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第一教三阶十层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啃魂 书名:悟道天龙
    最怎么贬低,皇室还是皇室;最怎么抬高,还是免不了江湖争斗。

    说来说去,到最后还是免不了动手较量,分个高下。

    上代老一辈中,有个强得不像人的人物绝不能忽视——逍遥三老的师父‘逍遥子’。

    现在的逍遥三老,能比得上他吗?

    如果现在都还比不上,年青时的巫行云、无涯子和李秋水又怎么比得上他;如果年青时这三位徒弟的武功都比得上他这师父,那他这师父得白痴到什么程度!

    事实上越来越多迹象显示,‘逍遥子’主要是在利用‘逍遥三老’。三老的悲剧,可以说大半是由他一手造成。但这就像乔峰不好怪父亲,三老也不好怪师父。

    有苦说不出。

    ‘逍遥子’才是江湖中真正站在巅峰的强者,最有希望在个人武力上稳胜各国皇室中的隐藏强者。他简直聪明得不像人类,‘大轮明王’鸠摩智最聪明都还像个人。

    表面上是很超然的世外高人一个,内心深处一样是野心勃勃,不过他比鸠摩智还擅长隐藏实力。但要说他不贪婪,‘琅嬛玉洞’怎会收集那么多门派的武功秘笈?

    就连逍遥派三大内功,秦朝很怀疑分别改自大宋、大理和西夏三国的皇室绝学。

    如果天山童姥的‘八荒唯我独尊功’是逆转‘至尊纯阳功’,那么在武学理论上明显与大理段家的‘一阳指’一路,具体的修炼最多不过一些细微的区别。

    不想被误会成‘一阳指’的话,逆转给女子修炼是个很大胆的想法,失败的后果很严重,甚至已经失败过多次,直到遇上巫行云,因为她的年龄极小,天资奇高。恰巧成功了。

    看来她从小便是少恨多,如此倒是能理解她为什么脾气会那么古怪了,也能多理解一些她对无涯子坚定不移的

    十有,‘逍遥子’是女的。这么一想,忽然便明白了许多原来无法理解的事。例如:‘逍遥子’一方面似乎与姑苏慕容关系非浅,另一方面似乎对姑苏慕容吝啬得很。

    保命的凌波微步都不传,表面似乎是怕暴露了她和姑苏慕容的关系,但这事难道非得找到证据不可,就不许人怀疑吗?

    放下她这边,再想李秋水那边。她那个西夏皇太妃。如果只为享受宫中的权势而失去不少自由,越久越好像不值。但如果她是为了近一步完善及提升‘小无相功’,便不难理解。

    从她在西夏的地位不难看出,西夏皇室的最高个人武力最低都不会比她低太多;从她对西夏朝政的控制力不难看出,西夏皇室的最高个人武力最高都不会比她高太多。

    这么看,两者位于同一水准线的可能比较高。

    或者说,两者大概属于同一阶。

    具体阶位在当今武林中还未形成一个统一的概念,不过在秦朝看来:习武之人和未武之人很自然不属于同一阶,后天武者与先天强者也自然不属于同一阶。

    这么分。至少就有了上、中、下三阶。正常能修炼到上阶的武功,便是上乘的绝学。正常能修炼到最上阶的武功,便是最上乘的镇派绝学。

    李秋水的武功,境界或许还没达到先天。实力绝对已经是先天强者级。

    每一阶,秦朝又划分十层。

    不管西夏皇室李家所拥有的个人武力有多强,最高比李秋水高不过十层,最低也低不过十层。正常的况。应该就在这个范围之内。特殊况如书中段誉,则视具体况而定。

    西夏李家可能胜在数量,而非质量。不要脸围攻的话,该已足用。

    大辽耶律家擅长骑,借助宝弓,一手连珠箭,单挑都像是作弊。

    大理段家的‘天下第一剑法’六脉神剑,或许真的最厉害,但前提是得修炼‘一阳指’。‘一阳指’一个传子不传女的家规一刷,段家本就男丁稀少,修炼有成的能剩下几个?

    吐蕃是政教合一,第一教密教至高无上的护法神功‘龙象般若功’,共分十三层,功力成倍递增,越是往后,越难进展,据说古往今来从没有一个修炼到第十层。

    在秦朝看来,密教‘龙象般若功’和逍遥派‘北冥神功’比,虽然后者修炼最快,前者修炼最慢,但两者的最大难处越修炼越相近——后天内力的数量越多越难消化。

    内力数量大增的同时,不同内力间的冲突加大,内力的整体质量下降,对内力的控制力亦随之下降,憋越来越大于利,利的一面越来越敌不过弊那一面。

    继续修炼等于慢自杀,不修炼等于自困手脚,怎么办?

    那鸠摩智修炼‘小无相功’,可说是对症下药,正如自己修炼‘混元无相功’。但他尝到‘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甜头后,可谓是食髓知味,再难满足于往那种正常的修炼。

    自己如果在心功和外功修炼不足的况下,也像玩网游一样什么武功都学,不少学不会不说,学会越多绝学,精神控制和防御相对越弱,下场恐怕不会比他这国师好。

    要不是有这样那样的限制,贪多嚼不烂,各国皇室恐怕早就轰轰烈烈地收集全天下各门各派的武功绝学。如果担心把事闹得太大,暂且只收拾一个姑苏慕容都不行吗?

    不管是搬空还是抄空‘还施水阁’,反正是赚大了。不知各国皇室为什么不干,不管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秦朝先干了再说。相对而言,‘少林七十二绝技’算什么多!

    不奇怪那鸠摩智念念不忘‘还施水阁’,秦朝认为只要是习武之人都不会不动心。既然走上这条武路,当然想用最少的时间修炼到最强。没办法就不找办法了吗?

    找到了办法,不试不知是否可行,那不如不找。

    ‘逍遥子’是利用徒弟试,鸠摩智似乎还没到那阶段。

    他目前是很有希望修炼更快更强,叫他强忍住不修炼,那简单比没希望还残忍。众多的武功秘笈,就如一桌又一桌山珍海味,摆在快要饿死的人面前,不让他吃已经很残忍,还要求他自己强忍住不吃,甚至要求他像佛祖一样喂鹰,那该有多不仁!又该有多不忍!

    秦朝觉得:一个是贪图姑苏慕容收集全天下各门各派武功的秘笈,那鸠摩智至少表面功夫做得比自己要好多了。

    至于书中他武功尽失,却因此而大彻大悟。不如说他是不破不立,武功有希望从头再来,缺的主要是时间。表面上武功尽失,主要是为了保命。

    事实上‘龙象般若功’是利用密教的瑜珈内外齐修,之外力与内力并驾齐驱,而北冥神功吸走最多内力都只吸走了内力。

    要把他原来那一内力修炼回来,后天内功基本上是越快越错越没指望。如果他的野心不减反增,最正确的道路是转求先天。否则不如说是在混子,哪还能叫什么大彻大悟!

    至于他原来的实力,既然要争天下第一,首先自然是争吐蕃第一。就算不是真正的吐蕃第一,至少也该是明面上的第一。否则只会给吐蕃国丢脸,他自己则命难保。

    从吐蕃第一,衡量各国皇室的最高个人武力,最错应该也不会错得太离谱。上面或许还隐藏有地位超然的超级强者,但既然地位和实力超然,受各国皇室的控制自然十分有限。

    吐蕃密教宁玛派现在的鸠摩智,可能不如大宋少林派藏经阁现在的无名扫地僧,但与过去的扫地僧比,至少不会太逊色。

    书中称这少林扫地僧为‘无名老僧’,他的世一直是个迷,秦朝现在自认有几分把握解开,却不敢现在就解。虽然他表现很超然,但怎么都掩饰不了一颗强者之心。

    如果他非常不想解,自己硬要解,后果既很难预料,亦无法保证,根本不必急着冒那险。原因轻易便可找到一大堆,主要是两条:

    一是怕武功远不如他,跑都跑不掉,不得不防一手。

    二是不想连累边的朋友,战败的下场太可怕,特别是女的败不起。

    与他是同阶级的那些强者,到底要什么时候出手?要满足什么条件出手?那是他们的自由。现在没法去强迫他们,便只有努力提升自己的武功,接近他们的武功,到超越他们的武功。

    要做到当然不是件容易的事,要么不做。

    李秋水自知办不到,行事远比巫行云不择手段。可能是因为她借官府人多势众对付巫行云,巫行云才会费时费力收服‘三十六,七十二岛’那么多手下。随着师兄妹俩的武功越来越强,那些手下的作用变得越来越小,所以她们才越来越不关心那些手下。

    秦朝左推右算,又理清不少问题,解决了不少疑问。

    师姐妹两人。

    武功弱的师妹走官府路线,并为此付出自己的清白;武功师姐走江湖路线,近百年都守如玉。

    一个弱联强,不由自主地付出代价,破罐子破摔;一个强联弱,有选择地付出代价。

    这让秦朝想起了辛双清等成名女侠,她们依附自己也是一种弱联强,自己接受她们也是一种以强联弱。(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悟道天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