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

    “二哥。”胤禛的唤了一声,胤礽才回过神来,那已经伸出去想要触碰胤禛的手,也急忙收了回来。胤礽突然不知道眼睛该往哪看了,竟有些紧张起来,支支吾吾的才说了句:“我……我正要找你。”

    “二哥,你没事吧?”胤禛觉得胤礽有些奇怪,他怎么觉得二哥这孩子在紧张什么。疑惑的回头看了看,也没发现有是什么不同,猛的想到什么,突然又转过,还是什么都没有。看胤礽那样子,胤禛还以为他们开门的瞬间,胤礽看到了什么东西。因为他自己的经历,胤禛对这些怪力乱神的事也不得不信了。

    “没事……”胤礽定了定神,这才恢复了过来,勉强笑笑,对胤禛说道:“那咱们就走吧。”

    胤禛虽还有些奇怪,但他没有读心术,更加猜不透小孩子的心思了,所以也就随胤礽去了。几人到了前厅,佟佳等人也早就出来了,正在最后看看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胤礽到了前厅,被招呼坐下后,就有些心不在焉起来,禛儿的确是长的好看,讨人喜欢,可刚刚那种见到漂亮女人才会有的惊艳感是怎么回事,他怎么能以看女人的眼光看禛儿呢。目光又不自主的飘向正和佟佳说话的胤禛,这会的冲击没有刚才大了,心里那种突突的感觉也弱了。胤礽心里不自主的松了口气,禛儿一点都不像女孩子,就算穿上女孩子的衣服,也能看出来不是女孩子,是他自己胡思乱想了。

    胤禛见胤礽一个人呆呆的不知在想些什么,神游天外的样子,有些担心,想过去看看,却被佟佳叫住了,叫他先去吃点东西,待会祝贺他生辰,来的人应该会不少,肯定没多少时间吃东西。

    二哥这么早过来,不知道吃东西了没,胤禛想着,便跑过去问胤礽:“二哥,你早上吃了没,没吃一起去吃吧。”见胤礽没反应,胤禛便凑到胤礽耳边,刻意放大声音又叫了一声。

    这一声胤礽被叫醒了,但也莫名其妙的耳朵烧的不行,他自己觉得他的耳朵一定是红了。刚禛儿在他耳朵边上叫的那一声,一点没吓到他,而是让他的耳朵莫名觉得痒痒的,连带着心也有些痒痒的说不出的怪异感。

    胤禛说的话胤礽还是听清了,说道:“吃过了,走,二哥陪你去吃。”他已经习惯陪胤禛做任何事了。

    生宴定的中午一波晚上一波,地方就在承乾宫的后花园里,一边赏花一边品尝美食。胤礽是过来的最早的,主要是他想第一个把生辰礼物送给胤禛。而其他人也都是临近中午才过来的,当然除了一个人。

    德妃乌雅舒云在自己宫里等到时间差不多了便带着胤祚出门了,她准备好的很早,但是却不能早早的过来,只能在自己宫里静静的等待。当胤祚问她,他们在等什么的时候,德妃也不知道该如何说,只说胤祚要是困了,就先睡会,便把胤祚抱进自己怀里,哄胤祚睡着了。

    德妃刚进承乾宫的大门,便有人通报:“永和宫德妃娘娘,六阿哥到。”

    作为皇贵妃,承乾宫的主人佟佳清雅自然是不需要出门迎接,带着四阿哥在前厅等待。佟佳听到是德妃来了,嘴角露出一抹莫名的笑容,心想,她倒是来的早,最好别让她发现她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

    等德妃进门,佟佳氏立刻一副欢迎的摸样,起迎了上去:“德妹妹来了啊,来,先坐。”慈的看了眼六阿哥,摸了摸胤祚的脑袋说道,“有些子没见六阿哥了,六阿哥今儿个气色不错嘛。”

    “谢姐姐惦念,这些子还算不错。”目光轻轻划过佟佳旁边的胤禛,却没有任何停留。

    “胤禛见过德母妃。”冲德妃笑了笑,低头又看见小小的六弟正两眼水汪汪的看着他,不由得心一下子软了,对胤祚又笑了笑。

    “胤祚见过佟母妃,见过四哥。”声音虽说有些弱,却听着舒心。

    “别站着了,都坐吧。”佟佳吩咐道,“妹妹,你看孩子们听我们大人说话估计会闷的慌,就让禛儿领着六阿哥出去转转吧,你觉得呢?”

    德妃当然是求之不得的,但也不能变现出来,说道:“那自然是好了。”又转头对胤祚说道,“祚儿,要听你四哥的话,知道不?”

    “祚儿会听四哥话的。”胤祚乖乖的回到,说着还冲德妃眨了眨眼睛。德妃见此,笑了,这孩子。

    胤礽本在胤禛房里等着他回来把礼物给他呢,却等着不见人,只好出去了。出去才发现胤禛正领着一个孩子,往这边走。见胤禛看见他了叫他,胤礽便快步走了过去。

    走近一看,原来领着的孩子是那个体不好很少出门的胤祚六弟。胤礽也不好对胤禛说什么,便说道:“你怎么把六弟带出来了?”

    “额娘叫我带六弟转转,有嬷嬷跟着没问题。”再说六弟着实可,他也有好久没见了,听说他一直体不好,他也不好去打扰。

    “胤祚给太子哥哥请安。”胤祚知道正跟他他们说话的是太子,认真的行礼。

    “免礼,私底下六弟随意点就好。”见胤禛还牵着六弟胤祚的手,胤礽的脸就不自觉的有些黑。

    虽然胤礽说了,但胤祚还是显得很规矩,只是乖乖的站在胤禛边,紧紧的抓住胤禛牵着的那只手,时不时的看一眼胤禛。

    胤禛弯下腰,另一只手摸了摸胤祚的脑袋,然后搭在胤祚的肩上问道:“六弟,让二哥带我们去喂鱼好不好?”

    花园里的大缸里养了几缸鱼,黑的白的红的都有,六弟应该会喜欢吧。

    胤礽见胤禛看着他,等着他说好,便无奈的应了。胤礽吩咐边的人去取了鱼食过来,带着胤禛他们去喂鱼。拿来了一小盆鱼食,胤禛自己拿着,让胤祚抓上一把。

    胤祚听话的抓了一把,见胤禛也抓了些,然后听胤禛跟他说:“六弟,像四哥这样,捏好,轻轻的松开点,撒一点下去,就像这样,一点点撒开。”

    胤祚学着胤禛的样子,撒了些鱼食下去,还要继续,被阻止了:“六弟,这些就可以,剩下的待会再撒。”

    “为什么?”胤祚偏着头疑惑的问道,鱼儿吃的多多的不好么?

    “你看,因为鱼儿的肚子很小呀,吃多了会撑到的。”胤禛很有耐心的跟胤祚解释道。

    “四哥,我明白了。”胤祚眼睛亮亮的应道,原来是这样,四哥就是四哥,知道的真多。

    因为胤祚,胤礽被晾在一边很不爽,但他也不能小气的跟一个小孩子计较,就在一边看着这两个一个四哥,一个六弟的叫着。

    胤祚知道怎么喂鱼后很开心,见旁边还有缸鱼,又跑去旁边喂。胤禛也急忙跟了过去,这六弟子不好,他可得时刻注意着才行。

    胤祚的鱼食撒下去,这缸鱼不像刚才那个慢吞吞的游过来,而是摇着尾巴冲过来张开嘴,争先恐后的抢着吃。胤祚激动的叫道:“四哥,你快看,鱼儿在抢食吃。”

    “嗯,因为它们饿了。”胤禛看着胤祚,只觉得心里软软的,这才是小孩子的样子,单纯无邪。六弟也是可怜,体不好,连门都没怎么出过。他自己虽说问题也不少,但至少不虚弱。

    “那四哥,我可以再给它们喂些吗?”饿的话,多吃点,应该没关系吧,胤祚歪着脑袋想。

    “嗯,喂吧。”

    胤礽只觉没有他插话的地方,有些气闷,想透透气,想到给胤禛的礼物被他给放在胤禛的房间了,还是亲手交给他,给他的好。

    “禛儿,我进去取东西,你们在这等我会。”

    胤礽走了,胤祚想着额娘交代他的事,还有他自己想做的事,把手里的鱼食全部丢在鱼缸里,想要去抓胤禛的手,又想他手脏了,又急忙收了回来。

    胤禛见此,把胤祚收回去的手握在了手里,问道:“六弟不喂鱼了么?”

    “先不喂了,祚儿还有话没有跟四哥说呢。”胤祚仰起头,看着胤禛认真的说道。

    胤禛有些失笑,笑着说道:“什么话呀,那说吧。”

    “祚儿祝四哥生辰快乐。”说着,从怀里掏出了礼物,“这是送给四哥的礼物,额娘帮我挑的。”

    胤禛见胤祚手里握着一块润白的玉佩,不大,但是色泽透亮,一眼就知道是快好玉。

    “四哥谢谢小六,有你的祝福四哥就够了。”胤禛知道德妃娘娘已经送过礼了,这份是单独送的,只是他的一个生辰罢了,也没必要。

    “四哥,这是祚儿的心意。”说着便有些笨拙的急忙想给胤禛带上。

    见胤祚着急的样子,胤禛也不好再拒绝,便伸手接过来,自己带上了。白玉配他今天的衣服,倒是意外的很合适,见胤祚这就笑了,心想,他戴上就这么高兴么,真是,哎。后,这个间接由德妃送给胤禛的玉佩就时常出现在胤禛的上,因为他喜欢,就常带着。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