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观音图望梅止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啃魂 书名:悟道天龙
    想来还真有不少大人物不乐意见逍遥三老翻,要有人乐意,还用等秦朝援手吗!秦朝义助无涯子和巫行云翻,多多少少都有得罪他们。 章节更新最快或许不该说义助,更多是报恩。

    要没有逍遥派的武功,秦朝哪能有现在这么风光!

    ‘四大恶人’都可以义助,对逍遥三老不妨更好。

    ‘剑神’卓不凡都开始学聪明了,无涯子和巫行云也学聪明了不再那么自高自大,跑去海外逍遥快活,出国度蜜月,却让那些高人的视线更加聚集在秦朝的上。

    不知这是有意还是无意?

    想来多多少少应该有一些。

    无论更多是有意还是无意,秦朝都已对无涯子这人彻底失望,再难做知交好友。如果更多是有意,无涯子和他徒弟丁秋可说是同一种人。当然还是有不同,而且还不少。

    最大不同是,丁秋的武功太邪门,功力相对太浅薄!

    过去秦朝一直认为,无涯子和李秋水的分手,错主要在李秋水上。现在不再那么肯定了,无涯子的错可能不在李秋水之下。人谁无过!只可惜巫行云,早知道就把她收了。

    能收吗?

    非不能,是不愿。

    这只怪自己。

    次,苏晓晓从观音院回来,手里多了卷观音图,画工之高,直追苏轼。画上未署名,不知是哪位大画家所作。

    秦朝见了暗自摇头,心道:“祸害来了。”想烧掉又觉太霸道,想解释又实在太难解释,其中牵涉到不少神神道道的问题,自己都还在模糊不清地摸索之中。

    但这不是一点都解释不了。就说跟在边的女人,个个越长越漂亮,便可以用来解释和论证。一般的解释不愁找不到,越不一般的解释越难解释。

    秦朝早就在研究这个。一直没放弃,对这些已经有了不少的了解。这类事初看起来很不可思议,说来却简单,不过是心相影响外相。而观音图,则是先从外相影响心相。

    一个由外而内,

    一个由内而外。

    只一个‘望梅止渴’,便不难看出,除了正常的、看得见的食物,想象中的、看不见的精神粮食同样具有食物的作用。精神粮食是不能完全取代物理粮食,却不是完全没效果。

    两者合一口生津。效果自然更显著。

    这种精神粮食的力量,也可以说是神的力量。

    只因实在太过微弱,故而特别容易被人忽略。但‘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神的力量最小又何妨,只要它真实存在,便有变强大的时候。

    相由心生,

    心生外相。

    不是相貌越好心肠就越好,而是说心相可以影响到外相,进而能更多地改变外相。天长久下。这种改变最小能小到哪里去!多多少少都不容忽视了。

    从喜怒哀乐由心而发便不难看出,除了药物、首饰等看得见的物品可以改变相貌外,看不见的心同样可以改变外貌,虽然不能取代彼此。但两者合一,效果能不更好吗!

    最好能有多好?

    还是在‘望梅止渴’!

    由于这种力量实在太过微弱,故而很容易被大部分人所忽略。而像盈盈那样长年累月坚持虔诚礼佛的人,就成了想忽略都忽略不了。渐渐显露有宝光之相。

    紫竹神尼就更不用说了,影响自然是更大。不但影响自相貌,对别人亦有奇效。外相不只能影响人心。还可以震撼人心,使某些小人生不出歹心,使某些恶人迷途知返。

    这种力量不可谓不神奇和强大,但不是没有克星,对那些心智坚定的人便要难上许多,对那些讨厌装神弄鬼的人更是难上加难。一方越不信,衬托另一方的信仰之力越大。

    信仰之力是神力,神力却不是信仰之力。

    水是液体,液体不是水。

    液体不是水,水还是液体吗?

    是。

    液体是水吗?

    油也是液体,钢铁被烧成铁水也是液体。

    愿意呆在秦朝边的女人,对他的信仰最小也要高过不少小神。这种信仰之力越大,众女从他那儿获得的神力也将会越来越大,而不需要像盈盈那样经过长年累月的积累。

    如此下去,相貌的改变势将随着信仰的加深而一比一明显。那幅观音图亦具有同样的效果,但它远不及秦朝的作用大,反而会分薄信仰之力,由此而引发一连串后果。

    秦朝虽然不怎么在乎这些信仰之力,却不能不在乎众女在思想上跟自己更和谐统一,否则呆在一起却貌合神离,还不如不呆在一起却统一思想的好。

    不管紫竹神尼是为了什么而回赠观音图,不管有没有什么深意隐含在其中,秦朝都认为那是个祸害。只不想强求众女信仰谁,便随缘而定。明知观音图之害,仍不闻不问。

    观音图使秦朝联想到卡片人,越想越觉得自己过去太大惊小怪。虽说表面接受了,事实却还是太大惊小怪了,到现在都还无法释怀。一方是活生生的人,一方是卡片。

    过去怎么看都合不到一块,现在却觉得,这与神话传说中的画符有相似。以特殊的符纸代替**,当真全然不可能吗?

    未必。

    至少现在有了神魂代替人工智能,理论上已经可以做出智能机器人,或者说高级傀儡人。形状和大小却不一定得做成和人一模一样,无所谓是桃木剑还是卡片。

    而且不一定得像人一样用双脚走路,可以像鸟类和飞机那样飞行,像鱼类和船只那样在水里游。最难是多功能一体,不是不可能,只是会更难办到。最难都不是不可能。

    能不心动吗?

    不能不心动。

    秦朝跑遍各国各大纸店,各种各样的纸买了一屋子回家,从此每天多出一项工作——试验画符之术。

    ……

    “没有师父教,真浪费时间!”

    “一开始就想弄个卡片人,太高级了当然不可能,还是从比较简单的入手好。不如像‘魔法卷轴’那样,先试着弄个‘火球术’。‘火球术’有许多种,先从小火球弄起。”

    “咦!小火球不就是鞭炮吗?”

    “就算不是,弄张油纸,点上火,不就是小火球吗?这‘魔法师’真他娘太扯蛋了。但如果小火球的速度和威力可与子弹相媲美,‘魔法学徒’比神枪手还厉害,还扯蛋吗!”

    “开始还不如换成‘掌心雷’,不说咱对雷电的理解远超这里大部分人,就说魂和阳神不也是天生的电源吗?多方便呀!”

    “这,这,这到底是在画符还是在画电路板?是不是干脆画个电脑出来玩一玩!高级的太复杂,低级的总可以,渐渐升级了就是。”

    “大道相通,科学与神学不是互相对立、不相往来吗?”

    “错了。”

    “科学和神学是两兄弟,是马车的两个轮子,并驾齐驱才是道。”

    秦朝笔下东画西画,脑中老是天马行空去了,突然耳边传来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少女声:“别鬼画符了,逛街去了。”语气中充满着喜悦之

    秦朝头也不回,笑道:“钟灵,你怎么来了?”

    那少女正是钟灵,又见秦朝头也不回便知道是自己,心里正高兴,嘴上却故作不满道:“你边美女越来越多,难怪你越来越乐不思蜀!龚婉都生气了。龚夫人更生气。”

    秦朝心中帮她加了一句:“我更生气啦!”嘴上道:“你边的男人比我边的女人不知多了不知多少倍,怎么反说起我的不是?”

    钟灵呵呵一笑道:“这怎么可以并为一谈?”

    秦朝反问道:“怎么就不能并为一谈?”

    钟灵笑道:“你以为我还像那次,不知女孩与女人的区别吗?”说着脸又红了。虽然相隔近两年,仍仿佛就在眼前。战后的狂欢,成了男人的乐园,成了女人的地狱。

    秦朝道:“那又怎么样?”

    钟灵嗔道:“你这坏蛋,不安好心。”

    秦朝一声长叹道:“不说个一清二楚,你又误会我。你仔细想想,我现在这修行比童子功还难,有那个能力把女孩变女人吗?我这女人最多与你边的男人有区别吗?”

    钟灵脸色更红,心里却笑开了花,又羞又喜道:“那我怎么知道?你奇奇怪怪的本领多着,不防着怎行!你知道我不像她,最怎么预防都不怕你耍流氓。”

    顿了顿,又道:“多了个不是妹妹的妹妹,我娘跟两个爹爹都吵翻了天,我夹在里面左右上下全他爹不是人,你又不来看我们,连龚家酒楼都不见你人影了,只好……”

    左右瞧了瞧,转关上房门,小声道:“你这坏蛋,明明回来了几次,为什么只看她们,不来看我?”

    秦朝道:“我看了你,你太忙了,老见不到,又没来看我,怪谁?”

    “没什么好忙,随手就解决,时间都浪费在路上。”钟灵跺脚道,“我早就猜出,你肯定又偷偷摸摸来了。都怪你那死鬼师父,传什么不好,尽传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悟道天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