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外

    胤礽这里负气离开,就再也没主动找过胤禛,而胤禛是在第二天主动找他了,可他硬是耍脾气没见胤禛,等他有些气消了,出去找胤禛的时候,胤禛却走了。胤礽气的把手边的东西一把摔在了地上,一只上好的瓷器,碎了一地,胤礽心里怨念,就不能多等一会么。气了一会,胤礽虽然有些后悔没有早点出去,可他又没能找到能下的台阶,便一直拖着,每天都心心念念的等着胤禛上门,可他就是没有等到。

    这次算是第一次和胤禛怄气,还是怄这么久的,胤礽一遍遍告诉自己,他是哥哥,让着弟弟是应该的,可另一方面,心里又有另一个声音,他不就是心里怕四弟在意别人超过他吗,他就不能安慰他一次吗,就这么一次都不行么!

    胤禛吃了一次闭门羹,实在不懂胤礽到底是为何生气,他本意是想等胤礽气消了再去找他,可是却被别的事拴住了。不经意间走过,夏的来临,紫城内一下子便了起来。而胤禛怕暑气的体倒是承受住了,他的额娘佟佳皇贵妃却被过了暑气得了暑。开始她自己并没有在意,让太医调了清的汤药喝着,可是却一的不见好,体反倒越发的困乏了,甚至每头疼不已。这时候才宣了太医仔细的瞧了,却已经严重了,太医看的时候都下不来了。

    一得知消息,胤禛便第一时间赶到承乾宫,看他额娘,自前两年额娘折了八妹之后,便体虚弱,但也没有大问题,调理着一直都可以,这次直接不能下,胤禛便慌了。要是额娘再有什么事,他真的不敢想。

    胤禛一路奔到佟佳的寝宫,太医刚走,佟佳躺在上面色苍白,听门外禀报胤禛来了,想起来,可没什么力气,正要叫紫苑起来,便被胤禛挡下了。

    “额娘,躺着别动。”胤禛紧张的看着佟佳,问道,“额娘,你还哪里不舒服,都要跟太医说。”本想说跟他说,可是又一想,跟他说也没用。

    “嗯,都说了,就是浑无力,头疼,其他也没什么。太医说就是暑,这宫里今年真是,这才几月就已经这么了。”佟佳心里暖暖的,有儿子关心就是不舒服也变得舒服了,笑着缓缓的说道。

    胤禛心里点了点头,就这会,他的上已经汗湿了,他也感觉到有些不适,但是为了不让佟佳担心,就没在意了。宫里每天夏天的解暑绿豆汤都是有限的,就算是他额娘贵为皇贵妃,也是有限量的。冰块也是,额娘怕他过了暑气,每年都是把她自己的份额给了他,而额娘又是最重规矩,自己从来都是不多拿。

    想着,胤禛便想着待会偷偷的跟紫苑说,叫她把冰块给额娘用上,再不用管他,要是额娘知道,肯定是不同意的。

    “想什么呢,不说话。”佟佳有些虚弱的说道,“是不是又有什么鬼主意不让额娘知道啊。”

    “没有,额娘,怎么会呢。”就这么会额头上已经冒了汗珠,胤禛拿出手帕擦掉,上更是黏腻难受。

    佟佳看见了胤禛额头上的汗,吩咐道:“紫苑,叫人给四阿哥扇扇子。”说着起,想帮胤禛把额头脖子里的汗擦干,不然见风容易着凉。

    “额娘,说了你别动,我自己来。”胤禛有些嗔怪的说道,额娘也真是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她,她还总心他。

    “行行。”佟佳抬手摸了摸胤禛的脸,很是心疼地说道:“禛儿这几怎么瘦了这么多,脸上都没了,看,额娘都捏不住了。”至于捏不住,自然是佟佳夸张的说法,但是胤禛的确是瘦了,他的体质本就很难长,好不容易涨了些,这下因为胤祚殇了,心里难过,吃得少,又没有了。

    “额娘,没瘦啊,看我的胳膊,是不变强壮了。”胤禛还在狡辩,为了要他长而每天都吃的惨痛经历,他实在不想经历了。

    “就知道哄额娘。”又对紫苑吩咐道,“把那只老参炖上花胶,给四阿哥补补。”这孩子,她这里哪里缺的那一只老参呢,皇上赏他了,这孩子还非要给她送过来,但是儿子一片心意,佟佳也就再没有拒绝,放在她那,到时候还是让胤禛吃。

    “额娘你也要吃。”否则他也不吃,胤禛已经打算好了。但是他不知道,佟佳的子一直虚,无法大肆进补,只能慢慢调理。

    佟佳心里苦笑了下,满目慈的说道:“好。”原来她自己疏忽,以为她体没有大碍,可是这次这样的征兆,让她不得不心里有所担心。之前太医便说她的体有隐疾,暗藏风险,必须要小心。这次看样子是爆发了,她自己很清楚的感觉到她体里的气力在一点点的流失。

    京城近郊柳宅内,昏睡了五的胤祚也渐渐转醒了,醒来发现他竟然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而且还在一个木桶里泡着。吓了一跳,急忙叫道:“额娘,额娘。”他这是在哪,仔细想想,他的记忆只到跟四哥说话,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柳行云听到叫声,急忙进来查看,这几他一直被被叔叔指派看着这个小家伙,等了四不见醒,叔叔也急了,今第五了,终于醒了,叔叔也可以放心了。

    听见推门的声音,胤祚缩了缩子,不知道会是谁,但是毕竟是个阿哥,自是比一般小孩有胆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门口,掩饰住内心紧张害怕的绪。

    见进来的只是一个普通着装的人,而且肯定不是宫里人,更重要的是,他从来都没有见过,更别提认识了,有些惊慌的问道:“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

    “回六阿哥的话,草民柳行云,这里是柳宅,你在这里养病。”柳行云恭恭敬敬的说道,叔叔要他不得怠慢,可是他也不会上赶着巴结这个阿哥,还是个小阿哥。

    胤祚思维敏捷,这下已经捕捉到了关键,那就是他发病了,而且很严重,才被送到宫外来了,要不然这人怎么会得知他的份,一定是皇父额娘送他来的,可是,他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他待了几天了。

    “那我问你,我来了有几了?还要待到什么时候?”他更想知道是他什么时候能回去。

    “六阿哥到柳宅已有五,至于什么离开,请恕草民不知。”柳行云仔细瞧了瞧胤祚,发现与之前见过的四阿哥眼睛很是相像,他也不知道这都几年没见了,却对那双眼睛印象深刻,时不时的还能想起来。

    “那……”胤祚很想问,他的皇父和额娘什么时候能来看他,可是他自己也知道宫外不比宫里,额娘怎能轻易出宫呢,而皇父,更是政务繁忙,哪里会有时间出宫看他呢!

    “药浴时间到了,草民扶六阿哥出来。”之前一直是他抱这个小孩出来的,现在既然醒了,那他不用他抱了。

    揭开木桶,胤祚低头一看,是黑乎乎的药水,而他自己竟也一点药味都闻不到了,想必是已经闻习惯了,这下成实实在在的药罐子了。胤祚被人伺候惯了,所以坦然的享受着柳行云帮他擦子,也没觉得难为

    从药桶出来,胤祚被要求再次躺在上,他还不能乱动。胤祚乖乖的照做了,这次醒来,他竟觉得从未有过的轻松,好像整个体都便轻了,想是这个大夫能治他的病。既然这样,他就要早点治好的病,然后回去见他的亲人,他自己倒是没有想到,他这次治病,为何一定要在宫外,而不是在宫里。

    想是睡的久了,这时躺在上是一点睡意也没有,反而很有精神,这样的感觉少有,胤祚很是兴奋。照这样下去,那他以后,一定可以又跑又跳了,还可以骑马打布库了。胤祚只是想想,就浑激动起来,恨不得把现在的感觉就告诉皇父额娘还有四哥他们。可是边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他自己,想到这点,胤祚又有点沮丧了。

    他想着皇父额娘他们,不知道他们在想祚儿么?胤祚想着,额娘一定会想他的,皇父也会的,虽然他有病,可皇父还是经常来看他,给他讲好多好多故事。那四哥呢,他会想祚儿么,会吧,胤祚有点不确定。

    胤祚又等了几体是一比一有精神了,可是却等不到有人来看他,当他失望异常的时候,终于收到了宫里的来信。信是皇父写给他的,说是过段时间便会来看他,额娘也叮嘱他要好好养病,可是却没有任何四哥的消息。四哥,我好想你,你知道么?隔着墙壁,胤祚的目光望着紫城的方向……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