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惹了两个女煞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啃魂 书名:悟道天龙
    左子穆在众人面前抢先把公理占赚对段誉拱了拱手,滔滔不绝述说道:“说起与神农帮的争执,起因该是为了采药去年秋天,神农帮四名香主来剑湖宫求见,要到我们后山采几味药采药本来没啥大不了,神农帮原是以采药贩药为生,跟我们无量剑虽没什么交,却也没什么梁子但大家想必知道,我们这后山,轻易不能让外人进入,别说神农帮跟我们只是泛泛之交,便是各位好朋友,也从来没去后山游玩过这只是祖师爷传下的规矩,我们做小辈的不敢违犯,其实也没什么要紧……”

    木婉清听得极不耐烦,扯了扯秦朝的衣袖,道:“走了,这里没咱们什么事了”

    “怎么没咱们什么事了,那位段兄弟是你的哥哥,要深入虎,找那神农帮评理,你真的一点都不想,出些力来保护吗?”

    秦朝笑得两眼都眯成了条缝

    木婉清催促道:“快走,快走,谁管得了那高福帅的大傻子,咱们都只是平民百姓”

    旁边的朱丹臣,满脑子还在回着秦朝刚才那句“段兄弟是你的哥哥”,见木婉清要走,忙闪挡住两人,问道:“别走,别急,把话说清了,你们话里的那位段兄弟是谁?”

    四周的目光顿时又全吸引了过来,不过大家大都不是太关注他们话里的内容,而是朱丹臣那一闪,闪得太惊艳了!令人不吐不快,议论和赞美蜂拥而来

    那一闪,甚至将木婉清都惊得往后退了一小半步,手一抬,扣住袖箭的机关,冷喝道:“让开”

    秦朝因为有凌波微步,所以受那一闪的影响最小此时更的毒箭杀人偿命,覆水难收,即时出声阻止道:“别,别伤了你爹的亲友,害你妈不好意思回家”在这种紧急关头,因为的别的办法不管用,无奈之下只好利用木婉清的软肋知道以木婉清的脾气,将来肯定会找机会狠狠地报复一番,但现在实在顾不上那么多了

    话里还顺便提醒了朱丹臣,但他好像不怎么领,铁青着脸道:“什么爹妈?你住嘴!”

    语气太重,一下将钟灵给惹恼了,喝道:“找死!”从左腰皮囊里掏出闪电貂,掷向朱丹臣

    朱丹臣双手舞动判官笔,心中稍微迟疑了一下,未及时狠下心来,闪入到周边人群中

    秦朝暗叹一声,认定朱丹臣必败无疑想让闪电貂近了还不败,自己有了凌波微步,还得十分小心才行,不敢稍有分心,何况别人!

    闪电貂这些天又与秦朝交手切磋了多次,实战的经验大涨,知道开始不可把力用粳在半空中一扭,跳到了旁人

    朱丹臣的判官笔紧跟而上,因为不想伤人,笔势不由收回了些闪电貂又是几跃,因借了力,越发灵活而判官笔跟着几次换招,转折再怎么灵活迅捷,势头还是免不了往下滑

    秦朝扭过头,心生不忍

    钟灵犹豫了一下,道:“好了,我不让闪电貂咬人就是”

    秦朝叹息道:“既然把人得罪了,又手下留,别人可不会感激你,何必”

    说话间,闪电貂在朱丹臣背上前脸上颈中奔了一程

    钟灵皱眉道:“好了,不怂”嘴里发出嘶的一声,闪电貂白影一闪,跳了回来

    边上又传来一阵阵喝彩,大多数都是赞扬朱丹臣的判官笔法了得不但招式快若闪电,紧追着闪电貂不放,还可以在闪电貂的引下,于即将击中别人体的时候,一次又一次地即时刹赚连皮毛都不误伤一根,并保持住招式连绵不断,犹似浪潮一般,实在令人叹服

    但再怎么了得,败了就是败了

    细心者如秦朝,则认为只要闪电貂敢咬人,肯定会有一瞬间的停顿,极有可能将会形成两败俱伤

    段誉见朱丹臣快变成了红脸关公,不由哈哈大笑道:“朱兄,今可让你遇上对手了”

    朱丹臣又气又笑道:“跑得比暗器还快,又可以灵活变招,还懂自由进退袭击,你说这欺负人不?是啥道理?还让不让别人活了?比起这只小貂,我愿面对一只老虎”

    秦朝提醒道:“老虎只是山中之王,而闪电貂是毒中之王,但它现在太幼小”

    朱丹臣皱了皱眉,言又止

    段誉面向秦朝问道:“秦公子说这位姑娘是我家人,不知可有什么凭据?”

    秦朝回道:“你回家问你父亲,只须提起‘修罗刀’三个字,他愿意说自然会说”

    木婉清插入道:“你快说,我都不知道我妈是‘修罗刀’,你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

    众人都竖起了耳朵

    秦朝轻轻一叹,笑道:“还是那句,你回家和你妈问清楚,反正我说了再多你还是不信”

    木婉清道:“我问了,妈说要杀了你这个四处散布谣言的大坏蛋”左手一抬,几道箭光从秦朝耳边飞过

    秦朝最近经历得多了,稳稳站着不动那些不知内的人,只当他是反应不及

    紧接着,惊退了几个旁人,再接着,胆小的纷纷远避就连旁边的朱丹臣,都惊得不由自主退了一步,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毕竟‘玫瑰仙子’的毒箭和‘闪电侠女’的闪电貂在江湖上一起成名,刚才见识过了‘闪电侠女’的闪电貂发威,连宫中的头领都吃了大亏,谁还敢再小瞧了‘玫瑰仙子’的毒箭!

    有人忍不住当众说出了心里话:“仁惜花和朱道死得不冤,就算再来一百次一千次,结果肯定还是个死如今也算是给大家提了个醒,做了一件舍己为人的好事,不冤”

    只段誉一人不退反进,顿时显得鹤立鸡群,对木婉清道:“姑娘别生气,这事早晚会调查清楚”

    木婉清道:“关你事,滚!”语气十分不善

    钟灵嘻嘻笑道:“你敢不听话,小心你哥打你股哟!”

    啪!木婉清甩了段誉一个耳光

    段誉脸上顿时现出五个红红的手指蝇火辣辣地痛

    木婉清出手之快之重,皆大出众人的意料,但最出人意料的还是不见段誉躲避

    有人怀疑段誉是在故意挨打,借机接近‘玫瑰仙子’

    有人怀疑段誉不会武功,但马上又自我否认了,反倒怀疑是段誉的武功太高,才不露破绽

    只朱丹臣清楚段誉是真的反应不及,现在是真的不会武功,因父亲强着学武才离家出走

    就连从书中了解过事真相的秦朝,都还处在半信半疑之中,不敢随便下结论

    段誉长到这么大,这还是第一次当众挨女人的耳光,一时不敢相信事实,怒道:“你敢打我?”拍拍两下,又接连吃了两记耳光这两下更加沉重,直打得两耳嗡嗡作响

    秦朝在边上想笑又笑不出来,暗叹:“我都替你段誉改命了,想不到你还是逃不过命里这一劫比起你,木婉清算是对我手下留了”

    朱丹臣终于记起把段誉护在后,却不敢再轻易开口,生怕惹火了这两个女煞星,未来的子不好办,心想:“这多半是主公的家事,我还是快些通知主公,别多心了”

    段誉大声叫道:“你怎么动不动就打人?”本来接下来想说:“你怎么那么没教养?”话到嘴边,顿知不妙,立马又吞回了肚子

    秦朝暗叹一声,走上前道:“段公子若不想再吃耳光,还是别问了”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

重要声明:小说《悟道天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