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病西施药铺李家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啃魂 书名:悟道天龙
    秦朝微笑着抛了颗金豆子给他,沉吟道:“咱边走边聊,往皇城那边走。”

    老赌鬼两眼一亮,掂了掂重量,大叹道:“好东西呀!拉上百圈都值。”李嬷嬷知道他人老成精,故意不说清单位,给彼此都留些回旋的余地。亦知主人不会计较,用不着提醒。

    只见秦朝微微一笑道:“您老眼力不错,一百不吃亏。”老赌鬼呵呵一笑,精神大振。黄金的价值细算起来很麻烦,多一小点少一小点,纯一小点杂一小点,区别都不小。

    金豆子、金叶子、金元宝、金条携带更方便,秦朝虽然不是搞不清其中的具体价值,换算时却不计较自己吃点小亏,用着自然更方便。真要去计较,那便是自找不便。

    马车不快不慢地行驶在当世最繁华城市的街道,秦朝对两旁被称为人间仙境的景色不怎么感兴趣。武功高了,视野广了,细了,闭上眼都能见到太多不该见到的景象。

    不管对不起良心,管多了恐怕连神仙都管之不尽,太耗费时间。只能选择地管。来京城开医馆便是其一,既能辅助自己的修行,还能帮助不少急需帮助的人。

    老赌鬼很健谈,了解许多小道消息,秦朝随口一问就得知有三家药铺满足自己的要求。老赌鬼强烈推荐一家姓李的药铺,原来的店名最近被官府给查封,只好称之为‘李记药铺’。

    一路上,老赌鬼对那家药铺大谈特谈,秦朝亦不由兴趣大起。

    最让秦朝心动的是,‘李记药铺’不但离皇宫很近,而且紧挨‘崇文馆’。

    据历史记载,‘崇文馆’是北宋最大的图书典藏机构。秦朝早就想潜入‘崇文馆’。住一段时间,却不敢轻举妄动,觉得先彻底解决了少林‘藏经阁’,再前往‘崇文馆’还不晚。

    到了‘李记药铺’。一切果然如老赌鬼所说。占地比苏州城内那个家只大不小的李家,如今只剩下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连一个下人都不见。

    小姑娘姓李,名诗诗,大家都喜欢叫她‘病西施’。偌大的一个李家,百年的老字号药铺。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原因是得罪了‘东坡居士’苏轼,惹怒了少年皇帝赵煦。

    李诗诗之所以和其他人下场不一样,主要是有苏轼在皇帝面前替她求请,才免了她的罪,还让她继承了‘李记药铺’。事的经过很复杂,李诗诗和老赌鬼嘴里说的不一样。

    旁边邻居说的又不一样,其他人说的千奇百怪。说书人嘴下最离奇。以秦朝超强的耳力,随便在旁边走一遍,就收集了大量的信息,分析出大概。

    第一次和李诗诗见面。秦朝就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她,多半又怪自己引发了一连串蝴蝶效应。按历史发展,后世大名鼎鼎的‘唐宋八大家之一’苏轼,应该到明年才被召回。

    每次苏轼被招回京,都是准备重用他。这回一回京就生病,请李诗诗的爷爷医治,小病治成了重病。可那李大名医依旧不知悔改,反责怪苏轼不听医生言,吃亏在眼前。

    苏轼的字写得最好,官做得最大,也只好按医生说的做。结果重病险些治成了死病,幸好他自医术不低,家里预备了救命的老年人参,才在生命边缘挽救了回来,捡回条老命。

    被李大名医折腾一番后,苏轼的病越重就越不敢相信医生,甚至连皇帝专门派来的御医都不敢用,说自己最懂自己的体,宁愿自己用自己的医术,自己给自己慢慢治。

    他年少时医术就很不错,经历了几十年风风雨雨后,现在的医术着实不低,若不是顾着医生一般不给自己治病的古老传统,早就忍不住试着自己给自己治了。

    结果大出许多人的意料之外,只短短一个星期,苏轼就基本上治好了自己的重病,使那李大名医满肚子内行话都说不出口,被勃然大怒的小皇帝亲自发旨问斩,抄了三族。

    苏轼自己治好了自己的病,心中多半却不是开心,而是心痛。因为有个儿子被庸医治死,也曾顾及医者不自医的古老传统。若没有上次的惨痛教训,这次很可能在劫难逃。

    可以说,是小儿子的死救回了这条老命。

    从这件事中秦朝看出,小皇帝拉拢他的用意十分明显,但他显然不怎么领,不然不会给李诗诗求。小皇帝心中或许很不满,对李诗诗的处理却还算漂亮,赢回了不少人心。

    就连苏轼,恐怕也因此而对他好感大增。

    也对这少年皇帝多少有了些信心——最刚愎自用,还没到不可救药。

    苏轼被贬多年,不可能不生怨气,发些脾气很正常。不然李诗诗最怎么讨苏轼喜欢,苏轼也不可能冒着丢官及失去施展满腹才学的舞台之险,以此来试探小皇帝的为人。

    让苏轼在皇帝面前这么做,李诗诗想必有什么过人之处。

    李诗诗把药铺转让给了秦朝后,准备出家为尼了此残生。

    秦朝劝了一会劝不了,心中一动,介绍了黄蓉给她。

    “好吧!就见一面,别再劝了好吗?”李诗诗面无表地道,“这世上再没什么值得我留恋。”

    秦朝知道李诗诗想借机让自己彻底死心,不再纠缠下去,心想:“你若连见上一面都不肯,那才真叫心如死水。”哈哈一笑道:“如果你什么都不留恋,让我抱一抱你也没关系吧!”

    李诗诗只愣了一下,便又立即恢复了冷静,“你肯做贼,便宜你一晚也没什么。”

    秦朝目光落在李诗诗上。

    李诗诗突然有一种脱光了衣服的感觉……

    “你……”李诗诗不知该怎么说,急得发抖。

    接下来的一段时光,是李诗诗一生中最难忘的一段时光。见黄蓉之前,李诗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知从那一刻开始,自己心中多了一个神,少了一个人。

    一颗心死了一大半,又活了过来,活得比过去任何时候还有活力。

    黄蓉现在正急需人手,对李诗诗欢迎之至。两女越聊越投机,很快就把秦朝给抛在了一边。秦朝呆得无聊走了,两女却一起大骂了他一顿。却没料到,秦朝马上又回来了。

    两女不骂了,也不理睬他了,又把他晾在一旁。

    秦朝又走了。

    这一次他回了汴梁。

    李嬷嬷虽然有开始修炼武功,秦朝却仍然不放心她的安全。京中藏龙卧虎,谁也不知有没有更厉害的高手隐藏在暗中。甚至面对面都认不出来,例如改头换面的秦朝。

    天下第一的荣耀极大,麻烦也极大,不改不方便。

    李嬷嬷像初恋少女般,一见面便八角鱼般缠了上来撒。最近这段天堂般的生活,使她彻底抛弃了往的矜持,想趁着众女都不在时和主人多一些欢乐。

    夜深人静,屋内不见有一丝灯火,对功力深厚的秦朝而言,却与白天没什么两样。李嬷嬷的衣服轻轻一扯就脱光了一大半,出一对**,被秦朝施展‘大手印’抓住。

    玩了会,秦朝亲了李嬷嬷一口,准备睡觉。李嬷嬷却没像以前那样乖巧听话,细声哀求道:“好胀啊!公子爷再帮奴婢揉揉好吗?”

    秦朝捏了捏道:“咱都不是小孩子,别玩了。”

    李嬷嬷愣了愣,笑道:“爷又不喜欢这个了,让奴婢好好想想,再换个新鲜有趣的玩法。”

    “要不,用‘大印’再多?”

    秦朝密语传音道:“京中隐士高人太多,被发现影响不好,别让我为难好吗?”

    李嬷嬷躯一颤,点头道:“那还是奴婢自己挤出来吧!不然等下真的不好啦!”体却紧挨着不放,片刻都不想离开主人。

    秦朝只好在峰上各吸了两口。

    “唔!主人。”

    李嬷嬷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片刻,带回来两个杯子,熟练地挤了一满杯鲜递给秦朝,见他喝了,才笑着开始挤第二杯。

    秦朝轻叹一声,道:“早说过养一头牛都比折磨人好,你何必自己为难自己呢!”

    李嬷嬷默不做声,过了一会儿才道:“奴婢没有什么像样的才能,只想做好娘的本分,这有什么不好吗?难道奴婢在公子爷眼里还是不如一头牛吗?”

    秦朝挠了挠头,柔声道:“不是你不好,是我不习惯,老忍不住说这些废话,弄得彼此都不开心。”

    “不!”李嬷嬷不想对主人说不,却不是不敢,反而越敢越不想。

    “主人对奴婢不好都好,别人对奴婢最好都不好。奴婢跟了主人才开始知道人生的意义。奴婢解不开爷心中这个结。以前奴婢心里也有很多很多解不开的结,这些天却被爷解开了许多。奴婢却什么都给不了主人,连自己的本分工作都做不好,怎么努力都做不好。”

    秦朝道:“是我太不解风,多管闲事,辜负了你一番好意。我不想辜负了你,不想辜负了你们,却也做不到。这无关努力不努力,或者说越努力越难做人。”

重要声明:小说《悟道天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