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悟

    从宫内而出的马车内,除了胤礽外还坐着一个,便是胤礽的公凌普。这次出宫,便是凌普的主意,目的自然是为了讨好太子胤礽。而凌普所做总是合胤礽的心意,胤礽便也对凌普有所不同。想起之前的事,胤礽便躁郁难耐,这都已经几年了,禛儿还放不下胤祚,每年这一天,都闷着不说话,连他都是应付着。本来他想让他能开心些,专门找凌普商量,怎样才能让禛儿高兴,这才商量出了带他出宫散散心的法子,可他却一点都不领,犹豫都没有犹豫,便拒绝了。

    胤礽不明白为什么,胤禛拒绝了他的好意之后,他心里不止是烦躁,更多却是失落难过。原本拒绝之后,他自己也不想出去了,但耐不住凌普旁边一直劝说,便点头应了。想着,既然禛儿不去,那就他自己一个去散散心好了,宫里待着也着实憋闷。

    凌普叫赶着马车,直往近郊的一处僻静清幽的宅子,宅子的布置,自然是按照胤礽的喜好来的。马车一路疾驰,不久后便到了,胤礽下车一看,外面看着也只是普通的院子,便问道:“就这?”

    “是的,下,里面请。”这院子里面是完全按照江南的景致布置的,比起宫里,自然有它别样的味道,保准太子下会喜欢。

    一进门便是一处竹园,竹子长的正旺,青翠滴,胤礽心里感叹了下,这园子倒是不错,难得这竹子长得如此好了。

    “下,这竹园尚未取名,还请下赐名。”说完,凌普果然见到胤礽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宫里,要说摸透太子的心思,除了他还真没有了。

    胤礽看到这竹子就想到了胤禛,心想,取名的话还是得禛儿来取。想到胤禛,胤礽心里无奈的摇了摇头,怎么又想到禛儿了,不是说要不想他自己散心么。现出来了也好,也免得他宫里难受,时刻想着见他,见了却又要折磨自己。控制不住自己想要见他的心,可见了,也越来越控制不住想要触碰他的念头。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是个不大的宅子,却小桥流水,亭廊楼阁,处处透着温婉巧妙之意。走到最里面,一阵花香传来,清香扑鼻,更是沁心脾,令神清气爽。

    胤礽便石凳上坐了下来,心里还是想着,禛儿没来真是可惜了,要是他来了,一定会喜欢的。这会他倒是完全不气了,反而越发的想念胤禛,胤礽深感无力,无论如何,他还是没办法不去想着他,竟已到了时时刻刻的地步么?

    怎么会这样,禛儿也只是他的弟弟,对他起了那种龌龊的心思不罢,竟也时时思念着他,就好像,即使他明明他的眼前,还是想着他。

    “下,想听曲子不,江南小调,吴侬软语,细品起来别有一番滋味。”这是凌普专门从江南找来的清倌,艺一流,自然也是秀丽脱俗。听闻最近太子衷于美女,便想着投其所好了。

    见胤礽点头了,凌普打了个响指,便有一女子大约十五的样子,正值豆蔻年华,移着莲步,款款而来。女子着一袭白衣,挽着简单的发髻,只留一白色丝带自两边垂下。如此打扮,更显得清丽超脱,胤礽一时有些惊艳。但也只是一时,这样打扮的江南女子,倒是少见,便不再多想,只等着女子开始。

    胤礽的惊艳之色自然没有逃过女子的眼睛,耳根渐渐泛红,定了定神,不敢再看胤礽,执起手里的古琴,便唱了起来。唱了一曲烟波江南愁,似是连她自己的惆怅也带了出来,心绪有些波动。

    “愁的什么?”胤礽无意的问道,原本听着只是觉得音色不错,听着听着竟让他听出了惆怅之感,连带着他也伤怀起来。

    “小女想起失散的哥哥了,请公子赎罪。”本以为会是一个肥头大耳的公子哥,没想到竟是如此俊俏,说话声音也很听,而周的气度更是不凡,京城脚下,不知是哪个贵族家的公子呢?

    “是吗,刚刚一曲,也想起的弟弟了。”胤礽心中烦闷,见凌普早已识趣的悄悄下去了,便跟这不认识的女子随意聊了起来。

    “啊?竟是公子的弟弟,看公子的神,小女还以为公子是想念呢。”说起弟弟时的神更像是,满眼都是深邃的满溢的感。“不知是哪家小姐有如此福气,可以得到公子的青睐。”女子感叹道。这些话本不是她该说的,可见了胤礽却不自觉的胆量大了起来,想跟他多聊聊。

    “?”胤礽一愣,怎么会是,他好像没有特别喜欢哪个女,他怎么会把禛儿当成呢?

    “小女也只是猜测,没想到猜错了,请公子赎罪。”女子当即跪下谢罪,都怪她自己多嘴。

    “无妨,起来吧,再来一曲吧。”胤礽也无心责怪,想着也只是这个女子随口说的。可女子的话勾起了他的一丝疑虑,说起,就是喜欢的了?可他有喜欢的么,为什么他想来想去,都不觉得他会喜欢哪个女呢。如果硬要说喜欢,他也是最喜欢他的四弟胤禛,可胤禛是他的弟弟,他肯定也是对弟弟的那种喜欢才是。

    “那小女就来一曲凤求凰,公子觉得如何?”她也是想借这一曲表达慕之意,见到这样丰神俊朗的少年,哪有女子能抵抗呢?

    “随吧。”唱什么胤礽觉得无所谓,还想着他难道以后都不会喜欢上一个女了么,就拿面前的女子来说,以一个男的眼光来看,绝对无可挑剔,可他还是没有什么感觉。到底喜欢一个,的喜欢是什么感觉呢,他也只知道对喜欢的弟弟是什么么感觉。

    一曲结束,果然琴技一流,唱曲温婉动听,可胤礽除此之外,对这个女子也无其他的感觉,倒是见她胆大,愿意跟他聊聊。不过,也是因为这个女不知胤礽的份,要是得知是当今太子,恐怕也不会如此跟胤礽搭话了。

    “不错,这个就赏了。”胤礽从上随手拿出一块玉佩,便放了桌子上。这玉只是很普通的一块,胤礽今天也是随便捡了一块戴上。而其中自然有许多是他珍藏的,平里都舍不得戴的,怕会磕着碰着了。什么样的会是他珍藏的呢,自然是重要的送他的,有逝去的翁库玛嬤送的,有皇父康熙送的,自然还有胤禛送的。

    “谢公子,小女不知有句话当不当问?”见胤礽态度温和,女子便大着胆子问了起来,要是他说没有的话,不知她是否可以做他的红颜知己呢?

    “什么话,问吧。”胤礽倒是没有见过这样的女子,态度自然也柔和很多,便无所谓的应了。

    “不知公子是否有喜欢的呢?”她之前还以为有,可是公子都说是弟弟了,那便是她看错了。

    “喜欢?所说的喜欢是什么感觉?”她问的想必就是间的那种吧,他也想知道,那种喜欢到底是种什么感觉。

    “这……大概就是一种时时刻刻想见到他,想要永远陪着他,总会被他的绪所牵绊,所影响的一种心吧。”听胤礽这样问,女子想,那一定是没有了,便觉得她或许是有希望的,依照词曲里说的,告诉了胤礽。而她自己,事实上也并没有真正体会过是什么感觉。这次见到胤礽,便觉得或许一眼,她便喜欢上这位公子了。

    “胡说!一派胡言!”女子没想到她这样说反而惹得公子暴怒,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恨恨的看着她。

    “小女不知为何惹公子生气,小女也只是按自己理解的说,请公子赎罪。”女子吓的通的一声跪下,心惊胆战,原来这位公子也是如此可怕。

    要是按她所说,他喜欢的岂不就是禛儿么,他对禛儿是的那种喜欢,怎么会,禛儿可是他的弟弟,他怎么能。原本对他梦里做那种事,他已经痛苦难耐,现再上自己的弟弟,要他以后如何再他面前立足。梦境会醒,**可以纾解,可以控制,要是上了,他要怎么办,那根本就是无法可解,无路可走!

    胤礽不理会跪地上楚楚可怜的女子,痛苦的双手捂脸,紧闭着眼睛,不可能会上禛儿的,不会上自己的弟弟的,不可能。可是另一个声音他脑海中质问他,别再自欺欺了,如果不,为什么不能容忍禛儿心里意别,为什么见不得他对别好。要是以后禛儿要成亲了,要上别了,能替他高兴,会真心祝福他,再来说什么不是他吧!

    啊!一想到以后禛儿会长大,会成亲,更可能会上别,胤礽便心痛难忍,就好像他的心被硬生生的撕裂一般。他清楚的认识到,他绝对不可能接受,不可能会替他高兴,也许他还可能去阻止他,甚至阻止他去成亲。他的内心突然变的疯狂起来,只是想想,他便已经不能控制自己想要去毁灭,想要去控制的**,想要把禛儿紧紧的困他边不准他再去看任何的疯狂念头。

    胤礽紧握住拳头,愤恨的狠狠的捶坚硬的石桌上,石桌通的一声,胤礽似是丝毫没有感觉疼痛,神色透着诡异。眼底深处藏着哀伤痛苦无力,表面又是不明的疯狂。

    体的一点疼痛丝毫不能让胤礽清醒,脑海中只有一个声音徘徊着,他上禛儿了,他竟然上了自己的弟弟,哈哈,可笑之极,可笑之极,也悲哀至极!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