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望

    胤祚的体自入秋以来便不好了,一直很虚弱,三两天便发一次烧,太医也有些焦头烂额了,好在经过细心调养,总算熬过了。到了天,便渐渐有了起色,不用整躺在上了。之前胤祚一直心心念念的放风筝,因为他生病的事,也被彻底放下了,而他自己也懂事的没有再提。现在他的体终于好了很多,他自己有些按耐不住了,隔段时间就要问德妃,问他见他四哥了,四哥有没有来看他。

    胤祚生病期间,德妃为了避免胤祚被打扰,对外宣称怕胤祚的病气过给别人,谢绝一切探望。而皇帝康熙也准了,让胤祚在永和宫安心养着。这些胤祚自然是不知道的,还经常追问四哥怎么不来看他。

    面对胤祚的追问,德妃便对胤祚解释说,胤禛其实是来过的,只是几次都很不巧,来的时候,胤祚都在睡觉,所以便没能见到。德妃的话,胤祚信了,有时候他想撑着不睡,等胤禛来,可总是等不住便不知什么时候便睡着了。

    到了天,胤祚终于不用再整昏昏睡了,有了精神,便不想再等了,恳切的看着德妃,问道:“额娘,我现在精神好了,要是四哥来了,就算我睡着了你也要叫醒我,可以吗?”之前额娘说他子虚弱不能被叫醒,现在应该可以了。

    “嗯,好。”对于胤祚的要求,德妃总是无条件的说好,这一个秋冬,她的祚儿好不容易养起来的体,又瘦了。

    “太好了,谢谢额娘。”一听德妃说好,胤祚的眼睛一下子亮亮的,也显得有精气神多了。

    “就这么想见你四哥么?”德妃笑着问道,两个都是她的孩子,他们亲近,她自然是很乐于见到的,但是胤禛却和太子走的很近,她本不想他的祚儿参与其中的。想到这些,德妃又苦笑着摇了摇头,他的祚儿就是想参与,他的体能行么。

    胤祚不好意思的头偏过去,挠挠头说道:“不是啦,是四哥有答应祚儿一件事。”

    “什么事啊?”德妃好奇的问道,能让她的祚儿一直想着。

    “额娘先答应,我就告诉额娘。”胤祚讨好的摇着德妃的胳膊笑着对德妃说道,要是不让额娘先答应,她知道了肯定不会同意的。

    “你这孩子,行行,额娘就应了。”见胤祚这样讨好她,德妃只觉的他的儿子可,想是也不是什么大事,便应了。

    “祚儿就知道额娘最疼祚儿了,太好了,我可以和四哥去放风筝了。”胤祚高兴的差点跳起来,但却仍旧激动的抓住德妃的胳膊不放。

    “放风筝?”德妃先是神色一紧,想到了什么,又垂下眼角,变的哀伤了起来。她的祚儿,只是放个风筝而已,就能高兴成这样,要是别的孩子,想是早就玩腻了吧。

    胤祚见德妃的脸色变了,撇着嘴,委屈的说道:“额娘不高兴么?那祚儿不去了。”

    “不是……”德妃心里叹了口气,无奈的笑了笑说道:“你想的话可以,到时候额娘陪你去。”这只是祚儿一个小小的要求,她做额娘的,还怎么能忍心拒绝呢。祚儿一向都太懂事了,很少对她要求什么,这次能跟她说,也是真的很想去,现在况还可以,就随他吧,或许以后更不可能了。这次发病,太医说的话,还在她的耳边,祚儿的况不太好,可以说是更虚弱了,连发烧的间隔也比之前要短,不是好现象。

    “嗯嗯。”胤祚急忙一个劲的点头,心里已经在期待了,四哥说的一定很好玩。

    胤禛收到消息,说是六阿哥胤祚近体大好,已经能活动了,永和宫也传出来话解了,便打算去看看。之前一直只是从太医那听说的消息,真实况如何,也不是能打听到的,心里也有些着急。这个年代生病绝对不是小事,一不留神,一命呜呼了也是可能的,所以胤禛还是很担心的。

    永和宫解,第一个去探望的人,便是胤禛。先是给德妃请了安,便由德妃亲自领着胤禛去看胤祚。德妃走在前面,忍不住回头神色复杂的看了眼胤禛,很快便收敛了去。亲兄弟就是亲兄弟,第一时间来看祚儿的,是她的胤禛,她的儿子胤禛。

    胤禛的目光没有与德妃对上,所以并无所觉,只是一心想见见六弟,而德妃,在他眼里,是个温柔慈的人,至少他见到的是。

    见到胤祚时,已经起边的嬷嬷正伺候他穿戴。先是看到了德妃,便飞快奔了过去,叫道:“额娘,祚儿刚起来你就来了呀。”

    “赶紧把衣服穿好去,可别叫你四哥笑话你。”

    “啊,四哥,你来了?”胤祚一惊,他念叨四哥,四哥就来了,真是太神了。

    “嗯,来看看小六。”说着胤禛便牵着胤祚往里走,见他说话也是有气力的,便放心多了,虽说他的体也有些畏寒,却不是连门都不能出的。

    “嗯,那你们两兄弟说说话,我去看看厨房炖的燕窝粥好了没。”德妃只留下贴伺候胤祚的人,其他都退了出去。

    “四哥,祚儿好想你。”胤祚认真的说道,说着两眼都有些湿润了。

    “想四哥什么了,是想四哥带你出去玩了吧。”胤禛揶揄的说道,见胤祚脸一红,就知道他猜对的。

    虽说是这样没错,可他也是真的很想四哥呀,就算四哥不带他出去,他也想见到四哥的。可毕竟是被说中了,小小的胤祚还是觉得不好意思,他也不是整天想着玩的。

    “就是想四哥了。”胤祚仰起头再次肯定的说道。

    胤禛好笑的摸了摸胤祚的头,这孩子,真是个可的孩子,比起其他的弟弟,在胤禛眼里,真是可了不止一点。

    胤祚见胤禛笑着看他,便犹豫了下,还是开口了:“四哥,祚儿有事想问你。”

    “什么事啊,不会是问我啥时候去放风筝吧。”胤禛也就是随便说说,他说过也好几个月过去了,估计这小家伙都忘了。

    “四哥,你怎么知道。”胤祚有是一脸被说中的表,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胤禛,四哥真是太厉害了,为什么他想什么,他都知道呢?

    “都写你脸上了,四哥能不知道么。”胤禛故意跟胤祚开了个玩笑,也没想着胤祚会当真,可胤祚真的当真了。

    “是吗,是吗,我脸上有东西么?”胤祚虽然已经五岁了,却心智单纯,尤其是相信胤禛,所以胤禛说,便也就信了。

    “有啊,只有我才能看到,小六自己是看不到的哦。”胤禛被胤祚天真的样子感染到,好心的继续跟胤祚开起了玩笑,心里乐开了怀,这六弟怎么这么好玩呢。转眼想到自己,是不是二哥也是觉得他好玩,才整天粘着他不放呢?

    胤禛是绝对不会把自己跟好玩联系到一起的,他可是知道他经常给太子二哥没给好脸色的,这样也能好玩?当然,胤禛是绝对想不到,在胤礽眼里,无论胤禛什么样,他都觉得可

    “竟然是这样,额娘她们都没有看到过呢,果然四哥是不一样的。”小孩子的直觉是可怕的,胤祚自第一次见到胤禛,就觉得他是不一样的,是与众不同的。

    “哪不一样了?”胤禛好奇的问道,胤祚是第三个这样说的人,他们到底看出哪不一样了呢?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