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对不住八荒六合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啃魂 书名:悟道天龙
    又想:“不管怎么说,小心驶得万年船,别大意了。说不定,他正是想用这女人引开我父子的视线,以方便施展其它谋诡计。有武功不用,更叫人防不胜防。”

    心道:“是了,盛名之下无虚士。怕美色不足,才加件袍子遮着,更能引人遐想。”

    慕容博怕遭秦朝暗算,一直站在五丈开外游走,分心观察四周的环境。

    慕容复虽然年青气盛,很想面对面试试,但终究不敢违逆父亲,叫外人笑话父子不和,儿子不孝。因此只能站得更远,受不得都还得受,心中更来气。

    “秦兄千方百计引我父子前来,有什么话说,不妨直言。”慕容博找了半天还看不透玄虚,干脆直接问。

    秦朝想说是误会,想说是慕容夫人所为,但终究没说,叹了一叹道:“我也不知说什么好,你们有什么想说,也不妨直言。”脸色更苦道:“如果一定要我说,我可能有些对不起你们。更不想一错再错,更加对不起。八月中秋,本该是家人团圆的好时节。”

    话没说完,已经被慕容夫人从后面紧紧抱住。虽然慕容夫人什么话都没说,这一抱却胜过千言万语,叫秦朝还怎么说下去?

    感受最深的是那两座玉女峰,每一挤一磨都叫人心,**高涨。

    可是,现在是干那游戏的时候么?就怕,越压抑越压抑不住。慕容夫人第一个控制不住低声呻吟,声音是极小,一般人是听不见,可这既瞒不过秦朝,也瞒不过慕容复父子。

    “唉!我对不住……”

    话没说完,只见慕容博摆手笑道:“秦兄千万别再说什么对不起。大恩大德,咱父子永不敢忘。虽说也不是没有仇怨,例如我‘还施水阁’。但那也还算公平,不如一笑泯恩仇。”

    “我当然想一笑泯恩仇。就怕你……”秦朝越说越不知该怎么说。

    慕容博见他脸色怪异,说话吞吞吐吐,心中更不是滋味。

    可想而知,下面的话有多难说便有多难听。不听也罢。

    怒道:“你当咱父子是什么人,这话既然说出口,当然是一言九鼎。难道,一定要我立下重誓,秦兄才相信。”

    秦朝道:“不是不相信,也不是相信,实在是不知该怎么说。”

    慕容博心想:“他这话倒也老实,显然连立下重誓都不信,又何必因此而得罪人。可是,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令他这般难以启齿呢?”

    慕容复道:“最对不起,你不都已经做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秦朝叹息道:“所以我更觉得对不起你。”

    慕容复道:“这话我可不听。”

    秦朝道:“我知道,这未免也太假惺惺!”一边说对不起,一边享受慕容夫人的温柔。心中更过意不去,但越说越显虚伪,自然是少说为妙。

    慕容复傲然立,派头十足,朗朗道:“既然你这么真诚,那我也实话实说。你本来没什么对不起咱父子,但你太对得起乔峰父子。这么一来,咱也像三十年前燕门关一战,成了间接受害者。”越说越激动。原本不准备说这么多,事到临头却又忍不住。

    顿了一顿,仍不吐不快,续道:“若说上次的罪魁祸首是我爹。这一战的罪魁祸首不是你是谁?说乔峰父子是上次的受害者,谁是这次的受害者?所以,你说对不起是有对不起,但这不过是空话一句,说得最多都只能叫你更心安。帮不了我父子半点忙。”

    说着,说着,突然觉得太过放低自己,心中顿时老大不痛快。虽然还有不少话想说,但说什么都不愿主动放低姿态。但若不肯放低了姿态,怎么叫对方出手帮忙?

    心中矛盾难解,更不痛快,忽然想起秦朝刚刚说过那句:“实在是不知该怎么说。”

    慕容博几次想阻止儿子说下去,但一直心存犹豫,最终还是没阻止。同时得分心关注秦朝,不敢有一丝放松。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暗骂那女人**,却又希望她越越好,好叫秦朝他空不出手。但又怕两人是在演戏,暗藏有更厉害的谋。表面越安全,越觉得秦朝的智慧深不可测,比鸠摩智更叫人忌惮。

    慕容夫人原本没这么容易动,不然又怎么保得住这么多年的清白!可此时各方面都倍受刺激,越想冷静越冷静不下来。火熊熊,烧难当,比吃了药还可怕。

    过去在无人之地,曾经试着吃过有不少,从没有像今这般难以自制,一双手越抱越紧。从秦朝上透过来的冰凉,每一丝都比大天吃上一碗冰镇西瓜还爽快许多。

    更可怕是传来更多的火,比在大雪天还难拒绝。

    耳边的声音忽远忽近,似乎越来越模糊……

    不知过去了多久,突然听到慕容复道:“爹,你真的不认识那**吗?可是看她那眼神,对爹……爹要受不了她的水杨花,装作不认识。”声音似是从很远的地方随风而来。

    “哼!那人骗得过你,骗不过我这双老眼,明明是还没开苞的老处女……”听到这儿再听不下去,心口大痛,眼冒金星。捂不住吐了一口又一口血,终于又晕了过去。

    又不知过了多久,醒来也不知在何方。开门声响起,紧接着传来秦朝的声音道:“你还是躺下来多休养一会的好,有什么需要只管对我说。”

    忽然又想到名义上的丈夫和儿子,顿时又心如刀割。

    突然不知怎么力气大增,被子上被随手抓出几个洞来。

    心中一动,运功一查,果然……

    原来的内功消失不见,换成了一门全新的内功。脑中灵光一闪,惊呼道:“这就是能让女人返老还童,天山灵鹫宫中至高无上的‘八荒**唯我独尊功’?”

    秦朝道:“是呀!有了这门功夫,再不怕见到熟人,以后再不用遮着掩着。”

    又道:“具体你不必问我,师姐这笔生意绝对做得值,我也绝不觉得亏。”

    慕容夫人强自镇定下来道:“这不是女人专属的功法吗?”冷汗直冒,事实让人不得不怀疑秦朝的别,不然怎么转嫁这一武功!

    秦朝摇头不语。

    慕容夫人渐渐冷静下来,想通了,尴尬道:“我又误会了你,忘了你说过这原本是专属男人‘纯阳至尊功’,后来才改成专属女人的‘八荒**唯我独尊功’。”

    秦朝道:“你还有什么心愿,直管跟我说,看能不能帮。像这么跟着,男女间有居多不便,便是能帮也不能。而这‘八荒**唯我独尊功’,看似不可能,事实却并不见有多难。”

    “我不要你对我这么好,我愿你打我骂我。”慕容夫人气恼道,“你是我男人,我是你女人,睡一起都是天作之合,还有什么不方便?你看不上我就直说,这理由太烂!”

    秦朝好一阵犹豫,指了指她双腿间,背转低头不语。

    慕容夫人一愣,一惊,一喜,想起女人每月的月红正好在这几来。往下一摸,贴安置在那儿的……不见了。不由又羞又气,却是欣喜居多,伸手道:“拿来。”

    “说了不方便你还不信。”秦朝转道,“我要你那玩意儿干什么?洗了挂着还没干,等下你自己去拿。”

    慕容夫人噘嘴道:“装什么装,你用内家真火一烤,不就干了。”脸上却掩饰不住欣喜,觉得无形中又亲近了不少,低头道:“你喜欢,你拿走好了,不用这么快还我。”

    秦朝见她前言不搭后语,其深厚意却表达得更明确,不敢再久呆下去,忙转离开客房,后传来慕容夫人的声音:“我承认这是很不方便,但有你帮忙,不就方便多了吗!”

    没走多久,耳边传来木婉清熟悉的声音道:“那人还是死缠着你,不肯离开吗?”声音还是那么地优美动听,却似有多出不少幽愁、苦涩,隐含了无数深意重。

    “唉……”秦朝一声长叹,苦笑道:“别这么骂人好不?你现在可是名震江湖的‘玫瑰仙子。’”

    “我现在没功夫跟你在这里瞎扯……”木婉清的声音飞速远去,显然又被巫行云叫去护法去了。比起李秋水边的影卫,巫行云边的防卫太弱了!偏偏双方都不肯示弱。

    “嘻嘻!你比我爹还厉害,天下第一风流浪子的头衔,终于不用再担心无人可继承。”钟灵的声音忽然而来,忽然而去。显然是有听到什么风声,忍不住跑来看看。

    好在这慕容夫人易了容,既不显年青,又不很貌美,不然哪能这么容易通过这一关!

    回到自己的卧室,在上发现了一张木婉清留下的小纸条,上面写着:“没想你和我哥一样坏,喜欢波大股圆的女人。喜欢就喜欢,怕什么?就怕你不喜欢。”

    看了又看,泪水不住夺眶而出。看字迹,木婉清显然还有话想写没写。猜一猜,那话应该是:“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先让你这坏蛋开心一阵,再一刀杀了。”

重要声明:小说《悟道天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