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劫

    胤礽本因胤禛年纪小没有让他近距离的接触狐狸,可是胤禛自然是要见见了,第二天一大早就自己带着人到存放猎物的地方去看看。白狐在他的印象中实属难得,他可以借着这个机会研究下。到了帐子门口,他便让人在外面等着,他自己一个人进去看。帐子里,白狐被挂了起来,已经彻底的死去。胤禛走过去摸了摸,体已经凉透了,但皮毛仍旧柔软鲜活。狐狸天生带有难闻的体味,死了也不例外,胤禛本觉得没什么,可是他渐渐的觉得自己头有些晕,摇了摇头,视线却越发的模糊了,然后便通的一声,倒下了,不省人事。

    苏培盛带人等在外面,已经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也不见主子出来,觉得事不妙,便自作主张进去看看。一进去才发现胤禛倒在地上,当时便吓得魂飞魄散,大叫起来:“主子,你怎么了,你可别吓奴才了。”

    这一叫便是一阵慌乱,不一会康熙和胤礽他们都得到了消息,纷纷敢来。胤礽一路奔来,帐子里太医已经在为胤禛诊治了,不顾场合,便扑了过去:“四弟,你怎么了?”见胤禛完全没有反应,就像是睡着了般,眼中惶恐不安的像旁边的太医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回下的话,臣判断,四阿哥这是中了毒了症状,具体中了何毒还得臣再细细查看。”见太子眼神突然变得凌厉万分,急忙解释道:“不过,四阿哥暂时没有生命危险,此毒的症状与熟睡的症状无异。”

    “查,一点蛛丝马迹都不给我放过。”胤礽冷冷地对边的巴尔图吩咐道,他只是没有在胤禛边一会,没想到就出了这样的事。

    胤礽前脚赶来,康熙后脚也来了,虽然心里很担心,但是还较为冷静,听完太医的汇报,道:“明朕要知道中毒的原因,还有如何解毒。”

    “臣遵旨。”程太医心里一紧,要是查不出来,恐怕他也要脑袋搬家了。

    “梁九功,四阿哥边的人全部控制起来,彻查此事。”敢在他眼皮底下加害皇子,那的确是活的不耐烦了。四子小小年纪便跟着来祭祖,列祖列宗定会保佑他平安的。

    盛京城内,奉天府牢狱里,一个少年抱着子缩在墙角里,茫然的看着不足一尺的窗口。月光透过那窄小的窗口,给这漆黑的牢狱带来了一点光亮,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被关在这里,他只是在野外碰巧遇到一个倒在路上的人,好奇走了过去,没想到走过去才发现人已经死了,口中刀。鬼使神差的,他伸出了手,握住了那把刀,想把刀从那人上拔|出来。可是事就是这样巧,有一樵夫路过,见他手握刀柄,便大喊到“杀人了,杀人了。”然后,他被突如其来的况惊得不知所措,呆呆的立在原地傻眼了,等他反应过来逃走的时候,慌乱下竟将他随戴的玉佩丢在了路上。

    回到家,他不敢把这件事告诉叔叔,叔叔最怕他惹事了,如今被人看到他要拔刀的场面,叔叔定不会轻饶他的。可事不是他想瞒就能瞒下的,被人看到脸,又丢下东西,很快的,官府的人便找上门来,结果,自然是寡不敌众,被人刀架在脖子上关进了这暗无天的牢狱。

    被关在这里已经三天了,除了送饭的时候,无论他怎么喊叫都没有人理会他,他也越来越害怕,逃出去?可是这里戒备森严,仅凭他自己是绝对逃不出去的。“叔叔,你快来救我……”少年喃喃自语道,茫然而无助。

    三天了,柳家人花了不少的银子才打听清楚,他家孩子被抓走的原因,说是抢劫杀人,证据确凿。五柳人一听,只觉得荒谬,官府就这样定案了,简直是草菅人命。可是他急也不是办法,只得再次拿钱疏通关系,想要见见他的侄儿,可是却无论如何都没人能办到,他这才意识到,事原来不简单,这分明就是要置他侄儿于死地。

    五柳人卜算了一卦之后,才发现,这是他们侄儿的命中之劫,如果不能找到能让他渡劫的贵人,行云必死无疑。他不是没想过直接把人从里面劫出来,可是他探查后发现,连牢狱的门,他们都靠近不了。

    正当五柳人毫无头绪之际,竟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城中贴出悬赏皇榜,寻找一位草药,灵珠草。看到灵珠草的名字,五柳人顿时眼前一亮,这是天不亡他柳家啊,贵人出现了。五柳人当机立断,当着众人的面,揭了皇榜,然后他便被人带到了府衙。

    皇榜贴出半,揭榜者不下五人,可五个所献的灵珠草均是假的,当今皇上大怒,五人全部问斩。有了这个前车之鉴,那些侥幸行骗的人便不再出现了。而这时候还敢来揭皇榜的,自然是格外被重视,上茶看座问道:“不知这位先生是否真的能找到灵珠草。”

    “那是自然,灵珠草乃山中灵物,只有与之有缘之人才能遇到,可遇而不可求。”五柳人自信满满的说道,的确是这样没错,他算过了,灵珠草今夜子时便会出现。

    “好,先生可曾知道,如若欺瞒圣上,可是欺君之罪。”这个人说的话玄玄妙妙的,可他又不得不信。

    “这点草民自是知晓的,大人可完全放心。”

    “好,那不知这灵物现在何处?”

    “要取得这灵物,草民有一条件。”

    虽然心里气急,但还是忍耐了下来,耐心的问道:“不知是何条件?”

    “这灵珠草只有我侄儿柳行云才能取来。”

    “好,来人……”话还没说完,便被打断了,“不过,我侄儿目前陷囹圄。”

    人在牢狱?恐怕事不简单,但是眼下寻得灵珠草要紧,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来人,把人给我带来。”

    柳繁生等的时间并不久,一炷香的功夫他便见到了三不得见的侄儿柳行云,欣喜的叫道:“行云。”

    “叔叔。”柳行云差点激动的哭出来,但见叔叔眼神示意他冷静,才硬生生的把眼泪憋了回去。

    着大内服侍的人细细观察了下这个少年,眼睛纯澈,脚步轻缓,的确不一般。盯着少年,声音沉沉的问道:“你能取到灵珠草?”

    “灵珠草?”柳行云疑惑的看向他叔叔,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见叔叔轻微的对他点了点头,便说道:“草民的确是可以。”

    “好,不管你犯了何事,你现在就的任务就是取得灵珠草。”

    “大人,草民跟侄儿交代下,今晚便出发,明大人便可见到灵珠草了。”

    “好,我会安排人配合你的。”说完便吩咐了下去。

    因为胤禛的中毒,康熙便将巡视暂停,专心照顾照看昏迷的胤禛。虽然第二太医便查清胤禛中毒的况,但是况依然不容乐观。胤禛中的毒不是人为下的毒,而是中了白狐体中散发的臭气的毒,这样的况极为罕见,这样的白狐也是难得一见。经过一番查阅典籍,宋太医终于从一本古籍医典中找到了这种白狐的踪迹,上面也记载了如何破解此种白狐之毒。

    虽然找到了方法,但是毕竟没有实践过,也只能尝试下,可是灵珠草这种草药,他们这些太医,大多也只是听过而已,也只有宋太医有幸在十年前见过一次。最后也只能悬赏寻找,既然白狐在乌喇地界出现,那么灵珠草想必也会在这里出现。有办法总比没有办法的好,所以康熙也应了,下旨登出皇榜。

    所有人中,得知胤禛中毒真相最为难过的便是胤礽,如果不是他猎来那只狐狸,胤禛就不会中毒,就不会到现在还昏迷不醒,一动不动的睡着。夜不停的守在胤禛的边,面如死灰一般,只求上天,如果他的禛儿能够醒来,他愿付出任何代价。

    “禛儿,都是二哥不好,你起来骂二哥,打二哥好不好……”无论胤礽怎么喊,胤禛都毫无所觉,看着这样的胤禛,胤礽忍不住眼泪掉落下来。

    “太子爷,主子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胤禛边的苏培盛看不下去,忍不住劝道,他家主子和太子爷的感他是最清楚不过的。这次他家主子中毒,他们这些做奴才的也算从鬼门关饶了一圈,现在不求别的,只求他家主子能好,他定会更加尽心尽力的照顾主子。

    “灵珠草有消息了没?”胤礽替胤禛掖了掖被角,问道。

    “回爷的话,还没有明确的消息。”说完偷瞄了眼胤礽的脸色,果然脸色沉了下去,便不敢再说话了。

    “有消息立刻来报,下去吧,这里不需要你了。”说完轻抚着胤禛安详的脸庞,俯下|去,亲吻这胤禛的额头,心里念着,禛儿,二哥不能没有你,你一定不能就这样躺下去,二哥求你了。胤礽不知道他这样算什么,他只是很清楚他心里的感受,他不能离开禛儿,一想到禛儿会不在他边,他的心就空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侵蚀着他,只有紧紧的看着胤禛,他的恐惧才会平复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