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搞什么花样儿

    心里纳闷,自己究竟怎么惹到他了?!

    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昨晚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吗?

    那个时候不是还好好的?

    虽然凌晨的时候是她先不告而别的,但是她也不算不告而别啊!她有留给他小便签啊!难道他没看?不应该啊,她故意放在他的衣服旁边的啊!那是……嫌她留下的钱太少?

    她忽然福至心灵,瞅了他一眼,他已经清理完毕,又恢复一副衣冠楚楚人模人样的高贵姿态,潇洒的坐着南宫宇的转椅,双手合拢放于腹上,悠哉悠哉的晃来晃去,只是那利眸却一眨不眨的瞧着她。

    白浅秋紧了紧喉咙,大着胆子对他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说?你……是不是嫌我留得钱太少?你要多少,我可以补给你,只是求你别把对我的怒气发在对待我家的事儿上!”

    “你!”南宫珩双眸冒火,放于腹部的双手紧紧绞紧,强忍着不去一掌拍死她的冲动,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是要气死她吗?!

    白浅秋猝然的对上他的怒眸,又是一阵错愕。

    他压了压火,领导气势依旧十足,吐出冷冽的像刀子一样的话语:“这件事与你无关,南宫集团的决定的事岂能因为一个低的女人而改变决策?你这样的一个女人,只会挖空心思的勾引人,真不知道你接受的是什么教育!建议你回去好好的读读女子十诫,看看你占了好女子的几条!不过似你这般有几分姿色就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女人,怕是懒得去花时间读这些吧?哼!后要是缺钱没地方卖,来找我,我可以给你安排,我有几个手下可是很缺女人的。”

    白浅秋似是被重雷沉沉碾过,耳边响起轰隆隆一片。

    她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恍惚起来。

    若说前几句她还抱着侥幸的想法认为是自己听错了,那么现在,她听得清清楚楚,这个男人厌恶她!看不起她!鄙夷她!

    在这个唯一与她发生过肌肤之亲的男人面前,她竟像是一个众人皆可亵玩的低-女一般!

    她平里虽不傲气,但是做人也是很有骨气的,这几天接二连三的事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心底本就藏着深深的自卑,而现在,竟然又被人言语如此侮辱,直如万针扎心般疼痛,她却无言可驳!

    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是真的……是真的粗鄙不堪了。

    她好想,好想立刻死去!!!

    南宫珩一直拿冷眼斜睨着她,看她的精致的小脸闪过浓浓的痛苦之色,心中反倒没有预想中说倒她的舒畅,反而隐隐涌起些沉闷之感。

    突然,这个女人已然**的子瑟缩着晃了几晃,“腾”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女人!你搞什么花样!!!”

    南宫珩惊了一下,立刻站了起来,手胗按着办公桌,一个侧跳便翻了过去,大步走近倒在地上已经失去知觉的白浅秋。

    她的小脸上的痛苦之色已经消失,眉头却是微蹙,似是有着极大的悲伤。

重要声明:小说《邂逅爱情:最美遇见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