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说不定比我还大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啃魂 书名:悟道天龙
    经过一次又一次的窃听,秦朝发现:龚光杰虽说绝非好人,但在与龚夫人相关的事件中,占据主导地位反而是龚夫人。

    对龚光杰,秦朝越来越不放在眼里。但对龚夫人,不由自主便会心生惧意,想要远远地避开。这实在是让人奇怪,那龚夫人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而已。

    秦朝心想:“或许龚夫人的厉害,类似书生杀人不用刀,无影无形。”不由想起书里面,害得乔峰最惨的那个女人,同样是个表面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小心翼翼地隐藏在屋外面吹风,吹得越爽快越不舒服,因为屋里面上的男女之战,战了一场又一场还没收场。

    龚夫人那充满惑的呻吟、呼、喘息,在蓄意压制下更具穿透力,也更瞒不过秦朝那越来越灵敏的双耳。偷偷摸摸带来的刺激,更容易挑起人潜在的火,比那吹上了天的药更管用。

    碰都不敢碰两腿间那宝贝儿,硬了又硬,长了又长,使秦朝更认识到自修养的不足。虽说这是男人本色,不色不够男人,但那必须是在男人控制下的色,而不应该是男人在色的控制下。

    龚光杰的声音成了最好的解药,分心解,百试百灵,而且免费。就连这样,都已经好几次忍不住想跑,一次又一次受不了龚夫人**前的余波影响。

    虽然只不过是余波,但也算有了亲的经历,这才有了真正地明白——那龚光杰抵挡不住龚夫人的惑才正常。

    更何况,在这件事中,那龚光杰自认为大占便宜的可能更大。如果这就是吃亏,他恐怕巴不得这亏吃得越大越好,根本用不着抵挡,所以更加抵挡不住。

    龚夫人一直想让龚婉和小柳入无量剑,拜在西宗掌门辛双清的门下学艺。龚光杰口头上早就答应了下来,但手上一拖再拖一直拖,拖到现在仍只是一句漂亮的空话。

    有一次,秦朝听到龚夫人以死相胁,自以为是龚夫人计穷的无奈手段。但后来仔细一想,又发现龚夫人志不在此的可能更大,她可能想用假象减小龚光杰的忌惮之心,暗示自己快要人老珠黄,渐渐失去了原来的底气和自信,再不足为惧。

    最惊险的一次,龚夫人正在洗澡,秦朝强忍住不走,一直等到龚夫人刚洗完澡,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往浴室内偷窥了一眼。

    就这一眼,惊得魂儿都飞了,让只会几手三脚猫武功的龚夫人给抓了个正着。

    澡房中,龚夫人居然来了个大变,变成了另一个年青的女人。秦朝曾经在龚家酒楼见过好几次,但那时候的份变了,不再是生了龚婉十几年的母亲,而是个年青漂亮的表姐。

    “表姐……我……我……”当时,秦朝连脑袋都变迟钝了,“您大人有大量,我……我……”

    变后的龚夫人什么都没说,只是拉着秦朝的手,拉入浴室,当面打扮了一番,很快又变回了原来的龚夫人,说了句:“奴才十三岁就生了婉儿,时间过得好快呀!”就将他送走了。

    龚夫人到底是什么意思?秦朝不知道,亦不想知道,只愿当那是一场梦,梦醒了不用再想。那一次,成了秦朝最后一次偷窥龚夫人。自那天起,到了说书的时候,龚婉的冒牌表姐几乎每次都会来,静静地坐在一旁。反正份是假的,不用太在意别人的目光,那一双和龚婉一样会说话的大眼睛,老停在秦朝上。谁都不知她在说什么,但不同人自有不同的解释。久而久之,秦朝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就连一向十分相信他的小柳,都开始频繁地转着弯儿左问右问,一再提醒。

    “我又不是龚光杰。”秦朝回答她道。

    “你不是龚叔叔,怎么连这些事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小柳不信。

    秦朝努力压住心头的尴尬,找借口道:“不是你跟我说的吗?”

    “我说了吗?”小柳摇了摇头,“我只是说龚叔叔的名声不太好,其实龚叔叔是个好人。”

    秦朝害怕越说越出错,暴露了偷窥龚夫人的事,干脆来一个闭口不言,静观其变。

    一天龚光杰突然找上门来,东扯西扯,说了一大把莫名其妙的话。龚光杰走后,秦朝想了很久,才突然恍然大悟——龚夫人醉翁之意不在酒,主要还是女儿,目标还是龚光杰。

    一下子,很多疑惑都解开了,但又不是完全解开,龚夫人的行为还是很令人捉摸不透。

    仔仔细细地一再回想那天,龚夫人将自己拉进浴室,虽然什么话都没说,实际是为自己创造好了动手的机会。或许龚夫人太意外了,在那种况下,竟然有男人可以控制得住**。或许龚夫人自觉其美色受到了很严重的轻视,想要报复。或许……太多的或许。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龚夫人总不会再为龚光杰守节,若非为了女儿龚婉和养女小柳,再找个男人才正常。

    秦朝心想:“说不定龚夫人现在还在怀疑,那江湖中最怕出名的采花贼,是否也该有我那一份?”若是龚夫人知道他这么想,对他的评价肯定会低上一大截。事实上,在龚夫人眼里,美色还是用来衡量一个男人高下的一种标尺,而且是最最管用的一种。第一次见到秦朝的表现,龚夫人暂时给定的分数是优秀。但仅只一次肯定不够准确,说不定只是一种偶然。

    多试验几次后,龚夫人才真正认可了,接着便不再犹豫,马上劝龚婉道:“遇上这种男人,得咱女人主动。小柳在这方面比你好,但还不够……”话里话外的意思,总而言之是劝龚婉快些出手,抢先下手得到男人的体,然后再想办法得到男人的心。

    龚婉红着脸,回答母亲道:“我才不稀罕呢!要不是小柳,我早就将这满肚子坏水的家伙给赶走了。”

    龚夫人道:“你不稀罕更好,让小柳嫁给他得了。我瞧小柳儿早就动了心,肯定非常非常乐意。”

    龚婉道:“妈这话倒是不错。我一直为小柳的婚事烦心,早些解决了更好。但他不主动点,已经是很过分了。小柳又不是不主动,他不反应,难道让咱们直接求他?”

    龚夫人笑道:“男人有几人控制得住自己的下半?好不容易这才遇上半个,你又怪他太不解风,不够主动。”

    龚婉蹙了蹙眉道:“半个!他的确只算得上半个!满肚子文章,才华横溢,写的却大半是女人,简直不可救药!”

    龚夫人道:“那《寻秦记》未必就是他亲手所写。”

    龚婉道:“除了他这个有色心无色胆的腐儒,这世上还找得出第二个才怪。”

    龚夫人道:“金麟岂是池中物。你呀!别说他现在还在单,就算有了三妻四妾又怎样?”

    稍微迟疑了一下,叹道:“这样的男子可不好见,这么放过实在是太可惜!你不动手,可别怪我……”

    “别……”龚婉的脸一下白得吓人。

    龚夫人继续道:“他也只是表面年青,其实年龄和我一样,都应该不小了。他的真实年龄,说不定比我还大。”

    “不,不行!”龚婉猛地摇头,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之尖,把自己都给吓了一跳。

    龚婉随即意识到自己不该这么和母亲说话,努力克制不该的绪,放低声音解释道:“不是女儿要阻止娘再嫁人,或只嫁给年纪大的老头子,而是这世上再找不着比爹更好的男人。”

重要声明:小说《悟道天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