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恶

    “我才不要告诉四哥。”胤祚眨眨眼睛调皮的说道,这可是他自己的秘密,四哥也不能知道,嘿嘿。

    胤禛一愣,又一次无奈了,跟一帮小孩子在一块,他无奈的次数是越来越多了,真是没办法,谁让是他的兄弟呢。

    胤禛陪胤祚用过早饭,看外面的太阳也起到的老高了,风也不大,便征得了德妃的同意一起带胤祚去御花园放风筝。德妃走在后面,胤禛牵着胤祚走在前面,看着两个牵着手有说有笑的孩子,德妃突然有种幸福满足的感觉,这样便圆满了不是么?

    “德母妃,您看就这里可以吗?”这句话说完,胤禛明显感觉到德妃的神色变了,但也是转瞬即逝。

    她怎么能忘了他早就不是他儿子了呢,她对他也只是个外人而已,勉强笑了笑随意说道:“好,就这里吧。”

    胤禛虽有些奇怪,但也想不出所以然了,便不再多想吩咐苏培盛把风筝递给他,对胤祚说道:“六弟,待会四哥先帮你放起来,你再放好不好?”

    “嗯,好。”胤祚乖乖的点头了,四哥说什么就是什么。

    八阿哥胤禩自那次跟胤禛近距离接触过后,便不再向以前一样躲着胤禛走了,每次见到,都主动上前打招呼。可是也说不了几句话,他不知道说什么,四哥对他也不是个多话的人。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说些什么,却被打断,胤禩不免有些沮丧。这正好路过御花园,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便停下了脚步。走过去一看,果然是四哥,可还有六哥。

    胤禩转想偷偷离开,却被胤禛发现了,叫住了,“八弟,也来御花园玩么?”

    虽然胤禩从来不在御花园玩,但是还是应道:“嗯,没想到能碰到四哥和六哥。”六哥在宫里谁都知道是病秧子,可是却能得到四哥的关心,胤禩不免有些嫉妒。

    胤禛见胤禩看着胤祚,想必是也想放风筝,便主动询问道:“八弟要不要一起来放风筝?”

    问完话,胤祚撅着嘴看着胤禩不说话,而胤禩又当没看见胤祚不愿的表,很是愉快的说道:“嗯,谢谢四哥。”胤禩心想,看来四哥也是在意他的,这点很是让他开心。

    只有一个风筝,胤禛便吩咐人再去取一个来,德妃见胤祚因为多了一个人不高兴,也没说什么,只当是小孩子心,便只在一旁看着,由他们去了。

    两个风筝,一个是鹰,一个是燕子,之前给胤祚给的是燕子,又拿来的是鹰,胤祚看到,嘴里小声的念道着:“我想要鹰的。”胤禛没听清,又问了一遍,但胤祚却不说了。要是四哥觉得他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就糟糕了,他比八弟大,怎么能给八弟计较。

    胤禛没听清,正好在胤祚旁边的胤禩却听到了,恳切的看着胤禛说道:“四哥,这个给六哥吧,六哥喜欢鹰。”是什么风筝,胤禩根本不所谓。

    “六弟,你喜欢这个?”胤禛有些奇怪,刚问他怎么不说,倒是八弟,年纪小小的,就懂得看人脸色了。想着不免对胤禩起了一种怜惜的感觉,他之前还认为八弟有点太早熟,也确实不能怪他,要不是他不被看重,被迫在宫里学会看人脸色,也不会是现在的样子。

    胤祚不好意思的头低了下去,八弟主动说要把鹰给他,更显得他不懂事了,四哥会怎么看他。想着,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瞄了眼胤禛,见他并没有生气,才诺诺的说道:“没有,都一样,我就要燕子了。”

    胤祚这么一说,反而显得胤禩是自作多了,有些委屈的低下头手里捏着风筝,缓缓的说道:“对不起,我以为六哥刚说他想要鹰是喜欢的意思。”

    这个八弟,胤祚有些生气,为什么要在四哥面前说,他已经说了不要了,他还要再提。没想到八弟看着很可怜兮兮的样子,竟然这么讨厌。胤祚是个很直接的人,讨厌就是讨厌,也不掩饰,对胤禩明显不满的表就已经写在连上了。

    气氛变得不对,胤禛怎么会不知道呢,也有些头疼,早知道就不叫八弟好了。一个一脸不高兴,一个一脸受委屈的样子,他说什么都不合适,虽然跟八弟不熟,但也是弟弟,更何况,他也没做错什么,也是六弟想要还不承认。

    胤禩觉得他再待下去必定不是好事,便抬起头,小心翼翼的开口:“四哥,胤禩突然觉得有点不舒服,想先回去了,下次再和四哥放风筝可以吗?”

    “哦,好。”胤禩主动提出来,胤禛便只能说好了,八弟这孩子也的确太懂事了点,哎,想着便伸手摸了摸胤禩的头,说道:“那这个风筝八弟先带回去,过两天四哥再带你放好了。”

    “嗯,谢谢四哥。”胤禩除了他的母妃以外第一次被人这样温柔的对待,也是除了母妃以外第一个摸他头的人。原本他以为除了母妃,别人这样对他,他一定会生气,没想到是四哥,他竟然觉得很开心。

    胤禩的眼睛不有些湿润,也是真流露,让胤禛看的一愣,胤禛有些不忍,便说道:“那八弟,你不舒服的话,四哥先送你回去。”又转头对胤祚眨着眼睛安抚的说道,“小六先在这等会四哥好吗,四哥一会就回来。”

    胤祚尽管不愿,还是紧着点头了,生怕又让胤禛觉得他闹脾气。这个八弟,果然是讨厌,这就是胤祚孩子的直觉,他一直以为在胤禛眼里,只有他这个弟弟是不同的,没想到又多了个胤禩。

    被胤禛亲自送回去,胤禩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但还是没有表现多少,只是甜甜的笑。胤禛见胤禩在大方的笑,便问道:“八弟在笑什么呢?”

    “因为四哥答应带我去放风筝,第一次有人这样跟胤禩说。”胤禩说的是实话,但这种实话他却从来不会对除了母妃以外的任何人说,也不会在别人面前表现软弱可怜的一面。在别人眼中,需要的只是他乖巧懂事。

    “没事,以后机会多着呢,有空四哥带你玩。”说完胤禛便想,他也答应的太快了,不过话已经出口,想收回来是不可能了。本来,他说带六弟玩二哥就很不高兴,这下又多了个八弟,二哥的脸又要黑了。但也没办法,谁让他已经答应了,到时好好哄哄二哥吧。不过好在胤礽现在闲的时间不多,也没有那么时间盯着他了。

    “真的吗?”胤禩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一脸的难以相信,但更多的是兴奋和期待。

    “那是自然了,你四哥我从来都是说话算话的。”胤禛的话让胤禩安心了,四哥说的话他绝对相信,他一定能做到,对于这种笃定,就好像是根深蒂固在他心里的。

    胤禩突然有些恍然,脑海中好像闪过些画面,很不真实,却让他突然心口突然一阵发紧,小小年纪的他不懂不明白,这是什么,顿时脸色变得惨白起来。为什么,他觉得这种感觉很早以前就有了呢?

    “八弟怎么了,哪不舒服?”胤禛话一说完,便见胤禩突然呆呆愣愣的,脸也白了,顿时紧张起来。

    “我……我没事了。”胤禩回过神来,刚才的感觉又都没有了,就好像都是他的错觉一样,回想下,也想不起到底什么。

    “还是传太医看看,不能马虎。”说着胤禛叫人抱起胤禩,便急急往胤禩住处而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