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妃

    胤禛成长的这几年里,宫里也变得闹了起来,至少在胤禛看是那样。他的皇父养在宫外的儿子,他的三哥胤祉也已接入宫中,而他也多了几个弟弟,五阿哥胤祺,六阿哥胤祚,七阿哥胤祐,还有八阿哥胤禩。几年之内,他便多了好几个弟弟妹妹,胤禛也忍不住感叹他的阿妈的播种能力。虽然他之前便已知道,但真正发生了还是很惊奇的。对于弟弟妹妹的到来,他本还是很开心的,因为在他那三十年的记忆里,他总是一个人,没有什么朋友,更没有兄弟姐妹。

    因为年纪的原因,对于他的弟弟妹妹,他也很少能见到,即使他想见,他也不能像太子那样随心所的想去哪去哪。偶尔的几面,也是跟他额娘在御花园散步的时候碰到,只是令他印象深刻的是,有次碰到德妃娘娘的时候,看德妃对他说话的样子,他额娘脸色变了。虽然是转瞬即逝,但他还是察觉到了。这几年,胤禛在辛苦的伪装成一个小孩子的同时,也在悄无声息的观察着周遭的一切,也可以说是观察入微了。

    虽然胤禛是带着记忆出生的,但是对于他出生时候的事,他也只是知道一部分而已,而他出生时听到的片段话语,也早已抛之脑后了。而且更因为他从心底认为佟佳清雅是他的亲额娘,所以他不曾想过,他的亲额娘原来却是另有其人。

    对于额娘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反应,胤禛也觉得奇怪,据他所知,他的额娘是个极为沉稳平和的人,是什么事会让她有如此的绪波动呢?胤禛细细的想着,难道是因为皇父?可又一想,额娘在皇父心中的地位不是其他人能够动摇的,他是想多了。

    德妃怀里抱着个婴孩,裹得严实,小小的胤禛看不到婴孩的面目,心想,这就是他的六弟吧,不知道会不会比五弟好看点。不加掩饰的好奇的看着德妃怀里的孩子,便感到有股视线落在他上,给他一种慈的感觉。目光往上,便于视线的主人对上了,然后便在他面前展露了一个笑容,在他看来绝对是不同的笑容。

    “德妃娘娘,胤禛能看看六弟么?”不知为何,胤禛的话就冒了出来,也许是因为刚才的那个笑容,胤禛不自觉的表现出了与眼前之人的亲近之意。

    德妃乌雅舒云愣神片刻,便笑着应了,走到胤禛面前,蹲下|子,轻轻打开了点包裹着胤祚的襁褓,让胤禛能看到。刚刚打开襁褓,胤禛便看到一双黑溜溜的眸子,不知道看着什么。不知为什么,胤禛第一眼就很喜欢这个六弟,虽然看着没有五弟那样红润,但是眼睛却很亮。

    “祚儿醒了么?”德妃看着一向子羸弱的儿子这会竟是比往常有生气的多,心里尤为的高兴。她的两个儿子,只有祚儿在她边,她一定要好好照顾他长大。至于胤禛,她的第一个儿子,当她初尝为人母的心时,便离开了她。说她不恨,那不可能,没有那个母亲能够容忍自己的儿子被人夺走。可是她能做的也只有忍耐,只有把握时机,总有一天她的儿子会回到她的边。

    她心里很明白,她能到今天这一步,除了皇上对她的宠幸,更是因为胤禛。她想与宫里其他人比,她无疑是幸运的,有一个皇上太子贵妃都宠的儿子,她这个生母自然也是被照顾到的。

    乌雅舒云无疑是聪明人,在所有人面前表现的恰如其分,很好的表现了一个“德”字,抓住一切的机会,顺势而上,成功诞下皇子。即使太医已经告诉她这个孩子先天不足,她也不会放弃,让他长大成人。自皇上赐名胤祚之后,她心里总是隐隐的不安,他的儿子能承受的起这样的福泽么?可是,她无从选择,如果可以选择,她不希望她的这个儿子有多么令人羡慕嫉妒的名字,她只希望这个孩子能够平平安安的长大。

    胤禛看着襁褓中小小的一团,只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融化开了,不自觉伸手想要去触碰那柔嫩的肌肤,在外面很重规矩的胤禛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动作,便又收了回来。抬起头看着洋溢着慈笑容的人,说道:“六弟很乖,希望他能快快长大。”看到这个弟弟,胤禛总感觉这个弟弟很脆弱的样子,下意识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乌雅舒云因为胤禛的话,心里动了一下,正要说什么,便被佟佳打断了:“妹妹,六阿哥在外面久了着了风寒可就不好了,早点回去吧。”

    德妃意识到方才险些露出不该有的绪,便抱着胤祚告退了,眼前对她最重要的就是怀里的这个孩子,她一点都马虎不得。走到拐角处,才停了下来,转头看去,胤禛已经走了,收敛起自己的所有绪,又是那个得体适度的永和宫德妃了。

    胤禛被佟佳牵着,边走边想着,怎么看着六弟比五弟要弱很多的样子,这个年代条件有限,即使是宫里,要想平安长大也不容易。他现在空有一脑袋的丰厚知识,而作为一个几岁孩童,基本不用。他前一世所学的生物学农作物方向,他想到他能够一展所长的时候,是不都会忘了。

    这个脑袋中突然冒出的想法提醒了胤禛,他必须要想办法记下来才行,而怎样才能名正言顺的提笔呢。这年他仅仅虚四岁而已,还不到入学的年纪,入学也是明年之后的事了。胤禛觉得他不能再浪费时间下去,看到不远处向他们走来的太子,想到了什么。

    太子见到胤禛恨不得上前就抱住,但是毕竟在外面,规矩不能废,规规矩矩的给佟佳氏请安:“保成给佟额娘请安。”

    佟佳每次见到太子规矩的样子,总是有些好笑,虽然太子本该就是这样。但是佟佳见太子最多的时候,都是和她家胤禛在一起,那时候哪有一点的太子的样子,真真一个整天想着怎么讨好弟弟的小哥哥。佟佳虽然之前对胤禛提过太子的份问题,但是现在他们都还小,她内心也希望这份感能够长久些,宫里的那些无奈还是不要让他们过早面对了。

    “保成这是要去哪呀?”佟佳氏扶起胤礽明知故问道。

    “佟额娘,保成这是刚好路过来看看,正巧看到你和四弟就过来打个招呼。”他可不能承认他是专门到御花园来找禛儿的,谁让他去兆祥所扑了个空,又急于向胤禛现宝呢。

    “那也不用跑这么急嘛,看你这满头的汗。”说着拿起自己的帕子替胤礽擦掉了额头的汗珠,又对胤礽边的人吩咐道:“你们是太子边的人,得仔细着点。”胤礽边都是宫里的老人皇上亲点的,自然明白佟佳氏说的,他们确实是疏忽了,太子下要是出汗受凉他们这些奴才也要跟着受罚。

    对于佟佳氏的关心,胤礽自然是高兴的,但是佟额娘总是拿他打趣,这让他很不爽,这不是在他的弟弟禛儿面前让他很没面子么,他的哥哥形象都快要毁了。

    但是正事要紧,他就不计较了,一副很神秘的样子,对佟佳说道:“佟额娘,保成那有个好东西想带四弟过去看看。”说着眼角还飘向胤禛,期待看到胤禛两眼放光的样子。虽然胤礽是太子,除了大阿哥,他就是哥哥,可是在胤禛面前,他总是得不到做哥哥的满足感,因为他总有种胤禛把他当孩子的错觉。

    虽然这只是胤礽作为一个孩子的直觉,但不得不说,他的直觉很准。胤禛成年人的灵魂的确是没办法把小孩子当哥哥,即使是份是太子的胤礽,将来的事,他已经不确定会不会按照他所知的轨迹而走,但据他目前所看,太子的确是优秀,是其他人所不能比的。所以他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的本份,将来能够承担他作为一个皇子的责任。

    “是吗,那就去吧。”说着便派边的紫苑送胤礽他们去了毓庆宫。

    一路上,胤礽始终拉着胤禛的小手,本来想抱胤禛的,但是胤禛以会被奴才们笑话的理由拒绝了。胤禛对于胤礽每次有好东西总要拉他去看的举动已经内心吐槽过很多次了,并且从第一次的无奈已经过度到了现在能够平静以对了,当然他还是对胤礽让他看的东西是什么有所好奇的。

    两个小包子手牵手的画面自然是很美好的,也可以说是这是紫城的一道风景线了,太皇太后太后皇上贵妃都是乐于见到的。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