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成

    胤禛他们三从一个偏僻少有经过的角落找到了晕过去的婉兰,心里一急,便也不顾忌其他,叫苏培盛把婉兰扶起,背他上,往回去赶。回到承乾宫,立即传了太医过来,太医看过之后,说是体无碍,不时便会醒来。胤禛听了太医的话,便放心了些,守边看着。胤禛心想,她怎么会跑那地方去,还晕倒了,似乎事有蹊跷。

    两个时辰之后,晕倒的婉兰便幽幽转醒了,睁眼的第一眼便是看到了胤禛,控制不住便心下委屈难过的哭了起来。胤禛见醒了,正要说话,却见婉兰突然哭了,一时有些无错,只好生硬的问道:“怎么了?”

    胤禛一问,婉兰越发觉得委屈,她不知她怎么了,她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是控制不住想哭。撑着起,见胤禛关切的眼神,心里莫名害怕的绪似乎少了很多,下意识的抱住了胤禛,哽咽着喃喃自语道:“四阿哥,四阿哥……”

    感觉到抱住他的颤抖,胤禛心想难道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便动作生疏的拍了拍女孩的背,轻声安抚道:“没事了,有。”毕竟是以后他要照顾的,对比其他,胤禛自然多了份柔和,而更重要的是,他对她那种强烈的熟悉感,就好像很早以前就认识似的。

    有了胤禛的安慰,婉兰的绪终于稳定了很多,只是有些抽泣,抱了有一会,这会才突然意识到,她竟抱着四阿哥,脸上烧烧的,神色羞赧的离开胤禛的怀抱,不敢去看胤禛,低声说道:“婉兰谢谢四阿哥,婉兰没事了。”方才她只觉得心里害怕,莫名的恐惧,可她却一点都不知道为何会这样。

    “怎么晕倒了?”胤禛还是想从当事口中得到一点信息。

    “,不知道……”问起她是怎么晕倒的,那种恐惧的感觉又来了,缩着子,闭着眼睛仔细的想,可什么都想不起来,一片空白,完全的空白。“不记得了,不记得了。”婉兰抱着头,摇着头,子又不自觉的颤抖。

    “想不起来别想了,没事。”胤禛没想到他只是问了一句会反应这么大,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吓坏了。可又能有什么事这样可怕,竟连记忆都隐藏了。又想到他自己那段隐藏的记忆,胤禛难免猜想,难道也是痛苦害怕的记忆?

    “嗯,嗯。”婉兰连忙点头,现有四阿哥她边,那一定没事了。似乎四阿哥能让觉得很安心,有他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什么都不用怕。

    “想睡就再睡会吧。”按规矩胤禛本不该闺阁女子房内待的,可是毕竟是他未来的福晋,他额娘有体不适,也只有他照顾了。

    看着胤禛就守她的边,婉兰便安心的睡了,等彻底睡着了,太医再看过之后,说是没事了,再醒后服点安神的汤药即可。胤禛吩咐婉兰边的侍女旁边守着,自己先出去了。

    出去见到刚回来的苏培盛,便问道:“怎么样?”他是派苏培盛去打探打探,看有没有注意到。

    “爷,奴才打听过了,那会没注意到婉格格怎么到那边去了。”还真是巧,那会大多数都忙着。

    “知道了,继续再查,不过注意不要走露风声。”

    因为胤禛的照顾,之前的事对婉兰,几乎没有造成影响,除了想不起那天发生的事。而因为那件事,她和胤禛的关系也亲近了很多,这对她来说倒是因祸得福。之前,四阿哥对她,虽然客气有礼,但却很是疏远,即使他们不久之后便要订婚。而且,她更有一种感觉,四阿哥总是透过她再看什么。现好了,他的目光也能留她的上了,也能跟她聊几句了。

    订婚事宜,胤禛作为主角,虽然不用自己忙些什么,但还是参与,而他也有段时间没有再见到胤礽。心里虽想,胤礽做什么,一段子没见,他是有些不习惯。但也没有深究,想必也是忙。

    而胤礽不去见胤禛,自然是刻意为之,他不想看到胤禛订婚的喜庆,更不想从胤禛脸上看到哪怕是一丁点的喜悦。他怕他自己控制不了,不去见,便能克制自己不去想,便也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那天他威胁婉兰的事,事后他自己想起,也有些后悔,怪他自己太冲动,如果胤禛知道了,会怎样看待他这个二哥。不过,他也知道那个婉兰是绝对不会说出去的,他的担心只是以防万一。只是,他没想到,那个丫头竟说她什么都不记得了,不管是真是假,算她是个识相的。

    但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该见的总是要见,订婚礼那天,不管怎样作为太子的胤礽,都是必须要出席的。胤礽收拾收拾心,嘴角噙着他自己都认为虚伪的笑容,迎着那刺目的阳光,往承乾宫而去。

    只是订婚而已,胤礽都觉得心里憋闷不已,之前他不懂,为何那些会带动那样多的的绪,即使只是一些词句都能让萌生惆怅之感。原来,当发现,了,而的的却是不该的,也可能永远都不会,那只会让觉得痛苦难耐。

    所有的绪都掩藏心底,今天他是禛儿的二哥,是大清皇室的太子,他会笑着祝福他的,今天的这场订婚宴,他会表现的完美无瑕的。

    订婚不比正式成亲,规矩是少了很多,但毕竟还是皇子的与嫡福晋的订婚礼,礼节依然很多,整个过程走了一遍之后,饶是胤禛都有些累了。但见今额娘也撑着从上起来,精心梳洗打扮,似是容光焕发一般,胤禛的疲惫感也就消散了。胤禛知道,这是他额娘的最后的心愿,他要做好,不能让她失望,更不能让她有遗憾。

    佟佳只撑过了行礼,便已经无力继续下去,只能略微有些遗憾的退场了。但她能见到儿子和儿媳给她行礼斟茶,她已经算是了了她的心愿,黄泉之下,也能明目了。

    订婚宴上,胤禛虽然年纪还小,但也被灌了酒,虽只是清酒,但很少饮酒的他也有些头晕脑胀。而做的他那些兄弟里,除了年纪小的根本不懂何为订婚的,其他几个尤其是大阿哥,三阿哥,心里都不免有些嫉妒。他们那会,皇父可没有如此隆重的举行过订婚礼,更何况,他们可没有那么早就给定了嫡福晋,还是军中重臣家的女儿。

    胤褆带着不满硬灌了胤禛好几杯酒,一边的胤禩是看着干着急,对于他这个大哥的行事作风,他可算是最为清楚了,不会接受任何比他要好。眼睛更是长头顶上,认为所有都不如他,可他看来,他不过如此而已。

    胤禩的目光始终都掠过太子,不敢他上停留,到现他还是不能一点不心虚,坦然面对太子。如果可以,他一定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不知道。可他看到了,如果不是看到,他绝对不敢相信,原来他之前对太子的认识简直太浅薄了。他是太子,与他们不同的,不仅仅是份上高一等,更重要的是,他有着毫无顾忌狂放的资本。

    而胤禩也想过,太子为何会那样做,开始他还以为他真的会将掐死,即使晕倒了,也不见他丝毫惊慌的样子。直到四哥出现,胤禩才想到,那一定是没有下手了。而他所看到了这件事,就好像蒸发了似的,再也听不到一点消息,而他也就任由自己将它遗忘,最好永远都不要想起来。

    太子和未来四嫂直间有何冲突呢,他们之间看起来毫无瓜葛,除了四哥这个联系。难道是因为四哥,可就算是因为四哥,太子为何会那样做,就好像他恨不得四嫂死一样。说道恨,胤禩又想,那他自己呢。之前他听到四哥要订婚的消息,他怎么想,似乎也是恨恨不平,总之他不高兴,他心里很清楚,他根本不愿接受这样的消息。他自己也思索过,他这样的心绪缘何而来,可毫无头绪,可想起那会见到那样的太子,他似乎又抓到了什么,最终却又更加迷茫了。

    宴席上,德妃抱着胤祯,直到佟佳贵妃下场,她也没有见到胤禛给她一个眼神,似乎她好像根本不场一样,被忽略的彻底。德妃没想到会这样,原本她自从那天之后,再也没见到胤禛,也只以为是忙着,可现看来,事根本不是她所想的。胤禛对她的态度,变了很多,定是发生了什么,或者说是那边说了什么。难道他知道了?德妃猜想,如果是这样,他这是刻意佟佳面前跟她保持距离么?

    胤礽目光只是盯着自己手中的酒杯,一杯接一杯,不去看,不去听。场面上的话他已经说过了,他还能做什么,只有让这酒来麻痹他。有了酒的麻痹,他的心就不会那样敏感了,耳朵也能听不到,眼睛也能看不到了。可胤礽清楚的注意到,那一对佳,所有眼中都是天造地设,可笑的是,连他竟也是那样觉得,不会有他的位置,不会。他想禛儿能他,那是奢望吧,是吧……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