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盘皆露

    虞美钦一愣,对呀,刚刚她貌似很用力的。

    “来……来,让妈看看,肿了没?”虞美钦赶紧走近拉着她的手臂,想拉下来看看。

    如果不是因为接下来要她去做的事是多么的不堪,这种关切的眼神,一定会让白浅秋感动一辈子。

    此刻,她心凉一片,捂着脸,冷冷一笑,避开了虞美钦的手:“没关系。既然这样,那就走吧。”

    说完,不再看他们两个,径自向门外走去。

    白父赶紧提起公文包,慌慌张张跟上:“我们走了啊,美钦!”

    “嗯!白詹,给她说说,别冷着一张脸,见到人家多要笑笑!”后的女人高声交代道。

    “知道了。”白父朝后摆摆手。

    虞美钦突然又像想到了什么似得,媚的加上一句:“老公,浅秋,我等你们的好消息哟!”

    ……

    车流拥堵的马路上。

    黑色的北京现代里。

    “……一定要这个样子,你记住……”

    一路上,白父开着车,交代了白浅秋一堆要注意的事项。

    她的心里已经凉成一块大冰块儿了。

    她淡淡着一张脸,没有表,扭向窗外,不再说话。

    白詹瞄眼看到她似听非听的样子,也不知道他说这么多,她记住几条。

    这样的淡漠表,让白父又有些怒了。

    他抓了抓紧方向盘,看着她还有些微红的左脸。

    压抑着声音,语气极力变得和缓:“浅秋啊,你记住我刚刚说的了吗?”

    白浅秋一言不发,眼眸依然盯着窗外,外面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在路上行走着,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追求,他们的生活里也许也有着这样那样的苦难,但是肯定没有哪个人是像她一样被父母迫着像个-女一样被“卖”掉!

    “浅秋?你有听我说话吗?”白詹的声音里已经有隐隐怒意了。

    “嗯。”白浅秋淡淡答道,依旧没有回头。

    白詹瞪了瞪她的后脑勺,没再吭声。

    突然,车停了下来。

    “嘭!”白父狠狠的打了下方向盘。

    骂道:“妈的!堵车了!”

    看了看腕上的手表,着急的说:“现在都两点四十五了!再堵下去,就完了!”

    “嘭!”又是一下!

    “怎么还在堵!让不让人活了?!”只是一个堵车,白父便被急的崩溃了。

    白浅秋终于扭头,冷眼瞧了瞧震怒中的父亲。

    这是她的父亲,白云学校的法人代表,董事长……

    衣冠楚楚,礼貌待人。

    可是,现在看看他暴怒的样子,哪里看得出是一个办学校的人?

    平时他表现的是多么的文质彬彬啊,遇见实际的事就全盘揭露!

    一个人的内在本质往往就是在危机关头显露出来。

    一个人的格问题也恰恰会在小事上体现出来。

    怪不得多年来,学校都上不了新的层次。在中流学校的队伍中飘飘,忽高忽低。

    照着他们这种极端的做事方法和暴躁的子看来,这学校再办下去最终也是垮台的底儿。

    “哼……”她看了眼拍得狂抖的方向盘和车前那被震得左右摇晃的平安符挂坠,冷哼出一声。

重要声明:小说《邂逅爱情:最美遇见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