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代

    隆科多也是时隔一年多再见自己的姐姐,这一见,眼睛顿时酸涩起来,形容憔悴,形消瘦,哪里还有一点之前的风采呢。收拾收拾心,隆科多按规矩给佟佳行礼:“隆科多给贵妃娘娘请安。”

    “免礼,赐坐。”之前她吩咐的事,是叫紫苑出宫传话的,不知道打听的如何,她自己已经没办法再出宫了。

    “姐姐,四阿哥如今还小,也不用这样着急吧。”姐姐这样心急,不就是有交代后事的意思么,这样想着,心里更有些沉重了。

    “弟弟,姐姐已经等不了了,的体,自己很清楚,回去之后也劝劝阿玛额娘,希望他们能想开些。”她知道,家里其实是有些怨她的,因为她没有生下有她们佟佳血脉的儿子,否则也不会把她年幼的妹妹也送进宫来了。

    隆科多顿了下,只好说道:“会的。”说着拿起边的画卷说道,“姐姐,按照吩咐的,京城八旗内的适龄女孩都留意了,份家世各方面与四阿哥能匹配的不多,也就那么几个,不过资质都不错。”

    “是吗,拿给看看。”虽然最终是哪个她不能完全决定,但是给皇上提议总是可以的。

    隆科多将那几个资质不错的女孩子的画像交到佟佳手上,看她一个个仔细的看着,时而皱眉,时而露出笑容。见佟佳翻了一遍,隆科多问道:“姐姐,觉得如何?”

    “这几个里面觉得叫婉兰的这个女孩不错,第一眼便看着舒服,是哪家的姑娘?”虽然长相都不错,但看气质就这个婉兰和她家禛儿比较相配,恬淡温婉。

    “看看。”隆科多一看,心想,姐姐眼光还真毒,一眼就看重费扬古家的千金了,“姐姐,是费扬古家的大女儿,就是年纪小了些。”

    “是吗,那道不错,费扬古家的,想必家教一定不错。”这费扬古虽得皇上器重,但却比较低调,虽算不上家世最好的,但是却也是最为合适的,按照禛儿的份,皇上那边也不会选更好的份。

    “这乌喇家也与朝堂上没什么牵扯,姐姐,想必这点最满意吧。”他们姐弟一向亲厚,常说些玩笑的话。

    佟佳掩嘴轻笑着说道:“就聪明。”佟佳想了想还是把她心里所担心的说出来了,“弟弟,朝堂上的事们女家是不该干涉的,但是有些话姐姐还是一定要跟说,也是希望能听进去。”佟佳康熙边这些年,不说能全猜透康熙的心思,但是大的方向总是没错的。

    见佟佳严肃的表,隆科多想想必是很重要的,便点了点头,认真听她说:“阿玛的心思明白,可是皇上他岂是们这些外所能拿捏的,们佟家,虽然与皇上的关系非同寻常,但始终还是臣子,只有做好们的本份,们佟家才能长久不是么。”佟家的期望,世世辉煌,可是难道他们就不明白,作为一个帝王,怎么会许这样的事发生呢。这些不是她这个已经嫁出去的女儿该管的,可是她无论如何还是佟家的女儿,言尽于此,希望他们能听进去些吧。

    “姐姐,……”隆科多有些震惊,她一个女家,怎么比他们这些男都看的明白。不过她的话也是给他提了个醒,做奴才的还是永远不要妄图揣测圣意的好。“知道了,会注意的。”

    “弟弟,姐姐还有事相求。”佟佳一脸诚恳,姿态放的很低。

    “什么事,姐姐说,只要弟弟能做到。”

    “就是希望后走了,能外面照顾照顾禛儿和瑾儿,虽然禛儿不是亲生的,但他心里就是的亲生儿子。”隆科多也是他们家里最为聪明的,她拜托他这件事,他一定能做好。

    隆科多心里更不好受了,但还是点点头应了,四阿哥叫他一声舅舅,他也是他的亲舅舅。

    “嗯,那就放心了。弟弟,这些画先留这,回去,找机会跟阿玛额娘他们说一声,请他们有空的话就进宫来一趟吧。”如果不见的话,或许就再也见不到了。

    隆科多满怀伤感的走了,佟佳不一会也就累了,又睡了过去。等再一次醒来,便是吩咐紫苑出宫去,再细细打听下婉兰的况,然后她再看,能不能宣进宫,让她亲眼看看。

    只有七岁的女孩,乌喇那拉婉兰不知道她的命运已然和新觉罗胤禛联系到了一起,还懵懂的憧憬着属于她的未来。

    紫苑办事一向让佟佳放心,也只是一天,便打听到了些况,女孩子五岁起便已经开始请先生教授认字习书了,女红活计也没有落下,而如今才七岁的年纪也已经会骑马了,女儿家里面,实属文武双全,很是难得了。当然,费扬古家如此培养,也是因为心里明白,他们家的女儿定是要婚配皇室子弟。

    “照这么说,那还真是不错了,这女孩子可比当年厉害多了。”她那时候最讨厌做什么女红了,也是后来入宫后,才慢慢学的。

    “娘娘看说的。”紫苑笑着说道:“那咱们四阿哥未来福晋的选娘娘是有数了呗。”

    “说了还不算,还得皇上定夺。”当然,她也是有办法让皇上同意的,不过当务之急是禛儿能入眼喜欢才是,她这个做额娘的,不希望给儿子选个不喜欢的。

    “娘娘,要不们把这画像展开,让四阿哥看到,看看他是什么反应。”要是直白的说娘娘这会已经忙着帮他张罗未来福晋的事,四阿哥可能会排斥也说不定。

    “行,那就照说的。”佟佳觉得这个女孩子就好像跟胤禛生来就是一对一般,胤禛一定会喜欢。

    胤禛从书房回来,第一件事便是去看佟佳,刚走进去,就见紫苑捧着一卷东西往外走,不知怎么,刚走到他面前,给他行礼的时候,东西掉了。胤禛顺手去捡,一看,竟是画卷,正好奇是什么画呢,不小心画卷展开了,一张小姑娘的脸露了出来。明明是一张陌生的脸,胤禛却觉得莫名的熟悉,不由得多看了几眼。细细想了下,也不觉得他认识。

    紫苑见胤禛的神,自然是以为胤禛被吸引了,心下了然了,从胤禛手里接过,还说道:“四阿哥,舍不得还给奴婢了么?”

    胤禛听得有些尴尬,紫苑的话听着怎么都像是调侃他,可他只是觉得熟悉而已,一个小丫头,有什么好看的。胤禛还是神色淡定的将画卷收好,还给了紫苑,也疑惑了下,怎么会有女孩子的画像。但他没有多想,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如今他也只是十二岁,就能给他张罗福晋了。

    佟佳跟其他该交代的也交代了,就是还什么话都没有跟胤禛说,她走之前,必须要让禛儿知道他的世。她不希望,这件事是由别告诉他的,还是由她这个额娘亲自跟他说。最近她体不好,宫里的一些,又传了。她不希望因为她瞒着他这件事,让禛儿心里有疙瘩,从而影响他们之间的感

    十二岁的胤禛子虽然还是有些单薄,但却不弱,已经能给他额娘支撑的力量了。佟佳靠胤禛上,揽住胤禛的子,想了想,还是开口说了。

    “禛儿,额娘有话给说,先听说,说完了再说好吗?”胤禛有种不好的感觉,但他不能拒绝,还是点了点头。

    “禛儿,额娘本以为能做一辈子的额娘,所以从来没有想过要把那件事告诉,也不许任何提,但是事到如今,不能再瞒了。”见胤禛想说什么,佟佳阻止了他,继续说道,“禛儿,不是额娘生的,如果可以,希望永远都不用知道。的亲生额娘也很熟悉,她就是德妃。其实这些年来,额娘一直怕知道,然后不再把当做的额娘了。额娘总是想,为什么不是生的,那样该有多好。额娘心里,就是生的……”说着,佟佳越来越哽咽,最后已经泣不成声,埋头痛哭。

    胤禛也听不下去了,回抱住佟佳只是嘴里念着“额娘”,似是告诉佟佳,他胤禛认定她是她的额娘。胤禛虽然之前因为听到的话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还是很难接受,他认定了那么久的事,突然被推翻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能对他那样好的额娘竟会不是他的亲生额娘,而他的亲生额娘竟是永和宫的德妃。难怪,难怪,德母妃有时候看他的眼神总是很奇怪,总是好像有话要说,原来是这样,竟是这样。

    佟佳尽力控制着自己的绪,还是继续说道:“禛儿,不管怎样,都是额娘的禛儿,额娘永远。”心疼的替胤禛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禛儿,额娘怕以后会没机会说,所以今天就一起跟说。额娘要离开了,已经无法挽回了,要坚强,知道么?额娘一直都相信禛儿是个坚强的孩子,不会让额娘失望的,对吗?”

    看着胤禛的眼睛,见胤禛点头了,佟佳接着说道:“额娘走了以后,瑾儿就交给了,额娘知道是为难,可额娘只相信。额娘宫里这些年,也有些,额娘走了后,那些交给了,想怎么样,都随。不管怎样,额娘都希望能保护好自己。还有,虽然和太子关系亲近,但禛儿要记住,即使胤礽是太子,是未来大清的主,但是,皇父的一天,这大清的主都是的皇父,这点一定要谨记于心。”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已经耗费了很多力气,该说的也说了,佟佳也知道胤禛需要时间消化,便亲了亲他的额头,示意他先出去了。看着胤禛的背影,佟佳心想,禛儿,如果可以,额娘希望永远不要长大,永远都过着简单快乐的子,可是那只是如果。虽然额娘不忍心,但终究都要长大,都要自己来面对。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