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

    胤禩已经睡了过去,自然便不能叫醒了吃药,只能等人醒来再吃了。梁太医全部都已经吩咐妥当,也不便久留,便告退了。胤禩病了的事,胤禛也在苏培盛回来后,再派他去延禧宫回话。胤禛办事总是很稳妥,各种都考虑到了。

    惠妃一接到消息,便急忙带人赶过来了,胤禩的生母卫氏已经回自己住处了,便没能知晓胤禩的况。待赶快去,听胤禛的汇报,说是已经请太医看过了,而胤禩的脸色也比之前见的时候要好的多,惠妃便放心了。这下算是她的疏忽,惠妃心想,这胤禩还是养在她名下的,要是出了问题,她也逃脱不了干系。

    这里毕竟是阿哥的住所,惠妃不宜久待,便留下了贴侍女照顾胤禩,她自己先回去,等胤禩醒来,再遣人报她。惠妃领走前神色莫名的看了胤禛急眼,一脸镇定,丝毫不见慌乱的样子,真像个六七岁的孩子么,她倒是小看了这个四阿哥了。这个四阿哥将来必定是太子的帮手,那必定要先除了才是。

    胤禛恭送惠妃离开,直到看不见人,才神色一凛,这个惠妃,刚才看他的眼神,以为他没有察觉么。原来,即使二哥现在的位置很稳固,也还是不安分么,那就别怪他了。胤禛走到边,看着熟睡的胤禩,心想,八弟,望你好自为之,别成为了别人的棋子还不自知,到时候自毁前程。

    胤禩觉得自己睡了很舒服的一觉,没有被一点小声音惊醒,也没有做乱七八糟的梦,一下睁开眼睛,竟一时还有些迷糊,不知他在何处,这里明显不是他的住处。干净整洁,还有股淡淡的清香之气,闻起来只觉得好闻,神清气爽的。想起,听到有人走进来,便没有在动。

    苏培盛奉命自己看着八阿哥,又怕打扰到,便在外面守着,时不时进来看看。而他家主子呢,在安顿好八阿哥之后,便自己去了书房看书了。轻手轻脚的叫过去,见胤禩转过看着他,人已经醒了,便说到:“回八阿哥的话,奴才是四阿哥边的苏培盛,奴才这就去报我家主子。”

    胤禩点了点头,想起之前的事,他吐四哥上,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竟被四哥带到他这了。四哥为何会这般多管闲事,叫高福把他送回去不用管不也就可以了么?正想着,便听到一个好似他熟悉的声音,朦朦胧胧间想起,似乎他睡着前听到的就是这个声音。

    “八弟,醒了么?”见苏培盛来报,胤禛便急忙过来看看,也遣人去延禧宫报了惠妃。

    “醒了,多谢四哥今照顾胤禩。”说着想要从下下来,便被胤禛拦住了。

    “八弟无须客气,应该的,你先别急着下。太医吩咐你醒了就要喝药,药一直温着呢。”差人将温着的药端进来,便由惠妃边的宫女伺候胤禛服下了。胤禛见胤禩喝药时紧皱着眉头,但还是闭上眼睛一口喝了下去,心想,果然还是个小孩子,不喜欢苦的。但也的确是乖顺了些,听说五弟有次喝药各种闹着不喝,最后还是皇玛嬷看着不忍心,叫人专门拿来了蜜饯才哄着五弟喝下了。

    胤禩喝完,胤禛赶紧叫人端茶过来帮胤禩漱漱口,胤禩见了还有些不明白,听伺候他的宫女说了是让他漱口的才明白。转头看向胤禛,见冲他点点头,是四哥吩咐的?为什么四哥和其他哥哥不一样呢,他怎么会想到这些呢,顿时,胤禛的形象在胤禩心里变得高大了起来,而不再只是一个只大他几岁的孩子而已了,他要仰望才能看到他。

    “八弟觉得还苦么?”胤禛心想他这里没有蜜饯,倒是有点心,可胤禩现在还不能吃这些东西。说完意识到这里还有个外人,果然见惠妃边的宫女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便说道,“四哥每次喝药都觉得很苦,可太医说不喝病就不能好,只好喝完漱好几遍口,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苦。”

    四哥竟然也怕苦?想到这点,胤禩就无意识的笑了,原来四哥竟然跟他一样,这时候,比起刚才的感觉,胤禩又觉得他这个四哥变得亲切了许多,而不是要仰望。

    “弟弟觉得可以了,谢谢四哥。”胤禩说起话来,比刚才少了些许的防备,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虽然年纪小,但胤禩已经学会了看人脸色说话,也已经学会了防备别人,除了他的母妃,任何人他都下意识的有所防备,这已经成为了他在这个被他的皇父所忽视的宫里成长的本能。

    “说了八弟不用跟四哥客气的,我们都是兄弟嘛。”

    兄弟?这句话有些触动到胤禩,他只知道宫里大哥是他的兄弟,可是大哥却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他,如果不是额娘,大哥连话都不愿跟他多说。想到这些,胤禩有些沮丧的低下了头,他也宫里也听边的人私底下说着,太子跟四阿哥是如何如何的感好,不愧是兄弟。他也不有些期望,希望和大哥也能那样,可是每当他想和大哥亲近的时候,他都一脸不耐烦。时间久了,自然也就不再去做那些事了,但他还是听额娘的话,要多跟大哥亲近,只是不再有多余的想法了。

    “嗯,弟弟知道了。”胤禩不自觉的露出了天真的笑容,心里竟也感到许久不曾有过的欣喜。而当他后满脸兴奋的说起这些的时候,却只看到母妃忧心忡忡的看着他,但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又笑着对他说他开心就好。

    胤禛对胤禩也只是做到了一个他认为做哥哥的责任,遇到了,又怎么能不管,但也没有想些别的,这个八弟,以前总是躲着人走,年纪小小的,却让他感觉一点不像普通孩子,已经学会掩饰自己了,心里便有些不喜。

    客完,两人之间变无话了,气氛略有些尴尬,再待下去无益,胤禩便想离开了,“四哥,弟弟已经没事了,今天真是打扰四哥了,我这就先回去了。”

    胤禛也没想着留人,便顺手扶了一把,对胤禩边奴才吩咐道:“太医开的方子收好了,回去叫人按时给八弟服药。”

    高福急忙应道,表示一定按胤禛说的做,照顾好他家主子。这四阿哥仅这般年纪便已经让人感到了很大的压力,不知他家主子长大后会是什么样子。

    胤禛也是习惯了事无巨细的照顾到,但是在胤禩看来却给了他心理上的冲击,敏感的孩子,自然能明白,胤禛是真心关心他的,这是除了他母妃以外,第一个真正关心他的亲人,怎么能不在他的心上留下印记呢。

    胤禩被送回去,便又让在上乖乖躺着,但他已经没有了睡意,脑子里总是想着刚才的事,他没有想到这四哥竟然与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他没有感觉到任何的鄙夷,任何的怠慢,反而是很亲切。有时候老远见到他和太子有说有笑的,心里无疑不是羡慕的,那他是不也可以呢,也可以做他的兄弟呢?

    小小的胤禩,转着眼珠,一点点想象着,不知下次见面会怎么样,他们会说什么会做什么,他似乎已经开始有点想念这个四哥了,想再见到他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