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寂

    胤禛从永和宫回来,便见承乾宫的小城子正焦急的门口张望,一见到他也不顾规矩的冲到他面前,满目惊慌,胤禛心想,难道是额娘那边有事,便问道:“出什么事了?”

    “四阿哥,不好了,娘娘不好了,晕了过去,不省事。”他被派来找四阿哥,可四阿哥又不,也不知道他上哪了,只能这里等着。

    “什么?”胤禛一惊,便扔下两个奴才自己往承乾宫的方向跑去,他有很不好的感觉,心里一遍遍的念着,额娘,千万不能有事。

    胤禛一路跑到承乾宫,已满头大汗,到了寝宫门口,扶着柱子喘气,往里看去,宫女各个神色紧张,便冲了进去。胤禛进去一看,太医已经来了,梁太医宋太医都,帐上的帘子拉着,胤禛看不到况。

    “四阿哥,来了。”紫苑见四阿哥终于来了,忙招呼道,虽然娘娘一直说,她有事的话不要去打扰四阿哥,可是这次况不同,晕了过去不省事。

    “额娘况如何?”边说,胤禛边往边走去,轻轻将帐掀开一角,胤禛看了眼佟佳,面色苍白,毫无血色,心里咯噔一下,这几明明都好着,怎么突然这样了?

    胤禛急忙起,放下帘子,走到太医边,焦急的问道:“太医,额娘况如何?”

    “四阿哥,这……”这四阿哥年纪还小,如何说得,贵妃娘娘的子已经空了,硬凭着自己的精神气撑着,可那终究撑不了多久。

    “要听实话。”胤禛沉下脸来,毫不退缩的说道,无论如何,他必须要知道。

    “那等皇上来了,臣再一起将况禀明。”心里叹了口气,宋严叹息,这娘娘的子本就虚了,可又有孕,硬是拼着将这个孩子保了下来,只是又是个公主。公主的体倒是健康,可娘娘的体却不能恢复了,能撑到这会,也算是难得了。

    “四阿哥暂时不必过于忧虑,娘娘再有一炷香时间便可醒来。”只是的确时无多了,少则一月,多则两月了。

    胤禛心里焦急,但他也知道他只是个孩子,紧紧的盯着门口,过了好一会,才终于看到了皇父的影。胤禛冲上去,抱住康熙,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阿玛,额娘她……”

    康熙摸了摸胤禛的头,牵起胤禛的手,安抚着胤禛,走到太医边,听着太医的汇报,脸色越来越沉重,边的胤禛,更是连子都颤抖了起来。

    胤禛听太医说完,心里顿时慌了,怎么会这样,突然这么严重,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为他的儿子,还是个活了几十年的,他竟然一点都不知道,额娘的体早就出了问题。额娘,竟是为了不让胤禛担心,就一直瞒着胤禛么?

    “宋太医,真的没有办法了么,一定有办法的,救救额娘。”这时候的胤禛早已不是那个沉着冷静的了,茫然无措,死神正要把他的额娘从他的边夺走,而却什么都做不了。

    宋严低下头,无力的说道:“臣能力有限,实是回天无术。”之前他便已经知道了贵妃娘娘的况,可是她一直以他们宋家一家的命来让他保守秘密,只是调理着能拖一天是一天。他本就劝过,如果放弃孩子,或许能有生机,可是她却说,只要老天不把他从边夺走,便要好好的守着他。

    这些都不能让皇上四阿哥知道,他也只能说是因为沉积未愈,此前一直调理着被压制住,这次突然爆发了。为了娘娘的体,宋严也找过柳繁生,可是柳繁生算过后,却告诉他天命难违,无法可解。

    听到这样的答案,胤禛便冲到佟佳的边,抱住佟佳的胳膊,紧紧的盯着昏过去的,呆呆的,不言不语。额娘,胤禛边好好的陪着,会好的,会好的。看,又有了妹妹,妹妹也好好的,们要一直好好的,怎么能不管们呢!也是因为这个小妹妹的出生,胤禛每天都看着佟佳笑语连连,开朗了很多,才认为以后他们都会好好的,一切都过去了。可是,虽然那些笑容不是假的,他却一点都不知道,额娘一直他面前撑着。额娘,胤禛不孝,只顾着自己,竟没有发现额娘的异样。

    佟佳慢慢转醒,睁眼便看到她的胤禛满目自责和痛苦,想要抬手触摸胤禛的脸颊,却发现她竟没什么力气。心里苦笑了下,便放弃了,看样子,禛儿他是知道了。禛儿,不要怪自己,是额娘要瞒着的,额娘不想为额娘担心,只想着,等额娘走了,回想起的额娘快活的一面。

    见佟佳醒了,胤禛才有了点生气,扑佟佳上,声色哽咽的说道:“额娘醒了。”这次是醒了,可是下次呢,胤禛不敢想象。这种就要失去亲的恐惧,紧紧的包裹着,压的他喘不过气来。更重要的是,似乎他从灵魂深处就恐惧,就好像这种恐惧感已经植入了他的灵魂,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额娘没事,这不是好好的么,傻孩子。”佟佳很想回抱住胤禛,可还是徒劳,只能言语上安抚着胤禛。她很想很想陪着胤禛长大,给他她所有的,可是她已经走不下去了。禛儿,额娘对不起,也对不起瑾儿,们还这么小,额娘却要离开们了。

    “额娘一直骗,还想继续骗么?”胤禛的眼泪突然落下,收也收不住。“瑾儿呢,连瑾儿也不管了么?”

    佟佳无力的笑笑,是啊,瑾儿,她把她带来这个世上,却要丢下她,她不是个好额娘。

    “清雅,别说话了,需要好好休息。”康熙也听不下去了,心里难过不已,可他却不能表现出多少,只能压制着。

    佟佳知道她时无多了,可禛儿显然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需要时间,等他接受了,她再跟他交代吧。佟佳知道把不到一岁的女儿交给只有十一岁的儿子是难为儿子,可是这宫里她只放心禛儿,只要交给他,她才能安心的走。她时间不多了,她要走之前,把该安排的事都安排好。

    佟佳劝了几次让胤禛回去休息,可他就是不肯,硬是要陪着她。佟佳只好应了,只是不让胤禛一直守着她,去偏房休息,这样她有事胤禛也能知道。胤禛知道如果他不去休息,佟佳也绝对不会好好的休息,便应了佟佳的意思。只是胤禛躺上,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他突然迷茫起来,他不知道上天为何会让他来到这里,让他得到亲,却又要让他失去。他说过要守护着他的亲,可他却从来都做不到,他什么都做不到!

    而出宫的胤礽一点都不知道宫里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胤禛此时是多么需要他,需要他的支持。直到宫门快下钥了,胤礽才回到宫中。而这时候的胤礽也已经喝的醉醺醺的,一回到宫里便倒头就睡。

    第二天当胤礽醒来发现已经上三竿,才急了,今天他还要去上朝,急急喊了声何玉柱,才知道因为今天皇上临时有事,取消了早朝,只宣了几位大臣议事。胤礽刚松了口气,便听何玉柱说刚才胤禛来找过他,见他还睡,便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胤礽抬手就给了何玉柱一个巴掌,训斥道:“怎么不叫醒,他走了多久了?”说着便自己穿起衣服,见此何玉柱边伺候胤礽更衣,边说道:“四阿哥走了有半个时辰。”

    更好衣,胤礽急急的冲出门去,何玉柱追上去,喊道:“主子,您还没有洗漱。”胤礽这才意识到,又急忙折返,让伺候洗漱。洗漱完,梳好头,整理完毕,胤礽仔细看了看,没有什么疏漏,便匆匆走了。

    何玉柱也紧跟后面,心想,主子定是找四爷去了,承乾宫的事,今天一大早,各宫都得到了消息,就主子还不知道,便追上去说道:“主子,奴才有事要禀,承乾宫贵妃娘娘昨天突然发病,听说况还比较严重。”

    “什么?”胤礽第一个反应便是难以相信,明明好好的,怎么会突然这样。那禛儿怎么办,他今天来找他定是为了这事,可这奴才,竟然没叫醒他,就让禛儿那么走了。

    胤礽心急如焚,原本他发觉他自己对自己弟弟有了男女之之后有些不敢去面对胤禛,便选择了借酒消愁,可是现胤禛遇到了这样的事,他也顾不上逃避了,只想着找到胤禛,陪他边,告诉他,不管怎样,他都他边。

    可是当胤礽赶到承乾宫的时候,却没有见到胤禛,得知出去之后还没有回来。胤礽第一个反应便是出去找,可胤禛会去哪呢,胤礽不知道。阿哥所一定不会去,他平里也多是去他那。胤礽急忙叫何玉柱派私下宫里找,别惊动别。过了好一会,何玉柱终于打听到消息,说是有个奴才见到四阿哥胤禛往长宫的方向去了。胤礽心里疑惑了下,怎么会去那,那有什么特别的么?

    胤禛几乎一夜未眠,等到了天亮,跑去看佟佳,得知佟佳睡着了还没有醒来。看着佟佳睡着的样子,胤禛突然害怕了,如果哪一天额娘就这样睡着再也不醒来,要怎么办?胤禛突然不敢再待下去,带着逃避的心理跑去毓庆宫找胤礽,希望有能告诉他,他的额娘不会突然一睡不起,离开他。尽管他心里很清楚,他那样的想法也只是自欺欺,可他还是希望能骗到自己。走宫墙边,夹甬道里,只能看到那一小片天空,胤禛发觉,他真的很渺小,这宫里好像突然只剩下他一个,无尽的孤独和空虚淹没了他。

    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终于走到毓庆宫,看到熟悉的毓庆宫,空虚孤独感好像突然消散了,胤禛松了口气。他不想让别看到他如此脆弱的一面,可胤礽不一样,他相信胤礽曾经说过的话,他不会是一个。可是,胤禛得知,二哥竟还没有起来么,那还是算了吧。胤禛好不容易放下自己的坚强的外壳,可却不想打扰胤礽,便又是那个外眼里的四阿哥了。离开毓庆宫,胤禛突然觉得无处可去,走着走着,便走到了长宫。心想,那就顺便看看小十三好了,虽然他什么都不懂,也不会知道他心里的感受,可是总还是有陪着他,不是么……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