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病

    自上次胤禛带胤祚出去已经一月有余了,而胤禛所答应的事也只是实现了那么一次,因为那天回去之后,胤祚便半夜里再次发起烧来。而且这次来势更为凶猛,当晚,胤祚便被烧的说起胡话来。因为这次出去是德妃应的,她自己便后悔不已,明明已经好多了。当晚太医院的资深太医都被召集到一起为胤祚诊治,可是胤祚的子是长久的问题,除了暂时强制退烧外,并没有其他可行的办法。可这暂时的办法也只能保一时而已,不可使用次数太多,否则况只会越来越糟糕。

    经过了一夜的折腾,胤祚总算是暂时退烧了,沉沉的睡了过去,小小的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况暂时稳定,太医们当即松了口气,但是下次反复是什么时候,他们自己也不能估计,只能尽快寻得他法。宋严宋太医是太医院最为资深的见多识广的人,面对胤祚的况也有些束手无策,想了想,天下之大,人外有人,他们没有找到办法,不代表别人没有。

    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宋严还是决定将这个想法启禀当今皇上,之前也有过在民间寻访草药的事,这次是在民间寻找名医良方,虽然这样做是绝对会损害到他为太医院首席太医的声誉,但是他还是做了。不能就是不能,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更何况还是六阿哥的体要紧,要他就那样糊弄过去,看着六阿哥一点点消弱下去,他自问他这个医者做不到。

    面对康熙的质问,宋严不卑不亢的回禀到:“启禀皇上,臣能力有限,除了暂时替六阿哥退烧外别无他法,臣无力为六阿哥继续诊治,请皇上准许臣暗中在民间寻访名医,或许能保六阿哥的命。”

    宋严如此坦诚的承认,康熙反而无法再说什么了,只是握紧了拳头,深吸了口气,闭了闭眼睛问道:“说,朕的六阿哥还能有多少时间?”

    “回皇上,多则三月,少则一月。”自去年冬天的那次发病,这次的确是很突然,而且况比之前要严重的多,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现在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康熙的心里难过不已,但面上还是沉着冷静的,顿了顿,有些无力的开口说道:“好,朕准了。这件事就由你亲自去办,不得走漏一点风声,朕会派人协助你。”

    “臣领旨告退。”直到退出宫门外,宋严的心还是没能放下来,虽然自己不怕,但是他还有一家老小,天威难测,皇上要是治他罪,他也无话可说。现下皇上已经答应了,他也要开始着手行动了。能不能找到,只能寄希望于上苍了,佛祖保佑,能有个能治六阿哥病的人出现,既能救六阿哥,也能救了他们一家。

    胤祚再次醒来,已经是两天后了,脸色比之前更为苍白,也更为虚弱了,只是想说额娘两个字,也无力开口,声音就在嘴里打转,却发不出来。

    德妃看着眼泪一下子就飙了出来,不想胤祚看见,急忙将头转了过去,用手里的帕子将泪水擦去,才转过来,声音还有些哽塞的说道:“祚儿不用着急说话,你刚醒,先喝口水。”

    一勺一勺的喂胤祚喝水,好在胤祚将水咽了下去,喝了不少。看着胤祚喝完,德妃想笑,却笑不出来,她的祚儿,为什么命这么苦。想到这里,又忍不住心里一抽,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这次胤祚能说出话了,极力开口说道:“额娘……不……不哭……”额娘又因为他哭了,他知道有几次额娘以为他睡着了,就在他旁边哭,他也知道是因为他的病。这次他真的感觉很累,比任何一次都累,那他是要死了么?

    “嗯,额娘不哭。”德妃强忍着笑笑,伸手抚摸着胤祚的小脸,满眼慈

    “额娘,祚儿……祚儿会一直陪着额娘的。”胤祚是个懂事的孩子,这句话更多的是安慰他的额娘,也许他是真的要死了,可是,他真的很舍不得。他舍不得额娘,舍不得皇父,还有,他舍不得四哥。

    “好了,祚儿乖,先不说话了。”只说了两句话,胤祚便开始喘气了,德妃便不再让胤祚说话了。

    醒了没多久,胤祚自己也不知道,他又一次的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一个让他舍不得醒来的梦。他梦见他长大了,在林子里疯狂的骑马,不再是那个连跑也不能的人了,往后一看,还有个人在他后骑马,他怎么也看不清样子,却让他很熟悉,熟悉的似乎一下就认定那个人是四哥。画面一转,他也看到额娘了,额娘在看着他笑,而额娘也不一样了。

    梦终究会醒,醒来又看到了他顶的帐子,胤祚茫然的看着帐顶,心里自语到,他不想死,他想长大,他还要继续听额娘给他讲故事,他还没有骑过马,他还没有看过宫外是什么样子……想着小小年纪就要面对这些的胤祚,眼泪不自觉的自眼角滑落。

    胤禛轻手轻脚的走进来,正看到无声流泪的胤祚,急忙走上前去,问道:“小六怎么了,哪不舒服?告诉四哥。”胤禛自己也是愧疚不已,胤祚的发病跟他也是脱不了干系,本以为这次来看胤祚,会被拒之门外,没想到德母妃答应了。

    胤祚听见胤禛的声音,急忙将头偏了过去,他不想让四哥看见他哭。胤禛走过去,坐在边,自怀中掏出帕子,替胤祚拭去眼角的泪水,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看着六弟生病痛苦,他却一点忙都帮不上,他之前还想着帮他锻炼锻炼体,可还没有成行,六弟便因为他带他出来而再次发病了。

    “四哥。”胤祚弱弱的唤了一声,他一直想四哥多来看他,可是这时候他病成这个样子,他又不想让他看见了。

    “嗯,四哥在这。”手伸进被子里,轻轻的握住胤祚明显手温要比他高的多的手。这么烫?胤禛心里一惊,难道六弟的病真的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么?这几宫里也是传的沸沸扬扬,说六弟病入膏肓了,额娘处置了几个人,这才消停了些,现在看来,是空不来风了。

    “四哥,祚儿还不想死……”说完便放开哭了起来,因为体力不支,声音也只是哽咽着,断断续续的。

    胤禛心里一阵刺痛,猛地收紧了握着胤祚的手,急忙说道:“不会的,小六怎么会死呢,小六会活的好好的。”胤禛不知道这话是安慰胤祚还是安慰他自己,这话是连他自己也说服不了吧。

    “四哥……真的吗?”胤祚哽咽的抽泣着说道,胤禛说的,他已经有些相信了,因为他自始至终就对这个年纪不大的小大人似的哥哥有着莫名的无缘由的信任。

    “真的。”胤禛心里默默的祈求上苍,保佑他的六弟胤祚能度过这一关,即使是要他这个四哥付出代价也在所不惜。不只是因为愧疚,因为他知道,胤祚是真心实意对待他这个四哥的,还有全心全意的无条件的信任。

    见胤禛很肯定的告诉他,胤祚便笑了,不管能不能成真,有四哥这句话,他心里好像突然轻松了,安心了。突然想了到了什么,有点不好意思的开口,“四哥,祚儿想求你件事。”

    “什么事,尽管说。”见胤祚笑了,胤禛反而更难过了。

    “祚儿想和四哥一起睡。”一个人睡觉,他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他其实会害怕,现在他更怕睡着睡着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胤禛愣了一下,便说道:“好。”掀开被子靠在胤祚边躺了下去。感受到胤禛的温度,胤祚便用力伸手抱住了胤禛,心想,有四哥在,真好。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