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娘

    再次恢复的意识的胤禛发觉自己似乎处于一种不知名的环境中,意识清醒,但体却受到局限。回想之前的事,他记起他被海浪卷走了,而他却没有死。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生物学教授,不知道什么原因,就那么巧的在海啸爆发前去玩,结果送了命。他想再细想,却发现细节的东西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而且似乎把什么给忘了,就好像他的记忆缺失了很重要的一段。

    不知过了多久,体受到挤压,然后他就从黑暗中重见光明,当然也只是光线而已。因为除了光线他的视线都是模糊的,什么都看不见。然后就是一个莫名熟悉的声音,但是他却怎么也听不清说些什么。胤禛尝试着活动体,可以动,但是他却明显感觉到了限制,然后他不可思议的意识到,他变成了婴儿,也可以说是他没有经过想象中的奈何桥便转世投胎了。

    胤禛没有经过多少时间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对他来说,似乎这样匪夷所思的事,并不是第一次发生一样。他每天过着简单重复的生活,除了睡觉的时间,其他时间都在仔细的回想,他到底忘了什么。他很确定,他一定忘了什么。这一年,康熙十七年。

    令胤禛欣喜的是,他似乎发育的比想象中的快,大约过了七,他就可以模模糊糊的听到周围的人说的话。有说他可怜的,要被抱给别人养,有说他有福气的,贵妃娘娘的儿子,可不是谁都能当的。渐渐的他就明白了,他是到了古代,然而这件事所带给他的冲击远没有他在这个时代是谁的冲击大。

    这,四阿哥出生已逾一月,皇上算了全了四阿哥生母做母亲的心,过了满月才正式下旨,贵妃佟佳氏品端良,将四阿哥交予佟佳氏抚养。圣旨一到,除在母怀里的胤禛,众人皆跪拜接旨。跪在地上的乌雅氏,紧紧的抠住手指,把自己心里的不平和痛苦狠狠的压制了下去,适当的表现出一个母亲的希冀还有不舍。

    胤禛由康熙亲自送到佟佳氏所在的承乾宫,而康熙也在当下旨,皇四子名为新觉罗·胤禛。佟佳氏抱着怀里乖巧的胤禛,弯着嘴角笑个不停,嘴里念着“胤禛,胤禛。”

    康熙看着佟佳的笑容,心里终于放心了些,他想他把胤禛抱给她养,是做对了。她很喜欢胤禛这个孩子,看来也是缘分。也只有她喜欢的孩子才能缓解她的丧子之痛了,但又对舒云有些愧疚,遂又下旨,再次赏赐乌雅氏若干。对此,佟佳清雅从心里是没有任何异议的,毕竟是禛儿的生母,但是禛儿的额娘只有一个,她只是生了他。她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孩子,绝对不会许有任何威胁存在。

    胤禛之前听到他是四阿哥的时候,就已经莫名的觉得奇怪,可当他听到他的名字叫胤禛的时候,彻底的呆了。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一方面是难以相信,他就是那个未来的雍正。可是另一方面,他却莫名的发觉似乎他本来就经历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定跟他忘记的有关,他要记起来,记起来。

    佟佳氏抱着胤禛,突然发现怀中的没有反应了,吓得大叫一声:“皇上,皇上,你看看,禛儿他不对劲。”

    康熙抱过去一看,的确不对,立即传太医。太医诊断不出所以然来,脉象上没有任何问题,如此之状,只能是大胆一试。看着康熙的脸色越来越黑,贵妃也越来越焦急,梁丰,梁太医也只能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硬着头皮回道:“启禀皇上,小阿哥似是受惊之状,丞斗胆提一方,望皇上准许。”

    “说吧。”康熙平淡的说道,他倒是对梁丰的胆色有所赞赏了。

    “予四阿哥施以疼痛,方可缓解此症状。”梁丰心里其实并没有底,但是不得不一试。此症他之前在五六岁的孩童上见过,受惊过度的反应,但是出现在仅一月的小阿哥上,实属罕见。

    康熙看了一眼佟佳,虽然满眼心疼,却也默许了,便说道:“准了。”康熙心里也心疼这个孩子,但是却突然的疾病,却是不能拖的。他的几个孩子都是都是年幼急病夭折,不想见到这个孩子也离开。

    梁丰狠了狠心,拿出银针,火烤后,准确无误的在人体上有痛感的位下了一针。针下去心里也开始祈祷,四阿哥,臣的命就交在你手上了。

    胤禛小小的体感觉到一种刺骨的疼痛,终于把他陷入深渊的意识拉了回来,不能控制的哇哇大哭起来。此时他的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何而疼,但是后他却无意中从宫人口中得知,便将这个梁丰梁太医的名字记住了。

    听到哭声,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而梁丰的手心也早已湿透了。深感这次是他运气好,后万万不能再如此冒险,必须实实在在的掌握才对。从此之后,便再一次的精心研究起医术来,他还有很多需要精进的地方,他不能再把自己局限于此了。

    佟佳氏快速上前把胤禛抱在了怀里,柔声哄道:“禛儿乖,待会就不疼了。”说着左右晃动着,极力安抚着大哭的胤禛。佟佳的眼角也悄悄的挂上了泪水,低头掩去了。

    “好,赏。”康熙对梁丰的表现以示嘉奖,再询问过后,便放人回去了。他不是没看见清雅的动作,他也心疼这两母子,完全不是才做了一天的母子,似是他们早已做过了母子一般。

    康熙把哭着睡着的胤禛交给母,便把旁的佟佳抱在怀里,此时旁边早已没有的旁人。“清雅,哭多了伤,朕心疼。”

    “皇上,我……”佟佳说着便红着脸头埋在康熙的肩上。

    “清雅,禛儿这个孩子就交给你了,今天也真多亏你细心,及时发现了,否则,哎!”康熙的一口气叹出了他的遗憾。

    “皇上。”说着佟佳又想起她丧失的孩子,眼眶又红了。

    “都怪朕,咱不提这些了,现在禛儿不是好好的吗!”康熙说着轻抚着佟佳的手,“禛儿后定会是我们的好儿子的。”清雅带着,他是一万个放心,她会是一个好额娘。

    “嗯,我现在有禛儿了。”佟佳眼带感激的看着康熙,不管他在宫里有多少女人,他对她真的很好。原本她就奢望的不多,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睡醒的胤禛,还是没能理清他的思绪,他有太多的不明白。想起刚才温暖的怀抱,额娘的怀抱,更是透着熟悉之感,他把这种感觉深深的记在了心里。刚才她在伤心么?应该是这样没错,因为他当时就感觉到了。他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很确定是因为他,所以他下定决心,以后一定不再让额娘为他伤心。不管他是如何成为了胤禛,他此时已经认定了这个额娘,是他的额娘。那些历史或者只是巧合,都与他无关了,他只要做他自己。

    胤禛想明白了,意识也通透了,不再为那个冲击而纠结,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对未来的子也充满了期待。他之前已经过了三十年无所求无所谓的没有期待的生活,也许那三十年只是他一不留神走错了方向而走了弯路,这里才是属于他的真正的生活。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