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不安分万人之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啃魂 书名:悟道天龙
    上次在自己面前败成那样,他都不忙着吸取经验教训,马上就找上黄眉大师,结果拼了个两败俱伤。79阅.读.网那还不算什么,毕竟他的剑术确实很高,但剑术高并不代表智谋也一样高。

    他竟然马上就自作聪明地对自己用出‘捧杀’之计,难道在他的眼里:自己的智力就这么低下,与一武功相差就该有这么大,看不穿他那计谋,以为那是在好心说实话!

    假使自己只是实力高,智力却低得可怜,一辈都看不穿他那点计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只要江湖上还有人能够看穿,他就该担心被人说穿,那后果……

    不说他有没有这担心,自己没必要替他这闲心。就算不主动找他算帐,只要暴露他的出,天山童姥会放过他这一字慧剑门的余孽吗?

    只能说,他比书中段誉还莫视生死。往坏的说,就是很没心没肺。似乎别人都白痴,世上就他一个人聪明。但他不用像自己这么多顾虑,想这想那,确实可以活得比较痛快。

    不怪天山童姥要杀他满门。

    至少他这人很不安分。

    宅了这么多年,宅得没了半点人味。事实说接不下一剑很老实!但有了他‘剑神’那认输的狂言,自己至少坐定了西南武林第一高手之名,以后想安分都安分不了。

    对那一字慧剑门,秦朝原本很同,有想过替逍派做出补偿。现在不怎么想了。天山童姥对那么多属下都只下生死符,对他一字慧剑门却是如此不留,杀无赦!

    希望他还会例外不死,别也中了天山童姥的生死符!别受不了生死符的折磨,别找上门来求救。他那一内力虽然算不上特别深厚,质量却是至今所见最高的一个,吸了绝对能大补。这么想像是有些入了魔道,可这是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何必自欺欺人。

    相比段家一阳指的隔空点,他那种剑气只胜在质量。综合实力还不如那‘天下第一大恶人’段延庆。他要是能再自高自大些。主动找上第一恶人,胜了败了都是在除恶,美名远扬,岂不妙哉!

    他那脑袋是什么脑袋?

    秦朝不想了。已经想得很多了。

    那段延庆怕是又回到了原来闭关苦练武功的地方继续闭关。寻常突破。一阳指因为破了再难有什么潜力可挖。接下来只有在邪上越偏越远。命运不由人!

    武功正不一定人正,武功邪不一定人邪,这是不争的事实。不必再怀疑。更不必把他和叶二娘所犯下的罪恶都硬搬到自己上来。杀人者人亦杀之,借正义之名杀人也是杀人。

    秦朝既怕报应到自己上,更怕报应到亲朋好友上。

    特别是女人!

    叫他怎么可以放心得下?

    越不放心越不好就这么离开龚家酒楼。但呆在这儿,麻烦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只说这一点,就应该早做准备,尽快离开。下一站是前往姑苏慕容,不用再犹豫。

    这天,他正在跟玉朱商量离开之后怎么办,突然见钟灵骑着黑玫瑰急匆匆跑来。钟灵什么都没说,马上又掉转马头往回赶。

    秦朝眉头一皱,稍微一想便知道,她是不想自己骑在马上减慢了速,看来事相当地紧急。脚下凌波微步随心而展,紧跟在黑玫瑰后面,顾不得四周掉了一地眼球。

    如此当众暴露这一轻功,今后更不方便在龚家酒楼说书了,也更有理由早些离开这儿。小小的一个南涧镇,呆得很久吗?南涧镇都快闹成了大镇。只说那金钱帮,就已在镇上立下了一个新的分舵,买下半条街地皮,正在跟神农帮、剑合作开发。

    那是稳赚不赔的事,普通姓都看得出来。

    为什么别人就没有他金钱帮这种大气呢?

    那金钱帮的帮主金穷,在穿着打扮上吝啬之,对美酒佳肴却大方之,十里香、里香的拍卖价被他捧得越来越高,卖得龚婉和小柳都越来越不好意思再收他的钱。

    秦朝一边东想西想,一边施展凌波微步,一边听钟灵解释。不一会儿,变成了他说,钟灵听。听他说,钟灵才开始明白万劫谷来的那些密宗高手是怎么一回事,心里渐渐有了底。

    说到底,这事至少有一半跟那吐蕃国师鸠摩智有关,否则那些密宗高手很可能连甘宝宝是谁都不知道,更不会跑到万劫谷来请她做那佛母。说是秦朝的猜测,但很自信。

    密宗才是吐蕃的国教。

    教中地位最高的是活佛,而不是国师。这根本不算什么秘密。对比小说《天龙八部》,里面半句都不提活佛、不提佛母,却大夸‘大轮明王’,秦朝想到这儿,心中更有把握了。

    鸠摩智对自己实力和背后势力最有想法都不好轻易出手试探,叫这些人来打前哨却无伤大雅。《天龙八部》中,这些配角默默无名,只说鸠摩智带来了一群吐蕃高手,为他做出了牺牲,挡住大理段家的高手联手追击,他才得以活着抓走大理世段誉。

    归根结底,这又是因自己还不够小心,惹来麻烦。这很不好跟钟灵解释,不解释是急人之危、讲义气、轻生死的英雄好汉形象。解释了是扫帚星,出力是理所当然。

    如果甘宝宝还是原来那实力,应该还不够资格做那密宗的佛母,也就不会招来今这类麻烦。鸠摩智的动作突然加大,可能是那活佛出了什么问题,他想成为新的活佛。

    密宗那些人应该是在寻找新的活佛,顺再添加些佛母,扩张势力。那鸠摩智的智力绝不可小瞧,他可能是想利用甘宝宝挑起矛盾,不管谁胜谁负都对他那大计有利。

    表面上这是件送上门来的大好事,佛母在密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钟灵这么急着来找秦朝,主要是因为更愿意相信母亲的话,这才认识到送上门便宜越大越不好占。

    有困难,为什么不找‘镇南王’兼‘保国大将军’段正淳?

    钟灵一想到这问题,便控制不住心跳加快,脸上发。母亲吩咐时,为什么提都不提父亲?难道……钟灵转过头把目光移到秦朝上,笑了一笑。回过头,摇头又笑了一笑。

    秦朝发现她笑得有古怪,但又说不清有什么古怪,心里不由七上八下,嘴上仍继续说道:“活佛只有一个,佛母却越多越好,挑选的标准自然离不开过人的实力和相貌。若连你娘都还不达标的话,这天下还能找得出几个佛母,还怎么越多越好?唉!”

    归根到底,还在自己。

    “佛母!这名字真好听!”钟灵咬牙切齿道,“那些可恶的秃驴,一个个都能说会道。我本来一见他们那秃顶,就对他们印象非常不好,这都差点被他们给说动。若不是连爹都被他们说动,反帮助外人劝我们,我还在迟疑不定。”

    犹豫道:“但让爹那么一说,反而让我和妈都意识到事很不对劲了。”

    “狗不对劲!钟万仇为了报复段正淳,连四大恶人都能勾结,何况他们这群送上门来的帮手。钟万仇既然渴望得到他们的援助,对他们提出这条件又怎好拒绝。甘宝宝当然不愿跟外人合作对付段正淳,做那卖国贼,但这又怎么好意思跟你说。”

    秦朝心中一动,哈哈一笑道:“他们是不是还表示,只要成为了佛母,武功在很短时间内就能突飞猛进!言下之意,有了更高地武功,自然有更多地自由,想怎样就怎样。”

    钟灵道:“大概是这意思没错。他们说了一大堆,表面显得更加人。左绕右绕,在外围绕了一个又一个圈。”摇了摇头道:“鬼才信。当时不知他们施了什么邪术,不然只要想一想,单挑,他们的实力未必就都比这边这爹高,那些谎言便不攻自破。”

    “说谎倒不一定,佛母的实力不一定就低吧!越高明的骗越有真才实料,再在中间加一点料。”说到这儿,秦朝脸皮控制不住有些发烫。

    看来他脸皮还是不够厚。

    钟灵嘴上不说,但那神态显然是在说,你这大骗不就是吗?难怪你对其中的道道如此了解!

    她们母女不说出口也都说了,比说出口对秦朝更有威力。比起段延庆的‘腹语术’,钟灵可谓天生掌握了‘眼语术’。那一对眼精灵之,用眼睛说话的本能本已超人,再加上与甘宝宝一脉相承的‘体语术’,无声胜有声,比说出口更显神妙。木婉清有那么好的嗓,自然不在此例。她当然还是直接说出来的好,省得瞎猜,错了又生误会。

    瞎猜归瞎猜,秦朝嘴上稍停,便又继续解说道:“那些佛母的武功,有可能真的能在很短时间内就突飞猛进,若没这好处吸引,谁愿意加入密宗?但这不是没有代价。”

    “什么代价?”钟灵好奇心大起。

    秦朝很是犹豫,知道也很不好说。(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悟道天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