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师弟你沾花惹草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啃魂 书名:悟道天龙
    其次,在不同内力属的兼容方面,‘混元无相功’无疑是佼佼者中的佼佼者。佼佼到本修炼的效果就已经十分地强大,再加上传功相助,叠加的效果显然不是一般地强大。

    慕容白果然在晚上一个人找来,两人相见在‘还施水阁’。阁中的武功秘笈虽多,能让秦朝感兴趣的却已经极少。反而是那些武学知识的补充,叫秦朝很是伤脑筋。

    “你可别读多了,读成了王语嫣那样的书霸,别怪我没提醒。多了文学障,加上武学障,最天才都等于废物。”慕容白静静地坐在他右边,一脸温柔道。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李青萝默默地坐在他左边,一脸地不满,却不敢真的得罪慕容白,显然已经吃过了不少苦头,一肚子火气只得憋着回家去发泄,希望那些活花肥还能管一些用。

    其实心里也zhidao,那希望很小很小。最近实在是没时间也没胆量去找花肥,生怕太惹恼秦朝会得不偿失。一般倒是不怕他,一点都不怕。大不了被他欺负几下,那似乎也bucuo。

    眼睁睁瞧着他将十一层大圆满的‘朱砂掌’功力全传给那慕容白,李青萝眼里简直要喷出真火来,忍不住叫出声来道:“师弟你!”语气中饱含无尽的责备和不满。

    秦朝淡淡地道:“一统这太湖水道,你自己看着办。”

    李青萝一听便zhidao,他这是要看自己的表现。说到底主要还是对那人花肥不满,这是要自己戴罪立功。但他如果直接这么说,自己恐怕会破罐子破摔,叫他也zhidao自己的厉害。

    可是现在……

    现在是由自己来选择,况可就大不一样了。

    反复思考,李青萝发现由自己来选择实在是没法选择,太痛苦了!

    灵机一动,反推回去道:“zhidao你想让我别做那些。但我今天能答应你,明天照样能反悔。口头上任何保证都是在欺负人,越动听越是在欺负人。你不如干脆杀了我,让我从此想做也做不了。杀一人,救无数人,不正是你们这些自命侠义之辈最喜欢做的事吗?”

    在秦朝眼里,无论李青萝上有多少地方看不惯,最看不惯的无疑是她拿人作山茶花的花肥。如果连这都能视而不见,找理由不去管,别的恶人恶事还怎么找理由管!

    ‘曼陀山庄’中到处种满山茶花。需要的花肥可真不少。不像书中只李青萝一个人需要,现实至少多出了十倍的需要。不过比起‘无恶不作’叶二娘残害众多无辜的孩童,况又自不同。

    怎么都比不得。

    那些被当成花肥的男子,大都是家里有妻子还在外头沾花惹草的负心汉。李青萝不便直接报复那‘镇南王’段正淳,怪他不杀了家中的妻子另娶,便拿那些人来报复。

    如果要管,就连这些也得管。

    不然就别乱管,越管越乱

    话说,这能怪段正淳老是在外头沾花惹草。却不敢娶回家吗?

    事总是说别人的坏话容易,约束自己难。自己这不都仍在一夫一妻与三妻四妾中徘徊不前,只自己一个人都管不住,那边还怎么理直气壮去管别人!

    除非真有大无畏的xisheng精神。取而代之,替段正淳一天到晚安慰她,为一颗树而放弃整个森林,圣人般陷女色中从此脱不得。无论心里怎么不舒服。皆得一辈子。

    天!

    我的天!

    自己又不是书中那‘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郭大侠。

    郭大侠都还为了一个师父嘴里的妖女黄蓉,与师父险些反目成仇到无法化解。

    可是。如果自己不能帮忙解决李青萝的那些烦恼,反而增添她心中的烦恼,那只会让更多的人因此而受害。如同镇南王,最多精力都没法一直满足她个人的无穷。

    而她又不keneng一直牢牢控制住镇南王,便只能把气发在那些喜欢在外头沾花惹草的负心汉上。又不免担心后患无穷,最怎么千防万防似乎都不是办法,干脆剁了作花肥。

    秦朝不愿因一时冲动而好心办坏事,害人终害己,觉得那么做最多只不过是自以为无愧于心。将来最怎么想办法弥补,弥补最多,还是免不了会一生耿耿于怀。

    不管是剁碎用人作花肥埋了也好,煮熟做包子开客栈吃了也罢,现在还没找到解决的良方,便只能选择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理智上是这样,感上却很难控制得住。

    最近狂吸人内力的时候对付那些恶人,顺路便见过、听过不少,有不少况比这还恶劣。没法再视而不见,便只得牵连无数,谁没有亲朋师友,当真是忙个不停,也只能尽力。

    “嘻嘻!姐姐我就是喜欢你这一傲气冲天的书呆子正气。”李青萝见他一时答不上,心中大乐,忙又火上烧油道,“小弟弟,真是可极了呀!”一语双关。

    目光往他两腿间一扫,那儿可真小!

    慕容白也忍不住笑了,心知那是他心中最大的痛,不然他就不再是男子汉大丈夫。这是多么矛盾地事实,多么难堪的场面,难得亲眼见识到如此神奇的少林‘金刚不坏体神功’。

    最脸红是慕容白和李青萝不是小女孩不懂,心里头都很明白,他那玩意儿是走后路的无上神器。每次只不过一想,子骨都不由软了,形态几近于任人宰割。

    那样便不用再担心怀孕。

    一天中想干几次都行。

    最尴尬是女体在这类况下自动分泌的特殊体香,刺激效果要比一般药强多了,不由便兴奋得分泌出更多的分泌物,叫人不得不相信,《寻秦记》中写的那‘荷尔蒙’是真的。

    漾,又一浪高过一浪……

    秦朝立马又见势不妙,只得又用‘参合指’,隔空两指点晕了,一手又抱住一个,省得又摔落在地上,惹发更大的麻烦。

    周围又传来一阵嘻笑。

    阁中越来越多美女都见怪不怪,又埋头抄写心的武功秘笈。生怕惹发他的真火,再没得这么多秘笈可抄,后悔莫及。那可真不是一般地傻,简直是傻得没边,无可救药。

    秦朝的下不由又起了男本能的变化,忙弯腰背起两女出了门,只背上四座玉女峰压着,就已经入骨,怪不得两女会控制不住火势,自己都忍不住要当众侵犯。

    一出门,立即运转最新的‘无极推山功’,顿时由小人变巨人,体的触感亦因此而大降,同时的力量和防御大增,反应似乎变迟钝了许多,只下那地方又硬又小又短。

    一般运转华山派‘无极桩’的时候,桩功像打桩一样牢牢钉在地上,两膝弯曲下蹲,两脚尖内扣,十指抓地,重心落于两脚正中,膝部外展与脚尖垂直,没法再四处走动。

    秦朝这‘无极推山功’,虽然基于华山派的‘无极桩’和‘推山功’,但修炼到第九层大成后,便能在小范围内活动;

    修炼到第十层圆满后,便能在大范围内慢慢走动;

    修炼到第十一层大圆满后,便能像常人一样快速走动。又因每一步都大跨步行走,虽然落脚比较重,不同于轻功轻,sudu却不下于展开轻功,反而远胜过一般地轻功。

    只见秦朝一步跨出去,落脚仿佛地动山摇般,公冶亁直瞧得目瞪口呆,提起酒葫芦猛灌一口,不由叹道:“江南第二,天下第!”

    “别灰心。”结义大哥邓百川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

    转一看,没想邓大哥也目瞪口呆地盯着那秦朝迅速远去的影,不由笑道:“没想华山派这两项不怎么出名的武功,一到他脚底下,竟会展现出这般惊世骇俗的威力。”

    邓百川微笑道:“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真本领,没得半点假,真叫人心服口服。‘神行百变’左柔那变态‘混元一气功’,‘穷凶极恶’云中鹤那风流《御女心经》,不假便也是如此得来。”

    公冶亁放低声音道:“咱们真的不管吗?”

    邓百川点了点头,心想:“老爷都管不了她,你我怎么管!”

    公冶亁叹了叹,目光终于从慕容白上离开,苦笑道:“武功不如人,不但什么都做不了,还得感谢人家手下留,这世道,这江湖,真叫人无语。”

    邓百川道:“别担心。要真是你想的那样,从大业上看,从大势上看,从大局上看,反而是求之不得。你要真管了,妹夫都没了,少爷会不生气吗?”

    公冶亁zhidao他口里说少爷慕容复和表妹王语嫣,实际上说的是老爷慕容博,不由叹息道:“我这就发发牢而已,其实也一样求之不得,与少爷一直是走在同一阵线上。”

    邓百川也zhidao他口中那少爷指的是老爷,笑道:“你现在这心态确实过于急躁了些。”

    “是呀!”公冶亁点头道,“在这种心态下强行修炼,只会势得其反,郁闷啊!”

    邓百川安慰道:“你这况至少比我强多了,至少能趁机多花些时间和精力研究他那酒功。真要让你成功了,那便是功在千秋,利在百代。”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悟道天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