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武林帖条件一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啃魂 书名:悟道天龙
    秦老家主听了秦朝的话,很是得意,嘿嘿笑道:“老祖宗何等雄才伟略,若连这都做不到,那才是笑话。古墓派又不只咱这一家,总不好不让别人有样学样。何况别人根本就没得学,还以为是自创呢!”

    秦朝跟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秦老家主道:“那是不可能,别人要叫就叫好了,我秦家还没这么霸道。”

    秦朝心想:“秦始皇是厉害,最终却也难逃一死!而且骊山陵在千年后被人挖了个底朝天,秦始皇陵兵马佣成了观光游乐之所。这么说,他倒也没白担心,做得还不够。”

    又想:“这秦始皇不一定是那秦始皇,现在说这些好像有些不太恰当……”

    心里转着各种稀奇古怪的念头,嘴里说着不着边际的话:“不知当年的秦始皇,与剑圣曹秋道比武功,到底是高还是低?是高出太多?还是低了太多呢?”

    秦老家主愕然道:“那怎么比?”

    “是呀!尺有所长,寸有所短,怎么比?”秦朝分析道,“不能因为尺长而断定寸一样长,甚至更长呀!秦始皇有雄才伟略不假,但在武功上似乎没什么特别杰出的成就。”

    稍作犹豫。

    又道:“据我所知,秦始皇对练武一向不怎么感兴趣,认为那只是匹夫之勇。但这不代表,始皇对增强个人实力不感兴趣,反而比常人的兴趣更浓,野心更大。”

    秦老家主似有所悟,一时又悟不透,急得直挠头,问道:“怎么说?”

    秦朝道:“秦始皇是个聪明人。知道继续打下最多国土,对他而言都只是锦上添花,没那必要,转而把精力都投入到求仙问道上。可叹凭他的智慧,再加上他能调动的人力、物力,却一生不得深入,只得到一个可悲可笑的结果。为什么?”

    脸色一正,十分严肃道:“我们不是仙人,不好妄谈仙道。就像之前我不是四大世家的人,不好妄谈四大世家的事。”

    秦老家主道:“那甘宝宝敢作敢为。发武林帖,开西南武林大会,你才是最大功臣。”

    秦朝心中又苦又甜又酸,暗道:“没她这西南武林大会,咱又何必急着离开这儿。甘宝宝绝不是喜欢被人抢风头的人。这狗武林大会。比书中全冠清、游坦之借‘天下第一大帮’丐帮之名举办的武林大会还狗,不叫人看笑话才怪!千万别笑死了!”

    “那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家伙。正好借机前来赌一把。赌不中便怪咱小气。咱再混在这里面,总是吃力不讨好,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

    嘴上道:“拥有了实力也就拥有那份话语权。如果接触不了‘西南武林四大世家’,直接来一个‘五大世家’,自己定标准。自己定规矩,不管是主动权还是话语权,掌握在自己手里岂不更好。”

    呵呵一笑道:“如果能借此引出几个四大世家来,不管别人是什么标准。什么规矩,讲到头不还是得回归老路,最终仍得凭实力说话。换句话说,如果我们拥有仙人般的实力,又不懂什么是旧的仙道,何不自己制定一个新的仙道,不是吗?”

    秦老家主听得目瞪口呆。

    “你……你小子想得可真够大胆的,但说的也是至理名言。就像有些武功连亲生儿子都不传,徒弟根本学不到,难道就不知道自创,否则又如何超出师父,这么下去,岂不是一代比一代差。”

    “那旧的仙道,不知道是啥玩意。怎么求都求不来,难道就不会自己创造一种新的仙道,不然仙人终究是一代不如一代,最后又只剩下凡人。道理真是简单之极,为什么大家都老是想不通呢!如此一来,仙道可望,仙道可望矣!”

    哈哈一声长笑,满脸兴奋道:“就凭你这句话,我不杀你了。不然,世上岂不又少了颗仙人的种子。”

    秦朝拱手道:“多谢秦老。”神态和语气都十分之平淡无味。

    秦老家主见了,一股怒气直冲,转念一想笑了,说道:“你呀!不是这种人,也成不了仙种。老夫对你是越来越感兴趣了,这样吧!老夫本来打算收你为义子,现在知道你绝不可能答应,便改为与你结拜为同姓兄弟,谁也不算高攀谁。”

    “对于咱们这些武功快达到世间极致的人,接下来追求的无非就是仙道之类,反正是越来越虚无小飘渺不可求。对于这些,年龄将不再是关键,不必再像凡夫俗子那样斤斤计较,你说呢?”神态和语气越说越显兴奋难忍。

    秦朝认真思考了一个又一个问题……

    十分诚恳地回答道:“话是不错,但我也有我的规矩。路遥知马力,久见人心。慎重起见,咱们呆在一起的时间至少得有一年以上,之后才能决定能否继续结拜为兄弟。另外,咱必须郑重说明,咱们并不是武功快到世间极致的人。”

    秦老家主遭他拒绝,话是不错,心头却难免感到很不痛快,但也理解了他为什么说要呆在一年一起以上。万一将来很合不来,不如开始就别选择结拜。

    “你说咱们并不是武功快到世间极致的人,难道你师门中真能高手如云?”秦老家主低头一阵沉思。

    抬头笑道:“你这考虑更周到。短期内是麻烦,比起长远的麻烦算什么麻烦。不过你好像是想让我跟在你边一年以上,而不是你跟在我边?”

    “如果自己不达到那种高度,真能准确判断得了别人的高度?”秦朝没有正面回答前面那个问题,对另一个问题则毫不犹豫地正面回答道:“让我跟在你边一年之久也不是不行。只不过,那样我们就最多只能做一对好朋友,永远做不成好兄弟。”

    顿了顿,沉吟道:“多个朋友是多条路,兄弟不一样。朋友是多多益善,重的是数量;兄弟是精挑细选,重的是质量。”

    两人你瞪我,我瞪着你,秦老家主气势磅礴,秦朝风轻云淡地随势加大了精神力的投入,双方互不相让,相持了整整一天,中途三餐未进。

    见秦朝一直后劲不断,源源不绝,秦夕落心中很是诧异不解。

    终于在不住之前停下,郁闷道:“你这小怪物,大变态,气势怎么可能无穷无尽,打破了势不能久的常规。这还好说,怎可一直不停地加强,不见有一丝一毫的回落?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秦朝道:“你对气势的认识,就如同那初入江湖的菜鸟对武学的认识,肤浅得很。”

    秦老家主既不服又不得不服,好奇道:“难道在这方面还有专门的武功配合不成?”

    秦朝嘿嘿一笑,道:“这是我吃饭的家伙,暂时还不能交给你。”

    “不是吧!难道真有?”秦老家主大惊大喜又大疑,还一脸自信道:“武功最怎么神奇玄妙,只要这世上有,你不说,难道我就没有其它办法得到或自创吗?”

    “嘿嘿!这我可不能说。”秦朝现在对心功及精神力的重视,已凌驾于北冥神功、凌波微步和酒功之上。这可是真正的看家本领。逍遥派已明确指出‘内力为本,招式为末’,秦朝原来也觉得十分在理,可还是忍不住在上面又加了一个前提条件:“如果武功只由内功和招式组成。”若再加上精神力,便成了精神力为本,内力为枝,招式为叶。

    内功越高深,招式越容易修炼,这似乎已经毫无疑问。

    精神力越高,内功越容易修炼,这好像还有不少疑问。

    天龙寺的‘枯荣禅功’,表面借助佛法修炼内功,实际呢?

    真传一句话,可以随便乱传吗!

    传不传在别人,想不想在自己,秦朝不想一直打哑谜。妄加猜测,那些佛法主要是针对精神意志力方面的磨炼。提升了精神力,也就附带提升了内功。提升了内功,也就顺便提升了武功。精神力的提升,使内功变得越来越容易修炼和突破,招式也是。

    可以说,‘枯荣禅功’要比一阳指高级。但为什么,一阳指对段家的重要好像还在‘枯荣禅功’之上?这首先得问一问,六脉神剑离得开一阳指,离得开‘枯荣禅功’吗?

    离不开的时候,一滴水都能救人一命。离开了一阳指,还有什么六脉神剑!在段家还没有找到更好的功法取代它们之前,它们便是最好的,最重要的。

    秦朝的心功不见得会好过天龙寺的‘枯荣禅功’,但是,‘枯荣禅功’最好,也只能望梅止渴。不如把心放在心功上更加实际有效。不比现在比将来,凭心功的巨大潜力,未必就输于‘枯荣禅功’。

    心功是新创,精神力的底子却是从小打下。

    只要与精神力的修炼挂上勾,从出生开始的任何酸甜苦辣都不再是白吃。单是这点,就已经足够让秦朝把对精神力的重视摆在首位,超出原来对内力的重视,并将心功的修炼从原来的内力层面转移到现在的精神力层面上来。(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悟道天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