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醒

    柳行云被解下枷锁,带着两个人便出发了,既然叔叔已经算出今晚便能取的灵珠草,那么他自己就可以了。在牢狱的几不曾梳洗过,已经不成人样,这经过了一番梳洗,换了衣服之后,又是那个精神奕奕的少年了。

    两个侍卫被索图大人派去和一个孩子取灵草,两人心里都有些怀疑,既然灵草那么难的,就这么一个孩子,能取的来么。不过,既然索图大人下令了,他们必然要尽心尽力的配合了,他们两个人自然是不能被一个孩子给看扁了。

    三人一路无话,一路向城外奔去,出了城继续往西,快马加鞭,直到夜幕降临,才到达目的地,一处不知名的深山。这里寂寥空寂,人迹罕至,静谧无声。见少年停了下来,其中一个侍卫问道:“就这?”这山他们之前也见过,不过是在白天,到也没有什么稀奇,只是晚上看着却有些可怖。

    柳行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便下了马,徒步牵马往山上走去。两人见此,也下马跟上了,果然越往山上走,路越难走,灌木丛生,杂草遍地,只能容一人行走。今的天气也不是很好,云层密布,月亮被遮挡住,抬头只能见到一层光晕。柳行云的夜视极好,漆黑夜幕的衬托下,那双眸子越发的亮了。两个侍卫虽然也是经过训练的人,但是还是与柳行云不能比的,视物便有些困难,走的就更加小心了。

    两个侍卫毕竟不是山中的常客,一不留神便触到了猎户布下的陷阱,一只脚踩空,连带着半个子往下掉。“啊”的一声,唤起了柳行云的注意,一转,腾的一下来到即将掉进陷阱的侍卫面前,准确的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往上一使力,人便嗖的一下出来了。前后只是一瞬,侍卫仍有些惊魂未定。站稳定了定神,往已经暴露的陷阱看去,下面都是削尖的木头,掉下去,不死也得半条命,他方才真是大意了。

    “图格多谢少侠救命之恩。”这下心里对这个少年的轻视已经彻底消失了,心里对这次任务能够完成也是信心大增。

    “不用客气,都是我疏忽了,你们对这山毕竟不熟悉。”说着从地上捡了折断的树枝,又找了点枯草,拿出火舌子点燃了枯草。又利用点燃的枯草引燃了树枝,然后递给了图格。

    图格明白了柳行云的意思,便接受了他的好意,说道:“谢谢了。”心里对这少年的好感又加深了些,多些光亮也好。虽然他心里也不愿被这个少年比下去,但是早点完成大人交代的任务要紧,而他自己以后对这方面也要加强训练才行。

    三人又走了有约莫两个时辰的山路,终于来到了一处视野开阔的平地,见少年继续往前走去,两人都跟上了。跟过去一看,下面竟是一处峭壁,峭壁下面是万丈深渊,夜晚更是深不见底。图格捡了一块石头,从上面扔了下去,听不到声响,足见这峭壁的深度了。

    柳行云见两人疑惑的看着他,便解释道:“灵珠草应该就会在下面出现,算算时辰也差不多了,烦请两位在这等待。我现在下去,大概一个时辰后便会上来。”

    “就这样下去?”两人都有些难以置信,这样的峭壁如果没有过硬的本领,一旦掉下去,那不就是尸骨无从么。

    “那倒不是。”说着打开衣服,里面竟缠着绳索,帮助他下去的工具。按说他不用绳索也是可以的,可是叔叔硬是要他带上,说是在外人面前,切忌不可过露。

    “那少侠小心。”两人都松了口气,这样的话才比较符合常理,但是即使是有绳索,那也很厉害了,对于他这个年纪的少年或者说是称之为孩子来说。

    柳行云固定好绳索,试了试,很牢固,便打开绳索,往峭壁边上走去。图格两人自始至终都在观察着,看着少年一点点的下去,直至被夜幕彻底掩盖住,看不到了为止。两人看不到人影后,便盯着绳子,绳子时不时的动一下,就说明了下面的人在活动。虽说是一个时辰,可在焦急的等待中,尤为的漫长。

    柳行云顺着绳子,直到上面看不见后,便开始直直的往下滑,不一会,绳子就到头了,可他还没看到那块峭壁上的突起。心想,这绳子还是太短了,便丢开绳子,内力一提,往下跳去。终于看到了他要找的,掌心贴在峭壁上一使力,便稳稳的停了下来。子往旁边一,便跃到了那块突起的岩石上。

    岩石的缝隙里,果然有一株小草,隐匿在中间。柳行云本来看到灵珠草很是欣喜,可是此时天公却不作美,一点月光都没有,这灵珠草只有在月光下才可以采摘,否则毫无效用。柳行云只好抬头看着天空,祈祷月亮能早点出来,叔叔告诉他最迟明一早他便要回去,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老天爷,你不是在玩我吧。”好不容易等到灵珠草出现,就不让采,算怎么回事啊。

    此时胤禛所在的营帐里,本来毫无动静的胤禛无所觉的动了动手指,在他旁已经睡着的胤礽并没有发现。巧的是,就在此时,一阵风刮来,天上的云层因为这阵风,竟然动了。正好,在灵珠草所在的山里,云层散开了些,月亮的影也渐渐露了出来。

    “太好了,老天爷,真给面子。”说着等月光照在灵珠草上,灵珠草一下子伸展了叶子的时候,眼疾手快的摘了下来。

    灵珠草被他小心翼翼的包好,藏进怀里,柳行云便一个提气,往上爬去。上去自然是要比下来的时候慢,经过了好一会,他才到丢绳子的地方。抓起绳子,加快速度的往上爬去,有了绳子的助力,自然是比刚才要快些。等柳行云回到峭壁顶上,一个时辰已经过了,回去的时候得抓紧了。

    “你终于上来了,上面的绳子半天没动静,我还以为你上不来了。”有段时间绳子完全没有了动静,两人都一冷汗,直到看到绳子又动了,才放心了些。

    “我们快走吧,还得赶回去。”柳行云心下惊了一下,没想到这两个为侍卫,竟也算心思细腻。

    “好。”见少年神色镇定,想必是已经取得了灵珠草,那么他们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一半,剩下的就是护送灵珠草回去。

    三人沿着原路下山,因为走过的原因,路程熟悉了些,自然费的时间少些,不到两个时辰,便已经下到了山下。一下山,三人便飞上马,扬起马鞭,往盛京城赶去。

    天刚微微亮,太阳还没有出来,五柳人柳繁生已经在城门口等着了,他担心了一夜,直到在城门外看到一缕尘烟,行云的影,他才终于放心了。

    一进城门,柳行云一个利落的翻下马,上前抱住柳繁生,叫道:“叔叔。”昨就匆匆见了一面,有很多话都没来得及说。

    “有什么话完了再说,你放心,你一定会没事。”他侄子想必是不会让他失望的,有了这灵草,侄儿的这一劫必能安然度过。

    有了叔叔的话,柳行云的心就落地了,经过了一次牢狱,他才发现外面真好,一切都好亲切,那种地方他再也不要回去了。

    索图见到了传说中的灵珠草,一眼便知道,这次这个是真的,因为明眼人便会看出它的不同来,色泽鲜亮,有种自然而然的清香。连说几个“好”,便亲自带着灵珠草,往行宫驻地而去。

    行宫驻地皇帐内,索图觐见:“奴才索图参见皇上,灵珠草已取得,请皇上过目。”说着便从怀中取出,交由了梁九功。

    梁九功转到康熙手里,康熙一看便笑了,应该没错,满意的说道:“索图做的不错,赏,平吧。”将灵珠草又交给梁九功,吩咐道:“交给太医,让他们尽快给四阿哥服用。”

    “奴才遵旨。”接过灵珠草,急急往四阿哥胤禛的帐中而去。

    经过宋太医的判断,也判断这株灵珠草为真,便由宋太医亲自将灵珠草的叶子摘下,细细捻为碎末,再加上其他去毒的草药,先熬了一碗汤药,给四阿哥服用,剩下的他们将制成药丸。

    汤药熬好,康熙也过来了,亲自看着胤禛服药。太医亲自喂胤禛吃药,胤礽也不好插手,就在一旁紧张的看着。见胤禛一口一口的吞了下去,稍稍安心了些。一碗药终于喝完了,胤礽紧盯着胤禛,看他会有什么反应。

    宋太医急忙解释道:“启禀皇上,灵珠草药温和,要看到药发挥作用,最少得两个时辰。皇上,太子下可不必过于忧心。”

    “好,那你们都在这待命,四阿哥醒了,立刻来报。”转头拍了拍胤礽说道:“胤礽就好好看着禛儿,累了就去休息会。”康熙政务繁忙,心着自己儿子的同时,还要处理很多国事,批阅奏章。

    胤礽自己自然是不会休息的,还是坐在胤禛边紧紧的看着胤禛的动静。而对太医们来说,虽然找到的灵药灵珠草,可是没有见到成效,谁也不能放松下来,只能静静的等着结果。

    漫长的两个时辰过去了,胤礽还是不见胤禛有所反应急了,厉声问道:“怎么回事,四弟怎么还没有反应!”

    “回太子下的话,请下再稍等片刻。”面对太子的怒气,太医也只能硬着头皮这样说。

    胤禛觉得自己似乎睡了好长的一觉,一觉醒来,就听到似乎是太子二哥的声音,迷迷糊糊的问道:“二哥?”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