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信

    毓庆宫胤礽书房内,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大的正拿着一个东西满脸兴奋的向小的比划着。大的那个自然就是毓庆宫的主人太子胤礽了,小的自然就是毓庆宫的常客,被太子拉来看好东西的四阿哥胤禛了。胤礽手里的这个东西他可是心痒了好久,今天他的皇父询问功课时,他表现的较平里突出,皇父一高兴,便将那个他书案上随意放着的千里眼,他们洋人叫什么望远镜的把玩之物赏给他了。

    “禛儿,觉得怎么样?”胤礽飞扬的剑眉,满眼的骄傲,就等着他的宝贝弟弟胤禛用他那软软糯糯的声音夸他呢。

    “嗯,不错。”胤禛一张小脸却像个大人一样淡定的肯定了一下,再次让胤礽挫败。事实上对于胤禛而言,也的确仅仅是不错而已,望远镜对在现代社会生活过的他自然不是新鲜事物,但是这个年代的制作工艺之精巧也是让人为之称奇。

    “禛儿,你这个小脑袋瓜整天想什么呢,真是越来越不可了。”胤礽伸手无奈的摸着胤禛光溜溜的脑门感叹着,禛儿他还小,可是却比他那个三弟都要懂事些。按说,在宫里这是好事,可是他却不想见到。

    胤禛躲着胤礽的魔掌,就是躲不过,急了,小手一把抓住胤礽的手,嘟着嘴,气鼓鼓的说道:“二哥!别老摸我头!”被一个孩子时不时的摸头,胤禛一个成年人的灵魂自然是没办法认同了。

    “哎呀,现在才可点。”说着很自然的搂主胤禛下意识的在胤禛脑门上亲了一口,胤礽这时候还不懂,但是他就是想那样做。

    胤禛虽然经常的想要避免,但是总有大意的时候,这下又被胤礽得逞了,不知为何,拿起被胤礽放在桌上的千里眼,转就留给胤礽一个后脑勺,小腿迈着大步往外走。

    这下糟了,弟弟生气了,胤礽知道胤禛不喜欢他亲他,但他就是忍不住,那不能怪他吧。看吧,现在理都不理他就往外走,宫里除了阿玛也就他敢给自己甩脸色,可不就是被他给惯的么。虽然这样想,可胤礽就是愿惯着胤禛,就那样一辈子,这样的念头,不知从何时有的,但他就是心里认定了。

    胤禛背影看着潇洒,但是刚走两步路他就在想,他这样有点太过分了吧,不就是亲一下么,被小孩子亲一下有什么关系呢,他不用那么在意吧。可是胤禛却一点都没有注意到,被他扔在后面的不是普通人,而是太子,他的的确确早已把两人之间的份差距抛之脑后了,因为他的确没有办法漠视一个人对他的真心,即使那个人是太子,未来如何发展,就让它顺其自然吧。

    想了想,胤禛还是停了脚步,有些别扭转了过去,对胤礽说道:“二哥,这个玩意儿就借我玩几天吧。”拿回去闲了看看远处也不错,“谢谢二哥。”

    “禛儿不生二哥的气了?”胤礽笑着说道,见胤禛的目光总是往别处飘,知道这个弟弟绝对不会承认的,还是转移了话题,“要走的话也要二哥送你啊,哎,可惜呀,今天叫厨房专门给你准备了莲子酥……”

    说道莲子酥,胤禛的眼睛一下子亮了,亮的直晃眼,他认为吃的东西不多,清香中带着一丝甜味的莲子酥是他所钟的一样。佟额娘知道他吃,可是也不让他常吃的,虽然没说什么,但他自己后来也明白了,在这个皇宫里,连钟的食物都是不能常吃,不能让外人所知晓的。

    “二哥,这会的外头的头正大,我还是待会再回去吧。”蹩脚的借口,胤禛却说的理所当然的,就好像刚才急着走的人不是他一样。

    胤礽自然不会说破,无奈的笑笑,吩咐下人把准备好的糕点端上来,再泡壶茉莉花茶上来,解腻。对于照顾胤禛,胤礽这个哥哥总是亲力亲为的,当然,他也不会忘了给自己的皇父尽孝心,这个宫里能让他如此的也就只有这两个人了。

    胤禛很是规矩的慢条斯理的吃,他再喜欢骨子里的规矩也让他吃的很是文雅,但是在胤礽看来,这里没有外人,胤禛没有必要拘束自己。见胤禛犹疑的神色,就知道他又在纠结要不要再吃一块的问题,拿了一块递到胤禛的嘴边,鼓励的说道:“想吃就吃吧,在二哥面前你永远不用拘束自己。”

    胤禛心里一顿,即使只是个孩子的话,还是触动到了他,让他忍不住相信,这不是一个孩子的戏言,而是承诺。内心突然感觉一丝酸涩,抬起头,直视着胤礽的眼睛,认真的说道:“谢谢二哥。”这一刻,他不再被他记忆中的历史所困惑,只确信了一点,那就是,他现在想做的,就是站在他的边,帮助他守好这大清江山。

    突然释然了的胤禛,展露出最为放松的笑容,张开嘴咬住了他嘴边的莲子糕。温嫩滑的嘴唇触碰到胤礽的指尖,胤礽只觉得有种从未有过的激,也许因为胤禛刚刚那个笑容,也许是因为的弟弟的嘴唇太软了吧。胤礽有些愣愣的把手缩了回去,伸手碰了碰自己嘴唇,却没有一丝刚才的感觉。想要回想刚才的那种心,却发现早已消散的无影无踪,心中便觉得空的。这种感觉让胤礽既兴奋又恐慌,只因从未有过,或者是从未发现。

    胤禛看着愣神的胤礽,也有些奇怪,他不得不承认,灵魂上的年纪差距所产生的代沟是无法避免的,任他也看不明白眼前这个孩子此时所想的。“二哥,你不吃么?”这一盘如果都让他一个人吃了,不给胤礽这个哥哥留点的话,那他也有点不好意思。

    “嗯?”胤礽回过神来,“都是给你吃的,我这会不饿。”他这个做哥哥的,自然是以让弟弟吃高兴为第一要务。

    “哦。”既然这样,那他也就不用客气了,谁让他是太子呢,多吃点也没关系。

    胤禛的目光落到后面的一排书架上,才想起他忘了一件重要的事,那会在御花园被打断了。

    “二哥,你这里的书很多呀。”胤禛告诫自己,他还是个孩子,还是个孩子,装嫩是必须的。

    “嗯,是不少,都是需要好好利用的。”胤礽看胤禛盯着书不放的样子,问道:“禛儿对这些感兴趣?”

    “嗯,额娘说我再过两年也得上书房读书了,我想……”他想顺利成章的认字写字,早点把他脑子里的东西都记录下来。

    “这样啊,那二哥教你好了。”胤禛的想法他想的到,早点接触也好,像他也是三岁多四岁的时候阿玛便开始教他识数识字了。到时候再上书房,自然也能轻松点。虽然他现在自己课业也很多,还要学习其他很多东西,但是教自己宝贝弟弟的时间他还是有的。

    “太好了,谢谢二哥。”胤禛自己没有发现,他和小孩子待在一起的时间越久,他自己也渐渐的越发像个真正的孩子了。

    “跟二哥还客气什么,只是教你识字而已。”胤礽很肯定的说,“在二哥这,只要是禛儿说的,二哥都会做到。”

    胤禛一时又不知道要如何接话了,今天是怎么了,总是说些让他触动神经的话。但是,他现在是个孩子不是么,所以他还是伸出自己小小的胳膊,抱住他对面的人,看似是天真的童音,他自己却知道那是最为认真的话:“我相信二哥。”

    “那要不今天就开始?”莲子糕也吃完了,胤礽不想那么早放胤禛回去,提议道。

    胤禛想想也知道要从头开始学习已经印在脑子里的东西是多么的痛苦,但是他这个小大人似的太子哥哥可是不好糊弄的,也只得硬着头皮上了。反正都是要开始的,今天就今天吧,想着便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么不愿呀?”胤礽故意逗逗胤禛,“那二哥就不教了,咱还是不学了。”

    “不要,今天就开始学。”胤禛顺嘴就丢了一句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的话。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刚刚那话绝对不是他说的,简直就是个好骗的小孩子!

    “知道了知道了,禛儿可不是会临阵退缩的人,今天就先教你认名字吧。”说着起抱胤禛坐在他的腿上,这样他才能刚好看到桌面。

    临阵退缩?开玩笑!不就是从头开始学么!所以被同样是孩子的人抱在怀里也只能忍了,忍着忍着也就习惯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