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情书传万里宫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啃魂 书名:悟道天龙
    秦朝希望是越多越好,却怕了那些贵妇。

    汴梁是当世第一大城,城中多的是喜欢寻找刺激的贵妇。不少贵妇向他发出或明或暗的信号,和他共享鱼水之欢,全被他无拒绝。越是这么做,越是得罪人。

    坚持得越久,得罪人越多。

    谁让他写了《寻秦记》!谁让他有胆写了赵雅!

    有太多贵妇喜欢学赵雅,秦朝要这个得罪那个,要那个得罪这个。

    格、品德好的越喜欢他就越理解他,格、品德不好的越喜欢他越恨他,如同马夫人康敏对乔峰的恨,一有机会陷害,绝不会手下留,区别只在有多狠?有多毒?

    秦朝对此心中有数,这种在局外人看来很莫名其妙的仇恨,早已不是第一次遇上,却还是没法把这种危险都消除在萌芽之中,还是离不开那招‘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早就分析过,乔峰一落难,之所以那么多人想杀他,明里暗里跟他过不去,便是这种心理在作怪,只是大都不像马夫人康敏那么主动,也没有她那么聪明和恶毒。

    只一个康敏都能有那么巨大的伤害力,秦朝哪还敢忽视那么多贵妇的力量。但也不可好向那些贵妇妥协,不断地逢场作戏。不是不喜欢鱼水之欢,不是不心动,只是不妥协。

    这可说是格使然,也可说是命运。

    命运不由人做主!

    秦朝多了个新徒弟王闰之,也可说是命运。虽然说秦朝绝不敢认可,可王闰之在这方面深受传统观念影响,早已根深蒂固,要改变太难,更别想在短时间内改变。

    事实上改变这确实比在天上飞还难,秦朝推辞几番后,便不再做这种吃力不讨好之事。心想:自己心里绝不认她是徒弟就行,她怎么想是她的自由,怎么选择也是她的自由。”

    想是可以这么想,真到了见面之时还是难免感觉很不自在。王闰之一点不顾年纪比他要大很多,口口声声叫他“师父!”恭敬有加。

    与书中南海鳄神比,却也不算什么。他能叫段誉师父,王闰之不能叫秦朝师父?似乎没这道理。相比被强迫拜师,不不愿地拜师,武功的传授似乎要实在许多许多!

    从这也可以看出,要王闰之改口有多难。

    秦朝却还是坚持要让她改口。却不可强迫。

    怎么办?办法是向王闰之学习怎么写好毛笔字。

    是不是徒弟份,听不听师父的话,她都不好不教。但这一教,秦朝便可以喊她喊师母。一个还喊师父,一个喊师母,这像什么话?

    师父与师母,不是夫妻吗!

    苏轼还能不介意?

    于是,王闰之只能改口称道友。虽然很难习惯,却不得不改。其实还可以称同志。但秦朝很不习惯。事实连互称道友都有不习惯,但相比同志之称,却要容易接受多了。

    表面称道友,王闰之心里却还在称他师父。

    这是王闰之的个人自由。外人无人能强迫。

    虽然见面时难免还会有些不自在,秦朝却还是很欢迎王闰之多来串门。王闰之见他对宫里的事兴趣特别浓厚,便常说给他听,其中有些秘密。就连宫里也少有人知。

    王闰之能这么快知道,是由于她能在宫里四处走动,接触有不少是宫中那些大人物。加之她与那些人没太多利益冲突,是少有能与那些人说上知心话的人。

    她与苏轼走遍天下,对宫外生活的了解罕有人及,就算没有养生堂之事,也很受宫内那些人欢迎。但若没这一内功,她条件最好,所见所闻也难免存在有不少偏差。

    即使多了这一内功,还是有许多看了看不到。

    即便看得比过去更清楚,事实往往还不够深入。

    有些话王闰之犹豫又犹豫,没和秦朝说,有一天终于还是说了,“宫里的女人像少林寺和尚一样大多数都会武功,不一样是宫里大多数只修炼内功,似乎不太善于运用。”

    秦朝道:只说失去内功的养颜美容之效,便要使美女失去不少的灵气。更主要是,宫里那么多闲着无聊的女人,不找些事做不行。刀光剑影,整天喊打喊杀更不行。”

    王闰之接着道:或许是这样,所以一般都不怎么谈论武功,转弯抹角,小心翼翼,特别有那些老太监在旁边时!有些老太监表面连路都走不稳,却给人很危险的感觉。”

    想了想,补充道:偶尔感觉像是被一大群毒蛇给盯住,一认真看却没了。虽然每次都好像是幻觉、错觉,但一错再错,怎能还是错?”

    秦朝听了后,有一种豁然开朗地感觉。早该想到,连巫行云都有生死符控制属下,何况这些控制最强的帝王!虽然不一定是生死符一类,但作用绝对不在生死符之下。

    不过控制最强大也不无局限,武功越强大反抗越大,难免出现武则天、高太后那种几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反过来控制皇帝。但要想逆天而行,付出的代价只怕不小,很难持久。

    不然,中原大地早就恢复到母系社会。

    秦朝怕王闰之像自己一样拥有说梦话的习惯,一不小心暴露,引来灭九族的大祸,有不少想法不敢现在就说给王闰之听,只好多说些武功方面的心得,补偿一二。

    掌法上,王闰之见识秦朝那手随时随地烧烤的本领后,毫不犹豫选择修炼‘大手印’,为以后修炼‘大印’做准备。

    自从王闰之变二八少女,有心人都能由此而联想到‘第一美容’,聪明些都能进一步联想到薛神医那师叔祖秦朝。如此说来,‘养生堂’的主人是谁,还用得着保密吗?

    虽说最怎么保密也只能防人之口,但这和衣服一样,四周太闹的时候能不穿吗!要脱回家后再脱,没人再阻止。或许不该这么说,而应该说,阻不阻止都被看光了。

    王闰之做惯了家务,手掌不像大多数大家闺秀那般纤细,原以为修炼‘大手印’无伤大雅,不料比过去渐渐多出另一种美感,不免在贵妇圈中再起新风。

    浪潮一波接一波……

    小有小的美,大有大的妙。

    龚婉的美便至少有三大,小柳的妙便至少有三小。

    听秦朝解释,王闰之才知这主要是‘混元无相功’的功劳,‘大手印’最多是锦上添花。这才深知:逍遥派最重相貌,但相貌影响武功极小,而武功影响相貌却极大。

    秦朝对自己修改过的武功不敢太过骄傲,多往缺陷想,少往长处说,特别是在还没验证无误前。‘最新版混元无相功’有王闰之验证,这效果最弱都理应不下于华山派紫霞功。

    起初原本不打算教王闰之太多武功,见她只因一门‘混元无相功’就远比其他人尊敬自己,秦朝说感动不好感动,说歉疚不好歉疚,只好多教她一些武功。

    不想王闰之既无太高资质修炼逍遥派‘凌波微步’,也无太高天赋修炼丐帮‘打狗棒法’。一般人多学几年是没什么大不了,问题是:秦朝能和苏夫人长年累月呆一块吗?

    不说苏轼他介不介意,反正秦朝很介意这个。男师父和女弟子之间,秦朝有太多看不惯,不想说。说多了太封建,太食古不化!但还是不想有一丝一毫与王闰之牵扯到一块。

    太追求十全十美!

    太洁癖!虽然很多时候连澡都懒得洗,牙都懒得刷,但那是外在。李嬷嬷的洁癖更多关注外在,秦朝的洁癖更多关注内在。不管是外在还是内在,过了都不好,得适可而止。

    秦朝的卧室,李嬷嬷扫了又扫,擦了又擦,一天清洁十遍都不嫌多。

    王闰之的武功,秦朝能快则快,一快再快,却还想教好,想不难都难!

    秦朝这样做,也是想给王闰之更多自由发挥的空间,少一些依赖、牵绊。一般人或许不能够理解,苏轼不会不理解太久。苏轼理解了,体会了,王闰之还会坚持不理解吗?

    至于王朝云,若不能九全九美,最好还是尽量别去想。

    都已经有了一个,还想再多一个,叫苏轼他怎么看?

    所以,最好是想都别想,就当不存在好了。

    以后再没脸笑话李嬷嬷对李青萝的排斥,就当是不存在好了!最好是想都别想。王语嫣对李青萝是否也这样?多少应该有一些!但事实很难很难,最排斥都只能是多少有一些。

    这样也好,秦朝可不想王语嫣变成另一个李秋水。

    这段子,不管在何方,每隔几天总要收到一两份李秋水的书。回复不好怎么回,不回更不好。久而久之,不习惯都习惯了。怎么写却还是很难很难!一字千斤。

    对李秋水来说,这却是轻而易举,甚至有请人代笔。

    秦朝不是看不出,却不好说她什么——亲笔是证据!

    “亲亲小弟弟,怎么还不到姐姐这儿来玩?”像这类书最多,留不留证据都没什么。秦朝不想留,但也不敢都烧毁,暂时想不到太好的办法,最好只能是和回信一起送回去。(未完待续……)

    第十二章 书传万里宫里">

    第十二章 书传万里宫里#小/说*网会员手打,更多章节请到网址:www.wcxiaoshuo.com

重要声明:小说《悟道天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