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遇

    翌一大早,索图便被传进太子的帐中,他想太子传他也定是与灵珠草的事有关,心里对太子要问的事也已经有了计较。至于答应柳家叔侄的事,他已经做了初步调查,那少年确系被冤枉的,说是劫财劫物,可在少年的上和家中都没有搜到任何脏污,这便是最大的破绽。没有找到赃物,便不能定罪,而另一方面,那少年家境殷实且与死者从未接触过,无作案动机。想要往下查,便从这个死者的份上断了线。就像是这盛京这片地界上凭空出现的一个人,查不到任何踪迹。据索图的判断,定是知晓了某个大秘密,被杀人灭口了。

    “索图。”胤礽唤了一声,“奴才在。”

    “本宫这次传你来,是想问你关于那灵珠草的事,是如何得到的,你具体说说看。”偏头看向旁边坐着的胤禛,见他肯定的点了点头,便接着说道:“起来说话吧。”

    “谢太子下,启禀下,是这样的,是有人主动揭了皇榜,然后取了灵珠草来的。”

    “哦?是什么人?”

    “据奴才观察,不是普通人,叔侄二人都有点本事。”都有点世外高人的味道,但是没有事实根据的话,不能随便说。

    “二哥,我想见见他们。”胤禛对于索图嘴里的说的有本事的人想亲眼见见,再说,也算是他胤禛的恩人,他也应该亲自谢谢他每年。

    “好,索图,带他们过来。”胤禛的要求胤礽总是无条件同意的。

    “可……”索图有些为难,毕竟那个少年目前还是代罪之,虽然杀人的案子那少年基本可以洗脱嫌疑了,但皇上还没有下旨。

    “难不成有什么为难之处?”只是见个人而已,有什么可是的。

    见太子已有不满,索图立即改口道:“没有,奴才这就去。”

    索图退了出去,胤禛拉住胤礽的袖子说道:“二哥,我跟你商量点事。”说起来,他也有点难为,他还只是一个还未去书房读书的小阿哥,月俸很少,想赏他的恩人,他也有点拿不出手。

    “什么事,说吧。”对于自家弟弟有需要他帮助的时候,胤礽总觉得很自豪。

    “先借我点银子吧。”胤禛瞄了一眼胤礽,果然见到胤礽的脸色变得很奇怪。真是,他就不该开这个口,太奇怪了。

    胤礽只觉得胤禛这个弟弟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借钱?他一个阿哥,还需要借钱?他要钱干什么,小小年纪的。

    “还是算了,二哥当我啥都没说。”他胤禛以后再也不开口借钱了,他那点俸银以后还是攒着点的好。

    胤礽知道胤禛脸皮薄,这会怕是不好意思了,急忙说道:“嗯,那你不借了,二哥送你好吧。”

    “不要,还是算借的,一百两。”一百两银子已经算不少了,已经够一个普通五口之家一年的花销了。

    “好,没问题。”胤禛说借胤礽也就顺着胤禛了,“禛儿,二哥考考你,你知道一百两银子能做什么不?”胤礽心里偷笑,想着胤禛一定不知道,他哪有银子多少的概念,一百两怕都是随便说的。

    胤禛心里抽了抽,装作懵懂的说道:“一百两很多,能买匹马,嗯。”胤禛说完还肯定了下自己,不过这样算不对,也算对。

    胤礽想了下,如果说是匹好马的话,百两银子都不止,他说的倒也差不多,这次禛儿定是误打误撞了。“禛儿真聪明,跟二哥当年一样。”胤礽夸胤禛的同时,也不忘在胤禛面前撑下自己的面子。

    胤禛心里翻了个白眼,这孩子也太自恋了,以前他也没发现,现在这算是他本暴露了?胤禛告诉自己,别跟一孩子计较,好歹他也是太子下,聪明点是应该的。

    到了午后,索图便将人带来了,“启禀下,索大人将人带来了,现正在帐外候着。”

    “好,叫他们进来。”

    两人进账,只看到衣着鲜亮的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坐在上首,便急忙跪下叩拜:“草民柳繁生,柳行云叩见太子下,四阿哥。”在索大人带他们来之前,已经告知了他们所要见的人是谁。他们自己也没有想到,原来需要灵珠草的达官贵人竟是皇子。

    “起来回话,来人,赐坐。”胤礽坐在上首,也仔细观察着下面跪着的两人,的确有些不同,至少言语间不卑不亢,平稳淡然。

    待两人坐下,胤礽才看清人,只觉得很是面善,像是在哪里见过。之前胤礽的注意力始终都在胤禛的上,自然是不会注意到其他人。这两人,那叔叔面目上看着平常了些,侄子倒是生的剑眉星目的,有些英武之气。

    胤禛见两人抬起头与他们瞬间对视了一下,心里的诧异难以言表,竟然是他们,不同的时间遇到,没想到是叔侄,却也与他有这般缘分。因为之前的际遇,胤禛本就对这两人颇有好感,这下更是觉得很是有缘,便有心结交。

    这时柳繁生也认出了胤禛他们,直感叹,竟是这样的天潢贵胄,这两位是皇子,那那位定是当今皇上了。看来,他们的确是遇到贵人了,卦上说侄儿命中之劫,遇到命定的贵人便可解,就是不知与他侄儿有缘的贵人是哪位了。

    “先生可还记得我们,之前见过的。”胤禛起向两位拱手说道,“胤禛在此谢过两位恩人的解救之恩,略表心意,希望两位恩人笑纳。”

    小小年纪,便谈吐不凡,柳繁生心道,这位四阿哥,如此年纪,竟有有此气度,比之太子不相上下,或者说是更为不凡,可他也不确定,因为这个四阿哥是他看不清之人。

    “草民眼拙,这才认出,没想到草民竟有这等福气。”对于四阿哥的感谢,他们自然是不敢受的,“草民谢四阿哥赏,恩人绝不敢当,能有幸为四阿哥效劳,草民自当尽全力而为。”

    对于两人恩人与他说着场面上的话,胤禛也无可奈何,他们顾忌份,想要平常些,也是为难他们了。见那个少年始终不说话,胤禛便问道:“那多亏令侄儿救下小女孩,胤禛很是佩服。”

    柳繁生不明所以,便转头看向柳行云,见柳行云呆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睁大眼睛看着胤禛,直叹,这孩子,子还是这么直,有什么都写脸上了,这样直愣愣的看着皇子,那可是不敬之罪。

    “行云!”一声呵斥,柳行云立即把目光收了回来,说道:“草民愚钝,这才想起来,那是碰巧了,不值得一提。”

    “恩人不比谦虚。”胤禛想起他还有事没问,“胤禛听说那灵珠草很难取得,是世间少有的灵物,胤禛有些好奇那灵物是什么样子,为何难取呢?”

    “这个容草民慢慢道来……”原来是为了这个,柳繁生见胤禛提起灵珠草时眼睛突然变得很亮,心里感叹,四阿哥也是个万物之人啊。

    听柳繁生说完灵珠草的起源,成长,采摘,胤禛心想,果然难得,过程竟是如此漫长,而且最玄妙的是,必须是与之有缘之人才能得到,看来他也算是有缘人才是。

    “真是奇了。”听胤禛说奇,柳行云没注意念叨了一句,“有什么可奇的,还不就是株草药,也不能包治百病,起死回生。”

    胤禛听见,忍不住笑了,这少年子还真是直,是个很透彻的人呢。胤禛以一个长辈的目光慈眉善目的看着这个耿直的少年,但是在别人看来,尤其是柳行云,却透着股诡异。这四阿哥刚才笑了看着很可呀,可现在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又透着股老成。

    柳繁生发现,他那种在四阿哥上看到的违和感突然明显了起来。但是这种违和感却又没有任何的问题,只是有些奇怪罢了。

    “也是。”说的没错,反倒是他自己看不清了。胤禛想知道的,也都知道了,继续留他们也没有借口了,便让他们回去了,后有机会定会再见的。

    自从知道他们是见皇子之后,柳繁生便放心了,行云的案子肯定很快能解决了,更何况行云根本是被冤枉的。这四阿哥便是行云的贵人,帮他渡劫,后,他们柳家必定唯四阿哥是从。柳繁生确定的是,渡劫之后,行云必能有一番作为,他们柳家也无须再留着这盛京城了。

    “禛儿,你今天怎么对这两个人这么不同?”柳家叔侄离开后,胤礽拉着胤禛问道。虽然那那两个看着确实有些能耐,但是也不用禛儿这样积极吧。

    “有吗?”胤禛转着眼睛想了想,“我怎么不觉得。”这就算积极么,他也只是说的话稍微多了点。

    “有,肯定有。”难不成那天见那个叫什么柳行云的露了一手,所以印象好?看来,他以后更得好好练才是,那样禛儿就看不到别人了。

    “不过的确是有缘,我们就出去了一天,还连遇他们叔侄两,现在他们又有恩与我。”虽然他们没提,但是那灵珠草生长在峭壁上,那取得相比也是凶险异常的,即使手好,也难保不出意外。看他们的样子,绝对不会为了外之物以犯险的,所以,胤禛是感激他们的。

    虽然后胤禛得知他们也是被无奈而为,更是感叹一切都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呢。当然也就没有恩人一说了,他们说是互相帮了一把,这样也好。

    “禛儿,二哥怎么觉得有些头疼。”说着还摇了摇头,成功将胤禛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二哥,你怎么突然头疼了,我去叫人传太医。”说着就要起,被胤礽拉住了,“禛儿帮二哥揉揉就不疼了。”

    见胤礽又眉开眼笑的,胤禛故意垮下脸来,气鼓鼓的说道:“二哥,你骗我!”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