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这还不够欺人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啃魂 书名:悟道天龙
    秦朝真想大喊冤枉,但喊了又说不出理由,那恐怕只会更加糟糕!

    他只好闷着头继续赶路。

    一言不发,只当自己是哑巴得了!

    两女都骑在宝马上,凉风习习轻抚面,草木清气迎风爽,聊聊天、哈哈气,痛快淋漓!

    却还是怎么都止不住,不时地心生不满——该死的扮猪吃老虎!该死!真该死!

    秦朝在心里暗骂:“两只老虎,两只老虎,吃不得!吃不得!母老虎更吃不得!一只骑在马上,两只骑在马上,跑得快!?跑得快!?”学起那《两只老虎》的经典儿歌。

    满肚说不尽妙句的段誉,因为顾及秦朝的感受,只偶尔说上几句,其中大半还是在重复:“杀人的武功不学,但将来一定要学一门用来跑路的绝世轻功,别老是委屈咱们这几只脚,比那马脚、驴腿还苦。”其余最惊人的一句只说一次,秦朝便牢记在心:“秦兄的轻功实在是高!实在是妙!步位隐约与《易经》六十四卦相符,化腐朽为神奇,融入自然而功用大涨,由简而繁之演化无穷,将书生的空谈化作实用,令人不得不钦佩!令人不得不羡慕!”

    秦朝想和他更详细地说一说凌波微步,但几次话到嘴边又吞回了肚子。在将凌波微步传给小柳之前,就已经多次考虑过,该不该、要不要将凌波微步传给段誉?而现在若传了表面才刚刚认识的段誉,难道不传越玩越熟的钟灵和木婉清?原本传不传只是一句话的事,随各种关系而渐渐变得越来越复杂。深入江湖的关系越多的同时,自己需要考虑的也越来越多。如今最好是暗示段誉自学成才,大家只心知肚明即可,不一定非要说出来。

    不然人比人,非把人气死不可。两女已经是极具武学天分的天才,但与段誉一比!!!

    秦朝暗自摇了摇头。

    比不得!

    别比!

    何况现在一切还只是猜测,得等段誉真的自学成才,再用事实来胜于雄辩。

    耳边钟灵突然变了语气,笑道:“秦大哥以前和咱们还不熟,都让着咱们,哪里是小气咯!”

    木婉清摇头道:“既然连那些武馆守门的垃圾都可以狠狠揍他一顿,在陌生人面前都可以装得那么彻底,为什么对咱们还寸步不让?这不是气量不大是什么?”

    钟灵道:“正因为变得越来越熟悉,才越该卸下部分伪装,更多地以诚相待。所以在陌生人面前假装得那么彻底很正常,在越熟悉的人面前伪装越少越有真实意,这当然不是什么气量不大,而是在越来越尊重咱们之间的友谊。反而更证明了,秦大哥从第一次与咱们见面的时候起,就没当咱们是陌生人过。”越说越开心,说得连自己事先都没想到,心中好像一阵噼里啪啦,一个一个大大小小的结,像炮竹连着串儿,一一得解。

    木婉清却是越听越来气,争辩道:“他若是真有那么尊重咱们的友谊,就不会等到这姓段的家伙来了,拍皇亲贵族段家子孙的马,才显露出这一手完全称得上是宗匠级别的轻功,显露不凡的价。你瞧瞧他那一副越跑越轻松自在的臭模样,恐怕想超过咱黑玫瑰也不是不可以。再想想咱们是怎么一层又一层,揭开一个又一个。欺人,这还不够欺人吗?我肺都快气炸了!”

    “快笑炸了才是。”钟灵越想越觉得轻松,轻得都仿佛要飞上天去。

    木婉清加重语气道:“钟灵儿,你太不够义气了,我说实话,你却装什么装?”

    钟灵道:“既然事实都已经证明,我们不是冤枉秦大哥扮猪吃老虎,皆大欢喜,难道这都不该笑吗?”

    话里的意思都懂,可木婉清听了却更不甘心,大声争辩道:“说不定你的秦大哥连名字都是假冒,这世上哪里来的那么多无名高手,你猜猜是北乔峰还是南慕容?”

    只稍微停顿了一下又接着道:“我猜,那两人都应该不会这么无聊透顶,也根本用不着隔着万里之遥跑来,拍这西南偏僻之地段家的马。”

    段誉一阵大笑道:“别老是不懂装懂,拍段家的马,与拍我的马相比,差别不以道理计。别老是瞎猜西猜,以你们女人之心,度咱们男人之腹。事的真相,十分之简单,秦兄不过是出于侠义心肠,见不惯你们俩欺负人。两位妹妹非要把这与拍马联系在一起,意不在此,在咱段家,在咱父亲。由此可见,两位妹妹是咱段家子孙的机率极高,心乱了。”

    木婉清神色顿时大变,冷冰冰地道:“乱你个大头鬼!你等着瞧,你要不是我哥还好,若真的是我哥,我要揍得你分不清东南西北方。”

    段誉笑道:“若因此而多上几个妹妹,多挨几顿揍又何妨。”

    钟灵道:“不但木姐姐要揍你,我也要狠狠地揍你,你爹也肯定要揍你,家丑不可外扬嘛!你这只官字两张口的公子哥,懂不懂?”

    木婉清道:“灵儿,你家门外写着‘姓段者入此谷杀无赦’,说明你爹早就对姓段的恨之入骨,那可不是揍几顿就能出得了气。其实这一切还用得着说吗?事实明摆着。”

    钟灵道:“我又不是不承认,大不了多一个爹,多一个哥,多几个姐姐,多几个大姨小姨,说不定逢年过节还可以多收几份礼物。”嘴上说得倒是轻松,连自己都不知道,心里面有多纠结!

    “既然你们都承认了,那我还是快些回家,把这件事给证实了,了结了,再出来不迟。”段誉一脸严肃地道,“我不打扰你们了,反正今晚是帮不上忙了,把黑玫瑰借我用几天怎么样?”

    木婉清嘴里说不借,心里早就巴不得,一直在等这句话。毕竟现在一切还只是猜测,不上不下,卡着难受。不管最终结果是真还是假,反正总得要有一个结果。

    马上段誉又骑上了黑玫瑰,留下一声:“再见!”

    哈哈哈……

    有什么好笑?

    背一个男人,而且还是成年男人,实在不是件轻松事儿。现在倒不是担心体力,主要是心力。若换成一个女人,而且还是成年美女,不知怎么,秦朝突然想起木婉清的母亲……

    正心生忐忑,突然一警。

    只见钟、木两女猛扑过来,前后合击。

    秦朝体如轻烟般随风飘动,心里却沉甸甸。

    现在这半桶子水的武功,最担心正是别人的偷袭。而两女最擅长的也是偷袭,最近对上他,比干柴遇上烈火还猛烈,都快把偷袭养成习惯。若不是他的实力的进展比两女更快,早就坚持不住。今天也是,而且是在更短的时间内,取得了更大的进步。

    自己若一直不肯败下阵来,又怎么好要求两女收手?

    若双方都不肯罢手言合,那这种况何时才能结束?

    再不结束便只有继续,那自己岂不要变成两女的免费练功器?

    等她们享受过其中的好处,享受多了,享受惯了,岂不让她们更加地罢不能!

    “干什么?”秦朝一声大喝。不经意间,发现自己不但用上了内力,而且还有种莫名的力量在催化,使得大喝的效果顿时几何倍强化。不由想起,《三国演义》中张飞那一声大喝。或许写得夸张了些,但说不定,真有其人其事!

    两女不由自主地停下,异口同声道:“骑马。”

重要声明:小说《悟道天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