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

    胤礽不知道胤禛是怎样跟佟额娘说的,佟额娘竟然同意了。虽然一路上会比较辛苦,但是有他照顾,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他有自信能照顾好弟弟。但是佟佳氏自然不会放心,还是派自己的贴侍婢紫苑跟在胤禛边。虽然胤禛对外称病以掩人耳目,可是有心人自然是得到了消息,但是碍于皇贵妃的威严,当做不知道而已。

    佟佳氏为胤禛各方面都考虑到了,他所乘坐的马车自然也是经过了改造的,舒适大大的提高了。胤禛被安排和胤礽乘坐同一辆马车,一上车看到车上铺着厚厚的棉褥,车架四周也被包裹的严实,顿时感觉到周暖和了起来。胤礽拉着胤禛坐下,也开口赞叹道:“不错。”

    胤禛自己坐下试了试,顿时松了口气,本来他都已经做好了要股受苦的准备了,谁让他现在彻底就是个对疼痛极为敏感的人呢。上车有一会了,还不见有动静,胤禛便想拉起厚厚的帘子看看外面的况。

    “禛儿着急了?”胤礽抓住胤禛的手,好笑的问道。话一出口,见胤禛嗖的一下把手收了回去,表面淡定的说着“没有”的时候,很是殷勤的解释道:“还没到出发的时辰,要是无聊了二哥陪你解解闷。”

    解闷?胤禛心想,难道他像很无聊的样子?是他自己闷了吧,哪次不是他这个做弟弟的陪他那个太子二哥解闷的。干什么都要算上他一份,都是写小孩子的玩意,有那个时间,他还不如多看看书练练字,还有写他的“著作”。

    “要不二哥就给你讲个民间的故事好了。”胤礽仔细回忆着他听到的片段,在自己的脑袋里加工拼凑了一下,一个绘声绘色的民间故事就出炉了。

    “什么故事?”民间故事胤禛倒是有点好奇,但他也疑惑,一个住在皇宫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太子能知道什么民间故事呢?

    “咳咳。”胤礽清了清嗓子,刚开口“话说从前……”就被打断了。

    “启禀太子下,皇上宣您过去。”

    “好了,知道了,这就过去。”说着给胤禛做了个等他的眼神,就下车了。

    这一打岔,胤禛也失去听故事的兴趣了,拉开帘子往外看,就在不远处,他见两个奴才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干什么勾当。等一个人转过脸来,他看清了人脸,竟然是太子毓庆宫里的奴才,另一个却看着很眼生。胤禛略一想,便知道了这个奴才恐怕就是哪个宫的眼线了,做太子也的确辛苦,始终活在别人的视线里。又想到他自己,恐怕也是一样,他现在生活在额娘还有太子二哥的庇护中,竟然从心里都开始安逸了。等他再去看的时候,人已经消失了。回过神来,胤禛告诫自己谨言慎行,这次的盛京之行,也没有之前的那种彻底放松的心了。

    “禛儿怎么了,二哥就离开一会,你怎么就脸色这么难看?”说着还急忙伸手探了探胤禛的额头,又碰了碰他的,差不多,才放心了些。

    “二哥,你喜欢当太子么?”胤禛不知道怎么了,竟然鬼使神差的把本不该问的话问了出来。

    胤礽的嘴角挂着笑,一瞬间僵了一下,但转瞬就微笑着说道:“太子就是我,我就是太子,哪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难道他能选择不成?既成事实,他就要好好的走下去。

    “嗯,太子还是二哥,胤禛的二哥。”胤禛想要用这样的话来支持胤礽,说出去的话想要收回来是不可能了,只能转移话题:“二哥,听说盛京很冷,比京城要冷多了。”

    胤禛的话胤礽听着很是受用,但胤禛问的问题,他也只当他是童言无忌,但的确是问到了他心里。从他有记忆开始,他就知道他是太子,是将来要继承皇位的人,随着他逐渐的长大,他也渐渐的懂得了太子之位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将来会掌握无上的权利,像他的皇父一样。可是没有人问过他喜不喜欢,连他自己也从来没有考虑过。

    他喜欢么?他自然是应该喜欢的,不说将来,就说现在,他想要的少有得不到的。可他自己也清楚,他也是个没有自我的人,要对得起皇父对他的期望,不许出现一点的马虎,只有做好,没有做不好,或者不做。

    “应该吧,放心吧,二哥知道你的子是个畏寒畏冷的,冷了二哥抱着你就好。”胤礽的绪波动也只是那么一瞬,而此时他对于第一个在意他喜不喜欢的胤禛,又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绪,紧紧的包裹住他的心,想要释放而不得。

    胤禛汗颜:“二哥,我没有那么脆弱……”被这么照顾,难不成他比女孩子还贵了,开什么玩笑呢。这次他出来,就是要证明自己的,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禛儿,我可没说你脆弱,是你自己说的。”胤礽最喜欢看胤禛被堵得说不出话的样子了,鼓着两个腮帮子,别提有多可了。

    “我知道!”一张小脸装作恶狠狠的凶神恶煞的看着胤礽,一副咬牙切齿的表

    “哈哈!”胤禛没想到胤礽反而大笑起来,他不明白哪好笑了,一副苦恼思索的样子更让胤礽笑个不停。

    “禛儿……”胤礽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二哥……还是觉得你……没有表好点。”一张精致可的小脸蛋那么多表,怎么看怎么好笑,其他的小孩可不会像禛儿一样,果然禛儿是独一份的。

    这下胤禛是真的脸黑了,他怎么说话呢,意思是他就该当个面瘫?想想他的前世,面瘫什么的,他早就当够了,不是他不想笑,而是他已经不会笑了。

    当然,胤禛还是要逗逗胤礽,故意绷起脸来:“二哥,这可是你说的。”说完连个眼神都不给胤礽,乖巧的坐着不说话了。就算是胤礽问话,也是惜字如金,不是“嗯”,就是“啊”。

    “禛儿,你饶了我吧。”胤礽可怜兮兮的说道,要是这样下去,他可受不了,他刚才就是开开玩玩罢了,谁知道禛儿竟然认真了,玩笑真的不是随便开的。

    “嗯?”胤禛眨着大眼睛,天真的问道,似乎是一点不明白胤礽说的话。

    胤礽这下是彻彻底底的败了,拉起胤禛的手,诚恳的说道:“禛儿,二哥错了。”说着便抓起胤禛的手,作势要打自己,“要不你打我一下?”

    胤禛一下子把手收回来,急忙说道:“打你干嘛。”二哥这样子,要是被别人看到,那太子的威信何在啊。他就是小小的逗他一下罢了,不用那么紧张啊。

    不知怎么,胤礽突然想到,打他干嘛,打骂俏呗。意识到自己所想的,内心深处慌了一下,但也只是一瞬,便被他忽略了,心里还奇怪着,他怎么想到那块去了,真是的。

    马车的隔音效果很好,车外的人自然不知道车里发生的事,如果当今太子下在自己弟弟面前是这样一种态度,传出去,恐怕第一个遭殃的就是胤禛,即使那个人太子下的弟弟。即使是他们的皇父康熙的眼里,兄友弟恭是乐于见到的,但是归根结底,他们的份还是君臣。

    突然,马车动了,马车外面的侍从恭敬的应道:“启禀太子下,皇上下令出发了。”

    “知道了,退下吧。”第一次盛京之行,开始了,胤礽也像胤禛一样,满怀期待起来。有了胤禛的路途,一定是不一样的。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