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复国梦不去掩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啃魂 书名:悟道天龙
    ‘神行百变’的子多变,时好时坏,时晴时雨,时而像这,时而像那……有心人都知道她比‘玫瑰仙子’、‘闪电侠女’更不好惹。79免费阅

    但也不是毫无规律可寻,若机灵点,接着她的话说:“秦神医是西南武林第一高手……”之类的话,不但可以免去一顿揍,说不定还可以得到不小的意外收获。要看她心

    听说这主要是因为,秦朝那西南武林第一高手之名给人感觉似乎很儿戏,不服的大有人在。那些不服他的人,凭什么让左柔心服?在她‘神行百变’的时候,顺路见多了。

    很自然很气不过。左柔暗底下发誓要替他守关,镇压四方。

    有人说她是想借机打响自己名号,方便招蜂引蝶……

    换了木婉清,心里或许会很不舒服,睡不好觉,吃不下饭。左柔不同,她以前早就受够了闲言闲语,流言蜚语,一般都可以免疫了。适得其反,反而令她感到更理直气壮了。

    嘴里说不信,却连来闯关都不敢,自然是心虚,面对事实还有什么话说。实际上那已经等于承认了左柔的武功极高,间接承认了秦朝,由不得那些人继续不信,自欺欺人。

    见到有人来闯关,她一向是欢迎之至。左柔从不惧怕挑战,一天挑战上十个成名高手都还觉得很不过瘾。每次都下手不留,绝大多数败了都不敢再来,可堪一战的越战越缺……

    别怪别人。

    别怪左子穆不敢和她比剑,一被她击飞十次手中之剑,她还不过瘾?东宗掌门人的面子还要不要!

    若非无量剑突然多了个可以轻易击败一般掌门级高手的‘神行百变’,神农帮的帮主司空玄根本不必一再讨好左子穆,特别是从毒药和美人两方面入手。

    司空玄看中了左掌门心急在短时间内提升实力,稳固地位,少不了要借助毒药。

    经营药草是神农帮的正经生意,立帮之本。但上不得台面的毒药买卖更赚钱。例如各种迷药和药,大部分客栈和青楼都是主要客户,除了少数像龚家酒楼一样的正经商户。

    像左子穆这种大客户,一个抵十个。

    不怕出不起价。只怕他不买。买得越心急越容易赚便宜,但赚得太多太得罪人,中间的度必须要好好把握。司空玄甚至忍痛送出了另一个干女儿,比司空虹年青,也貌美如花。

    不知为什么,左子穆总是不肯真正收下。

    其实只要他肯换个角度去想,很容易便知道是因为便宜送得太大,换了谁都不敢轻易占用,左子穆这掌门人怎会像一般人一般幼稚,不怀疑他才怪。

    与司空玄一比。左子穆原来完全称得上是惜花之人。在这世道,互换小妾绝不是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行,反而倍受绝大多数自命风流的人称赏。相比之下,他表现得既多又克制。

    龚婉和小柳之所以如此清楚地知道,主要是因为有玉朱的报网帮忙。其中只司空虹一个人都能带来大量与司空玄和左子穆有关的详细报。而且是以免费奉送为主。

    一文不取,她只怕反而最高兴不过。

    别人可以不知道龚家酒楼的人比黄金还坚,司空虹怎会到现在还不知道!一有机会就大送秋波,叫人很难去拒绝。左柔是例外,从不去掩饰,从心底里很瞧不起她。

    要找原因很复杂,但主要是缘自对武学的不同态度。司空虹明显越来越倾向于投机取巧。左柔虽然不反对投机取巧,但鄙视她也不是没道理。不过鄙视归鄙视,不管也管不着。

    要说左柔自的成功,严格说也少不了有运气的成分在内。甚至可以说,任何成功都少不了运气。表面上的努力拼搏总是显得很愚笨,脚踏实地见效越慢越不讨人喜欢。

    司空虹那种自以为很聪明的人。既然知道还有捷径可走,最想再静得下心来一步一步慢慢来,见到难度比以前仍是只高不低,又何必再坚持?

    一般内功的见效都很慢,可以快谁不想快?

    长年累月的积累最快也是在慢上加慢中快。很消磨时间。左柔被内功折磨了很多年,深有体会。对那些不明内的人,她表面上的行为远比别人还要急功近利,更喜欢投机取巧。

    在这些方面,按理说最没资格鄙视司空虹的是她左柔,别人眼里都有事实为证。

    司空虹表面不怎么在意,心里说什么都接受不了左柔那不加掩饰的鄙视。

    多次试探想弄清楚真正的原因,心里却根本不相信那是真正的原因。对那真正的原因,一次又一次视而不见。误会不次次再加深,以为左柔是因为别的原因而瞧不起人。

    偏又找不出来,找出来的除了假还是只有假。

    她在表面上越不介意,在左柔心里越是虚伪。

    每次见到都感到恶心,见多了都还是觉得很恶心。对秦朝称她‘美女蛇’,越来越赞同至根深蒂固。事实上,秦朝早就非常后悔称之为‘美女蛇’,并引以为戒。

    用来提醒自己别再图一时痛快,但为什么又对木婉清说什么‘大有罪’?

    老说改,老改不了。

    不是说了就可以改,要做到绝不容易。

    不根除不代表不抑制,说了也是在抑制,抑制不了也抑制。

    左柔曾经暗中跟踪司空虹,亲眼见到她还跟司空玄有一腿。

    再想想上次,她和段誉一起掉落悬崖,与司空玄结下死仇。怎么都不相信她真会有如此宽宏大量,这么快就又好了,忘了,一干二净,又恋,干爹干女叠在一块。

    真让人不敢相信,眼前却是**的事实。

    又全脱光了,时光似乎倒流了。

    为什么会这样?

    左柔觉得,司空虹的野心不小。相对未来的目标,这不过才刚有起色。不然凭她现在的份地位,根本不用再如此委屈自己,平白便宜了司空玄那老色鬼。

    司空虹对玉朱主持的报网虎视眈眈,众女都心知肚明。但送上门来的便宜不要白不要,很难拒绝也不用拒绝。何况她还送得很有技巧,很多时候看似只随便聊一聊而已。

    玉朱的报网一直想一个人独干,那当然是不可能。龚婉和小柳对那表现很随意,但也不介意互相帮忙。只玉朱一个人,忙死她都没用。报网本来就是利益的结合体。

    牢不牢,主要是看利益的大小。

    怎么算,玉朱都还是觉得和龚婉、小柳合作比较划算。除了她俩,霍青也成了其中的一员。

    少不了,马秀秀也加入了。

    谁让这张报网与别的报网相比要古怪得多,有一个既不同又本质并无不同的第一目标——赚大钱。

    秦朝以前对组建报网不怎么感冒,主要是因为知道,每张报网都是个吸金的无底洞。但若变成个吐金的无底洞,谁会不想要?

    玉朱甚至愿意每隔十天上交一两黄金,不管要不要都上交,利润不够时用欠条代替。

    秦朝有什么理由不要?

    不要都要把他拉下水。

    “还说什么半点都不懂报工作,《寻秦记》中怎么会有雅夫人那样的人?”玉朱只随便问一问,就又把他问住了,绊住了。

    未来这张报网的主要成员明显也是女人,怎么说,这都是由他而起,始自他的《寻秦记》。

    “要知道,那可是赵王的亲妹子呀!竟然被写成了那样,真够狠心!不过那种谈笑间杀人的本领确实很值得一学,让别人武功最高都将无用武之地。”玉紫的话更直接。

    “赵穆的那对越国孖女呢!”小柳道。

    “至少赵穆是个非常有权有势有钱的主子。”玉朱的目光中似乎有怒火在熊熊燃烧。

    玉紫补充道:“至少咱们姐妹的相貌、智慧、文采、武功最弱都不在那对越女之下。”

    龚婉笑道:“何不放开了,直接说,要做你们的真主,至少也要得是一国之主。”

    小柳道:“这本来就是事实嘛!其他主子当然只能算是假主,这何必直接说出来。”

    玉朱不解道:“你们突然这么大火药味干嘛?”才说完就立马反应过来,发觉这问题问得实在太蠢了。

    一旦与现在的主人起了冲突,毋庸置疑,小柳和龚婉都没理由站在自己这方。而且以她们那种下层出,见不惯高高在上的贵族豪门,起了矛盾会跟在哪一方,不用说都知道。

    小柳淡淡地道:“没什么火药不火药,不喜欢脚踏两只船还装,实话实说而已。”

    ……

    众女唇枪舌剑了一阵,若非早就失去了秦朝的踪影,罢战之时还不知要延长几时。

    每次一碰上那种况,他大半是不得不躲,不然在火力四的中心,不论冷嘲讽的是谁都有得他受,耳边比多上几百只鸡鸭在叫还难受,尝试过一次绝不想再尝试第二次。

    除非变成女人,混入其中混战,倒也不是非躲不可。

    不过还得看准时机,不可以轻易动用。轻易不值!

    “一国之主?”秦朝越是用心去想,越是理解书中慕容复那复国梦。

    按书中来说是很荒唐,但在现实中不但玉朱、玉紫姐妹有,就连嘴里面好像并不赞同的龚婉和小柳都是赞同居多。连姑苏慕容的家主都没有资格做那复国梦,龚婉和小柳可以?

重要声明:小说《悟道天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