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砍呀砍钻研点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啃魂 书名:悟道天龙
    一起研究点功夫的时候,男女双方都一丝不挂。晚上看不清,白天继续。别出错,收徒别出错。武功确实不可以乱传,秦朝开始有了体会。不敢找钟灵,更不敢找木婉清。

    不会点,那像什么样子?

    别说那些高深的武功,低级的武功都躲避不了,总归有认真起来的时候。否则还是不用学武的好,反正学到老都学不到点子上去。秦朝一认真,辛双清就开心。

    偶尔,受了辛双清,也会找小柳。

    小柳更开心,自然不会忘了有福同享,找龚婉一起。

    秦朝对女体的认识终于不再只是理论丰富,经验也开始丰富起来,《寻秦记》中的节描写更细致入微,代入感更强,受众更多,听众更广……

    “大师兄不喜欢婉儿吗?”龚婉大胆起来一样可以不委婉。

    “怎会不喜欢。但你也知道,我追求的不是普通家庭生活。对女人的追求,更是从一开始就走上了一条错误的道路。前面是万丈深渊都不可以回头,只有一路走到底。”秦朝道。

    “我们都这样了,怎么回头?”龚婉玉手半掩前双峰,叹了一叹。

    秦朝道:“只要是真心你的人,这事很容易解决,顺便考验一下。”

    龚婉扑哧一笑道:“是呀!想不到呀!辛掌门出了名的冰清玉洁,初吻竟然早没了。那男人嘴里竟然有别的女人留下香味,却也害他死在了辛师姐的剑下。”

    秦朝叹道:“她要不说,无人知道,只当她又杀了个无耻贼。”

    龚婉道:“她不可以有半点瞒着主人,那才等于是在自我放逐。”

    秦朝点头道:“我当然知道。她不可以回头,一往无前很对,但那主人绝不该是我。那就错了,错得很厉害!”

    龚婉道:“好心好意,我们不是不知道,但人人平等只是成人的童话。孩童之间都没法人人平等,兄弟之间都怪父母偏心。木婉清还很天真。还敢追求一夫一妻。钟灵便不像她。”

    “双清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追求的早已不是木婉清那一夫一妻,可以理解。”秦朝无奈地道出了她的言下之意,接着说道:“但她这次真的错了,我要可以接受,除非有一天……”摇了摇头,下面在现在看来纯属妄想,实现不了不如不说。

    实现之后,那还用说吗!

    ‘镇南王’段正淳和‘修罗刀’秦红棉呆在一起干什么?

    秦朝现在这么做是很对不住这些女人的解脱。却至少不用太担心,不小心便弄出来‘玫瑰仙子’木婉清、‘闪电侠女’钟灵等一大堆同父异母的姐妹,未来更不好安排。

    他每次都至少要多穿一层衣服,偶尔多出几层都不奇怪。

    因为有时候男女之间要做的那些事就算与男女之无关,跟段正淳、秦红棉、甘宝宝之间的那种事距离依然很近很近,很容易起火。一发不可收拾。

    一枪不出,才可以一发不发。

    否则,有一便有二。

    穿多了还是要脱。穿还是要穿,夜夜都如此。作为过来人,不过是多穿几件。

    至于不时擦出火花来,那是怎么避免都避免不了的,不必再做那无用功,再加十层衣服都知道不管用。

    为此,辛双清想不开心都很难。

    对主人有用,那是现在最有价值的事

    主人表面上总是对此很烦恼,但至少不再是无动于衷,为什么不值得开心?

    自己都不开心。主人见了岂不更加地烦恼!说不定真的不干了,那才是罪。可惜因为不敢点主人的,才让小柳、龚婉钻了空子。得以一起分享这份美差。

    秦朝是很烦恼,但还是要做。为了通过辛双清和小柳传授众女那些男人不方便传授的武功,不用一个一个都脱光,只好眼睁睁地见自己一步一步走向更加难求解脱的道路。

    那次被秦红棉点,每次想起都记忆犹新。

    想想将来,自己抱着一个女俘,却不懂占,是不是也要一再扔在地上,踩上几脚,仍不甘心?

    当然不能。

    更不能因此就杀人,那还不如现在更努力补课。他和辛双清、小柳一起研究了一特别针对女人的点截脉功。对男人更有威力,但那反而有些偏离了点的意义,有失仁慈。

    秦朝不想被人杀,不杀人才问心无愧。更不想杀女人,越漂亮的女人越是不想杀。

    不说其它,只说物以稀为贵,男人自己不要都不该随便浪费掉。杀了多可惜呀!

    秦朝很不理解,别人怎么一开始学武就很喜欢拿刀砍人,使劲地砍呀砍,砍呀砍呀砍的……真要一刀砍在美人的上,那怎么得了……要是砍错了地方,那又怎么得了……

    那样倒不如不来这天龙世界,眼不见为尽。真要忍不住想砍,不如去杀猪。不过瘾便多杀几头,公猪不行找母猪。在游戏世界中也可以大杀特杀,条件不足可以试着意

    总不会连这都不会想吧!

    所以说,段家的一阳指不但是一门比较仁慈的武功,制人而不制于人,它还是一门比较讨女人欢心的武功。如果不信,只要想想木婉清受的那一掌,再想想那南海鳄神。

    想到这些,秦朝心里难免感到很不舒服,克制不住。所以更加要创出一独门的点截脉功来,将来才好在群花中挥洒自如,尽量不伤任何一朵花。就算那花还只是含苞放。

    小柳公开笑他:“心在江湖中,在江湖外。不杀几个人,算不得江湖中人。”

    龚夫人边洗头边私下骂他:“在花丛中,心在花丛外。长这么大都不知女人是啥滋味,还算大丈夫?”

    霍青在家中对着铜镜,气他:“四大恶人都不杀,还有什么人可杀!”

    你有你的江湖,我有我的江湖。

    秦朝的江湖经验虽浅,却早就从大量书籍和网络上了解到,人在江湖是如何地不由己,想要更好地掌控自和亲朋好友的命运,努力提升武功是必不可少的一条大道。

    在这条大道上,总是会出现一些独木小桥,千军万马都想过,你争我抢,各显其能。

    能过的总是少数。不能过的要么原地踏步踏,要么往后退,要么只有改走羊肠小道。

    江湖由此而分出了一个一个的实力圈。强者更强,弱者更弱,关键就在这儿。矛盾亦由此而生,不管你往前还是往后。最终还是免不了要动武,分个高下,不管谁对谁错。

    坏人不一定败,败了不一定会死;好人不一定败,败了不一定能活;残疾更难受,沦为别人的奴才更加难受。

    与死亡相比,秦朝认为最难受都还算很幸运。

    人只有活着才有希望,武功高不一定就能活得久,活得久不一定武功就高。在原来的家乡就有不少年近百岁的老翁,能像正常人一样走路就已经极为厉害,可以说武功很高吗?

    不见得。

    秦朝一再提醒自己,学武是为了活得更舒服、更长久,而不是为了死得更快。不这么提醒不行,因为武功高了便会手痒,总是想在更多人面前现一把,炫耀炫耀。

    要是能顺便行侠仗义一把,自然更妙。

    要是能顺便获得美人芳心,自然更爽。

    想到自己把送上门来的美人往外推,却还在想得到更多美人的芳心,如此不可救药!正是因为有了远比一般人高强的武功,有了底气。否则……

    对比以前的生活,区别太大了!

    不得不说,武功可以改写人生。

    好像是一句废话,却费了自己很多很多的感

    人真是复杂!当初没尝到女人什么甜头,倒还没什么,现在尝到美人的甜头越多,越难控制得住。不只自己控制不住,辛双清显然更控制不住。别的奴婢做梦都想要摆脱主人的控制,她却好像做梦都想要提升主人的控制。

    木婉清见了都不得不佩服。

    “你这才叫将以柔克刚发挥到了极致,换了我站在秦大哥的位置上,我肯定拒绝不了你。”

    说到底,更佩服的是秦朝。

    想到辛双清这么厉害都还做不了他第一个女人,显然还不够厉害,心里既高兴,又愁苦。怎么说都还是高兴居多,暗道:“攻克的困难越大,才越能显出我木婉清有非凡手段。换了个很普通的男人,胜了有什么意思!”

    “小柳都不愿意呢!”

    开口道:“那司空虹急着装好卖乖,买了对不是双胞胎的双胞胎,一名司空青,一名司空紫。姐妹俩都不是处子,将来都没法与她争宠,只能与她抱成一团,助纣为虐。对于那对姐妹来说,我那傻哥哥,竟然也是个值得使劲浑解数来侍候的好主子嘞!”

    辛双清知道她话里那‘傻哥哥’指的是段誉,更清楚她见不得司空青、司空紫这对长得十分相似的假双胞胎得宠,主要原因是讨厌别人模仿玉朱、玉紫姐妹,越想越气道:“那司空虹一直因主人瞧不上她而不怀好意,主人也说司空虹是条‘美女蛇’。”

重要声明:小说《悟道天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