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蜡像师之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摆渡WG 书名:太阳神尊
    凌晨一点,辛劳一天的人们都陷入了熟睡之中,唐凝梦也微微露出了倦意,隐藏在外面的武者则没有一点疲惫,这对他们来说都是小意思,反而精神更加集中,因为他们知道如果蜡像师今晚过来的话,那么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寂静的夜里,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风声,这股风来的有点诡异,一下子把武者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果然,只见昏暗的路灯下,一道模糊的人影诡异的出现在安静的马路上,迈着看似缓慢的步伐,每步却如鬼影般的跨过十余米的距离,百余米的距离瞬间即过。

    蜡像师像是没有发现隐藏的武者一般,来到别墅前,嘴角弯起,一个跨步便要进入。就在这时,一道寒芒突然从门旁的影中乍现,剑芒来的如此突然,直奔着蜡像师激而来,大有一剑斩杀之势,而蜡像师却像是早就知道般,跨出去的脚忽然一个侧点地面,整个人一下子便飘移了半米,刚好躲过剑芒,而后体微微一转,抬起右手,屈指一弹,只见指尖血芒一闪即逝,刚好点中剑尖,‘嗡’的一声剑鸣响起,蜡像师原地不动,而持剑之人却一下子倒出二三十米远,在地面又翻了七八个跟头,才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刚想说话,噗的一大口鲜血狂喷而出,仰面栽倒,从那还微微起伏的口可以知道,这名武者没有死亡,不过却无再战之力。

    看到这一幕,周围不少武者都露出了吃惊的神色,一名七级武者,一招便重伤倒地不起,这蜡像师的实力还真是名不虚传。

    看着那狂喷的鲜血,蜡像师咽了咽口水,眼中却露出一种心疼的神色,同时心里抱怨道:“哎呀呀,浪费呀,这可都是我的补品啊,不过还好没死,不然血就不新鲜了。”而后又忽然疑惑道:“不对呀,我刚刚只出了三分力啊,难道是我出手力道大了?应该是这个武者太水了吧?对,就是这样,本大公怎么可能会出现失误。”

    蜡像师站在那里,眼睛在周围一些暗的角落里一扫而过,而后脸上露出了一丝轻蔑,淡淡的开口道:“别藏了,都出来吧。”笨蛋,不知道我们血族是黑暗中的王者吗?还想在我面前隐藏,一群傻b。要是周围武者知道蜡像师此时的想法,肯定吐槽,大喊冤枉,谁知道你他m的是一只吸血鬼啊,坑爹玩意。

    蜡像师的话刚说完一会儿,在之前眼睛扫过的地方便出现了动静,接着一个个或赤手空拳或手持兵器的武者从中走了出来,并不自觉的围成了一圈,蜡像师正处中间。当然王紫辰不在此列,目前在场的还没有人能发现他。这不出来不知道,一出来就让人吓一跳,围成圈子的武者最起码有上百个。

    敌人虽多,蜡像师却怡然不惧,眼睛环视了一下,轻笑道:“呦,怎么?想以多欺少啊?你们z国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叫什么‘蚍蜉撼树’?对,就叫‘蚍蜉撼树’,你们以为一只蚍蜉和一群蚍蜉有什么区别?”

    蜡像师说的是汉语(不知几百岁的老怪物了,肯定会很多语言),没有语言障碍,所以四周的武者听了之后,都纷纷大怒。

    “狂妄”“找死”“不自量力”

    站在这里的大多数都是年轻一辈,所谓年轻气盛,当即一个二十七八岁穿着坎肩的青年汉子走了出来,伸手指着蜡像师道:“蜡像师,你别嚣张,别以为自己多牛叉,如果我们是群蚍蜉,那就不知道你是不是颗大树?”

    “呵呵,是吗?那就让你看看我是不是颗大树?”话音未落,十几米之外的蜡像师一下子消失在原地,那青年汉子一惊,连忙双臂交叉护在前,刚做好这个动作,蜡像师就出现在他前,直接伸手一甩,咔,手臂骨折声,咔,部塌陷声,两声咔几乎同时响起,接着青年如炮弹一般向后直而去,后的人连忙躲避,却依旧有两人被撞飞,而后直飞七八米远,重重的撞在院墙上,顿时院墙布满裂痕,青年贴在墙上一会儿,而后摔了下来,趴在地上,一时半会再也爬不起来。

    实力差距太大,一个是普通的七级武者,一个则是顶尖的九级武者,根本就没有可比,所以青年汉子只能以悲剧收场。

    看到这一幕,七级和七级以下武者都不自觉的向后挪了几步,在这的武者可都不傻,差距太大,上去也只是作炮灰送死。不过还有七八个人站在在原地未动,后退的武者看到这种况顿感羞愧,脸色发红,有个机灵的人注意到这种况立马大声提议道:“咱们和这个外国人讲什么江湖道义啊,干脆直接一起上干掉他。”

    这个提议马上得到其他后退武者的肯定。

    “对,一起上,干掉他。”

    “干掉他。”……

    俗话说人多力量大,蚁多咬死象,之前有些胆怯的武者在这种气氛下也恢复了气势。不过虽然叫嚣的厉害,却没有人敢第一个上前。

    这时,站在原地的一个戴帽子的青年开口喝道:“闭嘴,喊什么喊,打扰附近人家休息。”声音虽然不大,但却仿佛盖过了**十人的叫喊声,清晰地传到每个在场之人的耳中,可见功力深厚。叫喊的人群微微一愣,喊声顿时停了下来,虽然心中不舒服,但刚要说话,注意力便被圈中带帽青年吸引了过去。

    只见带帽青年伸手把帽子一扔,顿时一个即使在黑暗之中也微微反光的脑袋出现在大家面前,而后面朝蜡像师,双手合十,微微低头道:“阿弥陀佛,贫僧固能向施主讨教。”

    “原来是少林寺的固能大师,难怪功力这么深厚。”

    “少林年轻一辈的佼佼者果然不俗,固能的实力应该达到了八级。”

    “听说固能大师的横练功夫了得,再加上深厚的功力,在八级武者中也肯定是个高手。”

    “八级高手在九级强者面前也不够看,估计固能和尚撑不过二十招。”

    ……

    周围议论纷纷,不过固能可没有闲听。说音一落,便运起金钟罩,顿时体周围形成一个透明的钟形气罩,接着一个闪出现在蜡像师侧,一个大力金刚掌便攻了过去,直击蜡像师腰肋。蜡像师因为有所顾忌,没有使出全力,而是用了九级武者的实力,胳膊一抬,迅速拦截,嘭的一声,两者重重的撞在一起。就在这时,固能突然手腕翻转,手指一伸,一记大力金刚指继续向前戳去,凌厉而迅疾。

    这才是固能的杀招,固能了解两者实力之间的差距,因此一上来便全力以赴,暗藏杀招。蜡像师虽然实力超强,经验丰富,但在这么短的距离,也有些反应不及,只来得及用一股能量护住腰肋,便被戳中。只听嘶的一声,两者便迅速分开。

    圈内,只见蜡像师腰处衣服破碎,滴滴鲜血飘落,而固能则完好无损的站着。在场的谁没想到这么快固能便取得了战果,纷纷叫好。

    不过如果细心的话便会发现此时的固能的额头微微冒汗,而手则在轻微的颤抖,显然刚在的能量反震,固能也没能讨到什么便宜。

    蜡像师看着滴血的腰部,先是愣了愣,而后难以置信道:“血,血,我居然流血了,我堂堂的大公爵居然被一个小小的八级武者给弄流血了。啊,可恶,我要吸干你这秃驴的血。”

    他蜡像师居然受伤了,虽然只是皮伤,流了点血,但对蜡像师来说却是奇耻大辱。蜡像师满脸狰狞,再也不顾及其他,体外忽然出现一层血色光罩,实力完全爆发。骇人的气势压的众人连连后退,纷纷大惊失色,有的甚至直接掉头就跑,惊呼声四起。

    “先天强者!”

    固能也脸色大变,心里咒骂道:“该死的,不是说是九级强者吗?怎么突然变成了先天强者?”九级武者他还能支持一会儿,先天强者就远不是他能抗衡的了。

    蜡像师不顾众人的反应,直接锁定固能,形一闪便到了固能前,右手手指弯曲成爪,直奔固能抓来。固能大惊失色,躲避已来不及,只能把全功力都用在金钟罩上,希望可以暂时保住小命。抵挡住?固能没有想过。

    固能刚准备好,蜡像师的利爪便与金钟罩接触,刚一接触,金钟罩就‘嘭’的一声破碎,好似没有丝毫抵挡之力。功法被破,固能张嘴喷出一口鲜血,受了内伤。蜡像师的利爪却速度丝毫不减的朝固能的脖颈抓来,眼看固能就要落入爪中,突然一道剑光从固能背后飞而来,迎上利爪。

    蜡像师本来是打算一举擒获固能,好好折磨一下,以报那一指之辱,然后再吸干固能的血补一补,不过那犀利的剑芒却让蜡像师暂时放弃了之前的打算。虽然对自己的,尤其是这双利爪比较自信,但直觉告诉他,如果与之接触,自己肯定会后悔,而且蜡像师也从那道剑芒上感到了一股彻骨的寒意。

    于是,在利爪与剑芒快要接触的刹那,在千分之一秒内蜡像师果断收回利爪,接着形一闪便回到了原处,蜡像师先天强者的实力尽显无疑。

    站定,蜡像师向前看去,瞳孔一缩。只见固能嘴角溢血,右手捂站在原地,而固能的后不远处却不知何时站着一个穿古朴长袍的青年。

    青年双手半握,食中二指并拢,指尖直指头顶上方悬浮着的一把长剑,长剑不时发出阵阵剑鸣之声,原来是东方的飞剑。

重要声明:小说《太阳神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