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情人上中下三策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啃魂 书名:悟道天龙
    木婉清一听这些,便不由心生反感,思路再度中途而断,仍懒得理会接下来的那些弯弯道道,双掌揉了揉太阳道:“我就是不喜欢你们的这些花花肠子,不过直说出来总比藏在肚子里要好多了。”

    钟灵又喂了闪电貂一条青色的三角毒蛇,轻轻一笑道:“若我们遇事不多长几个心眼,别人说什么便当是什么,那还是躲在家里永远都别出来混的好。但对自己人,当然不用耍那么多的心眼,多麻烦呀!多伤感呀!是不是咯?”

    木婉清突然弯腰捡起两块石头,对着秦朝的双条小腿用力一扔,烦恼道:“可惜我的‘黑玫瑰’不在,又上了这家伙的当。”

    原来,在来无量剑的路上,三人顺路比试轻功,木婉清便没骑宝马‘黑玫瑰’,现在只好用双腿走回家。最令木婉表气恼的是败给了钟灵,让秦朝得了第一。但这事是两女首先提出来,秦朝曾再三拒绝。但他越是不肯,两女越是来劲,渐渐变成了非比不可,最后则成了自讨苦吃。

    钟灵回想起来,也觉得是上了秦朝的大当,不怒反笑道:“这家伙最喜欢扮猪吃老虎了。你要么干脆一直扮猪扮到底,不胜会死呀!一点男子汉大丈夫的肚量都没有。”

    “咱们就这么慢慢走回家好了,比小气,我可不惧任何人。”木婉清也笑了。

    面对美女,秦朝也想笑,但不敢笑,只有苦着脸道:“两位姑,早上我多次说甘拜下风,你们偏偏要继续比试。我又实话实说了,说我最擅长的是持久,男人要得住。你们又说我下流,都不愿相信我这话。”

    木婉清满嘴讥讽道:“你遇上闪电貂的时候,一发现暴露了,立刻就说最擅长的是闪避。今天遇上这场比试,又一次发现暴露了,立马就说,自己最擅长的是持久。到了明天,是不是又暴露了什么,又说最擅长的是什么?”

    “在此之前,你还说过自己最擅长的是说书。后来败露了那么多的江湖隐秘,你又说最擅长的是那个了!!!”

    钟灵嘻笑着在一边补充。

    木婉清冷笑道:“你怪我们不肯信你的话,你的话到底哪句可信?哪句是真的?”

    钟灵学着秦朝的口吻道:“我说的句句都是真,比真金还真。最擅长说书是真,最擅长隐秘是真,最擅长闪避是真,最擅长持久也是真,我说的全是真,你们不肯相信我,难道一定要相信那些假话!可我真的很不想说假话,你们不信?算了,不信就不信。反正我还是不想说假话,我这人最喜欢真话!!!”

    木婉清装作十分赞赏地感慨道:“真是个好孩子!一句谎话都不肯说。比我们乖多了。”

    “你们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好了,不用这么激将。”秦朝苦笑得比刚才更真切和深入了。

    木婉清犹豫了一下,忽然扭头避开秦朝那人的目光,冷哼道:“那我问你,怎么才可以让我爹妈合好?”

    秦朝再次想笑不敢笑,暗道:“果然又是这件事!”

    再一次苦笑道:“我不是早就回答过了吗?这件事不在于我,而在于你怎么想,你妈怎么想,你爹他怎么想?若你一定要你爹把别的女人全都休了,只和你妈一个女人好?那真的很好吗?若你爹不这么至,真的能对别的女人那么无无义,那还值得你妈一往倾心吗?”

    “别和我尽扯这些虚的,你再不说点实用的出来,别怪我又不客气了!”

    木婉清怒上心头,火却有些不知道该往哪里发才好,内心越虚越不愿服输。

    钟灵叹了叹,柔声细语道:“这件事别人无法解决,难道秦大哥都无法解决吗?”

    秦朝心想:“别说你秦大哥解决不了,秦大爷来了都解决不了。”

    嘴上缓缓说道:“我出了上中下三策,你们都不满意,我也无可奈何。既然你们一定要我再说,那我就再说一下那中策。嫁一个单的大英雄,年纪不大不小的大英雄,丐帮的乔峰不是正好吗?”

    木婉清大怒道:“好个!要嫁你自己嫁好了。”

    钟灵扑哧一笑道:“真不错!配乔峰,你倒是适合。”故意只说你,不提名字,语含双义。

    这个‘你’,表面上可以理解成秦朝,实际上说的是木婉清。

    木婉清脸一红,既没反对,也没同意。

    哪个少女不怀

    像乔峰那样的大英雄,大高手,正是少女怀的最佳对象。木婉清既然在江湖上走,只要考虑心目中的理想对象,就怎么都避不开鼎鼎大名的‘北乔峰,南慕容。’

    秦朝压下心头明显有些酸酸的怪味,想起一些话不知道该不该说,但最终还是说道:“你们母亲帮得了乔峰,你们现在还帮不了,只会更碍事。若别人用你们来威胁乔峰,更容易害乔峰殉,那我可就罪大了。”

    木婉清嘿嘿冷笑两声,喝道:“无胆小贼!!!不想我们嫁给别人,直说好了。转弯抹角,找一大堆的理由,无耻小人!”

    钟灵两眼一眯道:“秦大哥的条件还不错,我妈说可以考虑。”

    “还考虑个!干脆些,今晚就洞房花烛。”木婉清道。

    秦朝苦笑道:“你们别戏弄我了好不好?我现在连自己都养不活,哪里敢妄想这些。”

    木婉清道:“是你自己东扯西扯,老是不说正事。”

    秦朝道:“上策说来简单,让你爹把时间分开,上个月一心一意应付那正妻,下个月三心二意应付各位人,不就得了。”

    木婉清骂道:“狗上策!这是下策!下策!下下策!你是猪脑袋吗?尽出些烂主意。”

    这些骂秦朝最近挨多了,承受能力倒是上涨了一大节,可以听之,任之,不再恶语反驳。

    钟灵笑道:“我倒是觉得你下了一番心思。那人两字就比小妾要强多了,正妻只有权管那些小妾,怎么都管不着人的挑战。但我还是认为有更好的办法可想,而且你这个人不不行,别怪我们。”

    木婉清咬了咬牙道:“我等不及了,限你在三天之内,必须把最好的办法拿出来。”

    钟灵道:“你心里一定在说,狗咬耗子,多管闲事,本来就不关我的事?”

    木婉清道:“害我们在这小地方呆了这么久,怎么不关你的事?又不是我们先管你的事,而是你先插手我们的事。连那么隐秘的事,在我们都还没认识你的时候,你都已经知道得那么清楚,你说你到底想干嘛?”

    秦朝顿时无言以对,总不好解释说,这些都是从小说中得来的报,出于好心告诉你们。

    “好一个《寻秦记》!”木婉清洋洋得意道,“我们不杀了你这野心勃勃的坏家伙,已经算是非常手下留了。”

    钟灵火上浇油道:“这话就不必说出来了,大家心里知道就行。何况我们都知道,秦大哥绝对是个大好人,忧国忧民也是因为‘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嘛!这出发点是多么地高尚啊!”

    “我也快感动得泪流满面了!”木婉清笑得肚痛。

    钟灵明显比木婉清更会演戏,努力故作正经道:“我都快以相许了!这么好的人,哪里找得到?”

    秦朝气得又剥了眼前两位青美少女的裤子,在那四瓣正随步伐摇摆的雪上来几下狠的,消消火,解解气。

    两女仍不放过他,穷追不舍。

重要声明:小说《悟道天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