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红儿花满楼私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啃魂 书名:悟道天龙
    本来秦朝想趁机打探一下,那迷药的来历、质量、价格之类。旁边阿朱、阿紫找机会见到了那红儿的相貌,顿时大吃一惊,嫌那龟奴碍事,三拳两腿将他给踢出了门。

    “哈哈哈……甘家大小姐,好一个甘家大小姐!”

    “哈哈哈……想不到,真想不到!上个月你还骂咱们姐妹天,天生下!果然是天生!天生下!骂得好,老天爷开眼,哈哈哈……”姐妹俩兴奋得使劲拍手,手都拍红了还在拍,绕着那红儿左右打量个不停,简直快要乐疯了!

    那红儿现在最怕见的就是熟人,羞得脸红耳赤,恨不得一头撞死,但始终狠不下心来。每次都找各种理由,说留得命在,才可以报仇,不然白白受罪更加不值。何况现在都已经失了清白,早就没了脸,祖宗的脸都没了,自杀已经晚了。

    其实红儿的落难,与阿朱、阿紫有极大的关系。本来甘家卖私盐,又不只一两年,不是什么大事,红儿在教坊司出言不逊,得罪了她们俩姐妹,那才是获罪的最大根源。虽然保定帝没时间管这事,有都大半不会直接授意,下面揣摩迎合圣意的却从不缺乏。

    另外也是因为黄眉僧曾向保定帝提议,请他免了大理百姓的盐税。直到延庆太子的帝位之争,保定帝要请黄眉僧帮忙,才终于答应下来。官府都喜欢跟风拍上级马,于是又趁机大抓私盐。两件事加在一起,落难的可不止红儿一个。

    私盐之事,在江湖上影响极大,表面上吃亏的是各大商家,事实上威胁到了很多江湖人士的命根子。甘家的这位大小姐,一直不将钱财和武功当一回事,只知钻研各种学问。一遇这事,却抱怨那些学问根本就起不了任何作用。

    那些武功高的,虽然不敢明着与官府开战,却不惧卷款私逃,将来改头换面又是个好人。危机关头,红儿发现,曾经高贵的份不但不管半点用,反而增添了更多的羞辱。而邻家那位拜师无量剑的葛光佩,只一句话,就吓得官差脸色大变。

    以前不愿拜无量剑的人师,曾笑话葛光佩自甘堕落,沦落江湖。现在才知道江湖之用,表面光明正大的官府,才是个要钱不要命的无底洞。平时称兄道弟笑呵呵,真到了该讲兄弟义的时候,翻脸比翻书还快。一个个都怕牵连到自己,关系越近越狠毒。

    到了真正关键的时候,还是像无量剑那种名门大派比较讲究信任,江湖义气比酒朋友更管用。第一次听说秦朝时,还只当是个穷说书的,说的还是最不堪入耳的那种**,最了不起都不值一提。书中那主角秦龙,一出现就跟女人滚在了上。

    现在只是瞄了一眼,就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很厉害。凭感觉就知道,这些天来,这还是第一个把自己还当成人的人。旋即又瞄了一眼,不住心如鹿撞。天!原来这就是所谓的一正气!为何会在这种地方才遇上这种男人?

    咦!这不正是《寻秦记》中的一句话吗?

    红儿猛地跪下,鼓起勇气,抬头含羞瞧着他道:“奴家知道秦公子是个大好人,愿意为奴为婢侍候公子。”

    阿朱大声痛骂道:“你这货!你不知道,自己的体有多脏吗?你不知道,给别人头上戴了多少顶绿帽吗?你不知道,辛掌门做梦都想给我家主人当女奴,跪下来苦苦相求都不管用吗?”

    阿紫心头十分地痛快,语气却十分地不屑,毫不留道:“我家主人想好就好,想坏就坏,自由逍遥,不喜欢别人乱发好人卡,不喜欢不干不净的女人。”

    “奴婢又不是天生下,现在连喜欢公子的资格都没了,但这怪谁?”红儿哭了起来。

    “你还不知悔改!”阿朱猛地提高音量道,“你家不但违法卖私盐,还最喜欢借了别人的钱不还,仗势欺人,人尽皆知,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吗?”

    红儿想不到阿朱连这些都知道,猜她们是为了报仇才故意调查,泪涌如泉道:“知道又有什么用?这世道,本来就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以前还是太善良了!”

    事实上那些报都是来自那些喜欢拍马的家伙,阿朱、阿紫想不知道都难,因为那些家伙都绝不想白干一场,至少得在姐妹俩心里留个伏笔。

    像现在这种惊喜,倒不需要事先告之,否则要是事没办好,岂不更加地糟糕!

    阿紫拉了拉秦朝的手道:“主人,这女人已经无可救药了,救出来也是个害人精。”

    红儿又惊又喜,突然一个猛扑,抱住秦朝的一条大腿,生怕他跑了。

    秦朝要走早走了,这种偷袭根本就没用,更让人心生反感。但当他得知红儿还有些平不怎么来往的穷亲戚,不会缠着自己不放后,终于还是心软,把红儿直接带出了‘花满楼’。

    但红儿此时已如惊弓之鸟,担心亲戚家更不安全,最后还是跟了霍青,入了霍家镖局,当了一名女镖师。在闯出‘花满楼’的时候,红儿就曾显露武功,一个人独自击败一名护院。只是用的都是外家功夫,招式上都明显比不上无量剑法。

    这些天红儿早就想明白,自己并非从小就不喜欢武功,而是因为见无量剑的武功更加高明,才更加无心修炼自家的武功,不得不从武学转到文学。既是因为自己的眼光太挑,也是因为无量剑的武功太高,但最主要还是因为自家的武功真不怎么样。

    父亲将自家的武功练到了极致,在叔伯之中一直是第一,却曾经三次败在龚光杰的剑下。起因是那龚光杰还没加入无量剑之前,在赌馆偷窃被父亲发现,摇头说了几句。又因为这件事渐渐传开,那龚光杰当然更加地怀恨在心。今之事,说不定亦有他一份。

    总之,自家一落难,什么妖魔鬼怪都冒了出来,好心人不见一个。有的人只是嘴里说好话,其实更加地幸灾乐祸,更加不是人。只有秦朝,红儿一想,脸上顿时一片火红。

    啪!

    一本书从红儿怀里掉下。

    阿朱、阿紫一见那封面,就知道是《寻秦记》第一册,脸色一变,异口同声道:“马精!”

    红儿苦笑着将书拾起,轻轻塞入怀中道:“你们误会了,这是那些客人的要求,都说做那事时看这书,特提神!”

    阿朱、阿紫喝道:“大胆!”心里却知道,那些客人说的话恐怕更加地大胆、难听!

    “给我。”阿紫抢了红儿的《寻秦记》,跟阿朱一字一句轻读起来。

    人影一闪,红儿发现秦朝不见了。目光仍在四周找了好几遍,停在了阿朱、阿紫腰间的葫芦上,心想:“你们武功其实比我高不到哪里去,只是喝了一口这不知什么奇药,就像是吃了大九丸,才三拳两腿就揍得那些护院不敢起。”

    本来想打听一下,脑海中突地冒出那些护院中最卖力的那个,一口好牙变得上面有的下面都没有,下面有的上面都没有,上牙下牙,心中不由一寒,暗道:“要打听不如直接找秦哥哥,就算你们愿意说给我听我都不听,根本没必要欠你们的人。”

    耳边传来阿紫的声音:“我考一考你,刚才那护院队长用的是什么刀法?”

重要声明:小说《悟道天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