜汤已经送了上来。

    “哦?竟想到朕前面去了。”康熙满是赞赏的说道,这四子的拳拳之心,他看的很清楚,只希望这孩子将来能是胤礽好的帮手。

    “儿臣只是担心皇父的体。”同是历经帝王之位的胤禛,自然最清楚,伴又是帝王又是阿玛的皇父左右,最重要的便是没有私心。而他也的确没有私心,只想做些力所能及的事罢了。

    “好,朕知道了。这就喝了,然后休息,满意了吧。”说起这话,就是一对平常百姓家的父子吧,康熙如是想到,因战事而来的压力也减轻了不少,心下轻快了很多……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