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伦

    转眼到了冬,紫城里也迎来了冬里的第一场雪,薄薄一层,到了第二天头出来,路面上的雪也悄悄的化了,只在院子里的盆栽和那屋顶上才留下了踪迹。紫城的冬天尤为的冷,那高高的红墙也阻挡不住呼啸而来的寒风。胤禛虽然一大早便起来了,但只是到院子里吸了口雪后湿润的空气便回屋里窝着练字了。

    跟着二哥胤礽学了有些子了,即使他再怎么藏拙,也被胤礽看出他的天赋极高,直夸他聪明,不愧是他胤礽的弟弟。因为是小孩子的关系,所以胤禛他根本不用掩饰,写出来的字也基本不能入目,握笔的力量有限,难免写出来的字歪歪扭扭的。对比胤礽写给他的示范,胤禛只能告慰自己,他只是年纪小而已,写出来这样的字,完全是不由己。

    胤礽拿着胤禛写的二哥两个字,不释手,当宝贝似的收进了自己怀里。胤禛看着胤礽动作,有些疑惑,这是干嘛,这么丑的字他难道打算收着?

    胤禛疑惑的表表现在他稚嫩的脸上就是独属于小孩子天真的迷茫,可极了,胤礽看了恨不得抱着胤禛咬一口。但他也只是想想罢了,他那个宝贝弟弟可是会生气的。胤礽开始教胤禛写字,不知为何就想让自家弟弟除了他自个的名字以外最早能认识和会写的就是二哥两个字,只是想想他就已经觉得心里跟抹了蜜似的,比皇父夸奖他还让他高兴。果然,当胤禛写完后,胤禛自己都还没怎么回味,就被胤礽迫不及待的收了起来,那张纸贴在他的口,只觉得暖暖的。

    对于胤礽的奇怪行为,只要没有什么影响,胤禛也就由他去了。而硬是要他先学会二哥这两个字,在胤禛看来,只觉得他的二哥的孩子气又冒了出来。平里总是一副小大人样,在他面前就是彻彻底底的孩子样,只觉得有趣。

    “禛儿,这可是你的第一次,以后二哥就收着了。”胤礽说来话来一本正经的,“虽说比二哥当年写的差了点,但毕竟是第一次写,已经很不错了,以后要好好练习知道么,这次的二哥就帮你留着对比了。”

    胤礽的理由说的冠冕堂皇的,但是也有道理,胤禛也就再没有多想,又拿起笔在纸上画了起来。练习了一段子,虽然还是画的,但却越来越字的影子了,胤禛自己觉得握起笔来也有点力量了。当然他学习的字也多了,阿玛,额娘之类的称呼都学过了,为人父母的康熙和佟佳皇贵妃是尤为高兴,各赏了胤礽和胤禛一文房。

    佟佳手里拿着胤禛的字欣慰的笑着,顺口而出:“皇上,你看,咱们禛儿的字有点你的风骨。”这也只是佟佳清雅心里一闪而过的念头,便说了出来。

    康熙看过后,点了点头,是有点,按说是跟着胤礽学的,却有他的字的影子,真不愧是他玄烨的儿子。康熙心里一高兴,便下旨后四子胤禛跟着胤礽一起由他自己教导,等后上书房了,在挑选合适的师傅。旨意下了,胤礽自然是最高兴的,他有更多的时间能见到弟弟了。这样的隆宠,宫里本来是独一份的,却又多了个胤禛,这不免又在宫里掀起了一阵小小的风波。有些人本来等着看原本亲近的太子和四阿哥因此而疏离,但是他们却失望了,这件事对他们两人丝毫没有任何的影响。

    乾清宫里,康熙先检查胤礽的功课,胤禛在一旁等着。康熙问了胤礽问题后,转头看了四子,却发现他睁着眼睛看似认真的听着,有些好笑,便问道:“禛儿,听懂了么?”

    胤禛差点点头,好在及时刹住,摇了摇头,他要是听懂了,那真的要出事了。

    “嗯,现在你年纪还小,认真听着,以后就会明白了。”说完示意胤礽继续说。

    胤礽的回答流畅而丰富,在胤禛看来,的确不是一般人所能比。虽然皇父没有说什么,但是胤禛看的出来,他是很满意的,这样的形是不会在其他人上出现的,二哥在皇父心目中,始终都是不一样的。

    胤禛并没有过多的失落,经历过一世,可以说他早已经明白,很多事强求不得,顺其自然。这一世,他得到的已经很多了,比起前世的孤独无依,这一世他有想要守护的人。

    胤礽刚刚说完,总管梁九功从侍从手中接过密保,禀道:“皇上,急报。”

    大清的国事是任何一个皇子所必须要承担的责任,虽然是密保,康熙也并没有避开两个孩子,神色一凛,说道:“念。”

    梁九功匆匆念完,在场的人都露出了喜色,原来是捷报,云南大捷,云南叛乱悉数平定。

    “好好好。”康熙连说了三个好,数里心里压着的石头总算是着地了。

    在场的人皆下跪说道:“天佑大清,皇上英明,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即刻摆驾慈宁宫。”收到这个好消息,自然是要第一时间向皇玛嬷报喜了,让她老人家也高兴高兴。

    孝庄太后见到孙儿和两个重孙一块来,自然是尤为高兴的,只说玄烨这个大忙人有三天都没来看他了。胤礽作为孝庄最疼的重孙,即使康熙在也在孝庄面前撒起来:“翁库玛嬤,保成可是来看你的。”

    “嗯嗯,保成这孩子最孝顺了。”说着叫两个孩子过来,坐在她的旁边。

    对于这样的场面,康熙是喜闻乐见的,保成是最孝顺玛嬤的,这点他最为满意。

    “近里战事吃紧,你这个大忙人跑到我这来,莫非是有好消息了?”孝庄是最了解康熙的,见他神色放松的样子,早已猜到了。

    “玛嬤猜到了吧,云南大捷,孙儿特地来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您,您也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康熙也是满面笑容,这样亲切平和的样子平里极小出现。

    “好,大清之福,祖宗保佑,感谢我大清的列祖列宗。”孝庄心激动,说话的底气竟也比平里足了许多,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玛嬤,这次云南平定,孙儿想择行吿祭天地祖宗之礼。”

    “你是皇帝,你自己决定就好。”这孩子,到现在还是处于孝顺征求她的意见,可她就是个后宫里的女人能有什么意见呢。

    “孙儿知道了,那就这么定了。”祭祖的事就这么定了,胤礽想的是,太庙祭祖他们这些皇子都要去,这天寒地冻的,禛儿可要受罪了。

    而胤禛想的是,既然是祭祖,那么就要出宫了,隐隐有些兴奋,几年了,他还连宫外的天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这四阿哥今天怎么不说话呀?”孝庄见胤禛今天乖乖的,奇怪的问道,平里每次和保成一起来,都表丰富的,还和保成一个劲的斗嘴。

    “回翁库玛嬤的话,胤禛在听您和阿玛说话,不明白,就不说话了。”胤禛心里撇撇嘴,怎么看这时候也没有他说话的份,翁库玛嬤能对他那样和颜悦色的,不也是看在二哥的份上么,这点他自然是明白的。

    “对对,不说这些了,玄烨你看,我的小重孙禛儿都有意见了。”说着叫人把胤禛和胤礽吃的点心端上来,慰劳慰劳这两个孩子肚子里的馋虫。

    孝庄见玄烨难得的哀怨的看着她,笑着说道:“都是几个孩子的阿妈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你这个皇上的自然少不了。”虽然说着训责的话,却是风化雨般温和的语气,显然很享受皇家这样难得的天伦之乐。

    这时候胤礽和胤禛两人眼观鼻鼻观心,乖乖的不去破坏此时美好的气氛,当然,美食上桌,两人就按捺不住了,谁让翁库玛嬤这的厨子比御膳房的要厉害多了呢。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