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

    胤礽取礼物回来,一眼就看到胤禛上多了个东西,刚刚还没有的,又看了眼胤祚,见胤祚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便有些气闷,竟然让别人抢先了。

    “禛儿,怎么戴了个这样的玉佩,色泽差了些。”胤禛对玉一向都喜欢好东西,胤礽是知道的,所以就故意这样说了。

    “不会啊,好的。”胤禛心想,再怎么,他的眼光也不会比一个孩子差吧,这个玉佩,正好一眼他就觉得不错,这便是相玉时的眼缘了。

    胤禛这样说,胤礽觉得在胤祚面前有些丢脸,顿时脸色就有些难看,但是他又不能对胤禛说什么,就对胤祚没什么好脸色了,“六弟体不好,我看这里风大,我们这就回去吧。”说完,看了不看胤祚就自己先走了。

    “二哥?”胤禛听出来胤礽又不高兴了,可他也不明白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不高兴了。但是人都已经摆着脸走了,胤禛也就心里摇摇头,牵着胤祚回去了。

    胤祚被胤禛牵着,抬起头,水汪汪的眼睛闪着,有些小心的问道:“四哥,是祚儿惹太子二哥生气了么?”胤祚是个敏感的孩子,一下子就感觉胤礽生气的对象是他。

    “怎么会呢,六弟这么乖,怎么会惹二哥生气呢。”胤禛安抚的说道,六弟这孩子还这么小,就这么敏感了,哎。

    “嗯,那四哥喜欢祚儿乖吗?”额娘也说他乖,但也说他子太安静了,他怕四哥不喜欢他这样的小孩。胤祚极为聪明,尤其是记,别人说过什么,总能记下。

    胤禛笑笑,这傻孩子,他喜不喜欢又有什么关系,做他自己才是,但还是说道:“当然喜欢了,小六很可。”胤祚这样睁着眼睛认真的问他,胤禛自然是说不出别的话来。

    “太好了,四哥喜欢祚儿。”胤祚心想,回去就告诉额娘,他知道额娘也喜欢四哥,要是知道四哥喜欢他,肯定会高兴的。有几次,他能见到四哥,也是因为额娘带着他老远的看着。开始他不懂,后来见额娘每次只要看到四哥,都会停下来,他就明白了些。

    胤禛摸了摸胤祚的头,无奈的笑了笑,这孩子。胤禛想了想,前世他都是个孤家寡人,这一世竟招人喜欢起来,难道是心态不一样了,自然而然气质就变了?细想下,前一世,的确是经常不苟言笑,每天过着死板的子,他好像以前连第二天都没有期待过吧。

    “四哥。”胤祚感觉到边的四哥好像人不在他边似的,急忙叫了一声,小小的手,也握的更紧了些。

    “嗯?”胤禛见胤祚皱着眉头看着他,还疑惑的问道:“小六怎么了?”如果有什么问题,最好能直白的告诉他,小孩子的心思,他真的是猜不到。

    “祚儿没事,是四哥有事。”说着还肯定的点了点头。

    关于这个有事没事的讨论还真是让胤禛无奈,小孩子要是较真起来,真是会打破沙锅问到底,还好,转移话题的办法还是很有效的。胤禛经常用这个办法来让胤礽把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去。

    “小六,哪天天气好了,四哥带你去放风筝如何?”虽说这个季节不是放风筝的时候,但是,有风能飞起来就行,不用放的太高。

    “好好,四哥最好了。”胤祚只是见过别人放风筝,是五哥,可是,额娘从来都不让他那样跑的,所以胤祚也没有提过。

    这招果然有效,胤禛心里有些得意的想着。但是虽然答应六弟了,也得德妃娘娘同意才行,到时候也就让六弟手里玩玩就行了,看六弟的体,活动的太多肯定也是不行的。不过,看着胤祚有些苍白的脸,胤禛心想,虽说不能跑动太多,但是多晒晒太阳总是没错的,后定要多找机会,带他晒晒太阳才行。子弱,要是注意小心的过了,那也不是好事。按他自己的经验,还是要多锻炼才行。但是这些想法,他也只能自己想想,不是他一个哥哥所能管的,更何况他还是是个毛孩子呢。

    德妃见胤祚回来明显很高兴,一个劲的冲她笑,之前见胤禛穿着一件明显就是佟佳做的衣服的低落心也好了不少。顺着胤祚的目光,德妃也看到了胤禛上挂着的玉佩,向胤祚投去了赞许的目光。

    胤礽见碍眼的六弟已经被交给了德妃,就悄悄对胤禛使了个颜色,让他跟他到里面去说话,胤禛见状,就跟佟佳和在座的德妃打了声招呼,跟着胤礽走了。

    “禛儿,你和六弟慢吞吞的,在后面说什么呢?”胤礽有些吃味的问道,他走的急了些,一转,两人都被他落后面了,而他又拉不下面子等他们,便自己先回去等着了。

    “没说什么,就说哪天带六弟去放风筝。”胤禛想了想,的确也没说什么,最主要的就是说了这件事。

    胤礽拉不下来脸来说他自己也去,他一个十岁了的人,说什么也不会掺和这种事。他自己也不想跟个小孩子计较,可是他心里就是不爽,这禛儿以前都是他带着玩的,现在禛儿却有带着别人玩了。

    “哦。”胤礽应了一声,才想起他手里还拿着个东西,他手里一直拿着,也不见禛儿好奇问问的。

    “禛儿,你也不好奇二哥这手里拿的什么?”一个小方盒子,上面系着红绳。

    “好奇,二哥是什么啊?”胤禛为了避免胤礽要是知道他心里一点都不觉得好奇的话,会又跟他闹别扭,急忙从善如流的说道。

    这下胤礽才满意了,一脸得意的说道:“二哥祝我们禛儿生辰快乐,快打开看看吧。”他送给胤禛的每件礼物都是他费了心思的,这件保证他会喜欢。

    胤禛从胤礽手里接过小方盒子,暂时也猜不出是什么,拉开红绳,打开盒子一看,竟然是一把扇面。疑惑的看着胤礽,怎么会送他扇面呢,见胤礽示意他把扇面打开,胤禛便照做了,原来是一幅字,当看清落款的时候,胤禛便震惊了,竟然是董其昌的扇面。睁着眼睛惊喜的说道:“二哥,太好了。”虽然扇面不大,上面也仅仅只有四句诗,但也已经很难得了。

    “怎么样,喜欢吧。”见胤禛兴奋的样子,胤礽心想,他托人到处帮他留意,又亲自跑去看,真是值了。

    胤禛的字他自己也很奇怪,总是有点皇父的影子,而且他也跟皇父一样都喜欢董其昌的字,董其昌的字第一眼就最对他的胃口。他听说皇父那有一董其昌自己的字帖,心生向往,可是那是皇父的,那也不能去求,只好一直眼馋了。

    “自然喜欢了,求之不得呢。”虽然他想要,但是也只是想着等以后了他自己长大了,有能力了自己去搜集。

    “喜欢就好。”本来他还有点惆怅,这次禛儿送什么礼物给他,就让公帮他出个主意。公的确是没让他失望,这个他的确是没有想到,禛儿高兴,得好好赏他才是。

    一看胤禛的样子,胤礽就知道他已经把别人送的礼物给比了下去,最重要的是能投其所好。虽然禛儿的喜好表露的不多,但都是被他掌握的,所以跟别人比起来,他这个二哥自然是不一样的。

    “二哥,胤禛不知道怎么谢谢你好。”胤禛这是发自肺腑的实话实说,要他心安理得的享受胤礽对他的好,他自觉他做不到。一个心理年龄的原因,一个便是他也的确不知道要怎样谢他,要说站在他边好好帮他,本就是他应该做的,除此之外他还能做什么呢?

    “我不要你的谢谢。”胤礽想也没想,便脱口而出,只要听到胤禛对他说这两个字,他就莫名的会生气,他自己也不想。他对禛儿想做的,都是他心甘愿的,只要他愿意接受,他就已经满足了。

    “那二哥,这礼物我就收着了,你可别后悔了想着要回去哦。”胤禛才发现他又说了不该说的话,急忙补救到。果然他这么一说,胤礽便眉开眼笑了。

    “你还不知道二哥嘛,我可不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胤礽肯定的说道,没想到又被胤禛给抓住了话头笑他。

    “呀,二哥,我才发现,后悔那两个简单的字你竟然都不会写,弟弟真是大开眼界了。”没办法,谁让胤禛发现,他的那个太子二哥就是受用这样玩笑的话呢……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