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心

    为了早抵达盛京,东巡的队伍都是夜兼程,经常搭帐篷宿在野外。胤禛自然是胤礽安排在同一个营帐,早的天黑的早,队伍刚刚安好营扎好寨,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去。胤禛想要走走,可是天一黑,便已经行了。三番叛乱评定不久,时局还不稳,即使是远离三番的北方,也不能掉以轻心。

    坐了一天马车,胤禛的股也早就僵了,虽然可以时不时活动下,但起到的作用很小。胤礽因为要陪胤禛坐车,自然也是不好受的,原本,他也是可以骑马的。

    胤禛回到营帐,见胤礽在写东西,有些好奇问道:“二哥,写什么呢?”

    “没什么,就是今天皇父布置的功课,算是这一路的感受和想法吧。”他的功课算是不落的,即使出了宫,也得做好随意被考的准备,说是感受,哪有那么简单呢。

    “那二哥你忙,我不打扰你了。”说着到一边站着活动活动子,这会他是一点都不想坐了。他自己没有预料错,这才走了几天,他就已经深深体会到了痛感被放大的感觉,每天最开始的那几个时辰都是最难熬的,直到彻底麻木了才能好些。当然这些他都是瞒着胤礽的,他是想要利用这个机会克服这个问题的。

    胤禛习惯按照上辈子那样,扭动拉伸,做着在旁人看来稍有些奇怪的动作。胤礽突然转过来,想看看安静的不说话的胤禛在干什么,结果就看到他有些奇怪的动来动去的:“禛儿,你这是做什么呢?”

    胤禛顿了一下,似是若无其事的继续着:“额娘找人教我的,可以活动筋骨。”

    “嗯,这倒是新鲜的,那你继续吧。”说起来,他自己也觉得整天在马上很辛苦,禛儿还小,却也一点不叫苦。不叫苦!胤礽突然意识到,他的四弟胤禛就是一个有苦都不会说的孩子,他都觉得难受,禛儿怎么会好呢。想着,急忙放下手中的笔,起到胤禛边,拉起胤禛的手问道:“禛儿,股坐的难受么?”说着伸手在胤禛股上揉了一下:“都是二哥不好,竟然给忽略了。”

    “没有,还好。”胤礽一碰,胤禛便下意识的躲了一下,虽然麻木了,但碰一下还是能感觉到明显的疼痛。

    “还说没有,让我看看。”说着示意胤禛过去趴在上,眼神不容置疑。

    胤禛自然是十万个不愿,他心里上接受不了,但是胤礽毕竟是为了他好,只好顺从了。胤禛趴下来,转头看了眼胤礽,眼神里是浓浓的关心,便也不再别扭了。他一个一把年纪的人,被一个在他看来只是孩子的人这样关心,他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胤礽早就吩咐下人出去了,轻轻的退下胤禛的裤子,首先是被胤禛嫩白的肌肤晃了眼,定了定心神,还好,只是有些泛红,那他帮禛儿揉揉疏通疏通血脉就好。

    毕竟只是长久坐车的原因,也不好传御医来,皇父知道了,会怎么想禛儿。胤礽不想胤禛被皇父当做弱的孩子,他心里明白如果是这样,那对他们这些大清朝的阿哥来说,会是多么大的打击。

    以免再被胤禛晃了心神,胤礽便帮胤禛把裤子拉好,隔着衣裤,帮胤禛揉捏按摩了起来。胤礽的力气自然要比胤禛大的多,所以按摩的效果也要比胤禛自己要好的多,像这种事,如果不是胤礽硬拉着胤禛帮他的话,胤禛是绝对不会求助于别人的。

    开始的时候,胤禛还是明显感觉到了疼痛,强忍着,渐渐的,也感觉到越来越舒服,如果不是胤礽叫他,差点就趴着睡着了。“二哥,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问你觉得怎么样了,有没有比刚才好些。”他自己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不知道效果怎么样,胤禛或许对他来说是唯一一个能无数次的打破他的第一次的一个人。

    “好多了。”说着胤禛翻坐起来,抓住胤礽的手,告诉他可以了,不需要再继续了。

    “以后有啥事要告诉二哥知道不?”胤礽端起哥哥的架子,对胤禛嘱咐到。

    “嗯。”胤禛轻轻应了,这大概是个不能视线的诺,他心里有太多秘密,只能是他自己知道的。

    虽然天已经黑了,但是要睡觉的话,的确是时辰尚早,胤礽自然是知道胤禛想出去,惑的问道:“禛儿,想不想出去溜达会?”

    一听这话,胤禛的眼睛一下子亮了,清澈见底的眼睛轻易的泄露了他的心事,问道:“真的?可是……”

    “没事,不走远,就在营地悄悄转转,带上巴尔图就行。”巴尔图是专职负责保护胤礽的贴侍卫,也是大内一等侍卫,武艺高强。

    胤禛动作利索的起,整理了下自己,就已经准备好要走了。胤礽拉住胤禛,示意他别着急,吩咐人拿披风来,给胤禛披上,晚上风大,着了风寒可就不好了。

    胤禛心想的是,二哥这孩子从小就这么细心么,以后做了他的太子妃的女人定是个有福之人了。虽然他们作为皇子,没必要对女人做太多事,能够成为他们的女人,已经是她们的福气,可是对于嫡妻,应有的尊重也是有的。

    被包裹的严实,胤禛被胤礽牵着手,带着侍卫出去了。皇太子出来巡视,自然是没有人敢说什么的,当然,他们走的是与皇帐相反的方向。野外的夜晚果真是寒气重,胤禛裹着披风都感觉到了,不自觉的缩了缩子。

    “转转我们就回去。”胤礽心想长久的坐下去不是办法,好说起码还得十天的路程,要不他明天带禛儿骑马?可是骑马也不好受。胤礽没有办法,只好采取这种的办法,骑马和坐车换着来,也只能这样了。

    天公作美,今晚有个好天气,月朗星稀,薄薄的月光洒在地面上,隆起一层朦雾,漫天的繁星争相闪耀着。这里有着与紫城完全不同的天空,广阔而自由。

    这样的天空对胤禛是陌生而又熟悉,陌生的是,在他的记忆中,未曾见到过,熟悉的是,在这样的天空下,仰望天空连心似乎都在飞的畅快。

    营地虽然戒备森严,但是长夜漫漫,白天的时间都用来了赶路了,晚上的时间就可以稍微放松下了。走到一个营长附近,听到有叫好声,胤禛虽然对于这样的喧闹有些不满,但也没有发作,决定过去看看。胤礽带着胤禛过去,看到原来是有两个侍卫在打布库,正在胶着状态,胜负难分。虽然明面上是不许的,但是打布库是满人最为衷的活动,也就睁一眼闭一只眼了。

    三人站在远处,没有走过去,如果他们过去,也就看不到结果了。两人的量差距有些大,一个明显矮小些,但却灵活的多,眼见将要出局了,却又重新占据了有利位置。胤礽顿时感兴趣起来,觉得这小子不错,可以继续观察观察。

    胤礽和胤禛两人看了一会,都默默的认定了看似弱的一方会赢。不出他们所料,再一会随着一个人的退出场外,比赛结束了,赢得人是他们预料中的人。胤禛看着也觉得激动了起来,体内的血好似一下子复活了,有种跃跃试的冲动,可是也只能是想想而已,暗暗的希望自己能快点长大。

    比赛结束,围观的人也散场了,这大家才发现不远处两个围观的孩子,虽然有些人不曾见过,但看上的黄带子,也想到是什么份了。发现的人急忙请安,但心里也紧张了起来,要是太子怪罪他们,不知道要收到怎样的惩罚。任他们谁也没曾想到,队伍最前方的太子下会在他们这个最不起眼的地方出现。

    “起来吧,放松归放松,但也不能放松警惕,巡逻的人务必要安排好。”胤礽吩咐完,又在周围看了一圈,没什么问题,便带着胤禛离开了,临行前吩咐巴尔图注意下之前赢的那个侍卫。

    尽管在场的人不敢直视皇子,但一个小小年纪器宇轩昂,一个更是生的气质不凡,不由得在两人要离开时偷瞄了几眼,心中暗叹,不愧是我们大清的皇子阿哥。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