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落

    原本冬里便定下的祭祖事宜,因平定三番后朝中事物繁忙,气候寒冷的原因,硬是到了来年二月才成行。而且这次祭祖,后来由康熙定为了东巡祭祖,成为了康熙这一年的一项重大事项。这次前往盛京祭陵,除了吿祭祖先外,更多的是巡视乌喇地方。二月初下了圣旨,随行名单中除了三位妃子外,皇子中只有皇太子胤礽。

    胤禛知道了名单中没有他,顿时便闷闷不乐起来,原本期待了许久的出宫,也化为了泡影。太子胤礽知道了,第一个跑到胤禛那,想着怎么好好的安慰下他。从开始知道要去盛京,他就知道一定有他,可是想到盛京的气候,胤禛子单薄,怕是受不了的,便打消了求皇父带上的胤禛的想法了。

    “禛儿。”一进门,胤礽便叫了声,可不像平时一样有回应,走进去,只看到胤禛的书房大门紧闭,苏培盛垂首立在门外,一副焦急的样子。

    “太子爷,您来了就太好了。”苏培盛急忙行礼说道。

    “四弟在书房里做什么?”这孩子一不高兴就喜欢闷在书房,这次不知道要怎么哄才行了。

    “回爷的话,主子在练字。”只是不让他进去伺候,他都在外面快急死了。这都已经有两个时辰了,主子还小,手怎么能受的了呢。

    “那好,本宫进去看看。”说着便推开了房门,一进门就听到胤禛恼怒的训斥,“滚,谁叫你进来的。”

    “禛儿,是二哥。”往里面一看,胤禛手边已经有一摞纸了。

    “二哥,你怎么来了?”对于胤礽的到来,胤禛还是有些诧异的,这时候他不是应该到校场练骑么?

    “怎么,二哥要是不来,你打算窝书房里不出来了?”说着走到胤禛边,拿过胤禛手里的笔,放在了一边。

    手里的劲道一松,胤禛才感觉他的手已经有些僵了,轻微活动了下,便有些酸痛。胤禛抿着嘴忍着疼痛的动作自然没能满的过胤礽,急忙抓起胤禛的手,轻轻揉搓了起来。

    虽然胤礽的动作很轻,但是胤禛还是觉得痛,他自己也不知怎么了,稍微有一点碰到,他的痛感就很强烈,原本以为只是体还小的原因,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胤禛咬牙忍着,他一个堂堂男儿,又是大清的皇子,怎么能这点痛都忍不了。

    胤礽的揉搓总算是起了作用,感觉没有刚才那么明显了,胤禛这才松了口气,他一个男子汉的一世英名可不能毁在这了,这个秘密无论如何都不能泄露出去。胤禛抬起头,语气轻松的说道:“二哥,可以了,谢谢二哥。”

    “嗯,那就好,下次再这样,二哥可是要罚你的。”至于罚什么,那就到时候再说吧。

    胤禛面上恭恭敬敬的应着,心里却在撇嘴,虽然他是太子,可是被一个小孩子教训,还是很没面子。

    胤礽对胤禛温顺的态度很满意,想到他来的目的,还是回到了正题:“禛儿,这次祭祖是去盛京,那离京城很远,你现在还小,舟车劳顿的,你的子受不了。”

    虽然知道胤礽说的没错,但是胤禛还是心里不顺,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那么在意这件事,按说他已经活过一世的人,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呢。看着边语重心长的小大人,胤禛心里无奈的笑了笑,他现在才算是活的有些生气的么!

    “嗯,二哥,我知道了。”胤禛认真的应了,现在他都需要他的二哥来劝慰他了,他还在使小子,该打。

    胤禛就这样平静的接受了,胤礽一时有些没能反应过来,这就行了?可胤禛这样他越发的不放心,每次胤禛不闹脾气,不使子,他才更紧张,因为那是他的禛儿似乎离他很远,看得到,却摸不到,抓不住。

    “禛儿。”胤礽紧张的拉起胤禛就把他抱在了怀里。

    胤禛被胤礽包裹的紧紧的,有些不明所以,问道:“二哥,你怎么了?”

    “没什么。”他真的怕看到弟弟这个样子,他这就去求皇父,这次一去少则两个月,他怕回来后,再也看不到以前的那个弟弟了。胤礽虽然还只有九岁,可是为少年的直觉告诉他,也只有在他和佟额娘的面前,他才像个真正的孩子。放开了胤禛,胤礽丢下了一句“他去找皇父”便急忙走了。

    找皇父?做什么?胤禛转念一想,便猜到,胤礽恐怕是为了他。胤禛暗道一声,糟糕,二哥这不被皇父训斥就怪了。不能出去的事,也是他自己找不痛快,二哥刚才一说,他便也不在意了。想着要去阻止胤礽,胤禛叫上苏培盛就往乾清宫的方向追去,希望能追上胤礽。两人在宫里也不能大肆跑动,所以也只是加快脚步,气息不稳的到了乾清宫,还是没能追上胤礽。

    “爷,这是要?”苏培盛跟着胤禛到了乾清宫却不进去,一时忘了规矩,疑惑的问道。

    “放肆,不长记!”胤禛小小年纪便已经让边的奴才立了规矩,主子的事不是下人能够置喙的。

    “奴才知错,请主子责罚。”苏培盛通的一下跪了下来,他竟然犯了这样的错误。

    “行了,起来,先记下,回去再说。”说完便一直看着乾清宫的门口,等待着。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差不多有一个时辰,胤礽才从里面出来,急急的就从他们面前走了过去。胤禛急忙叫住了胤礽:“二哥!”

    见胤禛一脸焦急的看着他,胤礽没由来的一阵欣喜,禛儿是在很意他的,这足以让他忽略方才在皇父那被训斥的烦闷。

    “禛儿,你怎么在这?冷了吧,来二哥给你捂捂。”说着便把胤禛的手捂在了手里,果真,从胤禛手里传过来的冰凉直到他的心里。

    “二哥,你……”没事吧,他终究没问出来,胤礽对他毫无保留的好,总是让他无措,更让他从心底逃避那记忆中的未来,只在心里坚定的告诉自己,他要陪在他边。

    “没事,二哥能有什么事。”胤礽说着牵起胤禛的手,拉着他边走边说,“走,二哥有好消息告诉你。”

    好消息?难道是?胤禛有点难以置信,一路想问,也没能开口,毕竟路上不是说话的时候。等回到了兆祥所,胤礽关上门,让苏培盛守在外面,献宝似的告诉胤禛:“禛儿,皇父终于同意你跟我们一起去了。”见胤禛一听,乌黑的双眸顿时点亮了,知道他做对了,停了一下,说道:“不过……”

    “不过什么?”胤礽还没说,便被胤禛急忙问了出来。

    “也没什么,就是这件事不能让旁人知道,还有佟额娘那,她得同意,她要是不同意,那也不行。”现在说起来,反而是佟额娘那更难说服。

    “这样啊,我知道了,我自己会想办法的,二哥你就别管了。”胤禛抬起头,看着胤礽的眼睛,想开口,被胤礽打断了。

    “又想跟我说谢谢是吧,二哥想听的可不是什么谢谢。”禛儿这个弟弟,总是跟他郑重其事的道谢,这让胤礽一阵挫败。

    “那二哥想听什么?”有些话他想说也不能说,只能用谢谢表达了。

    胤礽摸了摸胤禛的头,若有其事的说道:“也没什么,就是禛儿最喜欢我这个二哥什么的。”说完,胤礽顿觉不好意思,脸刷的一下红了。

    胤禛见胤礽难得的脸红了,竟比之前还可了不少,没憋住笑了出来,太子下脸红,还真难得一见。不过也难怪,还是个九岁的少年而已。

    “很好笑么,禛儿不乖了,竟然敢取笑二哥我,看我怎么收拾你。”说是收拾,也只是趁胤禛不注意挠胤禛的痒而已,谁让他发现胤禛这个弟弟痒痒不少呢。

    “二哥你偷袭!”被胤礽一碰,胤禛顿时一软,勉强躲开了胤礽的魔抓。

    “不是偷袭。”胤礽一本正经的反驳到:“是奇袭。”说着一脸笑的向胤禛走去。

    “太子下,天色已晚,臣弟请太子下尽早回宫。”胤禛瞪着胤礽,他要是再来,他绝对跟他没完。

    胤礽见弟弟要赶自己走,只好悻悻的收手了,哎,哪有那个做哥哥的,又是太子的,被自己弟弟吃的死死的。但是这样的吃定,他却甘之如饴,希望一辈子都不要改变。

    这样一打岔,胤礽想要听胤禛说的那句话,也被抛在了脑后,后想起来,胤礽只觉得后悔不已,直叹,天意难违,即使那句话本就不代表什么,但是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