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服

    又经过了几,直至三月四,队伍抵达盛京,盛京驻地的官员悉数在城门外迎接圣驾。这几年,由于康熙对满人老家盛京的关注,盛京也渐发展了起来。康熙率众人站在盛京城门外,接受官员百姓的朝圣,仰望着修缮一新的城楼,满意的点了点头。胤禛胤礽两人也抬头欣赏着盛京城的外貌,虽然没有紫城的宏伟,但也有它自己的味道。

    经过一番休息整顿,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了,连来的奔波疲惫也消失的无影无踪。胤禛不感叹,这一路上所受的罪都是值得的,不过也是多亏了太子二哥的照顾。这点说起来虽然很是让他惭愧,但是也是无可奈何,这一世的他的体不能算坏,但也绝对不能算好。

    “主子,今休整半,明便要前往福陵了,主子您下午就好好休息下吧。”紫苑见胤禛一副精神奕奕的样子,怕是又想着出去,便开口劝道。

    “这样啊。”胤禛正在考虑,胤礽就火急火燎的跑来找胤禛了,两个人想到一块去了,到了盛京好不容易闲了半,能不出去转转么。

    “四弟。”胤礽冲胤禛眨眨眼,胤禛就知道太子二哥绝对是有好事的,“想不想出去城里转转。”胤礽就知道胤禛百分之百会答应。

    果然胤禛毫不犹豫的点头了,太子都来说了,紫苑一个奴婢自然也不好说什么了。胤礽走到胤禛边,悄悄的在胤禛耳边说道:“待会阿玛微服出巡,巡查盛京城的况,他同意带着我们两了。”

    康熙也是久没有看看盛京了,而平里也是忙于政务,很少微服出行了,今天是突然起了兴致。盛京城的治安他是放心的,八旗重地,城防是下了大功夫的。这一路上,想是把那两个孩子都憋坏了,康熙便决定一趟带着胤礽和胤禛两人。

    换了寻常百姓的衣服,收起他天子的气势,康熙俨然成了一个经商游历的商人,这副打扮,仿佛又让他回到了少年时期,顿感心舒畅。“梁九功,去看看胤礽他们。”

    “嗻。”梁九功没走多远,就碰上了胤礽和胤禛,躬禀到:“太子下,四阿哥,皇上已经等着二位主子了。”

    “知道了,走吧。”胤礽拉着胤禛加快了脚步,这次机会难得,皇父从来都没有带他出去过,心里也是抑制不住的激动。

    到了地方,两人见皇父已经换好了行装,均是眼前一亮,原来即使是扮作寻常百姓,他们的皇父仍旧风神俊秀,气度非凡。“梁九功,带他们先去换衣服,换好了出发。”康熙看着两个儿子的神,淡笑着吩咐道。

    两人换好衣服,两个人的皇子份被掩饰了,但仍然是一方富贾的小少爷,再加上本就生的好,自然夺人眼球。胤礽拉着胤禛,左看看右看看,一副看不够的样子,边看嘴里还念叨着:“禛儿,没想到很适合你呢。”

    胤禛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不就是平常些的衣服么,能有多好看,是不是他上披上一块破布,二哥都会说好。但为了不打击这个少年,胤禛还是说道:“嗯,二哥也好看。”

    被弟弟夸好看,胤礽的眉尾嘴角都飞了起来,心甚好,除了皇父,其他人无论说什么都比不上的他的四弟。

    换好了行装,带上了梁九功一个侍从和一个侍卫,康熙他们就出门了。当然,皇上出行,隐匿在暗处保护的人也是必不可少的。皇帝抵达的盛京的消息已经街知巷闻了,大家都在讨论这件事,更有人慷慨激昂的谈论着当今皇上的英明决策。康熙听到,自然是心舒爽,能被自己的百姓所认可,不就是一个帝王最大的成就么。

    胤礽和胤禛两人自然也是感到骄傲和自豪,看着康熙的目光,越发的恭敬崇拜了,他们的皇父,就是他们的目标。作为一个男人,就要像他们皇父那样,建立一番功业。

    “走吧,上这家茶楼坐坐。”正好走到一家茶楼门前,康熙见里面环境清幽,便打算进去坐坐,顺便了解了解民。午后,不少人都会上茶楼听曲听书喝茶,好不惬意。

    康熙他们去的时间正好,说书人正好开张,正准备开讲。听了一段,康熙觉得甚为有趣,讲的是宋朝名臣包拯断案的故事,曲折离奇,玄妙风趣。且不论故事的真相如何,就说这个说书人讲故事的方式,便不是个普通人。

    胤礽是一行人中年纪最小的,自然更是听的入神,连桌上的茶都忘了喝。而胤禛也只是尝了一口之后,便放下了,这茶的滋味实在是不敢恭维,只能说是茶而已。

    “几位客官,小的见几位的茶都没有动,是不是这茶有什么问题。”云峰茶馆向来是以服务周到而文明的,见他们上好的西湖龙井都入不了客人的口,自然是会上前询问的。

    “没什么,普通茶饮罢了。”康熙淡淡的说道,说完示意小二可以离开了。

    小二离开后,不一会儿,他们的桌上又重新上了茶,这次的茶色显然不是之前的可比的,色泽莹润,清香淡雅。梁九功试过没有问题后,便又给康熙他们再次斟上了。

    康熙品了一口后,感叹道:“好茶。”竟是要比宫里的贡茶醇厚些,小小茶座,竟也是卧虎藏龙之地。

    胤禛的感叹虽然没说出来,但看他惊喜的眼神,就知道也品出了这茶的不同之处。好茶自然要配懂茶之人,看来这茶的主人,也是个识人之人,有机会倒是可以认识认识。

    康熙几人在暗暗观察着这里的同时,他们也是被人关注的对象,衣着华贵,谈吐气质不凡,非富即贵。说书人五柳人自他们几个一进门便注意到了,他自认为看人很准,很少有他看不透的人,可这几人,他却看不清。除非他们几人,便是这现世的人间贵胄,自有天地之气所护。

    如果是这样,也并不是太让他惊奇,而是一个看起来约莫四五岁的孩子,却有着与其他人截然不同的气场,有种隐隐的违和之处,而这违和之处的来源,他却完全想不到头绪。既然那几位客人是如此的不同,自然那些粗鄙的茶饮是入不了他们的口了,便暗暗吩咐人将他珍藏的极品毛峰奉上。

    品茶听书,一晃,便两个时辰过去了,康熙几人便不再停留,接着去其他地方看看。自然,这一茶之缘也算是结下了。

    走了几个街巷,都是一派平和的景象,虽不能确定平里是否也是同样,但是观察所见百姓的面目表,也是一派祥和,至少这不是假的。胤礽正拉着胤禛饶有兴致的说着之前皇父跟他讲过的,之前他们满人入关前盛京的况,一板一眼的,就好像他亲眼见过一样。

    突然,从前面的巷子冲出来一匹失控的马,直冲他们而来。还好,康熙的近侍卫及时发现,飞上马,稳稳的骑在了马背上,拉住缰绳,成功的减慢的马的速度。原本他的职责只是保护主子,可是如果不控制好马,难保他能保全三个主子都不被惊马所伤。

    原本受惊的马已经被控制住远离了康熙他们,可是胤禛却看到一个小孩子,不知怎么,离开了边的大人,懵懂而好奇的往惊马的方向跑去。

    “马尔罕,有个小孩,小心!”胤禛急忙叫道。可是马却再次受惊,提起马蹄乱踩乱跳起来,眼看就要踩到孩子,马尔罕却控制不住惊马的动作,正要下马徒手控制马蹄时,一个少年动作敏捷的冲过来,抱住孩子滚到了一边,险险的躲过了马蹄。

    胤禛在喊的同时,自己也下意识的往那边冲,却被边的胤礽抱住了:“你不能过去!”神是从未有过的严肃,他绝不许禛儿有一丝一毫的危险,即使是他自己也不行。

    被胤礽吼了一句,胤禛一时愣住了,反应过来之后也觉得他刚才的确是冲动了,可是要他眼睁睁看着,什么都不做,他自问他做不到。见孩子没事了,被救下之后才知道害怕,哇哇大叫的哭了起来,胤禛的心才放了下来。

    “二哥,刚多亏那个人了。”胤禛感叹道,小小年纪,手敏捷,果敢干练,后说不定有大作为。

    胤礽觉得自己有些生气,可见胤禛丝毫没有觉察到他在生气,不由得有些气闷,这个禛儿,就不知道他多担心他么。可他又不能明着说,只好闭口不言,就当没听见胤禛的话。

    胤禛自然不知道他的二哥在孩子气的跟他赌气,见他一副不搭理自己的样子,还有些纳闷,这孩子怎么了?又叫了声:“二哥?”也只听到了一句几不可闻的“嗯”字,胤禛有些无奈,见皇父在边一脸奇怪的看着他们,便打消了问的念头,站在一边,等马尔罕回来。

    马尔罕也已经将马驯服了,乖乖的踏着步子载着马尔罕回到了康熙他们边。“主子,这马?”马尔罕下马将马牵到康熙面前问道。

    康熙细看了下,这才发现这匹马并不是普通的马,竟是有些像野马,不怪是脚力惊人。“野马?”康熙问道,要是野马的话,怎么跑到大街上来了。

    “回主子的话,是野马,这马子烈,之前显然还没有被驯服。”马尔罕也是个马之人,说着心疼的摸了摸棕马的鬃毛,细看下,马上还残存着新鲜的鞭痕。

    “好,回去查探下这马的来历,既然这马已经被你驯服了,以后就跟着你。”现在军中正稀缺这样优良品种的战马,可惜,好马难求。

    “谢主子。”有了主子这话,他就可以好好的照顾这匹马了。

    胤禛想上前看看,也被胤礽拉住了,虽然这马被马尔罕驯服了,可毕竟子刚烈,不是其他人靠近都能接受的。胤禛无奈,他只是像走近看看这匹马,他刚无意间和这匹马的目光对上了,竟让他觉得这匹马在好奇的看他,不同于一般的马很有灵

    “主子,有我在没关系。”马尔罕告诉胤礽,有他在完全可以放心。

    “好。”说着胤礽和胤禛一起过去,两个孩子的影一下子都被影在这匹高大的骏马的影之下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