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

    漆黑的深夜,帐里,胤礽正满头冷汗的喘气,他又一次做了旖旎梦,梦中激烈缠绵,梦醒惊恐仓皇。这样的梦,十三岁那年起,便有了,可是梦中却不甚清晰,他只知道梦里有个人。直到他第一次接触女人之后,梦的景象一下子变的清晰了起来,他,他竟然在梦里梦到了禛儿。胤礽不敢相信,怎么可能,他怎么会在梦里对禛儿做那种事。他越是不想,胤禛在他的梦里出现的越频繁,每每都在梦中惊醒。

    胤礽惶恐,一次两次或许是他多想了,可是现在已经到了几乎每夜他都会在梦中对禛儿做那种龌龊的事,他不得不开始正视这件事。为什么会这样,胤礽痛苦的双手捂脸,禛儿是他最为珍视的弟弟,他却对他有这样龌龊的心思。胤礽想了很久,才不得不承认,如果不是他心中所想,怎么会是梦中所梦呢。

    哈哈,胤礽无声的苦笑,他胤礽不配做他的二哥,不配禛儿叫他二哥。自从在梦中梦到后,胤礽发现,他无法控制他对胤禛的**了,只要一想要胤禛的,胤禛便会变成梦中的样子,对他极尽惑,体的某个部位便会蠢蠢动,简直和禽兽没什么分别。他已经有些苦不堪言,却又不能跟任何人诉说,只能凭借他自己的忍耐力强制压制。

    每次见到胤禛,胤礽便羞愧不已,内心一遍遍的唾弃自己。还好,他已经能控制了,不像最开始那样冲动了,所以在胤禛面前还跟一样,没有露出丝毫马脚。

    胤礽心知,他绝不能在这样下去,也许是他和禛儿太亲近了,而他也是年少冲动,那么他是不女人接触多了,就不会这样了?胤礽这样想着,便不再像之前一样,对那几个女人视而不见了。之前他对她们并没有什么兴趣,因着是玛嬤亲自挑选的,便应下了,应付了几次,可是感觉虽有,却不能让他畅快,总还是缺了点什么。

    招那几个宫女进来,胤礽仔细瞧着,看来看去,虽说都长的不错,可也只有一个让他顺眼,便将那一个留下了,其他几个打发了出去。见留下的面色羞赧,眉目含的看着他,胤礽没由来的觉得反感,耐着子问道:“叫什么?”

    “回太子下,奴婢西岚。”滴滴的声音,丝丝入骨,若有若无的撩拨着人的心弦。

    “好,以后你来伺候。”听胤礽说完,叫西岚的女人惊喜异常,也只是瞬间,便反应过来,掩饰了下去。

    胤礽目光深沉的盯着站在他眼前的女人,希望这个女人能让他摆脱一直困扰的着他的龌蹉心思。一次又一次,胤礽几乎每晚都会宠幸被他挑出来的女人西岚,可是他即便他对女人完全没有问题,但心里却始终空虚着,就好像一次次**的发现,只是他的体,而不是他的人,他的心。甚至在□过后,他总会想到胤禛,不仅没有忘却他,反而在心里对他愧疚起来,就好像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一样。

    一次次无果,胤礽越发的焦躁,心中的郁结无处发泄,只有更加变本加厉的在**中发泄自己。就这样,他走入了一个死胡同,困在**的漩涡里,怀揣着这个不能有第二个人知道的秘密,任由自己一点点的陷落下去。

    这样的的胤礽感觉他就快要疯了,他很清楚,他不喜欢这样,他更加不喜欢那几个女人。可她们还能让他排解他的**,能让他暂时从对胤禛的愧疚中解脱出来,就只有那一瞬间,他心里什么都没有想,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他一直都在通过不断的做来证明些什么,可他终究还是失败了,他不能停止他对胤禛的非分之想,反而更加渴求,更加频繁的在梦里做着他心里不敢承认却始终肖像着的事。然后在梦醒之后,再一次的唾弃自己,自己停下来,然后又一次的开始。

    在精神崩溃的边缘游走着,胤礽的精神有些不济,作为胤礽边的贴奴才,何玉柱还是忍不住劝道:“主子,奴才有话要说,即使主子您责怪,奴才也要说。”

    胤礽扶着额头,懒懒的说道:“说吧。”刚完事沐浴完,胤礽就着了件单衣,松松垮垮的挂在上,更加显得精神萎靡。

    “主子,如今您正是体发育的阶段,还是有所节制的好。”这话说出来已经是逾越,但为了他家主子,他还是得说。

    胤礽的子一顿,声音有些僵硬的应道:“知道了。”但他心知,他根本就控制不了。

    “主子,今早,就在刚才,四爷来过了。”何玉柱还是跟胤礽说了,胤礽对他吩咐过,胤禛来了,无论如何都要报他。

    “什么?”胤礽大惊,惊慌间竟连手边的茶杯也打翻了,他这样最不能知道的人便是胤禛。他不知道他这样为何不能让胤禛知道,是怕他认为他这个二哥贪恋声色?还是怕会不高兴?“他说什么了?”

    “四爷只是嘱咐奴才不要告诉下他来过了,便走了。”言下之意便是什么都没说,见胤礽神色紧张的样子,何玉柱有些不解,便说道:“四爷只是有些尴尬。”何玉柱没说的是,似乎还有点欣慰的样子。

    胤禛没说什么,也没有任何不满,胤礽本该松口气的,可是反而心里失落了起来,闷闷的。他就一点不生气么,呵,禛儿他为什么要生气,你怎么样都与他无关不是么?

    禛儿他什么都不知道,这样最好,不是么,他不知道他叫二哥的人对他在梦里做那种事,也不知道他的二哥原来是个贪恋声色之徒,也不会知道他的二哥就是这样一个龌龊的人,哈哈!

    胤礽讽刺般的笑出了声,听着只觉得诡异,何玉柱吓了一跳,急忙问道:“主子,您怎么了?”

    “怎么了,没怎么,好的很。”胤礽笑着说道,只是心中一片仇怨惨淡。他不知所措过,他彷徨惊恐过,他也试图改变,试图证明,可他都失败了,到现在,他所能做的,也就是这样维持下去。他思考过,为何他是如今这般模样,每当他抓到一点苗子的时候,便会下意识的被他丢弃,然后他便不敢再继续下去。体的**,他可以自欺欺人的认为那是他一时的迷惑,一时的**。可内心,他不敢探究下去,他的潜意识里知道,一旦挖掘出来,必将万劫不复。

    “主子,你看,这些子你都没怎么出门,要不出去转转?”何玉柱提议道,这些天除非是和四爷,他家主子绝对都是窝在屋子里,不是宠幸女人,就是呆坐着不动,连常看的书都不怎么看了。

    “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奴才来管本宫的事了!”胤礽抬眼神色凌然的平静无波的说道。

    “奴才该死,请下责罚。”冷汗噌的一下冒了出来,何玉柱心知,这次他可能死定了。

    “行了,先出去走走吧,也的确没好好晒过太阳了。”何玉柱一阵欣喜,急忙叩头,却又被胤礽再次惊的一声冷汗,“回来了自己领五十板子。”这五十板子,如果要他的命,绝对也要了,但是自己领,说明他还是有活路的。这样想着,总算松了口气。

    胤礽转着转着,就又不自觉的走到了去阿哥所的路上,找谁不言而喻,可想了想,还是掉头了。不是随便转转么,怎么就往阿哥所走了,他还真是管不住他的脚。

    虽说是随便走走,胤礽还是止不住的眼睛四处看着,说不定能碰到他,碰到的话,那就不是他去找他了。胤礽没有失望,他还真的碰到了胤禛,正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却看到让他怒火冲天的场面。胤礽二话不说,抬脚就冲了上去,拉开了抱住了两人,狠狠的抱住胤禛,恨恨的盯着被他推倒在地的人。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胤禛愣住了,还没有反应过来,二哥这突然冲上来,推倒八弟是怎么了?

    胤礽的动作很大,胤禛被困住有些难受,想让胤礽放开,却被抱的更紧了。而地上的胤禩爬起来,见是太子,急忙战战兢兢的跪下地上,只是满目委屈的看着胤禛。

    “胤禩给,给太子下请安。”说着已经明显带着惊慌失措的哭腔,至于是真的委屈害怕,还是只是为了让胤禛看的,也之后胤禩自己知道。

    “行了,八弟没事的话可以回去了。”说完也不管胤禩起没起来,便半抱半拉着胤禛走了。

    胤禛还正不明所以的,想问问胤礽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却反而被胤礽先质问了:“你们刚才在干什么?!”

    “干什么?弟弟是不应该问下二哥干什么!”胤禛被胤礽一质问,也有些气不顺,有时候他搞不懂,为什么二哥这孩子,越长大越莫名其妙了。

    “你怎么能让胤禩抱你!”他不能容忍除他以外的任何人抱他,就在刚刚他差点失去了理智。

    “二哥!你……”胤禛有些跟不上胤礽的思路,这哪跟哪,就抱一下有什么不妥了,二哥他不也时常抱来抱去的,他也没说什么。

    胤礽突然软了下来,抱住胤禛,头埋在胤禛肩膀上轻声说道:“禛儿,答应二哥,以后只能有我一个人能抱你,好吗?看见别人抱你,我心里难受。”更重要的是,他不能控制自己,禛儿是他的,谁也不能抢走!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