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说与不说两本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啃魂 书名:悟道天龙
    秦朝心复杂地走出了‘龚家酒楼’,在大街小巷左逛右逛,很渴望有人来找自己麻烦。转了一圈又一圈,不得不承认,想让麻烦自动找上门来,现在的自己还很缺乏价值。

    上没一分钱,好像连坏人都懒得理,恐怕再这么走上一天一夜都没用。但若是反过来,不是麻烦送上门,而是送上门找麻烦,倒不缺乏对象。

    龚家武馆排在第一。秦朝考虑到双拳难敌四手,而且龚家武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等自己武功高了再找它的麻烦不迟,没必要现在就送上门去,再找罪受。何况挑了龚家武馆都没用,反而将面临更大的麻烦和危险,最后不得不挑了武馆的保护伞——无量剑。

    排在第二的是这小镇上最大的一家赌馆,与排在第三的‘风楼’只隔了一堵墙。虽然赌博之害几乎人尽皆知,害得无数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但赌博的利益及惑之大,却怎么都不了。

    不了还?秦朝摇了摇头,心里更认可堵不如疏。现在只打算劫富济贫,顺手敲打敲打,一举多得。也是在间接找龚家武馆的麻烦,听说这地下赌场的后台也是龚家武馆。虽然武馆背后还有无量剑,但终究隔了一层,影响也小了一层。

    龚家武馆的实力在大理排不上前十,在这小镇却一直够用,稳占第一。因为别人不管是否有实力挑战,都得考虑利益得失,是否划算。

    南涧镇已经是大理城的南方第二大镇,只龚家武馆一家独占的纯收入,一年都只有四五百两银子。明显比不了青楼的收入,一个头牌都能轻易赚回。更比不了赌馆的收入,但至少得将稳定排除在外。

    武馆的作用与学校类似,最主要不是用来赚钱,更主要是用来给自己挑选人才,往四周输送人才,拉拢各方各面的关系。官方也是极力推荐,毕竟大理国的人口比不了他国,只能在个人武力上狠下功夫。

    上下官员都对此大开方便之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只让龚家武馆能活得很滋润,还包括了下面的青楼和赌馆。不管是青楼还是赌馆,只要能吸引来更多的客人,龚家酒楼都免不了间接受益。不只龚家酒楼因此受益,其它各行各业也是。

    谁都想得到更多,不管是不是由别人带来。

    又眼红别人得到更多,不管别人是不是好人。

    秦朝现在对无量剑的态度更加矛盾,既瞧不起这种小说中的龙角色,又惹不起这种现实中的庞然大物。所以也只打算偷偷摸摸地干,闷声发大财,不愿明目张胆地蛮干。

    在赌馆附近转了一圈,又只好暂时放弃。心里面很不甘心,却毫无反悔之意。晚上的赌馆和青楼只会更加闹,更不好对付,更容易暴露。秦朝毫不犹豫就放弃了。接下来的第四、第五、第六、第七……也接着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一一否认。

    可怜自己仍改变不了太过谨慎的毛病。觉得就算练了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现在的武功也还是称不上很厉害,依旧位于弱势,十分不足。这怪不了武功,不是必须在一天内练完一辈子的武功。练了总比不练好。要怪只怪命只有一条,最怎么珍惜都不为过。

    秦朝白忙了一个下午,两手空空。转了一圈,又回到了龚家酒楼。有了武功,又不想学书中段誉,找那马五德混饭吃。决定在酒楼说书赚钱,填饱肚皮再说其它。作为一个曾经的网络书虫,若不怕惹上大麻烦,有的是书可说,比如说:《雕英雄传》。

    不怕不吸引人,只怕太吸引人。不管是改写小说里面的历史,还是幻想现在的未来,蒙古、金国、南宋都是越解释越吃力,越出名麻烦越大。

    书里书外,有了那黄裳所著的《九真经》,受害者多如牛毛,真正见过它的又有几个?

    既然连见都不用见,自然也不用分辨真假。不只怕一万,还只怕万一。一万个江湖中人的万一,加在一起便成了一万,就算真正行动的只有百分之一,也是越滚越大的大麻烦。

    这个万一,不得不防。它可不只因为你脑袋聪明,或者本领高强,就不害你了。想那书中,最厉害的五大高手之一,号称‘东邪’的黄药师,一生中唯一的至,不过背了几下《九真经》,就被害得早产而亡。

    不用怀疑,他们夫妻俩都拥有军师级的脑袋,帝师级的博学,但在面对《九真经》的时候,别说自助自救,反而是越聪明才智越起反作用,无形中转化成了误杀自己的利器。

    人死不能复生。黄药师的武功再高十倍都没用,事后再怎么伤心后悔都无济于事。气得不但不肯学《九真经》,还执意要一把火烧了它。想烧了这武学中至高无上的秘笈,用来祭奠亡妻。

    可《九真经》本并无善恶,乃前辈高人一生的心血结晶,知识传承。有本事就创造一本更厉害的出来,再把它换来烧了。

    比起逍遥派的北冥神功,《九真经》明显要更正派。但在小说中,《九真经》害人无数,仿佛成了一切大恶的根源。

    那黄药师的妻子,据说连武功都不懂,只不过读了一遍《九真经》,凭着超人的记忆力,将之完完整整速记下来,完完整整还给了全真教的周伯通。

    错不在《九真经》,难道在人?但那王语嫣背下的武功秘笈更多,那可是全天下各门派的武功,更没征得各门派的许。

    有错也是王语嫣更有错,该死也是王语嫣更该死。为什么,一定要让黄蓉一生下来就没了娘?

    黄夫人最恶也恶不过四大恶人。只说那‘无恶不作’叶二娘,一天杀一个小孩,都还只排在第二。

    所以,无论黄药师最怎么后悔,都绝不会甘心承认,夫妇俩是由于大错大恶,才遭了报应。

    黄药师的弟子陈玄风和梅超风,害怕被师父发现两人的恋,想要私奔。都觉得自的武功还远不够在江湖上横行,顺手牵羊拿走了武学中至高无上的秘笈《九真经》,远走高飞,躲藏起来,苦练绝学。黄夫人想给丈夫再背一本出来,可时间已经隔得太久,记忆已经变得模糊不清。她虽然记忆力惊人,却也只是相对而言。有记才有忘,有忘才有记。记得越多,忘得越多。当初刚刚记下来的时候,能一字不漏还原《九真经》,那已经是厉害之极。她现在最怎么用力苦思冥想,都已经忘得和普通人一般,不是想还原就能还原。并非不懂得放弃,何况还有孕在,不宜劳过度。但太在意心的丈夫,这已经不由人控制。感上放不下,便只有更用心地投入。绞尽脑汁,反误了命。

    这就是,难道这也很该死?

    黄药师在伤心绝下,与叶二娘伤心绝时有些相似。叶二娘找不回自己被人抢走的孩子,就抢别人的孩子。黄药师不像叶二娘杀人无数,只将其他徒弟的腿打断,一个不留,全赶出了桃花岛。既后悔莫及,又怨恨难解,还害人害已,怪‘老顽童’周伯通带来《九真经》。

    一个要烧掉《九真经》,给亡妻陪葬;一个要保护它,依师兄王重阳遗嘱行事。

    困在桃花岛,一困十几年。

    前车之鉴,尽管只是书中虚构的人和事,但秦朝现在仿佛在书中,还能不慎重吗?

    因为既不想将来比书中的黄药师更后悔莫及,又下决心一定要选一本经典来当一回说书人,秦朝经过一番左挑右选,最终选择了曾经读过不下十遍的《寻秦记》。再经过一番大改特改的盗版,主角项少龙改成了秦龙,主角出生的时间改成了大宋。但具体不详,既无具体的时间,亦无具体的地点。并自行定下一说书的规矩,每天最多只肯说两个钟头,上午吃完早饭后说一个钟头,下午吃完中饭后说一个钟头。

重要声明:小说《悟道天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