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有梦,君子可解

    此刻所有的一切对顾清黎来说都不能引起她的注意了,她心里沉沉的,如同被石头闷击了一下。她不可置信极了,呆愣的直摇着头,金色的卷发跟着凌乱的晃动,那发丝本来是抹极其俏丽可的风景,此刻伴随着她无奈的低语声,只能给呆立在一旁的人心中平添了满腔寂寥而已。

    白浅秋看着瞬间悲戚如霜打的顾清黎,同为女子,她的心里不对顾清黎同起来。

    她虽然不能体会此刻顾清黎的感受,但是能想象得到她有多么的失落和伤心。其实在白浅秋的心里并没有多恼恨顾清黎,在她感觉,顾清黎也不过是个惯坏了的女孩儿,就像温室保养出来的花朵一样不染尘埃。

    顾家的人把她保护得太好了,以至于让她不涉世俗,使得她的心思还很单纯,还不知道人世的险恶,还从未体会过人的冷暖,她只是说话戆直随心所成了习惯,不知道设处地的为别人着想而已。

    白浅秋想到这里,突然有些不忍,关航这么做是没错,但是她总觉得这样的事对顾清黎来说是个严重的打击。

    那么一个跋扈得桀骜不驯的女孩儿,此刻哭得真真成了一朵霜打焉儿了的花儿了。

    白浅秋默默低叹一声,看向一旁的关航。

    关航也在微微蹙着他那好看的眉,白浅秋动了动唇,终究没说什么。

    顾清黎难过的泪如雨下,艳的脸上妆容尽花。她一个劲的喃喃:“不……不是真的,关航哥,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关航哥……我这里很痛……怎么会这么痛呢?”她难受的弯腰捂着口,却依然泪眼朦胧的望着关航,不解的问着。

    关航上前一步,想对顾清黎说些什么。

    白浅秋忙伸手攥住他的风衣一角,想阻止他别再打击顾清黎了,有些话,不必说的明白,适可而止就好。

    关航扭头拍了拍她手,抿唇示意她安心。

    白浅秋思虑了下只得松开了手。这件事,无关乎她,终究不是她所能干涉的事。

    关航走近顾清黎,从笔直的西裤口袋里掏出一小包纸巾,抽出几张轻轻的擦着她那被泪水弄花了的妆容,语气甚为柔和的哄着她:“清黎,不要难过了,你之所以会这样的难以接受,是因为你接触的人还少,还没有遇见比我更适合你的人。等你遇见了,你就会明白你对我的喜欢也仅仅只是喜欢而已,很普通很平常的喜欢而已,你也会理解这种感是根本不能够成为侣的那种。清黎,别难过,虽然你不是我要娶的那个人,但是在我心目中,你依然是我的小妹妹,你仍然占有很大很大的位置,这个位置是你的特权,我照旧会宠你,护你,任你撒,不哭了,清黎,你大了,遇到事不能总是以眼泪解决,冷静下来,认真的回去思考思考,好吗?!”他给她擦拭干净,拉起顾清黎的手将那包纸巾塞到了她的手中,微微的朝顾清黎点头,眼眸里带着让人安定的曙光。

    顾清黎也确实安定了下来,她握紧了那包纸巾,反手用力的抹了抹依旧湿湿的脸颊,表木然,猝然抬眸,语气沉沉的问:“关航哥,我只问你一句话,你回答我,我就走。你告诉我,你喜欢上了谁?……嗬……你总是对我温柔以待,以前再忙再累也不忍心伤害我一下,”她凄然长叹出一口气:“唉……今天,却费尽心思告诉我这么多,让我明白你对我无意……呃、呵呵……关航哥,你一定是喜欢上了哪个女孩儿,才会对我说出这样的话,说吧!是她,还是她?”她眉梢微挑,看向他后一直蹙眉同的白浅秋,手指一指,指向坐在办公桌侧轻抚茶杯默不作声的赖小懒。

重要声明:小说《邂逅爱情:最美遇见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