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恨你葵花再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啃魂 书名:悟道天龙
    秦朝刚刚去哪里?

    去了南涧镇,想怀念一下两年前在酒楼说书的旧时光。

    南涧镇现在都升级成了南涧城,龚家酒楼成了城中心,被龚夫人以一两银子的白菜价卖了。旁边都成了黄金地段,通往龚家武馆那方有一半被龚光杰以各种手段收买到手。

    “放心,秦大伪君子最虚伪都不会再找武馆报仇。”龚夫人正式与龚光杰分手时,信心十足地张口保证,龚光杰现在想起都还心惊跳,半句都没反驳她,只因武功不如人。

    龚夫人现在的武功,说高不高,说低不低。但这是针对秦朝边的女人。龚光杰被龚夫人借切磋之名欺负了不知多少次,深知她武功最低都不会低于三年前的辛掌门。

    就这样,龚夫人还对秦朝还非常不满。人比人,气死人。

    更气人的是,到现在还没把他弄上,连一般亲近都少了。

    秦朝一到南涧城,第一时间就是看望龚夫人。光天化下,看到的却是秦乐刀和她在一张上打滚。乘兴而来,秦朝心中别提有多郁闷了,最怕是龚婉又把帐记在自己头上。

    龚夫人最寂寞难耐也已经忍耐了许多,要不是见秦朝在闭关,她不会这么大胆,不会这般迫不及待,龚婉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方便直言。

    秦朝愿不知道,知道了更感无可奈何。怪自己不能陪她,一晚都不能陪她,怎么办?怪不得龚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己也只能学她。不然还能怎么办?

    上战得正精彩,龚夫人突然变脸,一脚将秦乐刀踢下。“臭……”秦乐刀气得想大骂婊子,幸得及时收住了。却惊出一生冷汗,下面都软了,**都退了。

    “他,他,他来了?”秦乐刀想问又不敢问。

    龚夫人静静地坐在上,衣服都没穿。

    秦乐刀深感不耐,却不敢在这时打扰她。

    “呜呜……呜!”龚夫人突然哭了起来。

    “怎么了?”秦乐刀话一出口就知不对,慌忙穿上了衣服,往下一钻,从地下秘道窜了出去。

    他一走。龚夫人就停止了哭泣,默默地穿上衣服。

    她刚刚穿戴整齐,就见到了秦朝。窗户和门都没动,龚夫人猜他早就进来了,心中更来气,可恼这不是时候,完全没资格生气。

    地下秘道中,秦乐刀路还没走一半,就遇上他妻子刀玉凤。

    “咦!这次怎么这么快?这么不中用!”刀玉凤脸色平静。却是山雨来风满楼,无形中的威力远胜过一见面就大吵大闹。地下秘道中的机关太多了!最恼火都磨灭了。

    暗底下却更恼火,越来越恼火……

    秦乐刀想了想道:“我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她突然一脚踢开了我。”

    “什么?”刀玉凤一声尖叫。愣住了。就这么一愣,仇恨立时发生了转移,忽然大骂道:“你怎么不干死那婊子?”说完又一愣。

    秦乐刀不打算给她时间多想,光棍十足道:“我打不过她。”

    刀玉凤气得脸色铁青。气得又想要骂人。但知道不雅,强行忍住了没骂,准确地说是只在心里骂。想怎么骂就怎么骂,先骂个痛快再说别的。

    秦乐刀趁机问道:“你怎么来了?”

    “干什么都瞒不过我姐。”刀玉凤没好气道。

    秦乐刀讶道:“大姐她怎么又把手伸得这么宽?”

    刀玉凤扑哧一笑,道:“别怕,我姐防的不是你。”

    秦乐刀当然知道她姐刀白凤防的是她那王爷姐夫段正淳,可怜自己这倒霉鬼被殃及池鱼。正的没抓到,抓到自己这副的,心想:“我你老娘,这他妈什么世道!”

    又想:“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次看来不下血本是不行了……”

    不等她严刑供,便老老实实交待一切,从这次任务谈起。

    这时候,反倒该感激龚夫人那一脚,踢得实在是太及时了!

    刀玉凤深知自己这些年管他管得太严了,加上龚夫人太会勾引男人,据说连秦朝都没放过,虽然没真个实来,却也吃不尽**。连他都逃不过,自己这丈夫自然更逃不过。

    这么想似乎有些自欺欺人,但若不这么想,还能怎么想?

    要不这么想,难道这些机关真能拦得住自己这么久时间?

    真要闹翻了,不怕被别人知道,难道不会转道直接过去!

    “哼!你要干可以,干死她都没问题,但你不该瞒着我。你看,我是我姐那种人吗?”刀玉凤冷着脸警告丈夫道,“当然不是不吃醋,但我也不是不讲道理。你有见我不讲道理过吗?”

    秦乐刀听了,想不感动都不行,越感动越觉心虚。刚刚有不少不敢实话实说的话……

    说还是不说?最后还是没有说,最怎么感动都不敢说。说了就完了,绝对不能说。

    谁让自己娶了这么聪明的妻子,当真什么都瞒不过她!但瞒不住也要瞒,瞒得住更要瞒,嘴上道:“宝贝,你看,我不正后悔瞒着你吗?不是正在坦白吗!要不是这该死的任务……”

    他一提任务,刀玉凤哪能不知道干系重大,此时更不好管了,最多再给他一些警告,等秋后算帐。刀玉凤暗自后悔,真不该气他没干一番事业,害他现在有事业可干了。

    人比人,气死人。

    与姐夫一家一比,更能气死人。

    “你要好好干,我去了。”刀玉凤走得很潇洒。

    走了后,眼泪却哗啦啦流了半天,怎也止不住。

    这怪谁?

    怪自己太弱,怪秦家寨太软弱,惹不起,躲都躲不起,只能够迎难而上。再说这有什么难!

    “秦朝,我恨你!!!”

    刀玉凤更恨自己,恨自己怎么都恨不起秦朝。只会说狠话,实际上怎么都恨不起。

    不知是怎么回事,似乎是命中注定。秦朝对自己,更是好得没话说。就现在,自己至少也是秦家寨第一高手。但是,‘五虎断门刀’第一高手仍然是夫君秦乐刀。

    但是,夫君他连自己一刀都挡不住,而自己最擅长的武器却不是刀,是三丈长鞭。

    要不是自己的武功太高强,那些黑道大佬也不会找上丈夫,叫他当这代言人。可恨这问题根本没法用武功来解决,反而是因为武功太过高强,才有了这麻烦找上门。

    “别人烦恼是武功太低,我烦恼却是武功太高……”刀玉凤真不知该怎么说,怎么想,更不知该怎么做。这是真心话,却没法对夫君倾诉,更别提别人。

    一路奔回玉虚观,心很累很累,体半点都不累,像是才刚刚,正精力十足。

    “二小姐,大小姐说她都知道了,秦朝出关了。”没见到姐姐,说话的是刀白凤最信赖的丫鬟小鱼儿。最近才看破,这小鱼儿竟然是男扮女装,但一直没能下决心点破他。

    点破后太叫人尴尬了!

    没必要这么不留面。

    说实话,明知他是男孩子,却还是越看越觉得他更像女孩子。一言一行,一颦一笑,无不像极了女孩。不知姐姐从哪儿找来这么个极品,成天跟姐夫斗气,没完没了。

    “姐她又回王府了?”刀玉凤问道。

    “是呀!”小鱼儿笑道,“小姐还从没这么主动过。”

    刀玉凤突然伸手在他粉脸上捏了一把,心中不由更迷惑,暗道:“易容术最高都不可能有他这么嫩,难道他真是女的?是我想歪了?”心中一动道:“你武功不错!”

    这原本只是试探,主要是想看他怎么反驳,不料他竟然点头承认道:“小婢修炼的是《葵花宝典》,是比较容易速成,但现在还在实验,谈不上好坏。小姐都知道。”

    刀玉凤心想:“他这是不是说谎,等下我一问姐姐,不就知道了。”想到这,心中更奇怪,他为什么要这么回答?搞不懂。

    嘴上道:“我不去王府。我就在这里等他,看他有什么解释?”

    小鱼儿尽量放低声音问道:“他是谁?”

    刀玉凤想了想道:“是秦朝。”

    小鱼儿一听她这答案,更满头雾水,却没有再问。

    刀玉凤笑道:“你回去直说,姐自然知道该怎么做。”说是这么说,做却不打算这么做。打算暗中跟踪小鱼儿,顺路探探他的底,直接去找姐姐谈。再逗姐夫玩,好久没玩了。

    小时候太纯洁了!

    长大了不纯洁了。

    不然秦朝也不用每次都偷偷摸摸找自己,自己也不会一再默许他这么做。虽然从没做过任何不纯洁,但人言可畏,最纯洁也还是别被别人看见的好。说在这等他,不过是预防。

    预防万一被别人瞧去了。

    事实没必要,就怕意外。

    这两年虽然没什么意外,但武功越来越高,怎么都瞒不住枕边人。不隐瞒还好,隐瞒更容易滋生更多误会。明知秦朝是正人君子,自己偏偏不能这么说,说了更糟糕。

    “你不该对我这么好?”过去老这么质问秦朝。

    “不是更好就更坏。”记不清他这么回答了几次?

    话说像他这么不讲道理,有必要老记在心上吗?但要一直忘不了,那也没办法。多一个人对自己好?这不很好吗!他要真是伪君子,一直伪到底好了,更没必要去揭穿。(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悟道天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