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逍遥派掌门不做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啃魂 书名:悟道天龙
    氧气是什么?

    秦朝要用化学来解释不难,但换作这天龙世界的人,再聪明都解释不了。不知化学是什么,怎么解释?而在另一个时空,大部分初中生都能给出很好的解释。

    先天真气是什么?

    秦朝要的是用武学来解释,这天龙世界中虽然学武之人不少,但是没几个能解释得了。要给出很好的解释,自然又更为少见了。

    高静回答说:“这不好解释,要自己领悟。”

    秦朝心想:“这还用你说!”说不说是她的自由,懒得跟她争。

    高静道:“你生气了吗?”

    秦朝摇头道:“没。”

    高静道:“那你快说答案呀!”

    秦朝想了想,回道:“我的答案有不少,个个都不同,你要哪一个?”

    高静毫不犹豫道:“当然是最近那一个。”

    秦朝道:“最近我觉得,只要是人体膻中气海内的真气,便可称先天真气。”

    高静沉思了一会,感叹道:“这答案真是简单易懂!公开来真是功德无量!”

    秦朝笑了笑,道:“没这么夸张,别人也不是不知道。”

    高静道:“答案是一样,但从你这天下第一高手嘴里说出来,给人的信心大不一样,这才是问题关键。有没有事实根据,结果将大不一样。”

    语气复杂道:“被你这么一说。逍遥派总算是正了名,以后可以和少林、丐帮一样公开行走江湖。”

    秦朝道:“我这逍遥派弟子,有了点成就。当然要给逍遥派正名。”

    高静点头道:“这是应该的。”

    秦朝道:“我知道你们都想劝我接下逍遥派掌门,但我真不在乎那位子,更不想惹那些麻烦。再说那是逍遥子定的规矩,我想听就听,不想听就不听,他能奈我何!”

    高静最他这种霸气,伸了个拇指。笑盈盈地道:“早知道劝不了你,不然早说了。”

    秦朝放低声音道:“看来你也收到了消息。知道了三仙四佛二散仙,除了我这个不是散仙的散仙,另有八大高手准备在天下第一武道大会上聚一聚,比一比。逍遥子正是其中之一。”

    “很高兴你连这都跟我说。”高静笑问道:“那位逍遥子前辈。到底是另一个散仙还是三仙四佛之一?”

    秦朝道:“应该是三仙之一。”

    高静皱眉道:“听你这么说,似乎也不很肯定!”

    秦朝呵呵一笑道:“应该说,大家都不很肯定,不然便不用比了。”

    高静听了先是一愣,接着很快领悟了,惭愧道:“这真是最简单不过的道理——任你武功怎么高,没有较量过,单凭嘴说怎么行!”

    秦朝道:“到了这层次,自然就知道。”

    高静道:“是呀!仙道也这样。到了就知道。”

    谈了一会又回到原来的话题,秦朝分析道:“三仙四佛二散仙,能包括黑道第一高手在内吗?”

    高静道:“我想是没有。

    有的可能很小。三仙四佛多半是属于正道,散仙是亦正亦邪。

    咱先不说这个,先说先天强者的问题,好吗?”

    秦朝道:“对先天强者,我也有多个解释,你想听哪个?”

    高静稍作思考道:“如果不能一起说。那就还是选最近的吧!”

    秦朝回答道:“最近我是这么想,先天高手只要武功到了就行。而先天强者则必须得死过一次才行。如果是通过别人救活,便是伪先天强者。死两次三次,都还是伪先天强者。”

    高静沉思道:“按你这么说,有两甲子以上的内功修为,便都可以称得上是先天高手了。而先天强者则比较罕见,例如萧远山和慕容博都死过两次,又活了过来。”

    秦朝道:“他们第一次都是假死,第二次都是通过别人救活,因此都还是伪先天强者,不过是比一般伪先天强者强上不少。后天武者有高低之分,先天强者亦有高低之分。”

    高静道:“条理是越说越清晰,事却是越说越复杂。原本很简单,再简单也不能一味地简单,终究有变复杂的时候。好了,今天就说到这儿打止,明天再继续。”

    秦朝点头道:“这种理论上的研究,多了是很无趣。一是更简单,一是更复杂,两条腿交叉走路,再无趣都还得继续往前走,不走是找死。谁都不想死,鸠摩智、萧远山和慕容博都不想死。”

    转眼到了婚后第一天,股后面跟着霍青和木婉清,大眼瞪小眼,秦朝说什么都不好,甩开更不好。但昨晚都已透支,白天还这么粘着不放,以后怎么过子?

    “婉清,你不想趁机替丐帮招人吗?”秦朝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好结束冷战。

    木婉清嘟着嘴不说话。秦朝过去吻了她一下。木婉清笑骂:“无赖!”婀娜多姿地走了。

    秦朝抱起在一旁生闷气的霍青,嘴对嘴,狠狠地来了个长吻。霍青等了半天都不见松手,既高兴,又烦恼。再烦恼也是幸福的烦恼。

    接着,一起去了地下监牢。

    桑土公和乌木娘笑着迎上。

    秦朝笑问道:“你们又在研究什么害人的东西?”

    霍青好奇道:“什么害人的东西?”

    桑土公道:“那些恶人都死不悔改,不听话,昨天又将给他们送饭的双儿弄哭了,我只好给他们的刑具加加料,算不上害人吧!再说这里关的全是男的,再怎么加料都没关系。”

    乌木娘道:“那些东西,二夫人还是不见为妙,不听为好。”

    霍青毫不客气道:“啰嗦!”

    秦朝道:“我这位夫人,脾气大了些,你们别放在心里去。”

    桑土公道:“这不算什么。我夫人脾气大的时候……”下面不好当着乌木娘的面说。

    霍青冷笑道:“你一个矮冬瓜,娶了这么漂亮的妻子,不好好珍惜,还口出怨言。”

    秦朝知道接下去会越说越僵,给桑土公夫妇使了个眼色,轻叹道:“你们忙自己的去吧!”轻功一展,从他们旁闪过,转眼消失在迷宫般的过道上。

    桑土公摇了摇头道:“是不是越漂亮的女人脾气越大?霍二小姐原来不是这样的人呀!才一晚就变化这么大!”

    乌木娘见霍青变得美若天仙都还说自己漂亮,心里特别高兴,替她说话道:“若连高高在上的美女都没了脾气,还不任由你们这些臭男人欺负。

    再说那又不是什么坏事,你没见老爷和她有多亲密吗?”

    桑土公笑道:“咱们刚结婚那会,不也是如胶似漆,粘在一起分不开。何况老爷一下娶了三个纳了四个,她不粘着不是便宜了……”

    他话没说完,过道两旁的牢房中,有人忍不住大骂:“你老娘。美人见不到,听听声音也好呀……”

    桑土公回骂:“你老娘送上门给老子老子都不。什么东西,这个时候还敢嚣张。”

    乌木娘道:“别理这些混人了,越理越起劲。我在想,如何加些隔音的设备,没人跟他们说话,闷死他们。”话是这么说,另一层意思却是说那些人不说话才怪。

    说了话,一般不是说好话,便是说坏话,更没什么好奇怪。

    “夫人说得是。”桑土公会心一笑,“若不是咱们跟了老爷后越来越心慈手软,这牢房根本不会这么设计。特别是女牢,完全浪费了。说是监牢不如说是客栈,而且是最高级的客栈。”

    乌木娘道:“是他们自己不识好歹,怪不得我们。”

    人影一闪,秦朝补回了内力,从他们旁掠过,留下一句:“还是不要滥用酷刑的好。”

    四周静了静,旋即更喧闹。

    “厉害,这时候都不忘装模作样,假仁假义!我……”

    “你他妈这也叫大善人!靠……”

    “伪君子!老子……”

    “养你妈的养死堂主,生儿子没眼,生女儿……”

    乌木娘眉头一皱,大声道:“别以为老爷是好人好欺负,可以乱骂。我们夫妇即使不滥用酷刑,也有的是办法惩治你们。”

    桑土公大声道:“老爷没给你们下几片‘生死符’,便已是仁至义尽。别以为关在牢里便是失去自由,比起在外面生不如死,这根本不值一提。比起老子上吃过的苦头,你们他娘的幸福过了头。”

    事实上为了少浪费些粮食,一般都是吸完内力后便放走。

    乌木娘道:“老爷的‘生死符’,跟童姥的比,威力恐怕还要大上许多,可惜没人尝试!”

    桑土公哈哈一笑道:“老爷只要给那些皇帝种上几片‘生死符’,谁敢不乖乖听话。当年天山童姥没给那些皇帝送上‘生死符’,还可以说是欺软怕硬。但咱老爷不是呀!”

    乌木娘感叹道:“皇帝周围的实力,比想象中要强大太多,原来都还是在示弱。现在连养生堂都敢烧,那赵煦还真当自己是至高无上。这么一对比,原来的示弱反倒更明智。”

    桑土公道:“童姥都远不是咱老爷的对手,那赵煦毛都还没长齐,胆子倒是大得很,不但敢烧养生堂,还敢四面树敌,一国战三国。”(未完待续)

    ps:谢谢订阅!谢谢支持!

    感谢大家的收藏、推荐。

    抱歉,要回老家一趟,这两天只能一天一更了。

重要声明:小说《悟道天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