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训

    康熙帝派探得葛尔丹的动向,立即着手部署,调派兵力,加强固防。但为了避免引起葛尔丹的注意,只是小浮动调动。但因葛尔丹大肆抢掠喀尔喀境内,喀尔喀蒙古王最终选择了投靠清廷,得到了大清这一助力。康熙原打算假意与葛尔丹进行谈判,可得到消息,葛尔丹与大清的敌沙俄勾结,密谋共同侵犯喀尔喀,从中各取所需。一面派联系沙俄使者,表明大清立场,并告知葛尔丹最终不会坚守盟约,撕毁盟约是迟早的事。一面已经决心,将御驾亲征,扫平葛尔丹的乱军。

    召集王公大臣,商议出征之事,康熙也下旨他自己将御驾亲征,朝堂上各种声音彼此起伏。赞同者有之,反对者更有之。但康熙一向乾纲独断,力排众议,定下了亲征之事。经过商议,最终决定了出征选,其中最为瞩目的当属皇长子胤褆,年纪轻轻,首次出征,即为副将。当胤褆上前领旨的那一刻,全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从这一刻开始,就是他胤褆大展拳脚的时候了。

    众议论纷纷,有些更是忍不住将即将建立军功的大阿哥胤褆与另一边内敛稳重的太子进行比较,心里暗暗盘算着。胤礽虽不喜这样的声音,但他也明白,他这个太子自是有不服,但那又怎样,就算有再大的功劳,还是翻不了。除非他愿意,否则没让他从这个位置上下来。

    胤禛一边听的着急,这眼看着不出征,他却没有机会去。要是他请求上场,定不会被许,想来想去,还是干着急。皇子私自出宫是大事,如果宫里没有安排好,那定是要走漏风声。

    当年那场仗,看结果,终究算是失败了,皇父大怒。他仔细想过,关键还是于主副将之间立场不合。伯王趋于保守,而大哥初生牛犊不怕虎,急功近利,如果能够很好的配合,那定会有互补的效果。可问题于,这两位都不是愿意退让之,如意见不合,恐怕是会更加驳斥对方的意见,从而陷入僵局。这种况,也只有皇父才能控制。

    胤禛一个前往乾清宫,求见康熙。康熙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地图,计划着行军路线,听闻胤禛求见,便叫传他进来了。

    “儿臣给皇父请安。”

    “胤禛啊,起来吧,怎么,找朕有事?”看四子这副样子,怕是有事。

    “回皇父,儿臣请求一同出征。”不管有没有希望,他还是想试试。

    康熙愣了一下,这胤禛还真是让他出乎预料,小小年纪的,便有亲历战场之心,实属难得。康熙没有答话,只是转而问道:“告诉朕,为什么想去。”

    “因为儿臣是大清的皇子,理当为大清效力,此其一。其二,儿臣希望能伴皇父左右,为皇父分忧。”这话虽没说道实质问题上,但他也只能这么说。

    “有这份心,朕甚欣慰。如果能吃的了那份苦,朕便应了。”夜行军,夜寒露重,膳食简陋,他这个四子,一向细皮嫩的,这苦可有的他吃了。

    “谢皇父,儿臣定不让皇父失望!”胤禛惊喜万分,但面上只是满满的坚定,这战场,他去定了。

    胤禛从乾清宫一会去便叫换了膳食,叫只给他做点粗食,还吩咐苏培盛,最好就是窝窝头和青菜。苏培盛一头雾水,问道:“主子,这是?”

    “去准备就是了,随便点,不要精细的,给盯着点,要是精细着做,拿是问。”但胤禛想,宫里做的再怎么粗陋,那也比军营里要好的多。他自己他的胃口已经很叼,必须得提前适应才是。

    乾清宫里,正批阅奏章的康熙,想到那个自请要跟他上战场的胤禛,说要不让他失望,不知做什么,便随口问道:“梁九功,这几四阿哥做些什么?”

    梁九功毕恭毕敬的说道:“回皇上,四阿哥这几都效仿军营里的子,整食粗食,奴才听说只有窝窝头和青菜。”

    “哦?”康熙别有兴致的问道:“还有呢?”还真是有决心啊,他也就是考验考验。

    “闲余时间全部校场,打拳练习骑,整头底下晒着。奴才听说,四阿哥晒的都脱皮起疹子了。”梁九功知道康熙是心疼这四阿哥的,但是之前康熙没问,他便也不少说。

    康熙手里的笔停了一下,问道:“传太医瞧了没?”他就是想看看这四子有没有吃苦的心,现看来还真是铁了心了。

    “已经瞧过了,太医说无碍,只是四阿哥的皮肤比较嫩,适应就好了。”

    “嗯,好,朕知道了。”康熙心想,带着也无妨,跟他边,也出不了事,就当是长长见识。

    阿哥所,胤禛看着自己晒红的脸,和那耳朵上晒出的疹子,很是无奈,不就是比平里多晒了几个时辰。脸上更是有些痒,太医开了药,用药水洗脸,胤禛感觉糟糕透了。心想,这皇父那边恐怕已经知道了,这宫里没什么事能瞒过他的,只有他想不想知道。

    咚咚咚,敲门声,苏培盛的声音:“主子,八阿哥九阿哥十阿哥来了,正门外。”这门外的要是十三阿哥和十四阿哥,恐怕不用敲门就自己砸门进去了。这两位阿哥,那是从来不规矩敲门的,到他家主子这都是用闯的。

    “请他们进来。”心想,这八弟他们怎么来了,现他这副样子还真有点不想见。

    胤禛再看看,心想,就这样吧,他一个男,还怕面向不好看不能见么。起,正好见胤禩他们进来,招呼道:“八弟九弟十弟。”

    胤禩正准备说话,就被胤禟抢话了,“四哥,怎么变成这样了,真难看。”他是听说这几奋发练习,都晒伤了,所以同八哥一起过来看看,至于十弟那跟虫,纯属凑闹。但他也没想到会是现看到的这个样子,与之前四哥好看的样子简直天壤之别,这真的不能怪他嘴快。

    “九弟!”胤禩呵斥道,再看胤禛,果然见胤禛神色间满是尴尬,转而问道:“四哥,怎么这么严重,太医怎么说。”只是听说晒伤了,但也没想到会看着这样严重。

    “没事,就是看着吓,适应了,黑了就好。”他之前也是太白了,现这样也好,男就该黑点,否则跟白面书生似的。

    “四哥,疼么?”胤禩心疼的问道,整张脸都红了,一定很疼吧。虽然他不能真正的感动深受,但他心里不好受。

    胤禛被胤禩突如其来的奇怪关心愣了一下,说道:“就是有点痒,太医已经开了药了。”

    胤禟也自知说错话了,他来这干什么,不就是听说四哥晒伤了,心里着急过来看看么,还说那种话,真是白痴!胤禟懊恼,急忙说道:“四哥,看额娘整抹什么雪花膏,那东西不知有用不,给讨来吧。”

    雪花膏!胤禛嘴角抽了抽,他又不是女,抹什么那玩意,“不用了,也用不着。”

    “四哥别生气,刚就是瞎说。”胤禟摸摸脑袋,说道:“四哥就是变成黑脸包拯,红脸关公,那都是最好看的。”说完见胤禛脸又沉了,暗道,他没说错什么吧。

    胤禩没忍住差点笑出来,胤俄是憋不住,“噗”的一声,哈哈大笑起来。见此,胤禛的脸又红又黑了一分。胤禟勒住胤俄的脖子问道:“臭小子,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不知道……哈哈……”胤俄是真的不知道,就是看四哥黑脸很好玩,就想笑。

    这帮小子,到底是来看他的,还是来看他笑话的,又是包拯,又是关公的,可真会说。这九弟,比十四那小子还能气他,要是十四,看他不好好收拾他。要是他真变戏里包拯关公,看不好好吓吓这小子。

    “四哥,……别介意,九弟总是口无遮拦的。”胤禩还忍着笑,四哥现的样子还真可,比他之前见的表可丰富多了,怎么觉得这样的四哥才是真正的他呢。

    “没事,九弟也的。”说着,旁听着总有种咬牙切齿的意味。

    “哈哈,是的,胖嘟嘟的嘛。”胤俄又一边接话,这下可真的气到胤禟了。自从胤禟明白像胤禛那样叫好看,他这样满,一点都不好看之后,绝对忌讳有说他胖,就胤俄这臭小子,总是那他胖来挤兑他,为此,可没少揍胤俄。可胤俄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不长记

    “臭小子,找打!”说着又冲上去,揪住胤俄的耳朵,压胤俄上,巴掌就往胤俄股上招呼上去。他可是从四哥那学的,当哥哥的教训弟弟就得大股才行。

    胤禛这下真成关公了,被气的,这还没完了,就没一次消停的,都打架打到他这了,今天不好好收拾这两小子,还当他是馒头好欺负是不。

    “住手!”胤禛沉声喊道:“苏培盛,把他们俩给拉开。”胤禩和苏培盛两个一一个给分开了,而被分开的两个还打的正兴奋呢,正意犹未尽。

    “胤禟,胤俄!”

    “是,四哥。”胤俄苦着脸,四哥这打架,他哭都没处哭去,呜呜,额娘,完蛋了!

    “四哥,错了……”这是低着头的胤禟,他就是一时忘记了,四哥应该不会怪他吧。

    “一三十篇大字,今天之内完成,听清了没?”罚这两个不写字的写字,绝对比罚别的有效!

    “不要啊,四哥,错了!”胤禟扑的一下,抱住胤禛的腰,哭诉到。

    “没得商量。”还治不了们了,就是们额娘那,她们也没什么可说的。

    哎?四哥的腰真软啊,抱着真舒服,哈,就这样抱着吧,要是能抱着睡觉就最好了……胤禩愣愣的盯着胤禟抱着胤禛的手,不知想些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