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世

    胤礽神色不明的盯着胤禩的背影,这八弟着实有些奇怪,尤其是对待禛儿的态度上。胤礽想了想,好像抓到了什么,但也只是一晃而过,也是没什么头绪,便不再想了。

    “禛儿,让二哥好找。”胤礽双手搭胤禛的肩膀上,似责怪,实关心的说道。说实的,他自小便没有额娘,也没有得到过额娘的,所以他并不能真正体会到胤禛的感觉。没有得到过,便不会恐惧失去。

    “对不起,二哥,只是随便走走,找有事么?”这会他的心里已经好多了,这时候他只要做额娘想让他的做的就好。额娘希望他不要担心她,希望他好,那他就好。

    胤礽被胤禛问住了,这是什么话,难道说他怕他有事么。可现看他的样子又像是什么事都没有,他又反而不好再提了,怕提起又让他难过。“就是想看看,想了。”其实他想说,禛儿,二哥就是想一直边陪着。

    胤禛微微咧了咧嘴,说道:“二哥,看说的,们不是昨天才见过么。”胤禛心里其实很清楚,二哥这是关心他吧,担心他吧。额娘有事,大家都反而关心他,额娘也是这样,原来他大家眼中竟是这样么?

    “咳咳”,胤礽稍稍有些尴尬的干咳一声,昨天见过是没错,可是他确实时时刻刻都想着他。胤礽满眼柔的看着胤禛,禛儿真是什么都好,明理懂事孝顺,又长的极好,可为什么偏偏是他的弟弟。

    “禛儿,走,也去看看佟额娘去。”胤礽差点陷自己的思绪里,还好及时把自己拉了出来。看看胤禛,见他也没发现什么,便放心了。禛儿是个聪明,以后千万再不能这样不加控制自己的绪了。胤礽现真的很怕胤禛发现他心里那个不可告的秘密,然后被胤禛所厌弃。他想过,如果可以,他愿意一辈子就这样看着他,但是这也只是他的期望罢了。

    胤禛走胤礽侧,没几步又被牵住了手,转头看了看胤礽,想说什么,但又没能开口。经过一处亭子,胤禛他们正好从亭子后面走过,亭子另一侧是一座小假山,有两个边走边说着什么。

    “惠妃娘娘,听说这次承乾宫那边怕是不行了。”

    “瞎说,从哪听的,不是说,呀,宫里可得注意着点。”惠妃虽说这样说,但是心里也认为曹答应说的没错。

    “哎呀,那不是因为是惠妃娘娘嘛。”意思不言而喻,她们可是自己。

    “行了,以后注意着点。以后私底下也不必娘娘的,称呼本宫一声姐姐就行了。”对于曹答应的态度,惠妃很是满意,近里这曹答应乾清宫伺候,皇上那边倒是很看重的,所以自然是要好好拉拢了。

    “是,惠姐姐。”曹答应前后左右看了看,见没什么,便问道:“姐姐,妹妹听说这四阿哥不是贵妃娘娘亲生的,到底有没有这回事?”她毕竟是进宫不久,也是最近才听到了点消息。宫里她也不敢打听,听说是宫里绝对止传的,谁要是传进四阿哥的耳朵里,那绝对会连怎么消失的都不知道。

    “问这个做什么,不是该问的,做好的本份就行了!”惠妃一听,很是严厉的教训到,但是别耳中更多的是默认,讳莫如深的态度了。

    “妹妹知错,谢姐姐提醒。”原来真有这回事啊,佟家又怎么样,出了个皇贵妃,都多少年了,皇上还不是没有封后么,这下好了,为皇贵妃还不是连个儿子都没有,也就是一时的辉煌罢了。

    胤禛正好经过,对后宫里女之间的对话丝毫没有兴趣,可是正巧不巧的,他便听到了那句四阿哥不是贵妃娘娘亲生的话,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胤禛的第一感觉便是愤怒,这宫里总有嚼舌根子的女,竟敢私下传这样的话。

    还好胤禛并没有冲动的冲过去,而是冷静了冷静,想着定要好好收拾收拾这帮传闲话的。可又一听,那两个女其中一个的声音很是熟悉,怕是皇父的哪位妃子,便不是他能插手的了。

    胤礽也听到了,而他的第一感觉便是震惊,他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这样的消息,而那个说话的女,自然便是那个处处看他不顺眼的惠妃了,他一听便听出来了。胤礽也想着是假的,可听惠妃那意思,怎么都像是默认。胤礽很清楚,以惠妃的份,是不会随便传闲话的,那就不是空来风了?

    看了看胤禛的反应,见他很快便平静下来,便示意两悄悄从另一条路离开,不要让另一边的发现。胤禛两走开,惠妃从另一边走出来,看到了胤禛两的背影,心下嗤笑一声,四阿哥是吧,就只是个皇贵妃的养子,要是那佟佳清雅一直活着还好,可现呢,无论是他们佟家,还是这四阿哥,还有什么好仰仗的。至于那德妃,除了能生,她还有什么本事。他们纳喇家,永远都会是大阿哥的助力。

    惠妃一直看不惯德妃,尤其是德妃的出,就因为生了三个儿子,便爬到了与她平起平坐的位置。可是那又怎么样,她的大阿哥可是长子,皇上器重,又有她母家这个后盾,将来还有她们说话的份么!

    德妃正抱着胤祯从承乾宫那边出来,见胤禛脸色很不好,便急急走上去问道:“四阿哥,这是怎么了,哪不舒服么?”

    “胤禛无碍,谢德母妃关心,胤禛先告退。”胤禛硬是挤出一点笑容,急匆匆便告退了,连胤祯喊他四哥都没有理会。

    “额娘,四哥为什么不理。”胤祯委屈的窝德妃怀里控诉到,额娘明明都说过,四哥是他的四哥,是跟别是不一样的。

    德妃皱了皱眉,安抚道:“四哥定是有急事,那怎么会不理的宝贝祯儿呢。”德妃见这样的胤禛,心里难免便有些不舒服,脸色这样难看,怕是因为佟佳氏了。虽然她自己也很清楚,生恩没有养恩大,她自己生了,却没有养过他一天,但是她还是想,如果有一天,她也这样了,她的禛儿会不会为她而伤心难过。

    胤禛虽一遍遍告诉自己,那一定不是真的,可心里始终都有一个声音,空不来风,而他自己似乎也隐隐感觉到,事或许就是她们所说的。他很想求证,希望求证的结果是他多想了,那根本不是事实,可他除了去跟自己的额娘求证外,他还能向谁去求证。可无论如何,他也不会去拿这件事出来说,还好,他没有冲动,否则那置额娘于何地!

    急急回到承乾宫,宫见太子也来了,便招呼到。但都被胤礽打发了下去,他只是想陪着禛儿,不是来这里给他添麻烦的。胤禛回来的时候,佟佳也是刚醒,问胤禛早早便出去了,正担心呢,就见他回来了。

    佟佳撑着起,今比昨况好些,有了些力气,但那也不代表她的况好转了。拉着胤禛坐下,又问了问太子,见胤禛额头上又冒细汗,便说道:“这孩子,看又满头的汗,这样额娘怎么放心的下。”说完见胤禛眼眶一下子红了,佟佳的手一顿,她怎么提这事了。

    “禛儿可是大孩子了,再过几年可要娶福晋了,可不能再这样哦。”佟佳玩笑着说道,可惜的是,她看不到她的禛儿娶福晋了,不过,她还有些时间,可以先找找,要是能有合适的,先定下,她也可以放心的走了。

    佟佳这话说的,胤礽是第一个脸黑了,而胤禛的脸色也有些不好,那些事都是以后的事。胤礽不想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插嘴道:“佟额娘,四弟由看着呢,今天也是怪,走太快了,下次一定注意。”说着拿出自己的帕子,仔细替胤禛擦了擦额头。

    自己额娘面前,胤礽这样做,胤禛有些不自,便伸手抓住了胤礽的手,想着其实根本用不着,谁想胤礽反而把自己的手抽了回去。胤禛愣了一下,胤礽也愣住了,便打哈哈的说道:“下次记得自己擦!”

    胤礽的手收了回去,指尖还是残留着灼心般的,虽然之前他明明都牵着胤禛的手,可却没有方才的感觉。是因为禛儿主动触碰他了么,就那一下,似乎连心都燃烧起来了。

    佟佳见两的互动,心里感叹太子对胤禛的照顾,的确是兄弟深,可是也觉得似乎有些过了,毕竟胤礽是太子。佟佳不知道胤礽曾经还帮胤禛做过很多一个太子不可能会做的事,否则可能会看出些什么来。

    “禛儿,额娘没事,也不用一直守这,回去休息会吧。”也不是她想赶自己的儿子,现她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便会突然晕过去,怕会吓到他。撑了一会,她自己也有些累了,待会还要见见家里。

    胤禛见佟佳也的确是神色间有些疲惫,便先出去了,见胤礽似乎是要一直待着,便问道:“二哥,没事,有事就去忙吧。”

    胤礽不是第一次听到胤禛对他说这样的话,又气又无奈,禛儿他怎么会知道,无论是什么事,都没有他重要呢,他现最想做的,就是陪着他而已。

    “最近闲的很,反正也没什么事,就别赶走了。”胤礽说的倒是实话,近期大阿哥胤褆频频表现,朝堂上混的风生水起的,连康熙也夸赞了,这下胤褆更加得意,似乎连太子胤礽都有点不放眼里了。

    佟佳寝宫,佟佳清雅的弟弟隆科多携着一捆画卷进宫了,面见自己的姐姐。他费心费力的搜集,既是为了他姐姐,也是为了他们佟家,也许以后的四福晋,就是这其中之一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