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万劫城招兵买马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啃魂 书名:悟道天龙
    钟灵习惯在与不间来回转动无数遍,觉得时间总是不够用。79免费阅以前连表哥那种人都可以寄托终,知道一群狐朋狗友在青楼一夜,每个换了至少个女人后,再也不感冒了。

    见秦朝可以不去青楼鬼混,才又开始感冒了。

    感冒不好受。

    很不好受!

    所以需要有很大勇气去接受。

    木婉清只用就可以自怎么去,相信永远都不完,相信每时每刻都会在的上前进,每多一瞬间的美好都很美好。不好是不可以一个人完全占有,一辈……

    要说对一个人的占有,钟灵自认不如木婉清强。分开来是显得很贪得无厌,这也想要,那也想要,不分开就不贪得无厌了吗?

    钟灵不觉得自己没资格。

    认为谁都有去的资格,也有被的资格。可以很贪得无厌,也可以只一个人默默付出。

    不知怎么,思想又跑了马,突然想到那些对母亲不怀好意的密宗长老。看着从他口中得了那么大好处,至少开拓了眼界,一个个都明显还不知足。

    不走又在干什么?

    众长老非常激烈地秘密协商了好几次。每一次都不只动了嘴,还动了手,动了脚。最后决定继续寻活佛的转世之,再多看看以后的势,再找机会做个了结,想也不晚。

    甘宝宝没去体会老宅男的生活,却也活得很开心,不但像造反一样明着大肆招兵买马,还派出几队人马四处抢人、抢钱、抢地盘……

    所用策略是钟灵曾经从秦朝那儿听说的‘打土豪,分土地,公开批斗。拉一批,打一批,折服一批。’得罪的人虽多。但支持的人更多。多的是下层老姓支持,不支持才怪。

    万劫谷转暗为明,再这么下去,不久就会成为一座万劫城。

    段正淳和段正明两兄弟相视无语,很伤脑筋。

    控制好了,对大理的好处有可能远远多于坏处,上层富贵人士都有人开始叫好;控制不好,很难说会坏到什么程去。

    秦朝见钟灵和木婉清都跟着一起闹了一阵,玩得很开心,说什么都不如不说了。权势确实很人。只每天一小碗人浴都让人难以拒绝,习惯了更难以拒绝。

    男人难拒绝,女人也难拒绝。

    另外也是因为知道甘宝宝另有目的,跟钟灵都说了说不得。阻止了这次,下次还不知会弄出什么名堂来。这女人!以前呆着不动还好,现在只随便动一动就这样了……

    这其实也是在自己快些实现对她那承诺。将来她做了女王,便可以将万劫城作为临别之礼回送段正淳。那也算是从某方面狠狠地压刀白凤一头,了结一个多年的心愿。

    秦夕落从秦朝嘴里听了一些有关万劫城的猜测后,考虑了整整一晚上才下定决心让手下在暗中帮忙。成与败都可以视为一次实习。

    面对钟灵越来越怀疑的目光,秦朝越来越不敢直说内,只好一次又一次暗自埋怨:“都怪我这张嘴乱许诺,害你妈想当女王都想疯了。甚至都想要亲自打天下。真可怕!与这一比,原来脱一脱衣服、跳一跳舞算什么?小菜一碟!”

    如果甘宝宝不是钟灵的母亲……

    如果她不是钟灵的母亲,秦朝想亲手脱下她的裤,一下一下狠狠地拍打……直至她哭着喊投降为止。事实是多么地残酷。送上门来都不敢打。只轻轻地拍一拍都不敢。

    生怕轻轻一拍便会拍上一生都再脱不了,钟万仇的担心不是白担心。

    眼下事出突然,一时没人阻止得了她。很自然是越闹越大,势不可挡。

    午饭后,玉朱例行向秦朝汇报:“从昨天中午到现在,又有十七名武林人士加入。其中年龄不满四十的有十个,不满十的有……”

    秦朝伸了伸懒腰,道:“有无宗师级高手加入?”

    玉朱嘻嘻一笑道:“宗师级的谁是傻,大师级的都懒得她。但也不是没有例外,只有一位,在江湖上没什么知名,年龄说是四十来岁,实际上说五十来岁更加可信。”

    想了想道:“还有一位没收下,因为他是官府长期通缉的重犯,但也没有报官领赏。”

    分析道:“那人可以挡住闪电貂的一波正面攻击,武功自然不在宫中四大护卫之下,难怪有办法躲藏在茫茫山中,官府都一时拿他没办法!其实都不敢过分了。”

    对新加入的手下使了个眼神,听他接着往下分析道:“一边怕段家出动更多更厉害的高手围剿,一边怕将仇家都到四大恶人边去谋篡位。”

    秦朝听了不知该不该失望,摇了摇头。

    心想:“有大用的送上门试探都不敢收,和天山童姥根本没得比。可天山童姥都成不了大事,现在她最多也就是玩得比较大,引来凑闹的比较多。”

    玉朱见了不但不失望,反而喜得两个酒窝都冒了出来,笑道:“管这么多干嘛!该头痛是他段家,万劫谷不是万劫国,这不过是玩得比较大,有更多更大的闹可瞧。”

    嘴上说归说,事实上玉家姐妹都还在为段家工作,毫不隐瞒有关秦朝的报,见他多吃了几口新菜都不止一次上报。但这绝不是死心塌地忠心段家,因而更希望有人闹事。

    闹得越大越好。

    最好再来一把火烧光教坊司,与往来一个大大的告别,享受真正的新生活。但真要那样的话,不知要烧死多少姐妹,事实的凶残将远远胜过有花堪折直须折的残忍。

    “公爷,你真的喜欢阿朱吗?”玉朱突击道。

    秦朝愣了一愣,回道:“当然喜欢咯!你要走,我省吃省喝都要送你一万两白银。”

    玉朱的玉容难得正经了起来,严肃道:“白银我不要,铜臭都不要,只要有一好武功。这都看不透,再多十万两都意义不大……别说十万两,假使有万两怀璧其罪仍奇迹般地幸运一生,到头老死便等于无偿做了一回保镖,终究还是便宜了别人。”

    脸刷地一下,突然红了。

    “武功最好都难免要消磨大量时间去练,无论是成功之前还是在成功后,时刻都得担心自己的武功落在下风,名利下怪不得被踩在脚底,不如跟在公爷边最好。”

    见她那羞无限的样,秦朝心中反而没了心动,睁大眼睛都分辨不出这是她的真话还是假话,只知她那一媚术绝对不假,甚至比教坊司所知还高,还无迹可寻。

    不然又怎么可以令人明知是媚术都一样心甘愿听,一样听得很开心。想想刚才洗澡用的水都很有可能被镇南王、保定帝和手下的报人员得知、分析,开心不开心!

    想到那具体报甚至调查得比自己还清楚,比如说那不清不楚的娘,自己要调查也不是不可以调查清楚。自己可以选择不调查,却不代表别人也会做出一样的选择——不调查。

    对玉朱、玉紫最怎么放心,开心也好,不开心也罢,怎好让姐妹一直继续这贴侍女的生活,继续跟在边转个不停。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还是会失足。那时也不是不知在还没有感基础时就一口拒绝的好,那样至少对双方的伤害都要小得多。感很磨人,相处越久越有感越磨人。

    万劫谷大肆扩张的同时,龚家酒楼人口增,近在眼前的都多了很多无心理会,既是因为不想再受感拖累,也是因为无法再像之前一样投入感

    多了很多局外人的眼光,我了很多局内人的份。

    段家兄弟确有不凡,当了多年的帝王都没有白当,习惯又在借刀杀人,利用万劫谷消弱西南各大部族的基础实力。当真是杀人不见血,下棋不用。高,实在是高!

    秦朝只在暗中叫好。

    现在就连甘宝宝所表现出来的政治敏感,好像都要比自己高上一大截,如果还把脑袋里众多跨越时空的知识拿出来做补充,再多开一开眼界,那怕是更加乖乖不得了。

    要不是这天龙世界在大格局上要女人依附男人,这类女人的未来更加不可限量,至少凭书中李秋水那种相貌、采、武功和智慧都还不能例外,甘宝宝怎会例外!

    不过只要再送上足够的世界人地理知识,区区一个小国的女王算什么,这只要比一个大部族的族长高上一层即可。正好现在中原人口多,快要养不起,迁移些对大家都好。

    说不定还能多延长一些大宋朝的国运,帮助汉人占领更多的土地和其它资源,还有传播化等其它众多好处……

    一言难尽。

    秦朝虽然不想像书中郭靖一样对腐朽的大宋保持愚忠,宁死不改,但还是希望大宋长治久安,不喜欢见宋人被大辽、西夏、吐蕃等其他国家的人欺负,特别是不愿见女人受到战争的伤害。

    那事不堪想象,却不能不考虑。

    只凭现在的武功,一旦说出来,局面大半会失控。眼前只一个甘宝宝都控制不好,脱光了送上门来都不敢控制,将来要是掌握不好大局,必将害人无数……

    到时后悔都迟了,没后悔药可吃。(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悟道天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