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大三岁知仁家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啃魂 书名:悟道天龙
    一路上,慕容夫人表现越来越像个小女孩,老腻在秦朝怀里不肯走。但小女孩哪有她那种成熟风,秦朝自认做不到圣人君子,只好多往人多的地方走。

    一遇上外人,慕容夫人表现要多听话有多听话,从不违逆他半句。

    “夫人,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秦朝好几次想问没问,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慕容夫人嘻嘻一笑道:“我名字中有个‘仁了’,仁义的仁,你叫我夫人没错。既然知道了王和仁,自然知道另外一个字不好听,不如不知道。”笑语盈盈,说不出地妩媚动人。

    秦朝道:“原来你叫王知仁。”

    慕容夫人道:“装得倒像!”

    秦朝道:“我这是第一次听说,信不信由你。”

    “你说这是第一百次、一万次听说,我都信。”慕容夫人道。

    秦朝不争辨,直接道:“虽然你已嫁了人,但我觉得,以后还是叫你知仁姐比较好。”

    慕容夫人道:“我是嫁了人,但你还没娶妻呀!你想和凡夫俗子一般迂腐吗?是的话,我还是离开你比较好。”

    秦朝虽然想她走,但那有多得罪人,想想都知道,走了也不会比现在好多少,只好放过这机会,苦笑道:“说不定我比一般凡夫俗子都迂腐,不然怎么还不与你和好。”

    言下另一层意思,指的是男女交合之合,慕容夫人不会听不出来。但要来真的,心里只会比秦朝更怕。秦朝不是没看出来,却怕她越怕越不肯示弱,表现越亲密越不怕。

    慕容夫人吱唔了一会,鼓起勇气道:“既然你对我这么好,我再透露一个报给你——高太后已经看过你那本《天龙八部》,虽然几经辗转后残缺了许多。但不缺你将她写死了那段。”

    呵呵一笑道:“她还叫人将那段文章在小皇帝面前大声读了九遍,吓得那小皇帝晕倒了不下十次,冷汗出了不知多少,大病一场还没好。”

    秦朝道:“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慕容夫人道:“从我堂妹那儿知道的呀!”

    秦朝道:“你说高太后叫人读了九遍。那人难道是你堂妹不成?”

    慕容夫人道:“你不是‘天机子’,还装什么装!”

    秦朝微微一笑道:“我本来就不是无所不知的‘天机子’,不过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猜到了——你说的堂妹,指的难道是苏轼的第二任妻子王闰之?”

    慕容夫人苦笑道:“原来你都知道了,我又在你面前献丑了。”

    “不是这样。”秦朝摇了摇头,实话实说道:“我原本是不知道,但你都说了,我当然可以顺着推测。答案可以有许多,不知哪个对。哪个错。”

    慕容夫人双眸一亮,呷醋道:“你连我堂妹的名字都知道,好厉害!”

    秦朝默默算了算道:“苏王两家结亲是何等大事,想知道不难,但我还真不知道那些。我的消息是从别处得来。正想问你对不对,王闰之今年是不是四十三岁?”

    慕容夫人醋大发道:“好呀!她上哪儿少了根毛都瞒不过你,问我干什么?”说是这么说,还是回答道:“我比她只大三岁,你怎么就看不上?”

    秦朝边想边说道:“王闰之,字季璋,由此可见在娘家排行老三。可是。在出嫁之前,家中称‘二十七娘’,那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慕容夫人道:“一个是家中排行,一个是族中排行,有什么好奇怪!”

    又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有许多女人都没资格算入族中排行。我正是其中一个。不然排到几百都毫不为奇,难道称‘几百几十娘’!”

    秦朝道:“你都没资格,别人更没资格了。”

    慕容夫人苦笑道:“你现在说这些哄我,有什么用?与姑苏慕容勾搭在了一起,怎么不是诛九族的大罪。谁担当得起!不如杀了我这不孝女。”

    秦朝恍然道:“是你怕连累家中,主动找罪受,被逐出家门。”

    “姑苏慕容的底细,当时又没多少人知道。”慕容夫人道,“我知道越多越不会说。夫妻本是同林鸟,还没大难临头就各自飞。山盟海誓即便变了心,这么多年不都还没说。”

    横了一眼,显然是在说:“这些不都是你说穿的吗?”

    又道:“我和堂妹从小玩到大,你既然对他这么清楚,对我怎么……”话中似有说不出地幽怨。

    秦朝想辩却无比辩起,实话实说更伤人,只得一句又一句:“对不起!”

    “我要你说那么多对不起干嘛!只要你肯抱着我,我就已经很开心。本来你让我跟着,我就该知足常乐。”慕容夫人越说越动,抱得更紧,秦朝却不敢在这个时候松手。

    “唔……唔!唔!秦郎,吻吻我,好吗?”慕容夫人的声音说不出地人。

    秦朝原本不愿吻,忽然想起跟王夫人那一吻,想起王语嫣,不由开始有自暴自弃,强吻过去,直吻得慕容夫人险些透不过气,才终于恢复冷静,长长地度了一口气过去。

    “对不起……”他嘴上没说,上却无一不在说。

    慕容夫人喘息了半天,仍感觉有些透不过气来,心中却涌出从未有过的兴奋,知道这一辈子都别想忘记这死亡一吻,没想接个吻都能吻死人,‘龟息功’那类功法都用不上。

    脚步声响起,秦朝一听便知是慕容复父子,暗骂这两人来得太他妈不是时候。明知是由慕容夫人引来,多半是暗中留下了什么暗号,但这时还能责怪她吗?

    怜惜都还来不及!

    自己这一路不敢过分亲,有不少细节照顾不到,被乘机留下暗号,多半是自找,小半是……想说是报复,又不想这么说慕容夫人,越想越觉得对不起她。

    “别担心,他不知道还有一个我,还能活在这世上。”一听这声音,心中的担心不由少去不少,知道是慕容夫人在跟自己密语传音。

    不过,保险起见,秦朝还是脱下一件袍子遮住了慕容夫人的上半

    “对不起!我不想你们面对面像个陌生人,或者熟人。”

    “没关系。我说过什么都听你,别说只是件衣袍,打我骂我都随你。”

    ……

    两人用传音入密,你一句,我一句,直到慕容复和慕容博出现。

    慕容博想将注意力放在秦朝上,却不知不觉被他后一个婀娜多姿的影吸引,心道:“这小子风流好色不说,怎么能这么小气。总不会是天下第一美女,看一看又不会少了什么。”

    忽然见儿子面露讥笑,心中一惊,暗道惭愧,险些因一个不相干的女人而坏了大事,忙呵呵一笑掩饰尴尬,顺便提醒一下儿子。

    “秦兄好福气!干嘛要遮着,难道这位绝色美女是我的老相识?”慕容博越说越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又不知哪里不对劲。或者说看出秦朝目光怪异,心中却更不对劲。

    来不及多想,只听秦朝道:“这不是明知故问么!若不是你夫人的闺中好友,怎么能引你到这儿来?”

    “哼!”慕容复忍不住冷笑道:“这对你很难吗?不是我高看你。”

    言下之意:骂秦朝是贼,盗取慕容家的暗号;骂他是小人,有不可告人的谋。

    慕容博虽然也赞同儿子的话,却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又不知哪里不对劲,怀疑是自己太紧张,嘴上道:“夫人的闺中好友不多,这位难道是姓王?”仍是越说越觉得不对劲。

    秦朝不知说什么好,希望慕容夫人能开口,甚至希望她站在慕容父子那一边,虽然难免会伤心,但长痛不如短痛。毕竟是慕容夫人先跟慕容博拜堂成亲,是自己先对不住。

    沉默半晌。

    秦朝见慕容夫人仍一言不发,表现如仆人般老实,只得放弃心中的妄想,轻轻一叹道:“她确实姓王,但已被赶出家门,跟了我。”这话是实话,但用了秋笔法,听在不同人耳中是不同意思。

    在慕容复听来,这女人年纪似乎不小,还想跟秦朝私奔,学那‘无量洞’洞主辛双清,当然很没脸见人。说不定在江湖上比辛双清还有名,家中甚至有丈夫,有子女……

    慕容夫人确实有丈夫,有子女,因此而更加没脸见人,但不是慕容复想的那样。差之毫厘,缪以千里。

    在慕容博心里,秦朝对女人似有,实无,却不想任何人知道他始乱终弃的伪君子面目,不想任何人见过他玩过的女人,那样有利于加强保密,更方便杀人灭口。

    若是不信,事实只须看看他脸上那些唇印便知道。虽然已经被擦去不少,但多多少少还能看得出来。儿子没什么经验看不出,却瞒不过自己这老江湖,虽然还是觉得很不对劲。

    心想:“他上还有不少秘密,只是我现在还看不出来,所以只看出了不对劲。这人比鸠摩智还表里不一,早知道不易对付。这女人容易受他玩弄,我可没这么容易上当。”

重要声明:小说《悟道天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